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暗卫的二三事(墨九)

我当暗卫的二三事(墨九)

导读:主角是墨九小说我当暗卫的二三事推荐——小编为您带来我当暗卫的二三事全文免费阅读后来她终于全身而退,过上农妇山泉有点田的向往生活。突然有一天,她发现自己的肚子慢慢大起来。

小说介绍

主角是墨九小说我当暗卫的二三事推荐——小编为您带来我当暗卫的二三事全文免费阅读后来她终于全身而退,过上农妇山泉有点田的向往生活。突然有一天,她发现自己的肚子慢慢大起来。果然该来的始终会来,她还是逃不过那个男人的手掌心。见过你眼中的星光,从此万家灯火都有了温度。

墨九小说简介

身为一名暗卫,墨九替主子挨过刀、受过伤、流过血,上能爬树监视,下能匐地侦察,扮得了老妇装得了花楼少女。
她原以为最好的结果就是有一天功成身退,主子大发慈悲让她过正常人的生活。谁知道最后她还要负责替主子生孩子。
这他妈就有些不能忍了。

我当暗卫的二三事全文阅读

玉白瓷盘送到她的面前,还有一杯冒着热气的茶水。点心的气味与茶水的气味交融混合着,闻之令人愈加饥肠漉漉。
“吃吧,我家姑娘赏你的。”那丫头施舍道。
“呜呜…小姐心真好。以往我只听人说大户人家里的女人个个心狠,一个个都是神仙长相蛇蝎心肠。她们会不给饭吃不给水喝,还动不动就喜欢打杀人。小姐又是让我喝茶又是让我吃点心,真是个好人。”
墨九捧着一块点心,哭得是上气不接下气。
吴明月脸上划过一丝不自然,那丫头目瞪口呆。
“让你吃你就吃,哭什么?”
“我……我舍不得吃…小姐对我这么好,这不是点心,这是小姐的一片心。我不能把小姐的心意吃了,我要报答给小姐。”她把点心举起来,“小姐,你吃!”
吴明月骇一跳,感觉有点心渣子掉到自己的脸上和衣襟里。
“啊!快…快扶我去洗…”
一阵人仰马翻,墨九一人被晾在客厅。她表情无辜且懵懂,不解地看着手里的点心,那块点心似乎被人抠掉了一层。
一柱香后,那丫头气急败坏出来。
“你还杵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滚!”
墨九十分害怕,“这位姐姐,小姐…她怎么了?是不是突然发了什么急病?会不会要人命?”
“你才发了病!我家姑娘好心好意请你喝茶吃点心,你居然…”那丫头自知失言,猛然止住。只见对方一脸茫然,暗道一声庆幸。
幸好是个蠢东西。
“我怎么了?我什么也没做啊?”她眼神清澈,毫无心机。
那丫头不耐烦地赶人,“快走,看到你就闹心。”
尤其是这张脸,太过刺眼。
一个下贱玩意儿,就该有个***的样子。像个孩童似的又蠢又不会看人脸色,真是白瞎这张脸。
墨九眼睛不舍地定在那碟点心上,隐约可见咽了几下口水,看样子很是嘴馋。那丫头眼珠子一转,换了一个笑模样。
“这些点心都赏你了,你拿回去吃。”
“谢谢姐姐,你也是个好人,你会有报应的。”
那丫头心头一跳,再一看她天真单纯喜滋滋装点心的样子,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什么报应?话都不会说,是好报。”
“姐姐说什么,就是什么,都是一样的意思。”
墨九把点心全部装起来,随手塞一块进嘴,满足是眯起眼睛。王府里的点心果然和外面的不一样,口感和味道都是上乘。
外面买的点心也好吃,但比起王府的点心来,少了那么一丝精致和讲究,果然还是在主子身边当差好。
就是杂的东西放多了些有些败口,不过她饿了,顾不上计较这些。
“真好吃。这可都是小姐的心意。”
她***嚼着,一下一下。
那丫头心下暗喜,急回内室禀明自己的主子。
“她真的吃了?”吴明月刚吃过解药,满心的烦躁。那东西毒性厉害,沾上可不得了。多亏她留了一个心眼,讨要了一些解药。
“真的,奴婢瞧得真真切切。那个蠢货连说好吃,还没走出院子就吃了三块。奴婢觉得,怎么着也够了。”
三块点心里的东西,应该尽够了。
吴明月难看的脸色终于缓和一些,方才还以为对方识破她的计谋,故意把点心渣子洒在她的身上。没想到那就是一个蠢货,误打误撞差点坏她的事。
“你看,这位九姑娘如何?”
那丫头轻蔑道:“依奴婢看,长得倒是不差,和楚姑娘有那么几分相似。不过是一个草包美人,不足为惧。”
“你知道什么,男人哪个不好色。再是满腹才华,也不及一身好皮子和胸前二两肉。她生得一副勾魂的样,难保王爷不会迷上她的身子。”
“姑娘说得极是,幸亏姑娘未雨绸缪。”
吴明月指甲掐进掌心,道:“等过了明日,不过是个烂草包,我看她还怎么勾男人。”
她们口中的草包墨九在回到自己的小院前,已将点心吃得一干二净,还意犹未尽地***着手指。摸着半饱的肚子,露出古怪的笑意。
圆脸双髻的小丫头亦步亦趋地跟在她的身后,眼巴巴地看着她把点心吃完,一路上流尽口水努力往回咽着。
“这点心你不能吃,乖。”
小丫头拼命摇头,“姑娘吃,百川不饿。”
后宅里的丫头,哪个不是跟着主子混饭吃。主子得宠吃得好,他们也跟着沾光。主子没用自己都吃不饱,身边的下人只能挨饿。
时人大多一日两餐,这个时辰,王府是没有饭的。不仅这个时辰没有,接下来的好几个时辰也不会有饭,也就是说她们今天注定要饿肚子。
“乖。”墨九捏捏百川肉肉的脸,一摸这瓷实的手感就知道小丫头是个吃货,“你家姑娘晚点给你弄好吃的。”
“奴婢不饿,奴婢喝水,然后睡觉。”
墨九笑了,“真是个乖孩子。”
她好歹也是有公务在身,要是连饭都吃不饱,人生还有什么奔头。不仅她自己要吃饱吃好,身边的人也要跟着吃香喝辣。
入夜后的王府在她的眼中犹如无人之境,她轻而易举找到厨房所在。厨房极大,一应食材应有尽有。
每样食材取一点,看上去跟没人动过一样。然后把所有的东西放在砂锅里一起煮,肉香菜香混在一起,随着火候的炖煮发出咕咚咕咚的声音。
她闻着香气,静静等候着。
如此情景仿佛回到鹧鸪山,她和老头围着小炉子一边烤火取暖一边煮着食物。食物的香气和火炉的温暖驱散山里的寒气,现在想来分外令人怀念。
也不知自己离开的这三年中,老头会不会想她?
突然背上的汗毛倒竖,她幽幽叹了一口气抹起泪来。
“…都说大户人家好,顿顿有肉吃…可怜我命苦,打小家穷吃了上顿没下顿,被家人卖到那勾栏之地就为活命。原本以为这一生定是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尝。好容易被贵人识中送进王府…此后想着这一身的皮肉尽归了王爷,再也不用担心年老色衰无人问津…没想到王府也没有余粮,我连饭都吃不饱…”
她到底是在野的暗卫,比不了瑞王嫡系的暗卫。瑞王想让她近身,未必不会疑她,定会派人来探她的底细。
暗处潜藏的人气息极稳,显然是高手中的高手。若不是她五官灵敏异于常人,只怕根本感受不到那极淡的危险气息。
“万爷说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但进了王府自己就不是自己的,而是王爷的。我不能饿着自己,要是没有力气还怎么侍候王爷…”
“我不能磕着,也不绊着,不能伤了自己,我要留着最好的身子给王爷。万爷说我长得好,王爷一定会喜欢我的。”
黑暗中那极淡的气息似乎有一丝紊乱,像轻风吹过树叶般很快恢复。
“…呜呜,什么时候能见到王爷,我再也不想饿肚子了…”
希望这位同仁能将她的话一字一句原封不动地禀报到瑞王的耳中,让她的主子听听自己的心声。
想让马儿跑,也得让马儿先吃饱。
好歹也是一个王爷,怎么能让自己的属下饿肚子。身为属下,她深知会哭的孩子有糖吃,该表忠心、该邀功、该要求升职加薪的时候一定不能含糊。
嘤嘤埋头假哭半刻钟,那危险的气息尽数散去。她满脸泪痕地抬起头来,抹着泪搅动着砂锅里的炖菜。
火候正好,刚好可以吃。
吃一半留一半,抹去所有痕迹后悄悄离开。推醒睡得流口水的百川,毫不意外看到对方嘴角挂着长长的涎水。
“姑娘,这是…这是给我吃的吗?”
“对,快吃吧。”
“姑娘,我刚才还梦见自己吃鸡来着…”百川用袖子擦着嘴角的口水,略有些羞涩。“姑娘,您吃了吗?”
墨九笑道:“我都吃过了,你慢慢吃,我到外面消消食。”
消食是借口,目的地是吴明月住的明月阁。无声无息潜进内室,熟睡中的吴明月主仆一无所觉。
内室与客厅不一样,若说客厅是附庸风雅,那内室就是处处显露暴发户之相。妆奁上首饰匣子上层为玉珠,下层全是金饰。
“害人之人居然还能睡得着,哪里来的天理。”
她从怀中摸出一根短粗的香点着,然后放到吴明月的床边。做完这一切,也没急着走,反倒是闲适地坐到桌前,托着腮放空。
那香的气息极淡,隐约可见香雾飘在床上之人的身边。
她深深地嗅着,唇边泛起一丝陶醉,“就是这个味,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还真是后宅害人的必备好香。”
半个时辰后,香燃得差不多。她清理掉一切痕迹,背手站在床前,俯视着熟睡中的吴明月微微一笑。
“小姐,祝您做个好梦。”

我当暗卫的二三事免费阅读

香的气息萦绕在吴明月的周围,一丝丝随着她的呼吸入了鼻腔,流进各处筋脉,然后渗到皮肤表里。
她梦魇缠身,像千万只蚁虫在啃咬她的皮肤。
“啊!”“姑娘,您怎么了?”丫头惊醒,冲进来。
她四处抓挠着,惊恐万分,“好多虫子,好多虫子,它们在咬我…”
“没有虫子,奴婢没有看到虫子。姑娘,您定是做噩梦了。”
那种虫子咬的感觉越来越密集,从头到尾直到头皮,这绝对不是做梦!吴明月又是尖叫一声,厉声让那丫头取来镜子。
镜子里的面容完好无损,她长长松了一口气。
万虫噬咬的痛痒让她止不住抓挠着自己露在外面的皮肤,突然一道带着血丝的划痕出现,凄厉的尖叫声刺破夜空。
明月阁一夜折腾,大夫换了好几拨。
那些大夫诊来诊去也诊不出什么原因,皆道是沾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吴明月痛痒难耐,嚎叫不停。
最后有个大夫想出一个法子,用冷敷镇痛止痒。法子倒是管用,就是人要一直泡在冷水里。身体很容易做到,一张脸难办。
墨九再见她的时候,她被几个下人围着,旁边摆满冰盆。那些下人人手一块冰过的湿帕子,不停地在她脸上轮番换着。
“你…你…你怎么没事?”
“小姐,我…我不知道…我应该有什么事?”
她的脸白里透粉细嫩无瑕,配着那清澈水润的眼神,简直像上好的美玉一般光泽莹亮,根本不像中毒的样子。
而服过解药的却万虫噬身,生不如死。
须臾间,吴明月已是想到一种可能。只怕那毒不是毒,解药才是毒。她恨得咬牙切齿,咯咯作响。
“贱人,居然敢算计我!”
这个贱人是谁,墨九不用去猜,逃不出五美中的一位。
人心是个最磨人的小妖精,千变万化令人难以捉摸。吴明月恨那个给毒之人不假,但也更恨此时在她眼前晃的这张脸。
“这么早让你过来,想必你还没有用早饭吧。听说你喜欢吃点心,这碟点心你拿去吃吧。”
墨九真想替这女人鼓掌,怎么就这么心眼毒实,可着一个套路坑人。昨天是点心,今天还是点心,就不能换成其它的。比如说饭菜什么的,她更喜欢。
点心加了料,不是昨天的料,而是那料的解药。她满心欢喜地接过来,当着众人的面迫不及待地吃了一块。
“真好吃,比昨天的还要好吃。”
“好吃你就多吃点。”吴明月咬着牙,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
墨九眉眼弯弯,听话地一块接一块。
吴明月和那丫头都紧紧盯着她,不错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变化。她原本是想气死这对主仆,突然心下一动改了主意。
“痒…好痒…怎么这么痒?”她一通乱地抓挠着,痛苦地抱着自己。
吴明月脸上露出奇异的诡笑。
那丫头装模作样起来,“奴婢也痒得很,姑娘,定是咱们这院子许是湿毒太重。”
墨九痛苦大喊,“小姐,您救救我…我不能有事的。我可是王爷的人,我要是抓破了哪里以后还怎么服侍王爷。”
“鬼叫什么,忍着不挠就可以了。”那丫头怒斥道。
不挠是不可能的,用冰镇着都忍不了那蚀骨的痒。没看到吴明月那张脸忍得扭曲不成样子,恨不得咬自己的肉。
她惊恐地大哭,哭得吴明月更加烦躁痛痒,让她滚回自己的院子。她面上战战兢兢,心里乐开花。
那毒性没有十天半个月好不了,吴明月肯定自顾不暇。如果所料不差,她应该可以清静一段日子,好好享受王府的荣华富贵。
从来她出任务,无一不是条件艰苦。便是有时候会潜入大户人家的后宅,也不可与光明正大进王府相提并论。
这一次,她要好好体验一样王府的奢靡。
然而想得很美,现实很残酷,这份好心情在百川取来饭菜后消失殆尽。一碗很稀的白粥,两样素菜。粥是真的白,都能照清人影。菜也是真的素,一点儿荤腥都没有。
“我们就吃这个?”她问。
百川鼓着小脸,委屈点头。
“是我一个人这么吃,还是这里的小主子们都这么吃?”
“是姑娘您一人这么吃,千如姐姐说了,姑娘您这样精细养出来的人定是最忌油水,吃食一定要清淡,不能沾染太多烟火。”
千如正是吴明月身边的那个丫头。
王府里有三处厨房,一处为大厨房,是府中所有人吃饭的地方。一处是小厨房,专供瑞王使用。还有一处是二厨房,是王府五美共用。
大厨房和小厨房都在王府以东,瑞王和他的男宠玉寒公子住在东府。二厨房在西府,明面上掌管的人是吴明月。吴明月管着厨房,想必捞了不少油水。那叫千如的丫头狐假虎威,倒是深得其主子的真传。
这么点清粥寡菜,是她们主仆二人的早饭。
看来昨夜那位同仁并没有将自己的话传到瑞王的耳中,或许话是传到了位,瑞王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说到底她就是个临时工,哪里有人权。
很好。
谁也靠不住,只能靠自己。
吴明月是不可能弄死的,她是主子的女人。既然弄不死对方,只能暂时绕着道走,或是投靠一个能压住吴明月的人。
西府的五美之中,吴明月被她排除。剩下的四美,哪一个才是她应该在后宅紧抱的大腿。她无意识地用手指在桌上划着圈圈,心中有了计较。
一小片竹林里,光影斑驳。
铺满落叶的地上,不时有几只蚂蚁路过。墨九独自一人抱膝蹲着,细细的啜泣声慢慢从竹林中溢出去。
这里离她住的小院不远,再往前走有几株红枫,此时正是如火如荼。红枫的叶子被风吹着,有一些飘到竹林里。
她恍惚又回到鹧鸪山,那满山遍野的霜红满枝头。
泪水冲洗着她的脸颊,悲伤从她的眼中流出来。泪眼朦胧中,她看到一双精致的绣花鞋子。顺着光往上看,是一张温婉的脸。
“你是谁?为何在此哭泣?”女子问道。
她满脸泪痕,“这位姐姐,我叫阿九…刚来王府…”
“阿九?”女子轻喃着,道:“原来你就是新入府的那位姑娘,你为什么会独自在此地哭泣?”
当然是等你。
墨九心道。
这可是她在五美中精心挑选出来的大腿,沈皇后送给瑞王的女官素烟。素烟重规矩,为人明理,是五美之中的和事佬,与其他四美关系都处得不错。
“回姐姐的话,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想哭。我怕别人看到,所以躲到这里,让姐姐见笑了。”
明月阁的事情,素烟自然是听说了。她是沈皇后的人,背后代表的是沈皇后。在这王府之中,她谁也不会得罪。
墨九的眸如同水涤过后的黑曜玉,清澈不含一丝杂质。任谁见了这般干净的眼神,都会止不住心生怜惜。
“是不是想家了?”素烟的语气柔软几分。
墨九点头,又摇头,“我已经快记不清家人的模样…”
素烟的心顿时软成一滩,入宫十年她也快记不清家里父母和弟妹的长相,他们的样子一年比一年模糊。每年她都托人送银子回去,只听别人说家里一切都好,弟妹也长大了,然而她再也没有见过。
像她们这样***的人,从离家的那一刻起,怕是再也回不去。
“记不清就不要去想,不想就不会难受。”
“姐姐说的对,我以后不想了,那样就不会难受。”墨九仰慕地看着素烟,眼神中全是崇拜,“姐姐您的声音真好听,像风一样***。您长得可真好看,就像我以前见过的画一样好看。”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墨九深知这个道理。
果然,素烟笑得更温柔。
“你这张小嘴倒是甜。”
“咕咕”
墨九的腹中适时响起,她羞赧着,有些不敢看素烟。
“是不是饿了?”素烟问。
她羞得不敢抬头,“…又让姐姐见笑了,我…我从昨日到现在就喝了半碗粥。”
素烟原是农家女,要不是家里揭不开锅,她又怎么会跟着牙婆子离开家乡。饿肚子的滋味刻骨铭心,再是过去多年也忘不掉。
此时墨九鼓起勇气般抬头,“姐姐…我饿了。”
素烟顿时眼泛泪光,她清楚记得多年前小妹半夜抱着自己哭,那一声声的饿到现在想来都痛到揪心。
不知道这些年小妹还有没有半夜饿醒过,也不知道现在长成什么样子。算年纪,小妹应是同这位阿九姑娘差不多大。
“我叫素烟,你可以叫我素烟姐姐。”
“素…素烟姐姐,姐姐。”
“走,跟姐姐回去,姐姐那里有好吃的。”
精美的粉彩花鸟瓷碗碟,粥用鸡汤熬煮而成浓稠而醇香,里面还飘着鸡丝。小菜红是红绿是绿,还有青的白。
食物做得很好看,摆盘很精美,但不能掩盖其有些寡淡的本质。这样的饭菜,与她重口腹之欲的本性背道而驰。
“你一天一夜饿着,不能吃太重油重味的,免得闹肚子。先用粥养养胃,以后你想吃什么就到姐姐这里来。”素烟道。
“姐姐,您真好。”墨九红着眼眶,“姐姐,您这么好,一定会有福报的。”

小说推荐

转眼间我当暗卫的二三事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