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病弱却是攻(贺儒钰付诡)

他病弱却是攻(贺儒钰付诡)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贺儒钰付诡,他病弱却是攻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说到贺儒钰,世人都要感叹一句:谦谦公子,温润如玉,真乃绝世无双。只可惜命不好,自娘胎便带着病,诊断的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贺儒钰付诡,他病弱却是攻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说到贺儒钰,世人都要感叹一句:谦谦公子,温润如玉,真乃绝世无双。只可惜命不好,自娘胎便带着病,诊断的

贺儒钰付诡小说简介

“贺儒钰?”付诡将这个名字念了一遍,似乎在品味斟酌。
跟面前这人倒是很配。
“半年不见,落魄不少。”
当初见到贺儒钰的时候,可不是这种感觉,虽然咋一看是个羸弱书生样,但那种隐蔽气息的能力,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而现在,肉眼可见的虚弱。

贺儒钰付诡全文阅读

半年......
贺儒钰没有应答,或者说,他没什么力气说话。
没想到会见到付诡,在这未知地方遇到个认识的人,总归有些心理安慰。
他想要坐起来,但只是略带艰难地动了动手指。
不服输地又尝试下,这次连手指都动不起来。
浑身格外僵硬,好像很久没活动过似的。
这感觉不太美妙,特别是在什么都不清楚的状态下。
贺儒钰垂眸,长睫打下的阴影遮住眼中情绪。
说话声传来,有人在往自己这边靠近。
付诡收起弯月长镰,伸手抓住贺儒钰的胳膊,将其直接拉起来。
贺儒钰被按倒在付诡的怀里,乌发于空中扬起弧度又缓缓落下,宽大白袍将其衬托得有些羸弱。
他眼睛微睁,带出丝诧异。
倒不是因为付诡的动作,而是因为刚刚对方小声说了句话。别吭声。
贺儒钰眸光微闪,却是安静待在其怀里,宽大衣袖下,润白指尖轻微动了动。
付诡揽住贺儒钰肩膀,用身子挡住来自他人的窥探。
“付诡,发现什么好东西了?”
“你这怀里抱着的是谁啊?给我们瞧瞧?”
几个从外面冲进来,一眼看见站在祭坛上的付诡以及他怀里抱着的人。
那人被付诡护在怀里,跟个什么宝贝似的,虽然看不清脸,但光是这感觉,绝对是个大美人!
“搂那么紧做什么,给我们开开眼界呗。”
“别遮着啊,要不要献给老大?咱老大看上了,好处绝对少不了!”发带男双手环胸,故意道。
付诡暼了几人眼,单手解开自己的黑色长袍,将贺儒钰包裹其中,双手将人抱起来,带着绕过几人往外走。
“艹,劳资果然那小子不顺眼。”有人道。
发带男人见付诡走远,跟着呸了声,“我也看不顺眼,不就仗着老大看重吗,装什么装。”
“小声点,别被听到。”
“听到怎么了,他能把我怎么样?”发带男声音抬高,却不自觉往外面瞟了瞟。
付诡带着人走出遗迹,风声鼓鼓,几乎霸占整个听觉,风带起阵阵沙粒,被黑袍挡在外面。
有些吹到付诡肩膀上,正好被贺儒钰看到。
“沙漠?”
他声音很轻,如果不是付诡耳力好,估计就给忽视了。
“旬汏道荒漠。”付诡言简意赅。
荒漠是哪……
对于贺儒钰来说,这问题有些困难。
“状态不好,别说话。”见贺儒钰还要开口,付诡直接道,语调平直。
来到扎营地方,付诡快走到自己住处,把人放到铺好的床铺上。
贺儒钰坐下来,就被挑起下巴,抬眼便撞入片暗红深渊。
灵魂被窥探的感觉袭来,对方甚至深入灵魂,勘察更深处更核心的部分。
对于修行者来说,那里是绝对的私密领域,这比被人看光更加难以忍受。
太无礼了。
暗自积攒的力气猛地爆发,贺儒钰堪堪从那血色深渊中回来,闭上眼睛屏蔽对方窥视,同时猛地***想要把人推开。黑色长袍滑落到床铺,与其白色衣袂形成鲜明对比。
对付诡来说,贺儒钰这点力气,就像个猫爪爪搭在心口,连挠痒痒都算不上。
视线落在贺儒钰面上,对方眼睛死死闭着,扇子般的长睫毛落下层浓密剪影,撑得那唇瓣愈加柔软粉嫩,从付诡这个角度,简直像是邀吻一样。
付诡红眸逐渐暗沉,眼底的血海缓缓翻涌,大有滚腾而起铺天盖地的气势。
这个小子,擅自跟踪自己,用带着好奇惊艳的眼神注视自己那么久后,竟然一言不合就兀自消失,甚至连个名字都没留全。
让自己白白担心了半年多。
“睁眼。”付诡冷声道。
直觉告诉贺儒钰,现在十分危险,应该立刻做出行动,但直觉又告诉他,如果行动了会更危险。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付诡很强,自己不是对手。
贺儒钰眼睑微微抬起,压抑着不自在让自己望向对方眸子,控制着嘴角勾起抹清浅弧度。
“能放手吗?”
声音很轻,有些哑,带着淡淡的请求。温软又无害,直接戳中人最柔软的地方。
咚。
心脏漏了一拍,付诡下意识照做,把擒着贺儒钰下巴的右手松开,眼中煞气肆意的血色深渊也瞬间蔚蓝海洋所取代。
竟然有用。
贺儒钰揉揉下巴,这手段他只对父母用过。
“你的状态不对劲,我只是想了解下。”付诡有些干巴巴地解释道。见贺儒钰下巴那里有些红,反思自己是不是手劲太大。
不对劲?
贺儒钰目光带着些疑惑。

他病弱却是攻免费阅读

“你的灵魂跟身体契合度在合格线上下摆动,所以会难以动弹,做这事的人技术不行。”付诡如实把想法交代出来。
【他才不行!他哪里都不行!!】
熟悉的声音从脑海中响起,让贺儒钰眼神微顿,但却没有露出什么异样。
你醒了?他在心里道。
【能量不足,自动***休眠】
【这里是自动回复:资料加载完毕,正在向您传输v】
无数信息浮现在贺儒钰脑海中,其中包括这个世界的信息。
当初自己病逝后,阖城百姓自发点燃孔明灯放飞,吸引了这位名叫“分析者”的系统先生。
捕捉到自己的执念以及强烈求生欲,它开始着手修复计划,因为涉及不擅长领域,要计算无数遍才会实施,最终整个修复行动持续了六百年,把能量消耗殆尽才堪堪完成。
按照系统先生的说法,修复计划从数据上看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自己需要时间来进行适应。
假设结论没有错,只要等待迟早能恢复成鼎盛时期,自己现在也等不起啊。
整个信息灌输只持续0.01秒,而贺儒钰思考结束也只用一会功夫。
“有办法吗?”他面不改色进行之前话题。
“需要观察,我不清楚那人的手段,如果方法用的不对,很可能适得其反。”
观察的意思是......
想起刚刚无处遁形、仿佛被看透所有的不适,贺儒钰犹疑起来。
如果可以选择,这绝对是排在最后的。
但现在的情况是,自己需要尽快恢复自由活动的能力,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现意外。
刚刚为了阻止付诡的窥探,贺儒钰选择闭上眼睛,感官因此变得更加清晰。
付诡那时候散发的迫人气势,简直要把人拆之入腹。
总有种危险的感觉。
警惕心挺强。
付诡视线落在对方身上,与其说是在看他的样貌,不如说是透过看别的东西。
想起刚刚通过能力看到的东西,付诡放下来的右手动了动,食指与大拇指轻轻摩擦。
原本就觉得贺儒钰的灵魂不会难看,但真正看到才深有体会。
澄澈透亮、温润柔和,
真的应了那句话:钰,宝也。
对于这样稀有罕见的宝物,付诡愿意付出更多耐心。
他把手腕上的东西取下来,递到贺儒钰眼前。
“拿着。”
贺儒钰看着眼前的手串,用红绳穿着三颗玉珠,只是从光泽看来就知道价值不菲。
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眼神明明白白透着这意思。
见对方没有动作,付诡啧了声,直接抓住贺儒钰手腕,将手串戴上去。
清凉感从手腕蔓延至四肢百骸,贺儒钰只觉得浑身轻松起来,不像之前那么沉重,连呼吸都畅快不少。正是自己所需要的。
连这么贵重的东西都愿意拿出来,我还在怀疑他的用意。实在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没想到有朝一日,这句话会用到自己身上。贺儒钰有些羞愧。
“按照师门规矩,灵魂核心关系到修行与内心,是比身体更加重要的存在,不能随便让人窥探。有时候我的师兄师姐会向道侣展示,以表达自己的感情。”贺儒钰解释道,不希望这件事影响两人的交情。
“你呢?”付诡问。
见贺儒钰不解,把刚刚听到的词重复一遍:“道侣。”
贺儒钰轻轻摇头,“我天生多病,麻烦得很,还是不要祸害人家了。”
所以,只有我一个人看过。
奇异的满足在付诡心里浮现。
他抬手将贺儒钰鬓发抚至脑后,指尖不经意擦过对方耳侧。
“我会等......”声音逐渐降低,等到第三个字的时候几乎听不见,像是自己喃喃。
贺儒钰耳尖动了动,等了会没听到后续。刚想说什么,屋子外面传来喊声。
有人在叫付诡。
付诡就着***,将旁边的黑袍拿起来。
“待着这里,不会有人闯进来。”
说完,他将黑袍展开披上,直接掀开帘子走出去。
贺儒钰起身来到窗户旁边,掀开窗帘往外看去。
穿着各异的人站在一起,正讨论着什么,付诡倒是没有参与,跨坐在辆摩托上,像个冷眼旁观的局外人。
原本以为是在梦中前往另一世界,没想到是跟六百年后的人有了交集。
有所察觉,付诡往窗户那望了眼,见窗帘严严实实拉着,眼中闪过些兴味。
我等你主动,将灵魂摊开在我面前。
他在心里,把没说完的话补全。

小编推荐理由

他病弱却是攻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