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味甜吻(温以宁沈叙之)

心动味甜吻(温以宁沈叙之)

导读:主角是温以宁沈叙之小说《心动味甜吻》完整版全文特别推荐,作者伊水十三所著的言情小说,心动味甜吻全文免费阅读讲述的是:温以宁没有想到,温明粲居然对这条手链的来历十分熟悉。原本翻菜单的动作放慢。

小说介绍

主角是温以宁沈叙之小说《心动味甜吻》完整版全文特别推荐,作者

小说简介

温以宁没有想到,温明粲居然对这条手链的来历十分熟悉。
原本翻菜单的动作放慢,温以宁装作没听见他们的谈话,却又刻意竖起耳朵,想要听出点什么。
沈叙之没说话,把手链摘下来,递给温明粲。

心动味甜吻全文阅读

第二天九点半,温以宁踩着点进了场。
晚上睡得太晚,导致她起床也比原定的计划晚上一点,东西准备好了再过来,堪堪赶着开始前的时间点。
由于讲座还没开始,温以宁走进阶梯教室时,里面还有些喧闹。
就和温以宁预想中的异样,能容纳一两百个人的阶梯教室里,几乎座无虚席,来的有一大半都是女生,许多一看就是精心装扮过,一看就知道目的不是为了听讲座。
温以宁来的太晚,好位置全都被占满了,只能坐在最后一排的小角落。
她倒也无所谓,坐下后自顾自地玩手机,偶尔注意一下旁人的议论。
不出她的意料,几分钟里,她听见最多的就是与沈叙之颜值有关的话题。
原本温以宁还有点兴趣,后来听他们翻来覆去也就那么几句话,便也自动将其屏蔽。
又过了几分钟,人群中忽然爆发出了一阵惊呼,接着便是此起彼伏的吸气声与掌声。
掌声结束,众人便自动安静了下来。
温以宁在这时抬头。
男人一身得体西装,站在讲台之上,表情寡淡,让人看不清情绪。
他微微抬手,做了个往下压的动作,教室里最后一点声音也消失不见。
温以宁觉得他好像往她的方向看了一眼,那种感觉来的快去的也快,被她很快否认。
这地方人那么多,他怎么可能一眼就找到她。
况且他也没必要找她。
沈叙之说话的声音好听,语速适中,讲起东西来不疾不徐,在一方空间回荡,让人听了很是享受,不怎么会感觉枯燥。
温以宁本只想随便听听,却也很快被带着集中了注意力,跟着他的思路走。
在这时,前面坐着的两个女生忽然凑在一起,开始窃窃私语。
“他真的好帅啊……”
“本来以为见到真人会幻灭来着……毕竟现在网络信息都不怎么可信,没想到真人好像比照片里更帅!”
“对啊对啊,还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那种!诶?你要拍照啊?那记得发我一个啊!”
两人中的一个已经举起手机,镜头拉近,男人认真的侧脸占据了半个屏幕。
手机像素很高,即使镜头怼那么近,也十分清晰,
女生不急着拍照,一边调整角度,一边小声嘀咕:“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
“也没听说过啊,万一呢?”旁边女生捅了捅她,贼笑:“待会儿结束了要不然一起去要个联系方式?”
……
温以宁把保温桶放在桌上,托着腮听完了全程。
两个人聊天的时候,举着手机的女生一直没把照相机关掉,她说话的时候,镜头便在沈叙之身上胡乱移动。
视角变换之间,温以宁有意无意往屏幕上看了一眼,刚好看见镜头从沈叙之的手腕上扫过。
简约大气的腕表之上,还有一根画风明显不太一样的手链。
像是女孩子的东西。
想起昨晚与沈叙之对话的那个有着漂亮头像的女孩儿,温以宁顿觉无趣起来。
这个手链,应该对他来说很重要吧。
要不然他也不会就连这种场合也随身带着。
-
讲座结束时,许多人意犹未尽。
掌声之后,教室里的人纷纷退场。
前面的两个女孩儿早就不见踪迹,想必已经去了沈叙之那里。
温以宁拿起保温桶,也准备过去。
远远的,她看见台上围了许多人,一眼望过去,差点都没能看见被包围在人群中间的沈叙之。
女生占大多数,只有寥寥几个男生。
表面是找沈叙之问问题,实际上这些心思众人皆知。
而沈叙之被围在中间,也不见得有丝毫不耐。
男人仍是那副寡淡的模样,一举一动都透着恰到好处的疏离感,谦和而有礼地与周围每一个人拉开距离。
有女生拿出手机询问,他也只是轻轻摇头拒绝。
大多数女孩儿也识趣,被拒绝后便放弃,但有些胆子大的,反而越发想要凑近,甚至伸出手去碰沈叙之的手背。
沈叙之不着痕迹地躲开,稍微抬了抬眼皮睨过去,对方便像是受了惊吓一般,乖乖地不动了。
……
眼见就算人陆陆续续离开,自己也大概率挤不***,温以宁脚步踌躇了几秒,最终选择转身走出教室。
边走她边给沈叙之发了个消息。
【Sweety:我在小树林旁边的凉亭等你。】
这个凉亭是温以宁念大学的时候最喜欢的休息地点,白天人少,清净,晚上有凉风徐徐,也很***。
她刚坐下没多久,肩膀上忽然被人拍了拍。
“温以宁?好巧!”
温以宁觉得这个声音有点熟悉,循声转头,就看见江智林站在她眼前,面露惊喜。
她“啊”了一声,却一点兴趣也没有。“……是蛮巧。”
“宁宁让我在这里等她,你也是在这里等人对吧?”江智林说完,十分自来熟地坐在了温以宁旁边。
温以宁不适应地皱皱眉,但她又不是一个擅长拒绝陌生人的人,只能往旁边坐了坐,尽量和江智林拉开距离。
江智林也不觉得尴尬,反倒笑得更加温和。
“以前我经常听唐书月提起你,一直很好奇为什么你能让她那么赞不绝口,现在算是知道了,人漂亮,脾气也好,也怪不得我家宁宁总说要向你学习。”
“昨天晚上的事情是我们不对,我代宁宁向你道歉,有空一起吃个饭吗?”
听他毫无心理负担地说出唐书月的名字,温以宁心头的不悦再次加深,在他提出邀请的时候,更是心里盈满了不适。
她略一歉身,客气道:“我这段时间都很忙,没有时间。”
“忙什么?”江智林暧昧的眼神往她手上抱着的保温桶直瞟,“忙着给男朋友送饭?没想到温小姐喜欢的是小奶狗这一款。”
“……”温以宁是真的觉得越和江智林交流越会觉得油腻。
转头,她倏地看见熟悉的身影正朝这边走来,虽然看不清脸,但她一眼就能认出对方。
温以宁像是发现了救星一般,匆匆留下一句“先走了”,便快步起身过去。
沈叙之见温以宁正快步朝这边来,于是停住脚步。
温以宁用最快速度逃到沈叙之身边后,有些微喘地把保温桶递给沈叙之:“我们去别的地方。”
沈叙之抬眸望了一眼还站在原地的江智林,脚步微移,从她背后轻轻推了推她的肩膀:“走吧。”
男人颀长的身形挡住了江智林的视线,江智林有些不甘地捏紧拳头,眼中划过一抹阴鸷。
-
重新找了个没人的长椅,温以宁打开保温桶,把里面的东西一一拿出来。
刚出锅的饭菜在保温桶里待了几个小时,温度正好,不烫也不凉。
由于做的稍有点匆忙,所以菜色很简单,但胜在味道清淡,也算合胃口。
温以宁吃饭时显得不那么专心,像是有心事。
她用筷子戳了戳碗里的青菜,回头看向专心吃饭的沈叙之。
男人就算在这样简陋的环境下,也能把每个动作做出一种精细而优雅的感觉,赏心而悦目。
只要……忽略他腕间的那条手链。
温以宁最终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轻声开口:“沈叙之,你手上这条手链,还挺好看。”
沈叙之“嗯”了一声,眼中笑意浮现,被温以宁精准捕捉。
温以宁抿抿唇,捏着筷子的手稍稍***,“是女孩子送给你的吗……呃,我的意思是,是对你来说很重要的女孩子,对吧?”
她自以为很含蓄地问完,扶着碗的手转而捏起了***,紧张地等待他的回答。
沈叙之将温以宁的那些小动作尽收眼底,意味深长地勾勾唇。
“是的,很重要。”
……
啊。
这样啊。
尽管心里早就做好了准备,可真正听到这个回答的时候,温以宁还是忍不住呼吸一滞。
心里仿佛有什么地方塌陷了一块,空空落落的。
原来他真的,只把自己当妹妹来对待。
一顿饭吃得味同嚼蜡,结束后沈叙之便与她道别,温以宁也不急着离开海城大学,漫无目的地在曾经熟悉的地方四处游荡。
她本就长得偏向于温软可爱的类型,身高也只是刚突破160大关的程度,走在路上,不像是已经毕业的学姐,反倒像极了刚入学的大一新生。
不时有男生上前搭讪,温以宁一个个软声拒绝,拒绝得多了,更觉得无聊。
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不同于她平时接电话的铃声,是一个温以宁专门设置的特殊铃声。
温以宁一听便知道是谁,接通电话后,软软开口:“妈?”
那边温明粲的声音懒洋洋的:“校门口等你,快出来。”
说完电话就被挂断,温以宁盯着手机页面看了会儿,疑惑地往温明粲说的目的地过去。
刚出大门,她一眼便瞧见了人群中的温明粲。
女人一身黑色休闲服,鸭舌帽与墨镜挡住了她上半张脸,只露出漂亮的红唇和精致的下巴,浑身气场强烈,走到哪里都能成为人群的焦点。
明明已经四十多岁,却年轻得像是二十七八的样子。
像是也看见了温以宁,她挥挥手,唇角勾起一个艳丽的弧度。
温以宁刚过去,就被她抱了抱。
温以宁也回抱了一下,问她:“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爸爸呢?”
温明粲摘下墨镜,与温以宁像是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漂亮眼睛弯了弯,“他忙工作,暂时回不来,我无聊,就来看看你。”
温以宁清楚自家母亲的性子,对这个回答并不感到意外。
陪温明粲逛了一下午的海城,温以宁觉得有些累,两人于是决定在一家西餐厅解决晚餐。
刚一落座,温明粲便接到了一个电话。
她看了眼显示的联系人,原本高兴的表情微变。
“你爸。”她给温以宁解释了一嘴,颇为不情愿地接通电话,“……诶我都说了,你千万别回来,我就在这儿玩几天,你忙你的工作去啊,真别管我。”
“好了好了知道了,我就回来看看我宝贝女儿,黎渊你不要太过分——”
“……嗯,会想你。”
温以宁托着下巴,平静地看着温明粲的双颊覆上薄红,无奈又羡慕地小声叹了口气。
父母二十多年如一日的恩爱模式,她早就习惯了。
有的时候她也很期待自己的未来,也有过幻想自己会不会遇上这样的另一半。
只可惜,至今为止,唯一一个让她心动的人……
温以宁垂下眼睫。
温明粲感受到了温以宁的情绪变化,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怎么了,不开心?”
温以宁摇摇头,转移话题,“妈,你想吃什么,今天我请吧。”
温明粲看了看时间,翻开菜单,慢慢浏览,“先别急,我还叫了你沈哥哥过来。”
“啊……”
想起今天中午两个人的对话,温以宁有些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沈叙之。
“怎么,你们两个相处得不好?”温明粲抬头,皱眉问她。
温以宁低头,不知道怎么回答。
“挺好的。”
鼻尖嗅到了若有若无的清冽气息。
温以宁还没反应过来,身旁一暗,沈叙之已经坐到了她身旁的位置上,神态自若。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过来的,温以宁眸光闪了闪,惊讶地看过去。
沈叙之的手隐在餐桌下,轻轻点了点她手背。
温以宁一怔,旋即会意,也跟着点点头:“嗯……挺好的。”
温明粲这才露出了一个舒心的笑,“那就好,有什么事你们互相也有个照应,小沈,你妹妹平时可能需要你多照顾一下……诶?”
她话还没说完,视线突然落到了沈叙之的手腕上,语气染上惊讶——
“这个手链,你居然还戴着啊?”

心动味甜吻免费阅读

温以宁没有想到,温明粲居然对这条手链的来历十分熟悉。
原本翻菜单的动作放慢,温以宁装作没听见他们的谈话,却又刻意竖起耳朵,想要听出点什么。
沈叙之没说话,把手链摘下来,递给温明粲。
温明粲细细端详了几秒,摊手把手链展示在他眼前,调笑声夹着气音:“保存得不错嘛,难得你有这份心。”
沈叙之伸手去把手链接回,下巴微低,一边把手链扣好,一边说:“毕竟是很重要的东西。”
难道是妈妈给他的手链?
温以宁觉得两个人的对话就像是打哑谜,她居然一点也听不懂。
她本来还想了解更多,但两个人像是不太愿意再提起这个话题,随口聊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同时选择略过。
这让温以宁有一点郁闷,却又稍微放下心来。
从温明粲的只言片语里,她大概能了解到,这条手链已经被沈叙之戴了很多年。
说不定是哪位长辈送的,他从小戴到大,所以觉得很珍贵。
但温以宁潜意识里也明白,这样的猜测不过是她的一种自我安慰。
毕竟沈叙之在提到手链的来历时,那道忽然变得温柔缱绻的眼神,根本不会作假。
只是她不愿意再去深究。
心里的纠结暂时告一段落。
吃完饭,温以宁刚想问自家母亲今晚住哪里,就听见她让沈叙之送她去机场。
“怎么那么快就回去了?”温以宁微讶,“不是说要在海城待几天吗?”
“跟你爸说着玩儿的。”温明粲撩了一把头发,毫无顾忌地朝温以宁抛了个媚眼,“本来也就过来看看你俩相处得咋样,目的达成了我就回去咯,顺便还能给他一个惊喜。”
温以宁了然,旋即有点哭笑不得。
她早该料到会是这样。
沈叙之去把车开出来,母女二人在店门口等他
等待的间隙,温明粲望着黑如泼墨的天色,手枕在脑后,靠着墙,忽然开口:“宁宁,你实话告诉我,这两天你们住一起的时候,沈叙之有没有对你动手动脚,或者有其他越界的举动?”
温以宁本来望着道路上川流不息的车辆发神,冷不丁听见温明粲问她这样的问题,脑子里近乎毫不犹豫地冒出了昨晚的场景。
后背仿佛又被什么冰凉的东西触碰上,温以宁下意识缩了缩脖子,看着温明粲,轻轻摇头。
那应该不算……吧?
毕竟是她先惹了沈叙之误会。
“那我就放心了。”温明粲见温以宁摇头,轻舒一口气,“沈叙之他是个懂分寸的人,我看着他长大,也清楚他的性格,不然也不会放心他住到你那里来。”
说到这里,她声音小了点,像是碎碎念:“……要不是你死活不愿意去住森山庄园,非得搬出来住,我又何必找个人来保护你。最近海城不太平,你平时出门一定要注意着点。”
“我知道了,妈妈。”温以宁乖乖点头。
森山庄园是温家的老宅,温以宁不喜欢人多的环境,习惯了一个人呆着,所以大学毕业后执意找了个房子一个人住。
最近海城确实不太平,有好几起案子都还没调查出结果,凶手仍在逃窜,闹得有点人心惶惶的意味。
原来把沈叙之安排来住这里,还有这么一层原因。
果然,之前是她想多了。
-
餐厅距离机场的路程比较远,等到送走温明粲,沈叙之再开车回到小区时,已是暮色四合。
沈叙之进门后,便径自回了房间。
温以宁则先把东西放好,又出来收拾厨房。
今天早上准备得太过匆忙,她把最后一道菜装进保温桶之后,就紧赶慢赶出了门,厨具没来得及洗,还堆在台面上,看着颇为不***。
正当温以宁把保温桶里最后一点洗洁精用水冲干净时,隔着一道玻璃门,她总觉得自己听到了敲门声。
她觉得是自己听错了,但还是将信将疑地关掉水龙头。
这下敲门声清晰了不少。
温以宁住的这层暂时只有她一个住户,对面那家还没人住,所以不可能是对面的动静。
敲门声还在继续,温以宁把手上的东西放下,走到门口,眉头微蹙,不明白到底是谁那么晚了还来找她。
她刚想出声应答,却又忽然住口。
声音像是被堵在嗓子里,什么也发不出来。
温以宁猛然间想起了今天温明粲叮嘱的那句“最近海城不太平”。
她手放在门的开关位置,眼神忽然一下变得警惕,踮起脚尖,看向了猫眼——
外面站着一个女人。
女人看起来攻击性并不强,栗色齐肩发披散,蓝色缎面连衣裙,手里还提着一个小纸袋。
除此之外,并无其他,就连一张精致的脸也完完全全露在了她的视野范围内。
温以宁疑惑地收回视线,试探般隔着一道门,扬声问:“请问你是?”
那边安静了几秒,语调也很疑惑:“请问,这是沈叙之住的地方吗?”
来找沈叙之的?
温以宁把门打开一点点,一双眼透过门缝往外看:“沈叙之确实住在这里,你有什么事吗?”
这么晚了还来找人,有点奇怪。
女人在看清温以宁的时候,目光变得异样起来,她往里看了看后,再次确认了一遍:“你确定吗?”
温以宁点点头,也往里望了一眼紧闭的房门:“我是他妹妹,他现在应该还有事,你要做什么?”
女人在听见“妹妹”两个字的时候,明显松了一口气。
她站直身子,忽然冲她露出了一个亲切而不失礼貌的笑。
“原来是沈叙之的妹妹啊。”她慢慢重复了一遍后,把手里的纸袋递给温以宁,笑容扩大,“那麻烦你把这个转交给你哥哥一下。”
温以宁心里不怎么***地接过,手指一不小心碰到了女人手腕上垂下来的东西。
她忽然觉得指尖止不住的发凉。
是一条手链。
和沈叙之同款的,一条手链。
她接过了后,女人又满意地打量了一遍纸袋,细细叮嘱了一道,让她一定要亲手交给沈叙之,不能在中途打开。
温以宁牙龈咬得发酸,只能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女人才终于离开。
温以宁把门关上,低头仔细打量纸袋。
纸袋的图案看得出经过了很用心的挑选,用订书机封口,上面缀着一个漂亮的蝴蝶结,看不见里面的东西。
不像是什么资料,像极了女孩子精心准备的小礼物。
明明非常努力才忽略的事情,这下像是开了闸的洪水,铺天盖地地再次涌上心头。
温以宁很***地把门反锁,鼻子发酸。
像是失去了什么。
没有忘记女人的叮嘱,她小步小步走向沈叙之的房间,鼓起勇气敲敲门。
没人开。
温以宁又靠近了一点,把耳朵贴近门板。
里面有水声,沈叙之应该在洗澡。
温以宁嘴唇抿得发白,思来想去许久,最终蹲下去,把小纸袋放在了门口的地上。
女人腕间的同款手链在她心间挥之不去,放下纸袋后,她便用最快的速度冲回了房间,逃避一般地拿被子把自己捂上。
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但也的确,什么事都讲求一个先来后到。
就算她这人生中第一次的心动来得有多热烈,那也只能止步于心动。
称不上伤心,只能说遗憾。
被窝里一片黑暗,除了布料摩擦的声音,就只有温以宁的呼吸声愈发清晰。
她亮起屏幕,给沈叙之发了两条消息。
【Sweety:你女朋友给你送东西过来了。】
【Sweety:我放在门口了,记得出来取噢。】
发完,她闭上眼,把自己用被子裹成一团,试图用睡眠将自己从乱成一团的思绪中抽离。
-
另一边。
沈叙之刚洗完澡出来,就看见了温以宁给他发的消息。
“女朋友”三个字入目,他眉头一拧,大步开门。
门口静静地放着一个纸袋,除此之外,没有见到别的东西。
沈叙之捡起纸袋,像是猜到了对方是谁,眼底戾气一闪而过。
他面无表情地将其丢回房间,再次点开聊天框。
【我没有女朋友。】
打完一行字,他手指移到发送的按键上,刚想按下,忽然听见从温以宁房间传来的一声闷响。
沈叙之眉头蹙得更深,把手机也暂时放到一边,前去敲响了温以宁的房门。
可他敲了三次门,房间里除了刚才那声闷响之外,没再发出过别的声响。
又安静了大约半分钟,忽然又是一阵乒里乓啷的声音,夹杂着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下一秒,门被打开。
沈叙之低头。
温以宁撑着门框,扬起小脸,眼神迷茫地望向了他。
忽然,她软软糯糯地笑了起来,抬手冲着他有气无力地晃了晃:“你好啊。”

小编点评

心动味甜吻 全本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前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