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巨佬们早死的白月光(云青岑)

我是巨佬们早死的白月光(云青岑)

导读:云青岑小说————我是巨佬们早死的白月光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蜀七所著,讲述了云青岑死后才得知,他只是一本小说里的配角,没什么戏份却颇有存在感。男主角和反派们都是他的爱慕者,在他

小说介绍

云青岑小说————我是巨佬们早死的白月光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蜀七所著,讲述了云青岑死后才得知,他只是一本小说里的配角,没什么戏份却颇有存在感。男主角和反派们都是他的爱慕者,在他

云青岑内容介绍

“云青!你到底有没有听我在说什么?!”
云青岑托着下巴,偏过头,他看着眼前说话的男人,露出一个充满疑惑的表情。
男人咽了口唾沫,眼底闪过一丝惊艳和痴迷。
他知道云青长得好,云青有一张近乎完美的脸,天然微卷的头发,比普通人略微深邃的眼窝,挺翘的鼻梁和一张薄唇,他没有表情时显得忧郁,但凡有点表情,又显得妖异,当然露出这样疑惑的表情时,没有人能拒绝为他解惑。
男人的声音缓和下来:“你先道歉,就说是你发错了,然后诚恳的跟苏铭道歉,你也知道,你签了合同的,要是真打官司,你要赔多少钱?云青啊,你的未来还很长,不要只图一时痛快,你道个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也就没什么了。”

我是巨佬们早死的白月光全文阅读

云青岑听男人说完,结合他刚刚梳理好的脑子里的记忆,拼凑出了前因后果。
他这具身体的主人名叫云青,跟他的名字只有一字之差,命运却截然不同。
云青是个孤儿,又患有严重的心理疾病,常年不愿意见人,躲在自己的屋子里,靠写歌卖歌挣钱。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原身是个天才,他写歌不多,但每一首都能爆红,而最终让他选择结束自己生命的原因,也是因为他的歌。
半年前,原身把一首歌卖给了当时刚刚红起来的苏铭,他是个不看手机,不看电视,不搭理的外界的人,活在自己给自己搭建的堡垒和监狱里。
直到上周,他的情况好转,终于有勇气上网看一看自己歌曲成品的时候,他发现他写给苏铭的歌,作词作曲都是苏铭。
对一切都不在乎的原身,唯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歌,那是他的朋友,是他的孩子,是他唯一的精神寄托。
于是笨拙的原身只能发一条微博,表示自己是这首歌的作曲和作词。
在一些人的推波助澜下,原身的这条微博上了热搜,苏铭的公司连忙辟谣,说他是诬陷,说他是想要勒索的小人,是心思歹毒的黑子。
无数谩骂纷至沓来,无孔不入,他的手机号被泄露,家庭住址被爆料。
原身躲在家里,可他的堡垒已经无法保护他了,门外总有人喝骂,有人在他的门口放死猫死狗和死老鼠。
老小区没有物业,没人管理,他卖了那么多歌,却只能拿到微薄的收入,连搬家都无处可搬。
——他选择了离开这个世界。
然后死去十年的云青岑接手了这具身体。
云青岑托着下巴,他眼眸低垂,声音轻而忧伤,他身边像是萦绕着挥之不去的阴霾:“我知道,我说什么都不会有人信。”
他偏过头,用那双可怜的,闪着泪光,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眼神看着男人:“我、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要是这样真的可以让这件事过去的话,那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男人咽了口唾沫,他努力坚定自己的立场,叹气道:“现在这个社会,谁有钱谁有地位,谁说话才有分量,咱们这种升斗小民,都是看别人的脸色办事。”
云青岑低下头:“我知道,我也知道你是为我好,我一个人,谁都靠不住,不道歉还能怎么办?那么多可怜人排着队等募捐,我连排队的资格都没有。”
他低着头,发丝自然垂落,人们渴慕强大的人,但也会怜惜弱小的人,他的一滴泪落在手背上,男人抿住了唇。
“如果你没签合同还好……”男人声音有些嘶哑,“没签合同还有余地,签了,就是人家说什么是什么。”
云青岑抬起头来,他的眼眶和鼻头都有些泛红,双手的手指纠葛在一起,他点点头,认命一样说:“我会去道歉的……”
男人:“合同呢?拿出来我给你看看,说不定还有转机。”
云青岑迷茫的看着他,他咬着下唇:“我知道你也没有办法,你也是拿工资办事,你掺和进来要是没了工作怎么办?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男人抹了把自己的头发:“你就是太单纯,别总把自己关在家里,多看看新闻,你把合同拿出来。”
原身对合同并不重视,总是随手扔,云青岑按照记忆翻了好几个柜子,才终于合同找出来。
一叠合同,但原身根本没仔细看过,他对这种公式化文字天生就不***,哪怕他看了,也分辨不出文字里的陷阱。
男人脱了外套坐到旁边单独的沙发上,一页页的翻起来。
在男人翻看合同的时候,云青岑去给男人倒了一杯白水,兑了一半的冷水和热水,水温正好合适,云青岑用手背试了试水温,然后才端到男人面前。
他双手握拳,放在自己的膝盖上,像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小学生。
男人看了足有一个小时,期间还给律师朋友打了电话,问了对方一些细节。
等他放下合同,再次看向云青岑的时候,看过去的第一眼他就看进了云青岑的眼睛里。
云青岑的眼瞳比普通人的浅,他眼中有敛敛水光,温柔又惴惴不安。
男人:“我看过了,合同没什么破绽。”
云青岑的眼里忽然溢出泪水,他伸出手,胡乱的擦拭眼泪,脆弱的像是个易碎的洋娃娃,大概生活在象牙塔里的人都没有他这么脆弱。
男人平时最讨厌的就是同性哭,一个男人,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
男人哭鼻子,就是再可怜,也不值得同情,可是他现在看着云青岑,一句奚落的话都说不出口,反而怨恨起来让对方哭成这样的人。
一个孤独的青年,把自己锁在房子里,画地为牢,被人骗,被人欺负,却没有人能为他做主,他连发声渠道都没有。
这个世界,有钱就可以颠倒黑白,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而穷人,没有社会地位的人,却连说一声自己委屈,都要被捂住嘴。

我是巨佬们早死的白月光免费阅读

男人站起来,他的眼底有了怒火:“你别担心,我就不信,真的没有办法。”
云青岑忽然说:“保密合同……我没有签……”
男人瞪大眼睛:“真的?”
云青岑点点头:“我那个时候很忙,跟他们说我要晚点寄,然后他们催了我几次,我当时……不太敢出门,就拖到了现在。”
男人嘴角勾出一个笑容来:“那就好!”
男人说:“你不用把真相全部说出来,留点余地,你手里有标注了时间的demo吗?”
云青岑:“有的,但是我不懂,这个有用吗?”
他的原身是个天才,一个神人,自己在这个小小的房子里,就能完成作曲和编曲以及歌词,即便是demo也已经非常完整,接近成曲了。
男人说:“你把文件发给我,我找人去弄,你别发声,现在你什么都不说才是最好的。”
云青岑急道:“不行,这是我的事,你帮了我你怎么办?风险我自己承担,我不能把你也拉下水。”
男人看着云青岑那为他忧愁焦虑的脸,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一种自己被云青岑放在心里的满足感。
他不自觉的放轻了语气:“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这肯定是场持久战,苏铭人气高,还有郑少巍给他保驾护航,郑少巍你知道吧?郑氏集团的太子爷,最好的结果是他们不想事情再闹大,跟你协商,补偿你一笔钱,再说这一切都是误会。”
云青岑听见郑少巍的名字,抿着唇说:“我知道。”
郑少巍,当年被他耍得团团转,哪怕过去了十年,他也不觉得郑少巍会有什么长进。
男人:“而且你和苏铭长得有点像,以后估计露脸的事你都不能做,网上的键盘侠嘴毒得很。”
男人站起来,他把合同的每一页都拍进了手机里:“我回去再找人问问,你要是有什么事就打我手机,别自己钻牛角尖。”
云青岑局促地站起来:“我送你出去。”
他看向大门的目光里带着恐惧,好像那不是一扇门,而是地狱的入口,外面有无数鬼怪等待着他。
男人:“不用送,我知道你不敢出门,明天我给你带点生活用品和零食过来,要买菜吗?”
云青岑摇摇头:“我会给便利店打电话,让他们送泡面上来。”
男人:“……云青,你能活到现在,都是老天保佑了。”
云青岑冲男人艰难地笑了笑。
他虽然有原身的记忆,但无法跟原身共情,那是原身的故事,不是他的。
他跟原身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
原身不擅交际,他长袖善舞,原身害怕跟人打交道,他却喜欢接触各式各样的人。
原身不懂如何反击,不知道怎么保护自己,他却能轻易玩弄人心,那些恨他的,厌恶他的,最后都会成为他的“朋友”。
原身对这个世界没有眷恋,是因为他守不住他最重要的东西,守不住他的精神寄托。
而他对这个世界没有眷恋,是因为他觉得这个世界十分无趣,他什么都不怕,只怕无聊。
男人出门的时候,站在客厅里的云青岑有些尴尬无措地叫住了他:“你叫什么名字?”
他握紧自己的手,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你是个好人……从来没人帮过我,以后我肯定会报答你的。”
男人一愣,他挥挥手,像一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大侠:“你连我的名字都不记得,算了,我叫周恺,我愿意帮你,不用你报答。”
周恺关门的时候说:“要是有人再往你门口扔动物尸体,你就报警,我明天带个监控给你装门口。”
云青岑感激地点点头,像看英雄一样看着对方,好像世界之大,只有周恺才是他唯一的希望。
等周恺关上门,室外的光线被防盗门阻挡。
云青岑才低着头,缓慢地,兴奋地露出一个笑容来。
那笑容里啜着蜜,含着毒。
兴奋的像是猎手找到了自己的猎物。

小编推荐理由

我是巨佬们早死的白月光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