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情王爷狐妃要休夫(陆青歌穆烬燃)

冷情王爷狐妃要休夫(陆青歌穆烬燃)

导读:陆青歌穆烬燃小说冷情王爷狐妃要休夫,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冷情王爷狐妃要休夫全文免费阅读。“娘娘,您可一点也不急,这要杀人的帽子真落您身上,妖孽祸事的罪名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啊!”

小说介绍

陆青歌穆烬燃小说冷情王爷狐妃要休夫,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冷情王爷狐妃要休夫全文免费阅读。“娘娘,您可一点也不急,这要杀人的帽子真落您身上,妖孽祸事的罪名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啊!”女子身旁候着的丫鬟绞着丝娟,愁得五官拧成一团。杀人,妖孽?

陆青歌穆烬燃小说简介

寒冬腊月,庭院皑皑。
透过窗柩可以窥探到门前的银杉树,针叶上满是蓬松的白雪。
二八年华的女子坐在窗前,脑袋贴着墙,视线悠悠往外瞟,眸光黯然空洞。
这广陵王府前日十里红妆,今日便是白绸高挂,惨淡之景。

冷情王爷狐妃要休夫全文阅读

“王爷,我要见玉婵妹妹!”陆青歌被拖拽着出院子,眼波骤然一凝,就这样定罪为杀人妖物,她不甘心!
穆烬燃冷冷地注视她倔强的模样,讥诮冷笑,“那便让你死个明白!”
映月轩厢房内。
女婢进进出出,捧着的木盆里血水荡漾,御医挤满一趟,各抒己见,愁眉苦脸。
陆青歌尾随在穆烬燃身后进了房中,就见躺在榻上的白玉婵,她只着着单薄亵衣,衣裳上满是破口,像是被野兽利爪撕咬过,染满了斑驳血迹。
“不要,不要过来,别……别吃我……”
白玉婵沉沉闭着眼,嘴里喃喃呓语,惊恐着,满头冷汗。
陆青歌静静地看着,始终不相信终南山下有妖,那师傅和师兄怎么样了?莫不成是出什么事了?
“王爷,肯定有什么误会,我要亲自回一趟终南山。”饶是她知道不可能,此刻却还是带着希翼的眼光投向穆烬燃。
“做梦!”穆烬燃怒喝,越是瞧着白玉婵痛苦,越是见不得陆青歌诡辩,铁着脸拂手道,“带下去,押入地牢!”
“王爷!王爷!!”
无论陆青歌怎么喊,穆烬燃背对着她,甚至没多看她一眼。
阴冷的地牢,空气里弥漫着腐烂发臭的味道,陆青站在墙角,***挣脱手上的绳子。
“虚实如烟,破!”
低吟口诀,绳子不但没松,反而更紧了些,手腕细嫩的皮肉勒得生疼。
这是法器?
陆青歌心底一沉,也就不浪费精力,索性盘膝落座稻草上,捡着一截在手里,心不在焉地掐着。
广陵王府的命案诡异无比,若真是有邪祟,一定会再次作案!
“哎!”忧心忡忡她叹了一口气,都怪自己贪玩,该学的降妖法术一样也没没学会!
暮色四沉,地牢里的烛火摇曳,风雪依旧,如同厉鬼嚎啕。
陆青歌没有半点睡意,静谧狱中忽而响起了脚步声。
王爷!她猛地站起身,紧抓着牢门,望穿秋水地注视着深幽的长廊。
王爷一定会查清楚的,她不是妖,更不会害人!
一道白影显露,她身披鹤氅,莲步轻轻。
“玉婵妹妹?”陆青歌神色凝滞愕然,白日里,她不是还身重伤卧榻么?
白玉婵已在跟前,瓷白的脸,丹凤眼上扬,唇角玄月的弧度,整张脸如同狐媚般妖娆。
她安然无恙,陆青歌心头警铃大作,“是你?”
同为穆烬燃的妻子,白玉婵虽为威武大将军之女,却只是侧妃而已,与之相处的时日不长,只知她是洒脱豪迈的女子,却从未想过她可能就是罪魁祸首。
“很意外?”白玉婵挑眉,打量着落魄的陆青歌,有意无意地摩挲着尖锐的指甲,“终南山与世隔绝多年,你本不该出山来,眷恋什么红尘?跟我争什么?”
可知,为了赶走陆青歌她费了多少心?
杀害广陵王府三十多口嫁祸,不惜放出妖兽将自己咬得浑身是伤!
“妖?原来是你!”陆青歌恍然大悟,那伤是她施的幻象罢了,她都看不出来,可见道行不浅!
白玉婵偏了偏头,姿态别扭,瞳孔泛着血红。
陆青歌视线下撇,就见白玉婵脚下白绒绒的尾巴,一条,两条……九条……摆啊摆,摆啊摆……
九尾狐!她不可思议的同时,身体在铺天盖地的妖力下动弹不得。
“生来为妖并非我愿,从今往后,你是狐妖,不是我。”白玉婵慢慢悠悠地说着,抬起毛绒绒的手,指甲疯长犹如尖刀。
“你要做什么?你既知我师从风行尊者,你若动我,师傅不会放过你!”陆青歌想逃,可无形中似乎有牵引力让她无处闪躲。
指甲落在脖颈,刺痛如针扎。
眼见指尖溢出血珠,白玉婵面色狰狞,愤恨的话从牙缝中挤出来,“都是你,我与王爷青梅竹马,若不是你,我就是王妃,王爷眼里只有我一人!”
“放……放手……”青歌被她拎小鸡似地拎在手里,试图掰开她的手,脖子仿佛随时都会折断。
她不想死,更不想死得这么不明不白!
“你是怎么住进王爷心里,就怎么滚出去!”白玉婵忽然松了手,青歌像一滩难泥坐在地上,脖子上三个血窟窿,冒着黑色氤氲。

冷情王爷狐妃要休夫免费阅读

是夜,满庭雪。
石亭中,紫袍的男子擎着酒杯,烈酒入喉,如火焚心。
“王爷,当心着凉。”近卫九戒候在一侧提醒,大雪飘零,眼见着雪有一尺深,晋州向来四季如春,今年寒冬来得尤其汹涌。
“是我错了么?”男子专注地看着杯中清酒,眉心从始至终没有舒开过。
半年前,山中遇青歌,她温婉可人,体贴细腻,且那绝色容颜令他魂牵梦绕。郎有情妾有意,他心中正妃之位只有青歌,哪怕违背赐婚旨意,得罪威武将军,也只封了白玉婵为侧妃。
谁承想,他执意留在身侧的,居然是妖!
“王爷,娘娘如何处置?”九戒巧妙地回避了他的问题,他童子身三十年如何晓得感情中的对错?
处置,真得杀之以敬穆家英魂?
修长的手,指腹摩擦着酒杯青釉,穆烬燃脑子里一团乱麻。
“不好了,王爷,王爷,娘娘她疯了!”
远处,下人的声音逆着风雪喊破了音。
疯了!陆青歌疯了!
“啊……杀了我啊!!杀!!”地牢里,女子抱着脑袋在地上打滚,发狠地揪着发根,仿佛不知疼痛般。
“怎么回事?”穆烬燃阔步近前,映入陆青歌疯狂若癫,心脏仿佛被谁攫得疼。
“属下也不知,突然就……啊!鬼啊!”下人禀报着,不经意瞥了陆青歌一眼,就见她的脸满布青筋,像是盘桓错乱的树根。
“王爷……别,别看我……”女子惊慌失措的眸子触及到牢门前站着的挺拔身影,吓得滚到了墙角,蜷缩着娇弱身板,捂住了脸。
传言,九尾狐有种寄生之术,可以短暂地将妖气灌输给别人,以前是为逃过修士猎杀,如今,白玉婵只为做一世凡人。
妖毒发作,身不如死,她环抱着胳膊,止不住颤抖。
“那,那是什么?“家丁眼睁睁看着女子凌乱的长发里生出了一对双耳,吓得一**瘫坐在地,那耳朵如雪白,毛绒绒的。
“陆青歌,你到底是何方妖孽?”穆烬燃厉声诘问,揣测远没有亲眼所见来得震惊。
“王爷,不是那样的,王爷……别看我……”她不敢对上是穆烬燃,冒出的尖锐指甲抓着脸皮,恨不得撕下这张丑陋的面容。
还记得第一次习法术,她学的是洁尘,不管走到哪里,衣裳都是干干净净的。
师傅的仙草园没少让她祸祸,听闻什么药材可以美容养颜,绝对连根刨起。
“王爷,看来将军送来的法宝有用,不如用那琵琶锁,万一困不住,殃及的可是整个晋州,乃至天下呐!”九戒久经沙场后金盆洗手的人,看到这场面也不禁心惊胆颤。
她是青歌,那个巧笑盼兮,赤脚踩在羊肠小道,皓腕铃铛青脆响的人儿……
穆烬燃站定着,终是不忍,探出手去,“青歌,你可还认得我是谁?”
当然!陆青歌试图点头,突然一阵心悸,瞳孔放大,猛然回头,红色的瞳眸,獠牙森白,“吼!”
妖兽般的怒吼,带起腥臭的狂风。
穆烬燃抬手挡住眼帘,九戒挡在了他前面,“王爷快走,我盯着娘娘,若是王爷准了,这就把琵琶锁用上!”
牢里的陆青歌人不人鬼不鬼,张牙舞爪,随时都可能破门而出。
想到祠堂里陈列的三十多具尸体,穆烬燃俊脸黑沉,心,也跟着冷似铁,“锁!”

小说推荐

转眼间冷情王爷狐妃要休夫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