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命白月光只想咸鱼(江轶江似霰)

短命白月光只想咸鱼(江轶江似霰)

导读:江轶江似霰小说————短命白月光只想咸鱼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江一水所著,讲述了既然有人强烈提了,那就避雷:血型文,女主攻分化后会有丁丁。江轶长到十六岁,忽然觉醒自己是个穿书的,还

小说介绍

江轶江似霰小说————短命白月光只想咸鱼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江一水所著,讲述了既然有人强烈提了,那就避雷:血型文,女主攻分化后会有丁丁。江轶长到十六岁,忽然觉醒自己是个穿书的,还

江轶江似霰小说简介

金秋九月,炙热的阳光穿过郁郁葱葱的林荫道,洒下一地斑驳的细碎金光。
开学典礼刚结束,一群群穿着白衬衫灰格子长裙的女孩子从大礼堂走出来,手拉着手,撑着各色花花绿绿的太阳伞沿着林荫道走向了校门口。
个子高高的江轶握着手机,逆着五彩斑斓的蘑菇海走向了教学楼。与女孩子们欢快的轻声密语相比,电话里的江琼华让江轶稍显烦躁。
电话那一头,江琼华不厌其烦地又将今晚聚餐的事情说了一遍:“今天是你宁阿姨第一次带着霰霰过来和你见面,你态度好一点,说话不要像对我一样没分寸。”
“霰霰比你大一点,是个懂事的孩子,你不要老是冷着脸。”

短命白月光只想咸鱼全文阅读

“还有你宁阿姨,你宁阿姨对你那么好,你热情点。”
对于这个刚相认三个月的便宜母亲,江轶的态度一直都很不咸不淡:“嗯,知道了。”
江琼华生怕江轶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又念叨了一通:“你小秦姐已经去校门口等你了,你快点出去,别让人家久等。”
小秦姐是江琼华最近给江轶配的司机。江轶长到十六岁,还是第一次享受到这种豪门待遇。
江轶原本是不想要司机的,毕竟她不想欠江琼华太多东西。可架不住宁文茵——也就是江琼华现在的女朋友的规劝:说什么“江轶十六岁也快到了分化期,有个司机阿姨跟着比较安全”之类的话。江轶最终还是选择让小秦姐跟着自己。
江轶嘴里应付着江琼华,匆匆跨上了教学楼的楼梯:“我拿了书包,一会就回家。今晚不会迟到的,拜拜。”
就在江琼华还想要念叨些什么的时候,江轶速度挂了电话。
江轶随手将手机塞进了裤兜里,径直上了楼。
她是今天刚来这个学校的,对于开学的流程还不太熟悉,所以就把书包落在了教室。
开学典礼结束后,很多学生都离开了,教学楼也就空荡荡的。
高二的教室都在三楼,可江轶只有在早上来过,还不太记得清自己的教室。上了三楼之后,她就一间间教室摸索了过去。
“B班……B班……”江轶嘴里念叨着自己的班级,穿过一间间教室后,来到了自己的班级门口。
她打量了一眼自己紧闭的教室门,伸手推了推,门没开。
好的,教室门锁上了。
江轶想了想,绕了一下,来到窗边,试着推推旁边的窗。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总会留下一扇窗。
江轶推开没有锁上的窗,单手撑在窗台上,利落地跳进教室里。
进到教室后,她直接向离后门最近的那一个座位走去。江轶从桌位里一把拽出自己的书包,单肩背在后面,来到后门抽出插销,走出了教室。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走出后门的时候,江轶忽然在空气里嗅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
那香味十分淡,像是阳光下的青草的香味,又像是雨后的天空,清清爽爽,干干净净,却莫名地让人感觉到甜蜜。
江轶顿住了脚步,有些好奇地转身,看向了A班的教室。
她站在A班的教室门口,嗅到了从虚掩的门缝中逸散出来的香味。江轶鬼使神差地伸出了一根手指,轻轻地推开了门。
吱呀一声中,教室门裂开了一道能供一人穿过的缝隙。那些隐秘的香味夹杂着暧昧不明的***声,瞬间笼罩了江轶的感官。
江轶小心翼翼地潜入了教室,她的目光在空荡荡的教室里扫了一番,最后落在了教室中央,那个靠着桌子跌坐在地上的身影上。
那是一个女孩子。
穿着和江轶一样的白衬衫和灰格子长裙,散着长发抱着手臂跌坐在地上。在她的周围,书包跌落,尺子和笔之类的文具工具散落了一地。
从江轶的位置看过去,没办法看清她的正脸,只能看到她精致的下颚线,还有漂亮的侧脸轮廓。
江轶察觉到那个女孩似乎有些痛苦,正抱着手臂咬着唇,皱眉发出难以忍受的□□。
江轶摸了摸鼻尖,朝着她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同学……这位同学……”
她一边喊着对方,一边走向她。随着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弥散在空气中的香味越来越浓郁。
江轶顿住了脚步。她忽然意识到,这个香味是从眼前这个跌坐在地上的女孩子身上散发出来。
在这个刹那,江轶忽然想起这个世界的设定,有些不确定地问了一句:“发情期?”
随着她的话语落下,抱着手臂痛苦忍耐地女孩抬眸,朝她投来迷蒙地一瞥。
从这个目光中,江轶精准地读取到女孩的情绪:防备、希冀,还有一丝隐秘的渴望。
江轶蹲下来,在和女孩一米之隔的地方,轻轻和她说:“你……没有带抑制剂吗?”
因为还没有分化,江轶其实并不能感觉到眼前这个女孩子是什么性别。但是这个信息素如此柔和,这个女孩应该是个Omega。
一个在公共场合发情的Omega,可是很危险的。
虽然这里是女校,分化成Omega和beta的女孩子比较多,但也有女性的alpha。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是遇到一个alpha可就麻烦了。

短命白月光只想咸鱼免费阅读

江轶并不想多管闲事,可是看这个女孩的样子,恐怕是刚分化。
她深吸一口气,扫了一眼散落在地上的书包,朝着女孩一步步挪过去,和她解释:“医务室应该有抑制剂,我先带你过去。”
“你放心,我还没有分化,没有主性别,不会对你有什么威胁。”
她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美少女,完全人畜无害。
江轶这么说着,一步一步挪到女孩的面前,朝她伸出了手:“来,我背你过去。”
女孩咬着唇,用湿漉漉的眼神望着她,好一会才点了点头。
得到她的首肯,江轶这才放下书包,拉过女孩的手搭在自己肩上,将她背了起来。
一个炙热的身躯压在背上后,江轶迅速将她背起来,捞起她的书包,又顺便收拾了女孩的书包,这才背起对方,朝着教室门外走去。
江轶之前和妈妈经营着一家餐馆,扛过煤气罐,练了好几年散打,相对于同龄人就多了一份蛮力。背起一个正值青春期的少女,对她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唯一艰难的事,那个趴在她背上的少女,不是那么安分。
兴许是体内情潮的折磨,让她觉得背着她的江轶很清凉,在下了楼梯后,她就不安分地在江轶背上晃来晃去。
江轶被她***了好几下,只好缩着脖子恳求说:“你能不能不要***我。”
就算是咬,也比***来得好多。
可能那个女孩能听到江轶的心声,顿了顿,倒是没有再***,只是下一秒,在江轶肩膀上狠狠地咬下了一口。
“嘶!”江轶倒吸了一口凉气:“我没让你咬人啊!”
女孩不听,趴在江轶背上咬了她好几口!
江轶疼得眼角都泛起了泪花。嘴里一边吐槽着“你以为这是张无忌和赵敏吗,会一咬定情吗”,一边加快了脚步,跟着导航找到了医务室。
幸好医务室的老师和学生们不一样,就算是开学典礼日也还有人在值班。江轶来到医务室的时候,是一个女性Omega医生接待了她。
在女医生的帮忙下,江轶把背上的女孩子搬进了医务室中专门给学生度过发情期的房间里。
或许是刚分化,那个女孩子粘人的要命。江轶把她放在床上的时候,她还紧紧扯着江轶的手不让她离开。
江轶头疼得要命,一旁的医生也没办法给少女注射抑制剂,只好让江轶帮忙按着对方,费了好一会功夫这才把抑制剂打了***。
处理好这一切之后,医生这才打开空气过滤器,关上门,带着江轶走了出来。
逃出生天的江轶拍着胸口,想到对方刚才陷入情潮不管不顾的样子,心想Omega实在是一种太可怕的生物了。
医生处理过不少分化期的情况,看着心有余悸的江轶,她笑笑说:“一般来说,只有刚分化的时候才会承受不住热潮,发情期定下来之后,就可以靠着抑制剂保持正常的生活。”
“不过你们快到分化期的孩子,平时还是多关注自己的身体情况。要是不***了,可能就是分化日快来了,这样也好早做准备。”
江轶拍着胸口,看了眼医生问:“医生姐姐,就没有一个准确地判定自己发情期到来的标准吗?”
医生笑眯眯地回答:“一般来说,都是十六岁生日过后到十八岁生日来临之前这段时间,但你要说具体的,这要因人而异。”
还没有分化的江轶,对于即将到来的分化期,表示深深的担忧。
医生似乎看出了她的心事,笑着安慰:“你也不用太担心,像她反应这么***的情况还是很少见的。而且现在各个地方应对青少年分化的措施都很到位,不会有什么危险的情况出现的。”
这个倒是,在这世界侵犯未成年只有死路一条。
江轶稍稍送了口气,接下来,医生又问了一些关于那个女孩的情况。江轶并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只说她是A班的。
医生就直接联系了A班的班主任,让她过来认认女孩子到底是谁。
江轶见没有她的事了,就拎着书包朝校门口走去。
坐上小秦姐的车回家的路上,江轶又一次接到了江琼华的电话。电话里,江琼华说:“今晚的晚餐取消了,你宁阿姨那边出了点事,需要人照看。”
“我今晚也不回家了,你想吃什么,就让许奶奶给你做吧。”
江轶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不用出门交际,对她来说还真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
她随口应了一句哦,挂断了江琼华的电话。

小编推荐理由

短命白月光只想咸鱼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