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调教夫君要趁早(白楹傅南岐)

重生调教夫君要趁早(白楹傅南岐)

导读:小编带着重生调教夫君要趁早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白楹傅南岐,小说讲述了白楹后背陡然升起一股凉意,她站在荒凉破败的宫殿门前,推开红漆四落的大门,扑面而来的腐气让她忍不住想要咳嗽。

小说介绍

小编带着重生调教夫君要趁早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白楹傅南岐,小说讲述了白楹后背陡然升起一股凉意,她站在荒凉破败的宫殿门前,推开红漆四落的大门,扑面而来的腐气让她忍不住想要咳嗽。

白楹傅南岐小说简介

大皇子想到这里,袖子一挥,将药粉撒在门口,然后缓步离开,他和四皇子对视一眼,都清楚的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势在必得。
因为隔着窗子,白楹并没有看到他们的动作,倒是傅南岐眼眸一眯,掌心一翻,烛火下银刃寒光凛冽。
白楹缩着身子,准备轻手轻脚跟上两个皇子,才走了半步,一股疾风穿透窗纸直面而来!

重生调教夫君要趁早全文阅读

夜色浓重,高大的建筑物被黑暗遮掩住棱角,月光透过缓慢移动的黑云时隐时现,照在旁边的两根大柱子上,反射出幽冷的光芒。
白楹后背陡然升起一股凉意,她站在荒凉破败的宫殿门前,推开红漆四落的大门,扑面而来的腐气让她忍不住想要咳嗽。
她喘着气,深呼吸,头晕晕的朝着不远处的烛火明亮处走去。
“我的好弟弟,这段时日,过得可好?”
忽然,一个男声打破了寂静恐怖的气氛,白楹吓了一跳,瞬间清醒不少,这声音仔细一听,似乎有些熟悉……是大皇子的声音!
她***了***唇,瞬间有了些许安全感,心底的恐惧感稍稍褪却。
“我和大哥可是从百忙之中抽空,特意从宴会上离开,到冷宫来看你的呢。”四皇子嘘寒问暖道,“最近过得怎么样啊,二哥?”
原来是冷宫,难怪这般荒凉破败,不过谁家皇子住在这里啊?
她没想太多,刚想感慨一声,皇家兄弟之间原来还有真情在,就瞥见四皇子往后退了一步,躲到大皇子身后,右手一点一点的将不知名粉末撒在水壶里。
白楹:“!!!”
四皇子动作十分隐秘,且还被大皇子挡住了,要不是她躲在窗户底下,眼睛又亮,恐怕还真要被他们骗去了。
表面嘘寒问暖关怀备至,背地里却做出这种勾当,白楹暗暗心惊。
四皇子得手后,清咳一声,他眼神闪躲,不敢看对面单手支着脑袋的废太子。
废太子大约十六七岁的样子,墨发如瀑倾泻出万千风华,侧颜精致冷漠,每一个棱角都像是天神雕刻的完美作品,随意一个翻书动作都从骨子里透着股倨傲优雅。
大皇子将阴沉地目光落在废太子简朴的衣衫上,嘴角慢慢上扬,关心道:“二弟,这天越来越冷了,你还穿得这么少,小心着凉啊。”
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白楹猫着身子躲到窗子底下,本来还准备等他们说完,让大皇子四皇子顺路带她回去,这么一看,还是算了吧。
到时候,她还是偷偷跟在他们后面回去好了,想必那时候,皇帝也该察觉不对劲,派人来找她了。
哎!
想想她一个活得好好的现代人,不就是对中药起了点兴趣,想从西医转行成中医嘛,怎么就遭贼老天看不顺眼,穿到了这不知名王朝的八岁小团子身上?
她花费了两个月,好不容易让国师大人相信了“人在退烧后性子会变”,结果就因为带着累赘的她影响救人采药,被打包送给了静太妃。
她不过是参加一个小宴会,竟然被那个骄傲得跟个孔雀似的嫡公主嫉妒,让人故意拿茶水泼湿她的衣服,然后借着换衣服的名头,把她扔到冷宫这儿。
白楹唉声叹气起来。
若是她的小可爱在场,她肯定不会迷路,误打误撞走到这里。
唔,伤脑壳!
废太子傅南岐捏着纸张的手指一顿,泛黄的书页有了明显皱痕,他眼眸微垂,轻易的遮住眼底情绪,窗户底下……会是谁?
是李皇后的人,还是昭贵妃的人?
看来,一个个的都按耐不住了。
面前的这两个“好兄长”他并未放在眼里,倒是昭贵妃和李皇后……傅南岐眼底冷光犹如实质,一闪而过。
大皇子虚假的关怀没有得到一丝半点回应,他沉下脸,眼神有些阴狠。
纵然这么多年来,皇帝对二弟不闻不问,但能在冷宫生活多年,且活得好好的,可见他这位二弟也不容小觑。
索性,他这次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花重金从宫外买来的泻药,可够这小子好受的,临走时他再洒些药粉,引来蛇鼠虫蚁,让二弟好好吃吃苦头!
大皇子想到这里,袖子一挥,将药粉撒在门口,然后缓步离开,他和四皇子对视一眼,都清楚的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势在必得。
因为隔着窗子,白楹并没有看到他们的动作,倒是傅南岐眼眸一眯,掌心一翻,烛火下银刃寒光凛冽。
白楹缩着身子,准备轻手轻脚跟上两个皇子,才走了半步,一股疾风穿透窗纸直面而来!
月色下刀面寒光森森,她瞳孔一缩,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道黑影扑倒在地,险险避过一劫!
被发现了!
这是她抱着黑猫、看着地上被削下来的一簇头发时,脑海里唯一的想法。
黑猫高抬下巴,爪子软软地搭在白楹肩膀上,幽绿色的眼睛似带着不屑,十足的高贵冷艳。
它的耳朵向门口方向侧了侧,察觉到那股讨人厌的气息在逐步接近,几根猫须抖了一抖,矫健的身子一跃便跳上墙头,瞬间不见了。
白楹:小可爱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啊!妈妈呀,救命!
几秒钟内,白楹在逃和怂中飞快的做出了抉择,她连忙站起来,飞速抱住了刚刚走出房门的傅南岐的大腿,哭了起来!
“……”傅南岐拧起眉头,低头看着抽泣停不下来的娇弱小团子,揉了揉眉心。

重生调教夫君要趁早免费阅读

为了生存,白楹简直爆发了前所未有的演技。
她半张脸靠在傅南岐的大腿上,一边哭一边偷偷观察,见他的脸色倏忽一下变黑,求生欲让她立马捂住嘴巴停止哭泣,动作太急,还打起了嗝。
“我刚才看见那两个坏哥哥把一些粉末放进茶壶里,小哥哥你不要喝啊。”
白楹看了傅南岐一眼,又很快垂下头,边说边打嗝,觉得自己前后两辈子都没这么丢脸过,只能一遍又一遍安慰自己“识时务者为俊杰”。
她皱着小脸,眼眶蓄满泪水,委屈巴巴地看着傅南岐,希望他看在她好心提醒的份上,放她走啊啊啊啊!
傅南岐被白楹又委屈又可怜的眼神看得心烦意乱,竭力忍耐着才没将她甩出去,冷着脸问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他早就清楚他那两个兄弟自以为很隐秘的小动作,倒是有些意外这小团子竟然没有和他们同流合污。
白楹像受惊了的兔子似的低下头,又嗝了一声,委屈地说:“我走进来的啊。”
傅南岐嫌弃的看了看自己被抹了眼泪鼻涕的衣服,皱起的眉头可以夹死一只苍蝇了,不是走进来的,难道还是爬进来的不成!
“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就想进来看看大房子里有没有人能带我回去。”
他听着小姑娘上气不接下气的哭腔,脑仁更是隐隐作疼。
白楹见他不说话,心里有些惴惴不安,躺在地上的头发警告她,这个少年看着俊美如神祇,实则城府极深危险至极!
他没开口让她走,她也不敢撒手。
忽然,茂密的草丛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由远及近,愈渐密集。
白楹回头一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远处,好几条蛇扭动着身子、吐着蛇信子,欢欢喜喜的朝着她爬了过来,前一秒还在记仇的白楹,下一秒便什么都抛之脑后。
也不知她这具孱弱身子哪来的力气,揪着傅南岐的衣服,眨眼间就窜到他身上,细胳膊死死抱住他的脖子,要不是他眼疾手快箍住,怕是这小崽子能爬到他头顶!
白楹脑海全是蛇的样子,吓得她生理泪水直流,什么里子面子都扔西天去了,两条小短腿一直在颤抖,“救,救命!救命!”
快被勒死的傅南岐:“……”
感受到脖颈间的湿润,他愣了愣,抱住软绵绵的小团子,目光落在被药粉吸引而来的蛇鼠虫蚁身上,眉宇间戾气浮现!
他眉头一皱,腾出一只手,无数薄薄刀片,迅速飞出去!
几个呼吸的功夫,蛇鼠死绝。
傅南岐黑沉的脸,掰开缠绕在脖子里的手,将这只死死黏在他身上的团子扯了下来,***皮肤的温润触感既陌生又奇特。
“死光了。”
白楹这才找回一些理智,她慢慢回头,看到一片恶心狼藉。
第一个反应是,这家伙果然无情无义又狠绝!
第二个反应是,她这辈子的脸可能全都在今晚了。
她僵硬地回头,迎着傅南岐凉凉的目光,灵光一闪,眨巴着湿漉漉的大眼睛,诚恳劝道:“生病了就要乖乖吃药,好好休息啊,小哥哥。”
刚才俩人接触时的温度,不是很正常。
傅南岐一怔,心微微松动,像这样的关心好像很久很久没有听到过了。
白楹以为他态度软化,便趁热打铁,打开挂在身上的布袋,从里面翻找出合适的药瓶,塞到少年手里,“小哥哥,这个药可以退烧哒,你记得待会儿吃掉哦。”
她都这么慷慨善良了,应该能放她一马了吧!
傅南岐被小团子塞了整整一瓶药,心情有些复杂。
他打量着手里的药瓶,花纹古朴,小巧精致,不似凡品,将药瓶翻转过来,瓶底刻着国师印记。
他眸光一闪,国师亲自炼制的药,整个皇宫怕是都没有三瓶。
这只团子的身份……看来大有来头。
白楹见傅南岐幽幽地看过来,后背一凉,她暗自咬牙,难道还不够?这货未免也太狠心了吧,她可是快把身上存货都掏光了!
她目光落在傅南岐的身上,呀了声,想也不想脱下厚实的红披风,搭在他的身上,心疼地说:“小哥哥,这么冷的天你穿这么少,病是不会好的。”
就算被刮来的冷风冻得上下牙齿打颤,白楹还是那副天真不知事的模样,“太晚了,小哥哥我先回去了哦,药记得吃呀。”
她往后退了一步,见傅南岐没反应,便当他默认了,转身小跑着出去。
魂淡啊!
她又是给药,又是赠披风,这人居然厚颜无耻不拒绝,竟然还不把她送出去!
傅南岐抱着红披风,看着那越走越快、还特意绕过蛇尸的小背影,嘴角微微上扬。
没想到这小短腿蹦哒的挺快。
“跟上去,别让她再迷路回来。”他摩擦着掌心的药瓶,嘴角压平,淡淡道,“顺便去查出她是谁家的。”
呼呼风声,无人应答,黑暗中一个人影悄无声息跟了上去。

小说推荐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重生调教夫君要趁早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