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情王爷狐妃要休夫(陆青歌穆烬燃)

冷情王爷狐妃要休夫(陆青歌穆烬燃)

导读:小编带着冷情王爷狐妃要休夫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陆青歌穆烬燃,讲述了清晨的阳光终于穿透愁云,洒在雪地上,一地的晶莹。穆烬燃踏进映月轩门槛,白玉婵已然转醒,耷拉着眼皮子,奄奄一息。

小说介绍

小编带着冷情王爷狐妃要休夫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陆青歌穆烬燃,讲述了清晨的阳光终于穿透愁云,洒在雪地上,一地的晶莹。穆烬燃踏进映月轩门槛,白玉婵已然转醒,耷拉着眼皮子,奄奄一息,女婢舀着汤药送到毫无血色的唇边,她艰难下咽。

陆青歌穆烬燃小说简介

她方嫁进广陵王府,一夜之间,上上下下三十余口全数毙命,风烛残年的祖母,韶华之年的小妹无一生还。死者七窍流血,面带惊恐,是活活被吓死的!
众口铄金指她是妖也情理之中,毕竟,她是荒山野岭的人,来历不明。
“娘娘,奴婢听说半年前王爷危在旦夕,是您在山里救活的,有这恩情在,王爷应该不会降罪于您吧?”锦灯自顾自的琢磨揣测,自命案发生后,广陵王府流言四起,人心惶惶,主仆二人便禁足在这兰亭苑了。

冷情王爷狐妃要休夫全文阅读

寒冬腊月,庭院皑皑。
透过窗柩可以窥探到门前的银杉树,针叶上满是蓬松的白雪。
二八年华的女子坐在窗前,脑袋贴着墙,视线悠悠往外瞟,眸光黯然空洞。
这广陵王府前日十里红妆,今日便是白绸高挂,惨淡之景。
“娘娘,您可一点也不急,这要杀人的帽子真落您身上,妖孽祸事的罪名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啊!”女子身旁候着的丫鬟绞着丝娟,愁得五官拧成一团。
杀人,妖孽?
女子闻言,粉润的唇瓣***来,“锦灯,你觉着我是妖么?”
她虽是浅淡笑着,眉目里的忧郁却化不开。
锦灯对上主子的双眼,愣了愣,旋即脑袋摇得似拨浪鼓,“娘娘一向心善,怎会是妖?这场灾祸,只是赶巧了罢!”
世事哪能这般巧合?
她方嫁进广陵王府,一夜之间,上上下下三十余口全数毙命,风烛残年的祖母,韶华之年的小妹无一生还。死者七窍流血,面带惊恐,是活活被吓死的!
众口铄金指她是妖也情理之中,毕竟,她是荒山野岭的人,来历不明。
“娘娘,奴婢听说半年前王爷危在旦夕,是您在山里救活的,有这恩情在,王爷应该不会降罪于您吧?”锦灯自顾自的琢磨揣测,自命案发生后,广陵王府流言四起,人心惶惶,主仆二人便禁足在这兰亭苑了。
“白玉婵还没回?”陆青歌起了身,决口不提救命之恩。
“大抵未归,夫人主动请缨带着您信物去终南山,一时半会儿回不来。”锦灯掂起茶壶倒了一杯水,絮絮叨叨,“娘娘,终南山有什么?”
终南山呐!
陆青歌如玉的指尖划过桌台,眼底追忆微芒,似乎又看到灵气充沛,人间仙境的终南山。
她自幼拜在风行尊者门下,习的是六根清净,修的是仙家道术。
奈何红鸾心动,终究是没随了师傅的愿,踏上飞升之途。
只要白玉婵到了终南山,师兄师弟见了她的令牌,无论是残害百姓或是妖物之说都会不攻自破。
“嘎吱嘎吱。”
有脚步踩在积雪里,快速逼近,陆青歌回头望去,只听“嘭”地一声,房门破开,男子一袭玄黑的袍子伫立门前。
他负手而立,冷白的脸阴沉,长发冠玉,片片雪花落在肩头。
“奴婢叩见王爷!”锦灯吓得哆嗦,忙不迭行礼,头也不敢抬。
风雪灌进屋子只觉得冰冷刺骨。
陆青歌定定地看着门口的穆烬燃,他墨色的眼底分明酿着怒意。
“王爷?”陆青歌试探地唤了声,心头有不好的预感。
她声色脆生生的,格外悦耳,穆烬燃无心去品,紧攥着铁拳,眼神阴鸷,“来人,将此妖女拿下!”
话音方落,他背后尾随的侍卫一拥而上,陆青歌一头雾水,“妖女?王爷,您怎会这般武断?”
“终南山下妖兽遍地,玉婵遍体鳞伤,手染本王家眷鲜血还不够,竟还要玉婵陪葬!”穆烬燃怒火中烧,怒吼道,“陆青歌,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不会的……
终南山仙门圣地,怎会妖兽横行?

冷情王爷狐妃要休夫免费阅读

“王爷,我要见玉婵妹妹!”陆青歌被拖拽着出院子,眼波骤然一凝,就这样定罪为杀人妖物,她不甘心!
穆烬燃冷冷地注视她倔强的模样,讥诮冷笑,“那便让你死个明白!”
映月轩厢房内。
女婢进进出出,捧着的木盆里血水荡漾,御医挤满一趟,各抒己见,愁眉苦脸。
陆青歌尾随在穆烬燃身后进了房中,就见躺在榻上的白玉婵,她只着着单薄亵衣,衣裳上满是破口,像是被野兽利爪撕咬过,染满了斑驳血迹。
“不要,不要过来,别……别吃我……”
白玉婵沉沉闭着眼,嘴里喃喃呓语,惊恐着,满头冷汗。
陆青歌静静地看着,始终不相信终南山下有妖,那师傅和师兄怎么样了?莫不成是出什么事了?
“王爷,肯定有什么误会,我要亲自回一趟终南山。”饶是她知道不可能,此刻却还是带着希翼的眼光投向穆烬燃。
“做梦!”穆烬燃怒喝,越是瞧着白玉婵痛苦,越是见不得陆青歌诡辩,铁着脸拂手道,“带下去,押入地牢!”
“王爷!王爷!!”
无论陆青歌怎么喊,穆烬燃背对着她,甚至没多看她一眼。
阴冷的地牢,空气里弥漫着腐烂发臭的味道,陆青站在墙角,***挣脱手上的绳子。
“虚实如烟,破!”
低吟口诀,绳子不但没松,反而更紧了些,手腕细嫩的皮肉勒得生疼。
这是法器?
陆青歌心底一沉,也就不浪费精力,索性盘膝落座稻草上,捡着一截在手里,心不在焉地掐着。
广陵王府的命案诡异无比,若真是有邪祟,一定会再次作案!
“哎!”
忧心忡忡她叹了一口气,都怪自己贪玩,该学的降妖法术一样也没没学会!
暮色四沉,地牢里的烛火摇曳,风雪依旧,如同厉鬼嚎啕。
陆青歌没有半点睡意,静谧狱中忽而响起了脚步声。
王爷!
她猛地站起身,紧抓着牢门,望穿秋水地注视着深幽的长廊。
王爷一定会查清楚的,她不是妖,更不会害人!
一道白影显露,她身披鹤氅,莲步轻轻。
“玉婵妹妹?”陆青歌神色凝滞愕然,白日里,她不是还身重伤卧榻么?
白玉婵已在跟前,瓷白的脸,丹凤眼上扬,唇角玄月的弧度,整张脸如同狐媚般妖娆。
她安然无恙,陆青歌心头警铃大作,“是你?”
同为穆烬燃的妻子,白玉婵虽为威武大将军之女,却只是侧妃而已,与之相处的时日不长,只知她是洒脱豪迈的女子,却从未想过她可能就是罪魁祸首。
“很意外?”白玉婵挑眉,打量着落魄的陆青歌,有意无意地摩挲着尖锐的指甲,“终南山与世隔绝多年,你本不该出山来,眷恋什么红尘?跟我争什么?”
可知,为了赶走陆青歌她费了多少心?
杀害广陵王府三十多口嫁祸,不惜放出妖兽将自己咬得浑身是伤!
“妖?原来是你!”陆青歌恍然大悟,那伤是她施的幻象罢了,她都看不出来,可见道行不浅!
白玉婵偏了偏头,姿态别扭,瞳孔泛着血红。
陆青歌视线下撇,就见白玉婵脚下白绒绒的尾巴,一条,两条……九条……摆啊摆,摆啊摆……
九尾狐!
她不可思议的同时,身体在铺天盖地的妖力下动弹不得。
“生来为妖并非我愿,从今往后,你是狐妖,不是我。”白玉婵慢慢悠悠地说着,抬起毛绒绒的手,指甲疯长犹如尖刀。
“你要做什么?你既知我师从风行尊者,你若动我,师傅不会放过你!”陆青歌想逃,可无形中似乎有牵引力让她无处闪躲。
指甲落在脖颈,刺痛如针扎。
眼见指尖溢出血珠,白玉婵面色狰狞,愤恨的话从牙缝中挤出来,“都是你,我与王爷青梅竹马,若不是你,我就是王妃,王爷眼里只有我一人!”
“放……放手……”青歌被她拎小鸡似地拎在手里,试图掰开她的手,脖子仿佛随时都会折断。
她不想死,更不想死得这么不明不白!
“你是怎么住进王爷心里,就怎么滚出去!”白玉婵忽然松了手,青歌像一滩难泥坐在地上,脖子上三个血窟窿,冒着黑色氤氲。

小说推荐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冷情王爷狐妃要休夫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