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惜靳司琛小说(简惜靳司琛)

简惜靳司琛小说(简惜靳司琛)

导读: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简惜靳司琛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简惜靳司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佚名 ,讲述了 简惜坐在公交车上痴痴地看着雨滴顺着车窗滑落,脑海里一直萦绕着医生的话。

小说介绍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简惜靳司琛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简惜靳司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佚名 ,讲述了 简惜坐在公交车上痴痴地看着雨滴顺着车窗滑落,脑海里一直萦绕着医生的话。脑癌晚期,最多还有三个月——她的手落在熟悉地电话,拨打过去,电话里传出男人好听却冰冷的声音:“有事?”

小说简介

栖霞区的天空上,乌云滚滚,大雨不期而下。
简惜坐在公交车上痴痴地看着雨滴顺着车窗滑落,脑海里一直萦绕着医生的话。
脑癌晚期,最多还有三个月——
她的手落在熟悉地电话,拨打过去,电话里传出男人好听却冰冷的声音:“有事?”

简惜靳司琛小说全文阅读章节试读

栖霞区的天空上,乌云滚滚,大雨不期而下。
简惜坐在公交车上痴痴地看着雨滴顺着车窗滑落,脑海里一直萦绕着医生的话。
脑癌晚期,最多还有三个月——
她的手落在熟悉地电话,拨打过去,电话里传出男人好听却冰冷的声音:“有事?”
简惜攥着诊疗单,嘴角强扯出一抹笑意:“没事,就是想问问你今天能不能回来陪我。”
“我说过很多次,没事不要给我打电话。”
电话那头简惜听着男人不耐的声音,心蓦然一紧。
她掐着手机的指尖泛白,恍惚地应下:“对不起,打扰你了。”
电话那头挂断,传来忙音,简惜迟迟没有放下电话,车窗映着她的脸,上面不知何时爬满了泪痕。
她知道靳司琛不爱她,她很清楚,只是不敢拆穿。
她承认自己懦弱,怕拆穿后,仅剩的三个月婚姻都保不住。
……
弋江别墅。
简惜不到六点就准备了一大桌菜,而后像寻常夫妻一样安静地等着丈夫回家。
靳司琛有洁癖,不喜欢外人,没有佣人,因此大小事都是简惜亲力亲为。
别墅的欧式摆钟转动着,时间悄然而逝。
桌上的菜已经凉透,她的心也跟着冷了,躺在沙发半梦半醒。
这些天,她感觉浑身都软软的没力气,嗜睡,可又睡得很浅,脑海总喜欢浮现各种奇怪的梦。
身体忽然一重,简惜被按着胸口猛然惊醒,有一瞬眼前一片漆黑,很快就恢复了光明。
男人冷峻的面孔近如咫尺,她可以清晰地描绘出他脸部凌厉的线条,恍然间发现当初那个温柔和煦的少年早已变成了成熟内敛的男人。
她的鼻尖一酸,苍白的唇微张:“司琛。”
她眼角含泪,心里是密密匝匝的疼。
靳司琛看着,顿时倒尽胃口,去往浴室。
简惜摔在冰冷的地板上,听着浴室的水声,眼泪顺着眼角缓缓滑落。
她在情窦初开时便爱上了靳司琛,算起来,如今已经过去了十年,当初的小姑娘已经长大。
可如今的男人,再也不是那个温柔和煦的司琛哥哥。
四年前,本该是她的表妹余霏霏嫁给靳司琛,而她却被人算计。
余霏霏负气离开,再回来已经嫁了人。
她记得上次靳司琛这样对她,是在得知余霏霏结婚的消息,这次又是为什么?
浴室的水声戛然而止,简惜穿好了衣服坐在沙发上,照常给他准备了温水喝。
男人裹了浴袍,走出来,幽暗的目光落向那杯水,而后又落在了简惜的脸上,沉沉开口:“她离婚了。”
简惜心口一怔,放在身前的手缓缓收紧。
余霏霏离婚了?!
“你知道该怎么做。”靳司琛将衣服换好,穿戴整齐来到她的面前,声音冷淡。
简惜缓缓抬起头,深深地看着他,眼底悲凉的情绪怎么也藏不住,哑然道:“你想和我离婚?”
她悲楚的眼神一针又一针地刺进靳司琛的心头,靳司琛胸口闷闷地,冷峻的脸却多了一分不耐:“我欠霏霏。”
霏霏——
简惜清澈的眼中满是死寂,她紧掐的掌心,有鲜血缓缓渗了出来,轻声呢喃:“那我呢?”
你就没有亏欠我吗?
“我会给你一大笔离婚财产,其他的劝你不要妄想。”靳司琛冷冷落下一句话,转身要走。
简惜却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袖:“我愿意离婚,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陪我演一场三个月的戏,做一个爱我的丈夫。像寻常夫妻一样牵手、拥抱、爱我。”
最后两个字她说的很轻,几乎听不清。
靳司琛却一字不差地听了***,心里顿时升起了浓烈地厌恶:“你真是无可救药!”
“结婚的时我就告诉过你,这辈子,我都不可能爱你。”
这辈子,我都不可能爱你……
靳司琛离开后,简惜胃里一阵翻腾,身体的难受和心里的疼痛席卷而来,她在大厅里哭得昏天黑地。
将一把把红绿的药丸悉数吞进肚子里,脑海混混沉沉地,眼前被泪水染的一片模糊。
……
简惜不喜欢雨天,偏偏栖霞这座城市一下雨就是大半个月。
办公楼里,只听到陆衍打字的声音,忽而他停下来,认真地问:“你确定把简氏交给靳司琛?”
简惜面色苍白:“他是最合适简氏的人。”
陆衍望着她越渐消瘦的身子,神色微沉:“但他不是适合你的人。”
简惜心底一颤,一丝苦涩在心底泛滥,她强忍着心底的委屈。
“继续吧。”
陆衍合上了电脑:“遗嘱以后再写,我陪你去医院。”
“我没关系。”
“简惜!我不想说第二遍。”
陆衍语气坚定,简惜不好再拒绝。
陆衍很早就是简氏的法务顾问,随着简氏的没落,他一直没有离开,在简惜的眼里,他就和哥哥一样。
市医院。
检查后,医生告诉简惜,随着病情的加剧,视觉、听觉、乃至神经中枢障碍,最糟糕是急性颅内压增高,可能会猝死。
手术风险极高,一不小心可能直接倒在手术台上。
陆衍安慰她:“你放心,我会联系国外最有名的脑瘤科医生,一定治好你。”简惜含糊着应下,对于活着她早已不报希望,只是她愧对父母,当初执意要嫁给靳司琛,连他们最后一面都没有见上。如今她快死了,所爱之人却连骗她三个月也不肯。两人眼看着快要走出医院,一抹熟悉地身影忽然出现在了门口,简惜心口一窒,看着靳司琛抱着一个虚弱的女人满脸焦急地走了进来。靳司琛也看到她,只一瞬得停留,而后擦肩而过。“叫白医生过来,如果她出了事,你们医院也不用开了。”

简惜靳司琛小说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简惜一直以为弋江别墅是她最后的港湾,可当她从医院二次化疗回来,看到大厅里的余霏霏,她才明白,最后一片婚姻的净土也没了。
“这些家具都要换新的。”余霏霏指挥着搬家工人道。
“不许搬。”
简惜站在门口,冷声道。
余霏霏扭头看向她,嘴角噙着一抹得意的笑:“表姐,以后这里就是我和司琛的家,我喜欢怎么布置,你无权干涉。”
简惜瞧着余霏霏这么快就按耐不住宣誓主权,出声讽刺:“如今你和司琛还没结婚,我还是靳太太,你一个***,有什么资格在我的家耀武扬威?”
搬家工人听到简惜的话,怪异地看向余霏霏。
余霏霏面色铁青,扬眉道:“迟早的事。”
“话别说的太满,当心打自己的脸。”简惜嘲讽道。
余霏霏听后嘴角忽然勾起了一抹渗人的幅度:“是吗?那我们就赌赌看。”
简惜还没明白她的意思。
就看余霏霏拿起桌上的水果刀,抓住了简惜的手,朝着自己的手腕处狠狠地割了上去。
简惜不敢置信地望着她:“……你疯了!”
余霏霏收回刀,她扬起手,笑看着简惜:“司琛哥哥马上就会回来,我们看看他会先关心谁。”
果然,很快身后传来脚步声。
“哐当”一声响,余霏霏将刀扔在了地上,整个人也跌倒在地板,眼泪一颗颗滚落下来:“表姐,好痛,我好痛……”
简惜愕然站在原地,冷冷地看着她演戏,眼底闪过一抹轻蔑。
她是简家二小姐,就算被冤枉,也不屑她这种卑劣手段。
“霏霏,你怎么样?”靳司琛听到余霏霏的哭声,几乎是冲进大厅,将她抱住。
自始至终,他没有看简惜一眼。
简惜心里鲜血直流,她淡淡地看着心爱的男人抱着别的女人,说不出什么滋味。
“简惜,你给我等着。”靳司琛将余霏霏抱起,临走前放下狠话。
看着男人急匆匆离去的背影,简惜忽然很想呐喊:靳司琛,你到底还要瞎了多久……
几天后。
简惜在公司准备着交接,她不希望自己死后,靳司琛接手时麻烦。
助理匆忙赶来,满脸焦急:“许总,一夜之间,公司所有的项目都毁约,董事会发起紧急会议,让您过去。”
简惜一听,丢下手里的工作,奔去大会议室。
等她赶到,里面已经坐满了人,她扶着墙,只觉呼吸困难地看着首席位上的男人,一阵刺痛。
靳司琛双手交叠放在桌面上,冷漠地看着她。
会议开始,简惜很快就明白了,什么项目告急,不过是他为了逼自己离婚的手段罢了。
他用简氏威胁自己,却不知自己早已将简氏交给他。
“小惜,只要你承认***,并且答应离婚,简家就会无恙。”出声的是余霏霏的母亲,简惜的舅母。
“小惜,简氏走到现在都亏了靳总,咱们不能忘本。只有你承认***,才不会影响靳总和霏霏的声誉。”舅舅道。
简惜身体一晃,看向首席位上的男人:“承认***?是你决定的?”
靳司琛剑眉微蹙,为了霏霏的声誉,他必须这么做。
“只要你肯答应,我保简氏无恙。”
他字字如刀。
简惜感觉心底最后一抹爱已经所剩无几,她没想到他竟然如此绝情。
不仅逼她离婚,还要她无中生有,承认婚内***。
好一个她的所爱……
“承认***?那么我请问靳总,我何时***,***何人?”她话音悲凉。
“你一定要我说出来?”靳司琛手里拿着一叠照片,分撒在会议室的桌面上。
照片里是简惜和陆衍,他们只是像普通朋友,并无不妥。
只不过,在场无人替简惜说话。
“答应吧简惜,难道你真的想你父母的一手创办的公司,毁在你的手里?”

小编倾心推荐

愿每一个看文的你,都能拥有最美好的爱情。以上就是精心为您准备的简惜靳司琛小说全本章节完结版免费阅读 ,小说文笔诙谐幽默,内容新颖有趣,故事情节曲折起伏,人物塑造***,强烈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