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女配她哥(顾晨)

我是女配她哥(顾晨)

导读:抖音热推火爆言情小说——主角是顾晨的小说我是女配她哥[***]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张早更所著作。“哥哥,有没有听我说话?”顾锦好一会没等到回应,不乐意了,“我真走了啊,迟到会被拍下来的。”

小说介绍

抖音热推火爆言情小说——主角是顾晨的小说我是女配她哥[***]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张早更所著作。“哥哥,有没有听我说话?”顾锦好一会没等到回应,不乐意了,“我真走了啊,迟到会被拍下来的。”

顾晨小说简介

顾晨的师弟师妹们外出历练时不慎被困幻境,成了凡人世界凄惨的炮灰角色。
为救师兄妹,顾晨踏入幻境。
顾晨五岁成功召唤本命灵兽,八岁修成最年轻的高级驭兽师,幻境能封闭他的法力,却封不掉他和动物交流的天赋。

我是女配她哥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第 10 章
公安进村,顾家村有史以来第一次,全村沸腾,只要在家的,纷纷跟在后面看热闹。
“公安怎么来咱村干吗?”
“不知道啊,会不会咱们村有那什么资本主义间谍?”
“资本主义间谍在咱村干嘛,有啥情报可收集的?”
“去村西头了,该不是来抓顾晨的吧。”
抱有这个想法的不少,许金花见大队书记带着公安推门进来愣了下,然后激动地扑上来握住公安的手***摇晃:“公安同志啊,你们可来了。”
办案公安莫名其妙,头次见到犯人家属这么热情。
同来的大队书记拉下脸:“许金花,放开公安同志。”
“好好。”许金花连声答应,“同志,你们是来抓顾晨的吧,他现在分家了,不住这里。”
“顾晨?”公安目光变冷,“怎么回事?”
许金花眉飞色舞,刚习惯性夸大其词说了几句,就被大队书记打断。
平常也就罢了,可不能耽误人家办案。
家庭纠纷,虽然拿菜刀,但并未造成任何伤害,而且听起来还有虐待的原因,听大队书记简要说完,办案民警掏出份文书,打量着许金花道:“你是顾庆斌什么人?”
许金花似乎想起了什么:“我是她妈,我儿子该不会遇到坏人了吧。”
顾庆斌去县城新华书店买书好几天没回来,按理说住同学家不该那么久,许金花正琢磨着托人去学校问问。
“他没遇到坏人。”公安打开文书,严肃念到,“顾庆斌,因piaochang被当场抓获,鉴于未满十八岁,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
七零年代末恰逢严打,普通的打架斗殴都属于大罪,而piaochang,情节严重的枪毙。
顾庆斌只判二十年,已经很轻了。
许金花差点摔倒:“你说啥?”
躲在人后的顾玉诚冲出来:“公安同志,你搞错了吧,我儿子才十五岁,怎么可能做那事,肯定有误会。”
“对对,肯定误会。”许金花醒悟过来,上前紧紧抓住公安,“他肯定遇到坏人了,肯定是被强迫的。”
公安摇摇头,一家人倒挺像。
顾庆斌到现在一直认为自己是在谈恋爱,一方面,对每次掏钱的行为供认不讳。
掏钱和失足妇女去床上谈恋爱,都不好意思说他傻。
“我们也很痛心,但证据确凿。”公安礼貌推开许金花,把判决书递过去,“判决书上写的很清楚。”
围观的众人惊呆了。
“才多大人啊。”
“哎,许金花的心肝宝贝疙瘩,你们知道吗,顾庆斌每月零花钱整整一块呢。”
“不是一块,许金花前天还炫耀,说每月买书要花好几块呢。”
“啧啧,敢情拿着父母的血汗钱去玩这个。”
“我觉得这是报应,顾晨那么好的孩子,吃苦能干,偏偏许金花不把他当人看,现在好了,俩儿子都没了。”
“都是惯的,庄户人家孩子就得吃苦,瞧瞧顾庆斌,不知道还以为地主家少爷呢。”
“..........”
众人的话像一把把利剑,扎的许金花万箭穿心,她如梦如幻,眼前景物忽然旋转动起来,紧接着眼前一黑。
唯一没震惊的也就顾晨。
第二天天蒙蒙亮他便出了村,往张家庄的方向走去。
这个世界全靠走,自行车他现在能买得起,但没自行车票,再说太过引人注目。

我是女配她哥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第 11 章
张家庄。
张香兰也早早起来,十多年的经验,必须起的比傻子早钻到厨房做饭才安全。
傻子有严重起床气,如果没睡好,他会哇哇大喊大叫,见什么砸什么,见谁打谁,她只有躲在厨房做饭,名义上的父母才会怕吃不上早饭出手帮忙。
听到哥哥在那边受尽虐待,哭了整整半宿。
她一直没有忘记过哥哥,父母活活饿死后,那个明明也很害怕,可却总忍着泪安慰她的单薄身影。
要想个什么办法才能救哥哥?
张香兰心事重重从厕所出来,刚要打水去厨房,眼前忽然闪过个黑影,没等反应过来就被牢牢抱住。
“宝儿,快放手,我去给你做好吃的。”张香兰不敢挣扎,连忙大声哄道。
张大宝今年三十多,生下来就是个傻子,能吃能喝能睡,体重接近二百斤,除了脑子不正常哪里都正常。
“好吃的?”张大宝紧紧抱住张香兰腰的双手松开些,“大宝要吃饺子,肉的。”
张香兰松口气:“好,我去包饺子,全肉的,宝儿,你得先放开我才行。”
张大宝打个长长的哈欠,脸上闪过丝茫然,似乎把饺子给忘了,他又粗又壮的双手仿佛铁箍般重新***,像抱住什么好玩的东西般***傻笑道:“娃娃,我想和你玩。”
张香兰一声惨叫,双脚乱踢乱蹬:“爸,妈,快来救我。”
傻子也认人,他知道父母不能随便欺负,但张香兰可以。
买来的当天晚上,张香兰就差点被摔死,傻子奇迹般懂了家人说的买是啥意思,把她当成了娃娃——可以陪他玩的娃娃。
他可以随便打,随便掐,随便摔。
要不是养父母为了留着她长大后圆房传宗接代,张香兰早就死了。
张大宝哈哈傻笑,抱着张香兰转起了圈圈,越来越快,然后手***一摔,像扔娃娃般把张香兰扔了出去。
这样被扔,不知道有多少次,张香兰顾不得疼,爬起来就跑。
扔是轻的,摔才是最可怕的,随着傻子年龄长大,力气也越来越大,上个月,腰差点被摔断。
“娃娃不要跑,你不乖。”张大宝兴趣完全起来了,乐呵呵在后面追。
院子就那么大,说张大宝傻吧,某方面却又很聪明,他像玩老鹰抓小鸡般把张香兰堵到角落,兴奋的张开双手扑上。
张香兰再次被抱住,她完全不是傻子的对手,顾不得别的,张开嘴狠狠一口。
她反抗过,然而每次反抗,迎来的是场暴打,养父母说不能和傻子一般见识,再傻,也是她未来的男人,只能哄不能打。
“啊啊啊,你咬大宝,大宝生气了,大宝要撕了你。”张大宝宛如受了天大欺负的孩子哇哇大哭,熟练薅住张香兰的头发,像扯着个破败的娃娃满院子跑。
张香兰习惯了,一边护住头发防止把头皮揪下来,一边尖叫:“爸妈,快来救我。”
堂屋门嘎吱声,张永庆和周家珍慌慌忙忙跑出来,两人一个拦,一个使劲掰傻子的手。
三人一起***,傻子哇哇大哭,周家珍剥开块糖塞到傻子嘴里:“乖,大宝吃糖。”
傻子立刻不哭了,周家珍疼爱拍拍他胳膊,目光看到上面的牙印,抬手给了张香兰一个耳光:“怎么那么狠,忘记我说的话了吗?”
张永庆黑着脸:“行了,大早上的,吵吵啥,香兰,快去做饭。”
张香兰低着头跑进厨房。
她没哭,比起哥哥,这家人虽然也虐待,但能吃饱。
一股前所未有的情绪从心间爆发,火光一闪一闪,照的她双眼明亮。
做完饭,张香兰挎着篮子去了靠近知青点的菜园,不出所料,王向东看到她后,不一会悄悄溜了过来。
“香兰,你脸怎么了?傻子又打你了?”王向东抬手轻轻摸了下张香兰的脸,白净的脸庞全是痛苦,“这样不行,香兰,让我保护你好不好。”
说着,他没忍住,顺势把人搂在怀中。
张香兰这次没有躲。
她拉着人往菜园深处走了走。
“我没事,挨打挨习惯了。”张香兰像放下了千斤重担,轻轻在他肩膀蹭了蹭,这怀抱,好温暖啊,她想哥哥。
那是世界上唯一疼爱她的人。
王向东被她的反应惊呆了,他不敢置信:“香兰,你是答应了吗?”

小编推荐

我是女配她哥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