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命白月光只想咸鱼(江轶江似霰)

短命白月光只想咸鱼(江轶江似霰)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江轶江似霰,短命白月光只想咸鱼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既然有人强烈提了,那就避雷:血型文,女主攻分化后会有丁丁。江轶长到十六岁,忽然觉醒自己是个穿书的,还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江轶江似霰,短命白月光只想咸鱼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既然有人强烈提了,那就避雷:血型文,女主攻分化后会有丁丁。江轶长到十六岁,忽然觉醒自己是个穿书的,还

江轶江似霰内容介绍

当天晚上,江琼华没有回家。一个人住在大别墅里的江轶,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快乐。
当然,即使江轶没有回家,给江家做饭的许兰奶奶,还是准备了一桌超级丰盛的晚餐。
吃饱饭之后,江轶照例去健身房锻炼了两个小时。
兴许是今天的那个女孩咬得太狠了,运动过后流了汗,被汗水***到的伤口疼得不行。江轶觉得这疼痛实在是难忍,到浴室洗了个澡,出来后就想找许兰询问一下家里有没有创口贴。
她从楼梯下来,刚好看到许兰拿着一个食盒交给江琼华的助理,然后顿住了脚步。

短命白月光只想咸鱼江轶江似霰全文阅读

看着助理拎着食盒离开后,江轶从楼梯上走下来,迎向了慢腾腾往回走的许兰:“许奶奶,家里有创口贴吗?”
许兰听到她问这个,神情顿时紧张了起来:“创口贴?有的有的……小轶这是哪里受伤了,严重不严重,先给奶奶看看……”
看着老人家紧张的神情,江轶不在意的笑笑:“不严重,不严重……就是被人咬了几口。”
许兰的声音瞬间提高:“被人咬了!在学校有人欺负你了吗?”
江轶见她想歪了,连忙把今天的事情简要地说了一遍。
许兰听了之后,一边拿着药箱出来,嘴里一边念叨:“小轶真是个好孩子啊,我就说你这么好的孩子不会有人欺负的嘛。”
“来来来,奶奶给你贴一下。”
江轶有些不好意思,连忙拒绝了对方:“不用了奶奶,我自己来就好了。”
许兰一把抓住了她,那只干枯瘦弱的手好似一把钳子,充满了力量,拽着江轶来到了沙发上:“你自己又看不到,奶奶帮你贴。”
江轶姑且算是个尊老***的人,只好顺从地蹲在了许兰面前,让她给自己贴创口贴。
许兰把江轶的衣服褪到了肩膀处,看到了她右肩的一片青紫,有些心疼:“那个娃娃怎么咬得这么狠,都出血破皮了。”
老人家一边拆着创口贴,一边心疼地叹气。
江轶最怕这些奶奶级别的长辈展露出来的关心,连忙说:“也没有那么疼的,我皮厚。”
她迅速转移了话题:“对了奶奶,我刚看到我……我母亲的助理了,她是过来拿宵夜吗?我母亲今天又加班?”
江轶住进这个家其实也不过十天左右,但是江琼华几乎天天都在加班。
许兰眯着眼给江轶贴创口贴:“不是给你妈妈的,是给霰霰……”
说到这里,许兰顿了顿,似乎说了什么不应该说的话,停止了谈话。
霰霰?宁文茵的女儿即将和她住进同一个房子的“同龄人”?
江轶对于这个“同龄人”有着一定的好奇心,奈何江琼华每次都不和她多谈,此刻趁着有机会,江轶趁热打铁地问下去:“霰霰?宁阿姨的女儿吗?她怎么了?”
江轶装成了一个对同龄人极富好奇心的青少年,穷追不舍地问:“我听母亲提过她许多次,只知道她小名叫做霰霰,所以她大名叫做什么?奶奶见过她吗?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一连串问了许多个问题,许兰也不好不回答她。许兰给江轶贴上最后一个创口贴,叹口气说:“霰霰啊……大名叫做江似霰,她啊……唉……和你一样是个命苦的孩子。”
江似霰?听到这个名字,江轶拧眉,莫名觉得有些熟悉。
江轶不明所以,转头看向许兰:“命苦?”
许兰叹口气,见江轶实在好奇,索性就和她倒豆子一样说了:“她和你一样,是跟着妈妈长大的。她妈妈……也就是你宁姨,在霰霰五岁的时候,就和你江伯伯离婚了。”
“你江伯伯和宁姨是娃娃亲,两家很要好,只是吧……你江伯伯这个人……实在是做得很过分,在外面胡乱来有了私生子,还要把私生子接回家。”
“他做得这么荒唐,你宁姨也就和他离了婚。只是苦了霰霰,有这么一个荒唐的爸爸,跟着妈妈长大,从小被人指指点点,听了不少闲话。”
说到这里,许兰看了江轶一眼,像是解释一样说:“你母亲……琼华大小姐和你宁姨关系不错,所以她一直挺心疼霰霰的。”
“当然了小轶,那是大小姐以前不知道你的存在,现在大小姐把你接回家,对你也是很看重的。”
江轶点点头,对许兰的话倒是很无所谓。
实际上,她对江琼华这个便宜母亲根本不期待。她回到江家,也只不过是因为答应了已经去世的妈妈在二十岁之前由江琼华当她的监护人。
她的妈妈和江琼华之间,并没有爱情,只有一夜的***。
她和江琼华之间,也只是有血缘的羁绊,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感情。
未免许兰再次生出“孩子流落在外多年过得很苦”的感慨,江轶继续问:“那……霰霰这个人怎么样?奶奶也很喜欢她吗?”
许奶奶笑了笑:“她是个很乖的孩子,和你一样乖,她要是搬过来了,你也多了个伙伴,你们一定能成为好朋友的。”
能不能成为好朋友,这都是看缘分的。把江家当做寄宿家庭的江轶,对于这份关系其实没有期待。
不过一起生活的话,要是能融洽就更好了。
江轶只希望,江似霰是个能够和她好好相处的人吧。
从许兰那里打探到江似霰的消息后,江轶跟她道了谢,转身上楼休息。
一夜好梦,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江轶破天荒地在餐桌上看到了江琼华。
江琼华似乎刚洗过澡,穿了一件深紫色的睡裙,带着湿气的长发披散在肩头,坐在餐桌的另一头正喝着香菇鸡丝肉粥。
江轶和她打了个招呼:“早。”

短命白月光只想咸鱼免费阅读

她没有喊江琼华,江琼华也冷着脸,点点头就算应了。
母女之间没有话说,江轶拉开椅子坐了下来,夹了根油条就着白粥开始吃早饭。
对面的江琼华用勺子舀着肉粥******喝着,时不时抬头看江轶两眼,欲言又止止言又欲。
江轶被她这个视线干扰得吃不下饭,索性咬了口油条抬眼看她,问:“有事?”
江琼华咳嗽了一声,装作漫不经心地问:“你生日和你户口本上的日期对得上吧?”
江轶点点头:“对得上啊。”
江琼华了然:“哦……12月25号,圣诞节?”
江轶应了一声嗯。
江琼华自言自语道:“才十五岁半,还没有到分化的年龄啊……”
江轶完全不知道她到底要说什么,和她同桌吃饭也有些别扭来着,索性就将油条快快塞进口中,三下五除二地吃完饭,匆匆起身朝门外走去。
江琼华扭头,看着她的背影又喊了一句:“哎……”
江轶扭头看了她一眼:“又怎么?”
江琼华这才别别扭扭地回话:“昨天晚上……我不是故意放你鸽子。和你宁姨的饭局,改成这周末可以吧?”
江轶挺无所谓的:“你决定就好。”
她说完,走向玄关换了鞋子。
在她身后,江琼华唇瓣微颤,犹豫地叮嘱了一句:“路上注意安全,放学就回家,不要在外面玩。”
江轶可有可无地应了一声嗯,接着出了大门。
开学第二天,主要做的事情是开班会,搬新书,还有大扫除。
江轶作为一个新来的学生,得到了班主任何晴的重点关照——无论班长做什么事情,何晴都让班长带着她。
江轶觉得自己像是个打短工的,跟在小班长身后,来来回回地搬了好几趟的书。
路上,小班长遇到了熟悉的人,打了个招呼就问道:“你们班班长呢?怎么今天都是你们学委在带队啊?”
擦身而过时,江轶听到那个同学神秘兮兮地回答道:“我们班长她……好像分化了……”
分化?
江轶下意识停下了脚步,就听到自己家的小班长有些好奇地问:“分化了?天呐,是alpha吗?你们班长那么厉害,一定会是个alpha吧。”
“谁知道呢?这个得见了班长才知道。不过要不是alpha的话,估计好多女孩子会心碎的。”
小班长和她寒暄了几句,就跟上了江轶的步子,搬着书朝教室走去。
江轶有些好奇,偏了偏头看向身旁娇小的小班长,问:“刚刚那个是A班的学生?”
小班长点头,有些惊讶地看着自己身旁一脸冷峻的新同学,好奇问:“对啊,你认识她啊?”
江轶摇摇头。
心想,她不是认识那个同学,而是听到了“分化”两个字,起了好奇心。
这么说起来,昨天她捡到的那个少女,估计就是A班的班长了。
江轶难得起了八卦心:“我听你们说起了A班班长,所以她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你们会觉得她是个alpha?”
说起这个,小班长就来劲了:“她啊,超级厉害的。年纪第一,击剑王子,田径王子……体能超级优越,比alpha都要厉害很多的感觉。学校里,好多人崇拜她的。”
“还有这样的人?”
江轶有些狐疑地拧起眉头,脑海里浮现起对方跌坐在教室中央柔弱无力的模样,心想分化性别这种事情还真的是有够随机的。
根本不管你十六岁前的体能究竟有多好,十六岁之后分化什么性别,你就是什么性别。
想到这里,江轶有些惆怅。等到了分化日,不知道她会是什么性别。最好是一个beta吧,没有那么优秀,却也不会像Omega一样受到发情期连累。
要是能够这样,那就是最好的。
怀揣着这样的念头,江轶开始了自己新学期。
两天后,江轶在厕所又一次遇到了那个被她背去医务室的A班班长。

小编推荐理由

短命白月光只想咸鱼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