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896(简惜靳司琛)

89896(简惜靳司琛)

导读: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89896》是由当红网络作家佚名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简惜攥着诊疗单,嘴角强扯出一抹笑意:“没事,就是想问问你今天能不能回来陪我。”

小说介绍

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89896》是由当红网络作家佚名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简惜攥着诊疗单,嘴角强扯出一抹笑意:“没事,就是想问问你今天能不能回来陪我。”
“我说过很多次,没事不要给我打电话。”小编为您带来89896简惜靳司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简惜攥着诊疗单,嘴角强扯出一抹笑意:“没事,就是想问问你今天能不能回来陪我。”
“我说过很多次,没事不要给我打电话。”
电话那头简惜听着男人不耐的声音,以及女人娇滴滴暗喘,心蓦然一紧。

89896简惜靳司琛小说全文阅读精彩赏析

栖霞区的天空上,乌云滚滚,大雨不期而下。
简惜坐在公交车上痴痴地看着雨滴顺着车窗滑落,脑海里一直萦绕着医生的话。
脑癌晚期,最多还有三个月——
她的手落在熟悉地电话,拨打过去,电话里传出男人好听却冰冷的声音:“有事?”
简惜攥着诊疗单,嘴角强扯出一抹笑意:“没事,就是想问问你今天能不能回来陪我。”
“我说过很多次,没事不要给我打电话。”
电话那头简惜听着男人不耐的声音,以及女人娇滴滴暗喘,心蓦然一紧。
她掐着手机的指尖泛白,恍惚地应下:“对不起,打扰你了。”
电话那头挂断,传来忙音,简惜迟迟没有放下电话,车窗映着她的脸,上面不知何时爬满了泪痕。
她知道靳司琛不爱她,身边莺莺燕燕从未断过,她很清楚,只是不敢拆穿。
她承认自己懦弱,怕拆穿后,仅剩的三个月婚姻都保不住。
……
弋江别墅。
简惜不到六点就准备了一大桌菜,而后像寻常夫妻一样安静地等着丈夫回家。
靳司琛有洁癖,不喜欢外人,没有佣人,因此大小事都是简惜亲力亲为。
别墅的欧式摆钟转动着,时间悄然而逝。
桌上的菜已经凉透,她的心也跟着冷了,躺在沙发半梦半醒。
这些天,她感觉浑身都软软的没力气,嗜睡,可又睡得很浅,脑海总喜欢浮现各种奇怪的梦。
身体忽然一重,简惜被按着胸口猛然惊醒,有一瞬眼前一片漆黑,很快就恢复了光明。
男人冷峻的面孔近如咫尺,她可以清晰地描绘出他脸部凌厉的线条,恍然间发现当初那个温柔和煦的少年早已变成了成熟内敛的男人。
她的鼻尖一酸,苍白的唇微张:“司琛。”
男人的眼底没有任何情愫,大手一把掐住了她的侧脸,炙热粗暴的吻印了下去。
“唔……”男人嘴里辛辣的酒味,让简惜的胃里一阵翻腾,她眼角含泪,不敢将他推开,
心里却是密密匝匝的疼,哑然出声:“不要……”
她不喜欢他碰过别人之后触碰自己。
“不要?”靳司琛大手毫不留情地钻进了简惜的衣服,酒气很重,“你当初不要脸爬上我的床时,怎么没有说不要?”
简惜听后不再反抗,清澈的眼暗淡无光,就像一坛死水。
靳司琛看着身下如同死鱼般得女人,顿时倒尽胃口,将她甩开,去往浴室。
简惜摔在冰冷的地板上,听着浴室的水声,眼泪顺着眼角缓缓滑落。
她在情窦初开时便爱上了靳司琛,算起来,如今已经过去了十年,当初的小姑娘已经长大。
可如今的男人,再也不是那个温柔和煦的司琛哥哥。
四年前,本该是她的表妹余霏霏嫁给靳司琛,而她却被人算计,送到了他的床上。
余霏霏负气离开,再回来已经嫁了人。
她记得上次靳司琛对她施暴,是在得知余霏霏结婚的消息,这次又是为什么?
浴室的水声戛然而止,简惜穿好了衣服坐在沙发上,照常给他准备了温水喝。
男人裹了浴袍,走出来,幽暗的目光落向那杯水,而后又落在了简惜的脸上,沉沉开口:“她离婚了。”

89896简惜靳司琛小说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她……”靳司琛在想怎么介绍她。
“靳总,你忘了把我这个女伴带***了。”被拦着的简惜一脸委屈巴巴的道。
靳司琛长眉一挑,女伴?
“让她进来。”靳远东发了话。
靳远东有些浑浊却锐利的目光审视简惜,这么多年,他还没见过儿子身边出现过什么女人,难道这个女人是特例?
获得通行的简惜暗暗在心底打气,微笑着,落落大方的走过去。
“靳董,您好。”她有礼貌的打招呼,对方一直打量她,她难免紧张。
她一转眸,看到靳司琛冷冽的眸子在盯着她,她心跳乱了一拍,连忙移开视线,不敢和他对视。
他不会是生气了吧?
“司琛,她是你的女伴?”靳远东疑惑的目光看向一直沉默的儿子。
靳司琛幽沉眸子依旧凝着她,他没有出声,沉默的空气变得稀薄压抑。
简惜的心往上提,被他盯得头皮发麻,心里开始想,如果他否认了怎么办?或者她现在什么都不管,直接冲进酒店里面?
不,如果直接冲***,她很快会被当成来捣乱的人给轰出来。
那么……她只有紧跟着靳司琛,一定要成为他的女伴才行!
她大着胆子挽上靳司琛的手臂,笑得嫣然:“我叫简惜,靳总说让我当他今晚的女伴。”她心里打鼓,不知道自己怎么敢跟靳远东说这些话。
简惜话落抬眸对上靳司琛漆黑幽深的眸子,心里虚得很。
她没有把握,如果他甩开她,那她就不是丢脸那么简单了。
靳司琛饶有兴味的眯起黑眸,盯着女人那张巧笑如花的脸,她在搞什么花样?
此时,靳浩言出来迎接宾客,看到了他们,大步走过来。
“爷爷,您来了。”他话落看向小叔,同时看到了小叔身边的女人——简惜!
靳浩言瞳孔一缩,简惜?
他盯着她挽着小叔的手,该死,她什么时候勾上小叔了?
“小叔,她怎么也在这?”靳浩言冷冷盯着简惜。
靳远东疑惑的先开了口:“怎么?你也认识你小叔的女伴?”
“女伴?”靳浩言提高了音调,小叔怎么会找她当女伴?
肯定是简惜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耍手段迷惑小叔!
“靳少爷,听说你今天办婚礼纪念日晚宴,我来祝贺你。”简惜唇边挽着微笑,眼中却是冷意。
陈医生的话从她脑子里飘过,是靳少爷下令停止医治她父亲!
她挽着靳司琛的手不自觉收紧,眼底无**制的涌起愤怒。
靳司琛感觉到她的变化,他低头看到她脸上一闪而过的冷怒,心里不免有了疑惑,他怎么觉得她对他这个侄子不只是恨那么简单?
“呵……那就多谢你了!”靳浩言近乎咬着牙说道。
“我们现在可以***了吗?”简惜很快敛去了那些怒意,弯着唇,依偎在靳司琛身旁迎着靳浩言的目光。
靳浩言捏了捏拳头,这个场合不适合闹出什么丑事,尤其是在爷爷面前。
他压下心头冷怒,别开视线,转而对靳远东说:“爷爷,我陪您***。”
看他们进了酒店里面,简惜暗松一口气,好在靳远东没有怀疑她。
只是靳司琛还盯着她,她硬着头皮继续对他笑:“靳总,我们不***吗?”
靳司琛眸子薄眯,凑到她耳边,无比低磁的男声:“你想干什么,嗯?”
事已至此,她没有任何退路,只能放手一搏,对他眨眨眼:“不瞒你说,我是你侄子的前女友,我今天只是单纯来祝贺他。”
他盯着她的眸子无比锋锐,她的心绷紧,他应该不相信她的说法吧?
就在简惜以为下一秒他会叫保安把她拉走的时候,他长指勾起她的下巴,幽深的眸子和她四目相对,几乎要把她看穿。
“就那么简单?”男人玩味的勾起唇。
有那么一瞬,简惜感觉要被他吸走了魂魄,好在她控制住了自己。
她压下那些心虚,对他悄然一笑:“就这么简单。”
男人盯着她看了好几秒,须臾才不紧不慢道:“那么希望你今晚能当好我的女伴。”
“当然。”她立马回道。
靳司琛黑眸里浮起些许兴味,他知道她在撒谎,但他很想知道她到底要做什么?
所以他允许她挽着他的手臂,带她一起往里走。
简惜暗呼一口气,不管他什么想法,至少她现在可以***了。
宴会厅里金碧辉煌,极尽奢华,衣香鬓影,来祝贺的宾客真不少。
“爸,您慢点。”梁雁几步走过来,笑对靳远东道。
她接着看向儿子:“浩言,你去看着欣晴,她现在怀着孕,身边要有人。”
“爷爷。”陆欣晴自己过来了,她身穿高定礼裙,无比贵气。
“小叔也来了?”陆欣晴看到后一步进来的俊漠男人。
然而下一秒,她看到靳司琛身边的女人时,她脸上笑容彻底惊滞,那是……简惜?!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89896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