情深缘线画地为牢(夏若雪周晏尘)

情深缘线画地为牢(夏若雪周晏尘)

导读: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夏若雪周晏尘的小说呢?又名《曾经她是他的肋骨》《881615》,小编为你带来情深缘线画地为牢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余旧默存,讲述了夏若雪永远都不会忘记。

小说介绍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夏若雪周晏尘的小说呢?又名《曾经她是他的肋骨》《881615》,小编为你带来情深缘线画地为牢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余旧默存,讲述了夏若雪永远都不会忘记,就是这个女人插足母亲的爱情,让母亲失去一切,只能郁郁而终。姚悦笑意算得上温和,只是话语有些冷。"听说你现在很缺钱,但是有一个正在烧钱的女儿,你找老陆应该是想借钱吧。"

小说简介

姚悦看着夏若雪还有站在旁边的小意,笑容意味不明。
"听说你找过老陆,我来替他问问,有什么事?"
夏若雪并不见有什么情绪波动,语调平淡。
"没事,请你离开。"

情深缘线画地为牢全文阅读章节试读

姚悦看着夏若雪还有站在旁边的小意,笑容意味不明。
"听说你找过老陆,我来替他问问,有什么事?"
夏若雪并不见有什么情绪波动,语调平淡。
"没事,请你离开。"
夏若雪永远都不会忘记,就是这个女人插足母亲的爱情,让母亲失去一切,只能郁郁而终。
姚悦笑意算得上温和,只是话语有些冷。
"听说你现在很缺钱,但是有一个正在烧钱的女儿,你找老陆应该是想借钱吧。"
夏若雪表情微冷,并没有搭话。
姚悦只是笑,然后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
"我并不是不通情理的人,这钱你拿着,就算是私生女,好歹也是老陆的血脉。"
这温和的话中带刺,然后姚悦将卡甩在她脸上,转身就走。
夏若雪胸中有怒意,但现在她确实需要钱。
犹豫着将卡拿到手里,就听到外面一阵吵闹。
"老陆,你怎么才来,刚才若雪竟然抢了我的银行卡!我们本来就是来给她钱的,她怎么还这样做?"
姚悦的哭喊极大声,似乎要整个医院的人都听到。
夏若雪看着手里的银行卡,才冷冷一笑。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呢!
然后就听到陆博清安慰的声音,脚步声也离病房越来越近。
转眼,就看到陆博清出现在门口,一脸的为难。
"若雪,你是不是抢了银行卡?"
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夏若雪手里拿着的银行卡,顿时语塞。
"我说这是她主动给我的,你信吗?"
夏若雪看着陆博清的眼神就明白自己问的多余。
陆博清看着她皱眉,最后还是叹了口气。
"若雪,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那个一直说愧疚母亲,想要补偿自己的男人,就被这女人的三言两语骗了。
呵!失望吧!
当年母亲又何尝不是在失望和怨恨中度过余生的!
一旁的小意却见不得妈妈受委屈,指了指姚悦。
"是她,将这个东西给妈妈,你们不许伤害妈妈。"
姚悦脸色立刻沉了下来,嫌恶的反手一推:"若雪,你怎么教孩子说谎?"
下一秒,夏若雪就看到小意一个没站稳,踉跄的退后了几步。
小意的头,狠狠地撞到了桌子的角上!
她恐惧的喊了一声"妈妈",便当场倒地。
夏若雪心漏了一拍,浑身血液仿似开始倒流,僵在原地!
直到看见小意头上的血流到脚边,她才惊慌失措的喊叫起来。
"医生!医生!"
她将小意抱在怀里,手上都染着小意的血,眼眶迅速泛红!
"小意,你睁开眼看看妈妈!"
小意蹙着眉,连哭都没力气,只是轻声呢喃:"妈妈,爸爸为什么不保护我们?"
小意呢喃完这句话之后就昏迷了过去,被赶过来的医生护士推进了急救室。
姚悦两人跟着夏若雪守在了急救室的门外。
夏若雪看着紧闭的手术室门,心中繁杂。
她以为她做的已经足够,但是她错了,小意其实从来没有停止过渴望父爱。
是她每天都在给小意讲她的父亲,告诉她爸爸一定会在她们危险的时候保护她们。
在小意的心里,周晏尘父亲的地位根深蒂固。
但却没想到,当她回来,一切都变了。
小意从满心欢喜的想要爸爸,到小心翼翼的讨好,最后只能隐藏在心底。
夏若雪眼泪沾了满脸,指尖颤抖着拨通了周晏尘的电话。
"不好意思,晏尘正在试婚礼礼服,请问有什么事,我可以帮忙转达。"
说话的人是陆漫文,让夏若雪如鲠在喉。
她怎么忘了,那个男人,已经决定娶别人了。
幸好,那边周晏尘很快出来,从陆漫文手里接过电话:"谁?"

情深缘线画地为牢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她可以忍下所有的冷嘲热讽,但是没办法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周晏尘面前自取其辱。
周晏尘在看到夏若雪的时候,面无表情,只是眼底满是讥讽。
"既然是周少的人,那我……"
那油腻男表情讪讪,似乎要放开夏若雪。
随后,就听到周晏尘凉薄道。
"杨总随意,这位夏小姐,最喜欢杨总这一款。"
本来不该有希冀的,可看到他这般冷血,夏若雪的心还是坠落到了谷底。
杨总这才放心,动作越发肆无忌惮起来。
"照顾好爷,这钱就是你的。"
说着从皮包里抽出十几张红钞,塞进了她的兔装内。
夏若雪只感觉到屈辱。
她忍无可忍,抄起旁边的酒瓶朝杨总砸了下去,拢好衣服,推开杨总转身狼狈而逃。
等夏若雪跑出包厢,才对着灯红酒绿的世界泪流满面。
只是她没跑多远,就被人堵在了拐角处。
抬头一看竟然是周晏尘,他冷着脸,冷冷嘲讽。
"夏若雪,你还真下贱!"
夏若雪眼尾悄悄红了,淋巴癌的疼痛再次席卷而来,让她整个人都开始痉挛,可疼的多了,也慢慢能忍了。
也许是因为今天受的***太大,夏若雪竟然有了回讽的勇气。
"是啊,周少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周晏尘的脸色阴沉的可以滴***来,却见夏若雪一步步靠近。
"还是说周少也想一起玩玩?"她嘲讽的勾起唇角,伸出手攀上了周晏尘的胳膊。
周晏尘狠狠拽住夏若雪的手腕,只听咔嚓一声,她手腕处传来一阵剧痛,手腕竟然被他生生的折断!
他语气都带着冷凝:"我嫌脏!"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夏若雪这才托着自己的手腕,痛的额头上都泛起密密的汗。
她狼狈的靠在冰凉的墙壁上,却是长长的舒了口气。
这样好多了,身体痛了,心里的痛就没有那么难以忍受了。
她再也不想为周晏尘心痛了。
今天的工作泡汤,夏若雪艰难的换好衣服,才拖着那伤手往医院走。
只是刚到医院,就感觉头昏昏沉沉的,她没太在意。
看到小意睡的正熟,夏若雪才捂着肚子,蜷缩在旁边的椅子上,昏睡过去。
再醒过来的时候,是医生在给她量体温。
"夏小姐,你终于醒了。"
夏若雪这才感觉全身难受,声音都有些沙哑:"我怎么了?"
护士叹了口气:"你淋巴癌一直都没有吃药,昨天还受了凉,现在病情更加严重了,还是尽早治疗吧,不然小意可怎么办?"
夏若雪这才惊觉:"小意呢,她知不知道我的病?"
护士摇头:"我们没说。"
夏若雪舒了口气:"谢谢了。"
护士只是摇头叹息,没再说什么离开了。
只是刚到门口,就看到一脸泪痕的小意死死的咬着唇,见护士出来,才擦了擦眼泪。
"姐姐,你别跟妈妈说我知道。"
护士突然有些心酸,点点头,小意才红着鼻头进了病室。
"妈妈,你怎么跑这里来睡了,小意醒过来发现你不在差点哭鼻子。"
夏若雪看着小意这红红的鼻头,才强打着精神,想要抱起她,才发现一动就痛的厉害。
"这应该是已经哭过鼻子了,鼻头都是红的。"
小意看到了,紧紧圈住她的脖子,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怎么又哭了,小意是不是小哭包?"
明明是很温柔的话,却偏偏惹得小意哭的更厉害了。
"妈妈,你手怎么受伤了?"
"是妈妈贪玩,不小心弄伤的。"
小意只是用一双纯净的眸子看着她,问:"痛不痛?"
夏若雪眼眶顿时发酸,举起伤着的手,"小意呼呼就不痛了。"
小意小心翼翼地捧着那只手,轻柔的吹了吹。
夏若雪将小意抱紧:"小意真厉害,妈妈不痛了。"
小意这才破涕而笑。
"还真是一副母慈子孝的画面,好让人感动!"
门口处突然传来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就见一位贵妇模样的人大摇大摆的闯进来,跟来的保镖站在门口。
"陆太太,有何贵干?"
来人正是陆漫文的母亲,姚悦。

小编倾心推荐

愿每一个看文的你,都能拥有最美好的爱情。以上就是精心为您准备的情深缘线画地为牢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小说文笔诙谐幽默,内容新颖有趣,故事情节曲折起伏,人物塑造***,强烈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