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缘似一场流萤(江漠莫萤)

尘缘似一场流萤(江漠莫萤)

导读:小说尘缘似一场流萤讲述的是江漠莫萤的故事,小编分享尘缘似一场流萤全文免费阅读。每个人都穿着黑衣服。张薇薇脸色惨白,在我爸怀里哭得摇摇欲坠。江家是数一数二的豪门。

小说介绍

小说尘缘似一场流萤讲述的是江漠莫萤的故事,小编分享尘缘似一场流萤全文免费阅读。每个人都穿着黑衣服。张薇薇脸色惨白,在我爸怀里哭得摇摇欲坠。江家是数一数二的豪门。很多年前,莫家也是,更确切的说,是莫家+林家。我妈妈姓林。

江漠莫萤小说简介

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躺在地上。
冰冷的地板让我意识逐渐清醒,环顾四周,我发现这里竟是殡仪馆。
莫月的尸体停放在房间正中。
周围除了江漠,便是江漠的哥哥江熠,以及我爸莫峥和后妈张薇薇。

尘缘似一场流萤全文阅读

“啊!!!”
竭嘶底里的尖叫忽的起。
张薇薇蓦的推开我爸的手,冲到我面前,扯着我头发,揪我耳朵,扇我耳光……拳打脚踢。
“莫萤,你这个杀人凶手,你好狠的心……阿月明明什么都让给你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对她?为什么还要她死?还是这种死法!啊!啊!你有没有想过她有多痛苦!我今天要杀了你!”
头发在她手上,我被迫仰着头,眼睛看谁都是重影:“阿姨,你相信我,我没做过!”
“相信?哈哈哈,我就是相信你,阿月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你这个养不熟的白眼狼!”
大把头发从她手上揪下,纷乱的落了一地。
发梢带血。
我痛得打颤,朝我爸看去,我爸别过头,叹息一声,显然不打算管。
“妈,别打了,先过去吧!别耽误了正事。”江熠的声音响起,修长的腿出现在我面前。
我看不清他的脸,更看不清他的眼睛,这是从昨天到今天,我听见的第一句“别打了”。
眼泪瞬间汹涌而出。
张薇薇很听江熠的话,止住打我的势头,重新走到我爸面前,一起朝外走去。
我像个丧家之犬坐在地上,看着江漠的黑皮鞋停在我面前。
“不是我……”我心里全是绝望,没有抬头,“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你可以报警,交给警察……”
他没立即说话,我以为会像之前无数次一样,根本不搭理我。
没想到,他开口了: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我真恨不得……亲手了断你!”
咬牙切齿味道,他的话没说完,再一脚朝我小腹飞踹。
我痛得像虾米一样弓起身。
脚步渐行渐远。
远处,炉口已开,炉火呈蓝色,莫月的尸体缓缓往炉口运去。
我不知哪来的勇气和力气,忽的朝炉口奔去,扑在莫月身上。
我想死。也许……死了就结束了吧
我万念俱灰。
只不过……我没想到这时候会有人救我,更没想到拼命把我扯下来的是……
江漠和江熠。
四只手像铁钳一样,狠狠把我拽下,扔在地上。
随之而来的是江漠的咆哮:
“莫萤,你他妈就是条疯狗!……你要想死的话,给我死远点!”
黑皮鞋在我面前不停打转,咆哮的主人很焦灼。
“是……我是疯狗……我这个疯狗若和莫月一起烧成灰,势必会让你们恶心……我会重新找个地方死远点……”
我从地上爬起,浑身上下无一不痛,肚子里面一定在出血。
因为下面那个位置,温热的***不断从体内涌出,比平日大姨妈量最多的时候多多了,我甚至感觉有***漫过大姨妈巾,顺着大.腿往下。
像我这种怕痛的女人,从前痛经的时候,都能对江漠撒娇许久,如今,支持我站起来的居然是对死的执念。
“是我的错,不该爱上你……”
我捂着肚子,哭了太久的眼睛,看谁都是模糊的,“当年若愿意将就,嫁给谁都比今日好……江漠,我真没想到,你不信我,竟到了如此地步……”
江漠的旁边是江熠,我看着他。
“抱歉,我想明白了,是我的错……若昨天若没出那场车祸,若我能按时到,被***的人就是我……姐姐就不会死了……对不起……害你没了夫人。”
真的,这一刻,我情愿被***的人是我,至少死的时候,我依然以为他爱我……
江熠旁边是我爸和张薇薇。
我没看张薇薇,只看着我爸:“爸,谢谢你的养育之恩,我妈还在等我,我走了……”
我朝后退,眼帘里是并排的四个人。
我忽的想笑:原来,我是世上唯一多余的那个人……
身体实在太虚,我一步步挨着向前,内心盘算着怎样死不会打扰到其他人,人已堪堪倒下。
连殡仪馆都没走出。
昏迷前那一刻,我能感觉到,我双腿已经被血浸湿。
从裤管里流出的血,兴许已淌了一地。

尘缘似一场流萤免费阅读

再次醒来,我躺在全市唯一那家精神病医院。
我没有疯。
从医护人员字里行间听得出,我是江家送来的。
江家特别关照:要好好照顾,最好一辈子别出去,别祸害其他人,也别把我弄死了。
我看着房间里所有桌子柜子边角处厚厚的泡沫,有种变成婴孩的感觉。
我想起那时,我和江漠已结婚,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他扑倒。我们每次快乐后,我都会捂着小肚子,很开心的问:老公你猜,会不会有个小宝贝已在我肚子了?
他每次都说:哪有那么容易?
容不容易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一直很努力,甚至成功让他爱上这项运动。
我经常去看婴儿用品,也会抵不住营业员强力推销买一些回家,后来,江漠干脆叫人准备了一个婴儿间,供我堆放那些东西。
其中有一样就是贴在墙角,桌角,凳角的泡沫……
不光泡沫,房间里根本没有任何玻璃或陶瓷制品,甚至连金属都没有。
一应生活用品,基本是硅胶。
扫视着房间的环境,耳朵听着窗外风吹鸟叫声。
我摸着受伤的脸,很痛。
突然,我感觉有点不对。
我左边听不到声音。
我的左耳失聪了!
那天晚上,江漠打到我脸上那一耳光,我感觉耳朵撕裂般疼痛那次,左边耳朵聋了。
我呆住了,但瞬间惨然一笑。
死我都不怕了,我还怕耳聋?
脑子里千回百转,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连身边有人进来也没注意到。
进来的是个年轻医生。
给我上药的。
他和其他人一样,穿白大褂,戴蓝色帽子和口罩,只露出眼睛。他左手拿软膏,右手拿棉签,将软膏挤在棉签上,再小心翼翼涂抹在我受伤的脸上。
这张脸上,有半边高高的红肿着,有江漠的五指印,有张薇薇指甲抓出血印子……
我多看了他几眼,特别在他眼睛上扫过,然后将目光收回。
“这双手是做手术的手,不是做这种事情的。”我音色平淡,不再看他,“你何必亲自跑这一趟?”
正在给我上药的手滞了下,一秒后继续朝我脸上涂抹。
我知道我没认错人,我和江漠从小一起长大,和他同样从小一起长大,后来,他出国留学,再后来回国后娶了莫月。
江熠,江漠的哥哥,莫月丈夫。
我对他的熟悉程度不会比江漠少太多。
“我这种人死不足惜。”我说,“江家财大势大,你若想报仇,犯不着弄脏自己的手,交代下去就行,想讨好你们的人不计其数。”
我以为他想亲自动手。
他依旧沉默,给我上药的手至始至终都很轻柔。
就在我以为他要一直沉默,假装我认错人时,他开口了,依旧站在我面前:“阿萤,你以为我想做什么?”
“能做的事情多了。”我说,“比如毁容,又比如,用你手上这支棉签把我眼睛戳瞎……”
他没说话,我便继续:
“其实,毁容也好,瞎眼睛也好,我都不是特别在意……我这条命,你们谁想要,取走好了……”
我抬头,再次看他一眼,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里,内里全是复杂。
“那天,你不该拦我的……听说烧死很痛……我后来想,如果我在火里嚎叫,如果你们听见我活活烧死,或者会开心一点……”
“你在胡说什么?!”男人温润的嗓音,带着一点训斥的味道。
“江熠,我的左边耳朵听不见了……”明明已经不在意这具身体,可说这句话时,我依然哭了。
男人整个人顿住了,忽的上前,将我的头按在他的胸腹。
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道混着雄性荷尔蒙的气息弥漫在鼻尖。
这一瞬,我竟感到久违的温暖。
好的那只耳朵抵在他身上,另一只耳朵在他手心。
我听见“咚咚”的心跳,感觉到胸腹间的起伏,隐约听见“对不起,对不起……”的声音。
并不清晰。
小腹一直痛,血淅淅沥沥。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江家打了招呼不让我死的缘故,医院专门把我送去做了许多检查,之后挂了一周吊瓶。
有一天上厕所的时候,下面忽然掉了一坨肉,挂着。
软乎乎的。
我吓了一跳,当即尖叫起来。
第一反应是婴儿,女人嘛,遇到特殊情况,第一反应不外乎那些。
那一瞬,我甚至有些痛快的想,为了其他女人,江漠把自己的孩子弄丢了。
然而,很快医生告诉我,那不是婴儿。
而是我的子宫。
重度击打和发炎导致子宫脱落。
我没有哭,我笑了:
爱得太深,错得太离谱,连老天爷都在惩罚我……
脱落的子宫做了手术切除掉了。
不知道有没有人能够理解,一个二十来岁的姑娘,没了子宫是什么心态。
我人虽然还活着。
但,那只是我的躯壳。

小说推荐

尘缘似一场流萤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