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过痴心人(白依依龙子陌)

最是难过痴心人(白依依龙子陌)

导读:主角是白依依龙子陌小说《最是难过痴心人》特别推荐,最是难过痴心人完整版全文讲述的是:白依依看着云子桥,一改往日的娇蛮,正色问道:“我来是想问问云先生,您当真不知道和我刺着一般凤尾花簇的女子是何人?

小说介绍

主角是白依依龙子陌小说《最是难过痴心人》特别推荐,最是难过痴心人完整版全文讲述的是:白依依看着云子桥,一改往日的娇蛮,正色问道:“我来是想问问云先生,您当真不知道和我刺着一般凤尾花簇的女子是何人?!”“子桥从不说假话。”云子桥直视着白依依怀疑的目光,沉默了一瞬,复又开口道,“不过子桥瞧见了她的眼眸。那双眼同白小姐如出一辙!”

小说简介

白依依看着云子桥,一改往日的娇蛮,正色问道:“我来是想问问云先生,您当真不知道和我刺着一般凤尾花簇的女子是何人?!”
“子桥从不说假话。”云子桥直视着白依依怀疑的目光,沉默了一瞬,复又开口道,“不过子桥瞧见了她的眼眸。那双眼同白小姐如出一辙!”

最是难过痴心人全文阅读

白依依喜欢极了他这幅模样,可现在,却也最是痛心。
“先生就没有什么要同我说的么?”她望着他,眼中尽是深情。
龙子陌闻言未说话,细致小心的将纸帛平整的放回木盒,合盖,落锁。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龙子陌才看向白依依冷声道:“日后,未经我允许,你不准再进来。”
白依依不敢置信的看着龙子陌,不相信这话是出自他口!
一见倾心,她追在他身旁三年有余,满浔阳城谁不知她心悦他?
可她竟然不知龙子陌心中藏着这样一个人,甚至连那人留下的东西都奉若至宝。
若是旁人,她许是会赞其长情。可那人是龙子陌!她爱了三年的龙子陌!
为着他的隐瞒,她像个傻子一般,将那女子留给龙子陌的东西刺在了自己身上,一辈子再难除去!
“龙子陌,你不觉得你该同我说些什么吗?最起码告诉我,那女子究竟是何人!”白依依怔怔的望着眸色清冷的龙子陌,哑声问道。
这是她这三年头一次直呼他的名姓。
“她不是你能过问的,我乏了,你回白府去。”龙子陌绕过白依依身侧,将紧闭的房门打开,示意她离开。
白依依眼眶含泪,死死的盯着龙子陌,不知在等着什么。
可龙子陌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背手望着远方。
眼泪无声掉落,白依依一把推开门边的龙子陌,留下一声诘问:“三年了,你究竟将我当成什么?!”
龙子陌看着跑远的白依依,脸上的神情变了又变,最后化成无奈的叹息。
他转身走回后室,修长手指拂过木盒上的雕花,眼中情深脉脉。
白府。
白依依将自己关在了卧房中,窝在床榻一角。
她手中紧攥着从龙子陌手中央求来的木章,双目红肿。
“梨若,你说是要什么样的女子才能叫先生那般的人物念念不忘?”白依依环抱着膝,哑声喃道。
“小姐,您就别胡思乱想了,这万一若是龙先生的家人呢?你这般闹岂不是叫先生觉着你骄纵任性?”丫鬟站在床前小声劝着。
“可云先生说他是在一女子身上瞧见的……”白依依哑声喃着,突然想到了什么起身下床:“对!云先生肯定知道那女子是何人!”
纹络铺子。
云子桥瞧着双目通红,明显哭过的白依依,心中划过抹异样:“白小姐来这儿,可是刺青出了什么差错?”
白依依看着云子桥,一改往日的娇蛮,正色问道:“我来是想问问云先生,您当真不知道和我刺着一般凤尾花簇的女子是何人?!”
“子桥从不说假话。”云子桥直视着白依依怀疑的目光,沉默了一瞬,复又开口道,“不过子桥瞧见了她的眼眸。那双眼同白小姐如出一辙!”

最是难过痴心人免费阅读

白依依闻言一愣,轻笑一声道:“长姐,你莫要拿我玩笑了。更何况……”
她沉默了一瞬,转头望向窗外的森绿树景道:“便是他当真喜欢上我了,也同我无关。”
最是难过痴心人。
最是狠情伤心人。
白奚娆看着白依依,规劝的话语哽咽在喉头,再难出口。
云子桥再至白府,已是五日后。
白依依背上的皮肉已经大好,他站在床榻前,眼前悬挂着的是白依依挑选的图样。
那是一大片的火纹,深浅明显,能很好的掩盖她背上的疤络,只是……
云子桥看着图样的大小,沉声道:“依依,你想好了,你选的大小遮盖了疤络不假,可也覆盖了大半身,你真的决定了?”
“嗯。云先生,你下针便是。”白依依说着,拿过一旁的软木咬在口中。
云子桥瞧着她的样子,暗叹了口气,沉下心,开始下针。
这一开始便持续了整整一日。
云子桥收了针,怔怔的看着白依依的背。
火红的刺青从背上延至肋下,火纹样式如同花瓣般将白依依包裹在其中,艳丽非常。
“结束了?”白依依的声音因为痛哼变得嘶哑难当,她起身看向云子桥问道。
“结束了。很美。”云子桥别过眼收拾着东西,转身快步离去。
白依依面露诧异的看着他有些慌张的背影,慢慢下床走向衣镜。
看着其中映衬出来的景色,白依依脸上瞧不出半分情绪。
唯有眼中的几许波动透露着她的真心。
而此时的浔阳城内,有关白依依同龙子陌的流言却是风声四起。
“说起来,那白家小姐还真可怜。你是没瞧见那日她从书院被人抱出来时,啧啧!满身的血啊!”一老人叹息的说着,其言语间满是叹惋之意。
“可怜什么可怜?若不是她粘着龙先生不放,也不会将自己弄成那副模样!”一道尖锐声音响起,胡绯衣看了眼刚才说话的老人,而后扫视着整间食府讥嘲道,“咎由自取,有什么好可怜的?!”
“是没什么好可怜的。”
白依依站在堂中,看着眼神讥讽的胡绯衣沉声道,“也用不着你可怜!”
她身子好了大半,按着府医的话出来走走,不成想刚进这食府,便听见了胡绯衣的一番话。
而胡绯衣瞧见白依依的身影讥讽一笑道:“怎么,在府里躲了这些时日,如今敢露面了?!”
“我有何要躲的?”白依依走上前坐在椅子上,抬眸瞧着胡绯衣,声色微冷,“我看该躲的是你吧?!”
胡绯衣闻言心中一愕,下意识后退了一步防备的看着白依依道:“我又没死皮赖脸的缠着人不放,有何要躲的!”
“那你今日就记好了,过往三年种种我不同你计较的,但是从今日起,若是我再听见从你口中传出什么有关我的胡言乱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白依依说着,腰间的软鞭骤然挥出,重重的抽在了胡绯衣脚边,惹得她一声惊叫!
“白依依!你这样就不怕龙先生知道么?”胡绯衣掩着心中的恐慌威胁道。

小编点评

最是难过痴心人 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小说文章清逸婉丽,流畅连贯,尤其人物语言幽默风趣,再加上一些精妙词语的使用,无形中为文章增添了不少情趣。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