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顶流谈恋爱(孟殊苒陈忘)

我和顶流谈恋爱(孟殊苒陈忘)

导读:孟殊苒陈忘的小说叫《我和顶流谈恋爱》作家颜一弋所写;抖音热文我和顶流谈恋爱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十八线女星孟殊苒和营业男友分手后,对方先发制人,占据***高度,将孟殊苒推上了风口浪尖。

小说介绍

孟殊苒陈忘的小说叫《我和顶流谈恋爱》作家颜一弋所写;抖音热文我和顶流谈恋爱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十八线女星孟殊苒和营业男友分手后,对方先发制人,占据***高度,将孟殊苒推上了风口浪尖。

小说简介

就在她被全网追着骂的时候,顶流陈忘出现在她面前:
“和我炒CP,我帮你洗白。”
不久后,“陈忘孟殊苒恋情”空降热搜,“好孟难忘”CP火热出炉。
只是没有人知道,其实陈忘是她前男友,还是被她甩了的那种。
正式营业后,孟殊苒才发现,原来炒CP要牵手,要拥抱,甚至还有吻戏!
她耳根红透,眼角抽了抽:“我们只是演的,不用这么真吧?”
陈忘靠近,轻抬唇角:“谁跟你说是演的?”
孟殊苒:???
T_TT_T是不是上贼船了……

我和顶流谈恋爱免费阅读

“孟殊苒,是不是我一天不在,你就要给我上房揭瓦啊?之前不愿和路旻炒CP我没说你,现在竟然还主动提出分手!你是不是活腻了!”
天蒙蒙亮,孟殊苒还在熟睡中,电话铃声像轰炸机一样在耳边响起。
她迷迷糊糊地接起电话,然后就听到经纪人火哥的一阵咆哮。
分手?
是的。
可是主动分手?
嗯?
她的睡意瞬间醒了一半,从床上弹坐起来,一时脑子还有点懵:
“火哥,我没主动提分手啊!火哥……喂……火哥……”
电话那头一片寂静。
孟殊苒看了眼黑漆漆的手机屏幕,这才发现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
赶忙连上充电器充电。
等到手机重新恢复活力,“嗡嗡嗡”地涌进来好几条微信,都是火哥发来的:
【你现在还学会挂我电话了!】
【孟殊苒,你竟然关机,胆肥了!】
【好,行,分手装死一条龙是吧?有本事你就别开机。】
孟殊苒捶了捶脑袋,是她失忆了吗?
什么时候主动分手的人变成她了?明明是路旻提的。
正当她疑惑之时,微博忽然弹出一条新闻:“报!路旻孟殊苒分手。”
她心里一惊,迅速打开微博。
个人页面已经沦陷,评论里一片骂声。
原来昨天半夜四点多,路旻在微博上发布了分手声明。
声声恳切,字字珠玑。
话里话外无不透露着伤心和遗憾。
而后有人爆料,路旻因为分手太过伤心痛苦,竟然住进了医院。
爆料言之凿凿,还附上了几张路旻住院的照片。
这样赤、裸、裸的铁证,加之路旻那个“痛苦不堪”的声明,至此全网都相信孟殊苒是那个无情无义的人了。
于是愤怒的粉丝和网友纷纷冲到她的微博下进行无边谩骂。
孟殊苒这个十八线,头一回上了热搜。
阴谋,这都是阴谋!
路旻一定是担心网友说他忘恩负义,红了就抛弃女友,这才先下手为强,抢占***先机,将她推上了风口浪尖。
当初是路旻苦苦哀求她炒CP博眼球,如今竟然过河拆桥。
想到此,孟殊苒就气不打一处来。
可偏偏她前天被路旻单方面删好友后,一气之下就把聊天记录删了。
要不此时一张聊天截图发到网上,谁还能再说她无情无义。
此时的孟殊苒后悔万分,当时为什么那么冲动,怎么没有多留一个心眼呢!
这时,火哥的电话再一次打进来,嘲讽道:“我说孟殊苒,你终于舍得开机了啊。”
火哥这人,她再了解不过,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如今出了这么大的事,火哥在气头上也是情理之中。
她讪笑道:“误会,刚才手机没电了。火哥,网上的那些都是谣言,你千万不要信。”
火哥冷哼一声,“我有那么蠢吗?这摆明了是路旻这家伙给我们下套。现在已经被对方抢占了***先机,我们再澄清恐怕也于事无补。”
顿了顿又说,“不过孟殊苒,你这个十八线怎么比一线还让***心。”
她小声嘀咕:“火哥你也没带过一线吧……”
“你说什么?”
“没什么。”到底是有些颓然,她的声音钝钝的,“现在该怎么办?”
火哥想了想,“你这几天别上微博了,我会处理的。”
很快,火哥登录她的账号,发布了一条微博,只有短短几个字:【一别两宽,各自安好。】
简短有力,符合火哥的性格。
她知道,此时拿不出证据,说多错多,只会更让人生厌。倒不如大气点,祝福对方。
等到真相大白的那天,再回顾如今的隐忍,定能引起网友的好感。
只是这个过程可能有点久。
事实也正如火哥所料,微博虽然发了,但没人相信——
【好虚伪,真是闭着眼睛说瞎话!】
【你知道哥哥为你付出了多少吗?渣女你没有心……】
【哥哥真是瞎了眼,当初怎么会跟你在一起?】
【糊咖滚啊!】
【吐】
【呵呵】
至此,孟殊苒终于明白,糊咖是没有发言权的。即使有,也没有人在意。
在这个圈子里,糊就是原罪。
幸好,她早就习惯了他人的品头论足。
小时候,每当父亲回来找母亲拿钱,家里鸡飞狗跳的时候,邻居们总是投来异样的目光,背地里也少不了对她的指指点点。
从那时起,她便在身体里装了个开关。
只要一打开,就自动屏蔽外界的纷扰。
窗外的天光渐渐亮了起来。
经过这么一闹,孟殊苒再没有睡意。
客厅里,江离已经热好了牛奶面包。
见她出来,开口就是:“看微博没?”
孟殊苒点头。
江离开始骂路旻:“难过得住院了?我呸!你们好歹合作一场,没感情还有革命友情呢!结果你女孩子没说什么,他一个大男人竟然开始卖惨?真是脸比城墙厚。我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人至贱天下无敌……”
江离噼里啪啦地骂了足足五分钟,没一句重样的。
孟殊苒坐在餐桌前,安静地吃早餐,一言不发。
等到杯里的牛奶见底,她才抬头问江离:“你吃不吃?再不吃就凉了。”
江离了解孟殊苒的性格。
她并非软弱,只是不在意。
这两年,好像就没什么事情能在她的心里掀起波澜。
江离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边吃早餐边刷手机。
几分钟后,忽然大叫了一声:“哇靠!”
认识这么久,孟殊苒早已经习惯了江离一惊一乍的反应。
此时她淡定地抬头,问:“怎么了?”
江离望向她的神色里写满了惊讶和疑惑,“你爱豆给你评论了。”
“……”孟殊苒微微愣了几秒,似乎无法将这几个字连起来。
好一会儿,她回过神来,不可置信地看向江离,“你说谁?”
“你爱豆,陈忘。”
江离将手机递给她。
在火哥替她发的那条微博的正下方,热评第一来自陈忘,只有短短两个字:【加油】
孟殊苒:???!!!
她盯着陈忘的那条评论发呆。
点赞数和评论数一直在攀升,不一会儿就上了热搜。
因为这条评论,陈忘的众多粉丝纷纷冲到她的微博下——
【啊,哥哥,我来啦。】
【打卡】
【***,吓死我了。还以为陈忘公布恋情了。】
【哇靠,是我眼花了吗?他们俩怎么会认识?感觉破次元壁了……】
【到此一游】
【相信哥哥,他相信的人总不会错。】
【不清楚事情真相,不多评价】
【希望你不要辜负哥哥的鼓励】
【很多事情,我们也不知道,只是吃瓜群众。愿世界温柔以待。】
渐渐的,***有了翻转之意,大家纷纷说感情终究是两个人的事,没有对错,外人无法评价。
在被骂了几个小时后,网上的狙击渐渐有了消散之意。
这时火哥的电话再次打来:“孟殊苒,你什么时候认识陈忘了?他为什么突然帮你?你们什么关系?你最好给我说清楚。”
在火哥连珠炮的追问下,孟殊苒解释:“我也是看微博才知道的。”
“你真不认识他?”
她咬死不承认:“不认识。”
火哥深感诧异:“那真是奇了怪了。陈忘这样的顶流怎么会突然帮你说话?难道是评论错了人?”
究竟得老眼昏花到什么地步才会评论错人啊!
“……”孟殊苒轻轻咳了一声,附和道,“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火哥:“不管怎么样,陈忘总归是帮你解决了一场危机。但我觉得,这事没完。”
挂了电话,孟殊苒思来想去,良久,到底还是给陈忘发了一条微信:【你这是什么意思?】
几分钟后,没等到陈忘的消息,却等来了他的电话。
屏幕上,陈忘的微信头像闪烁着。
孟殊苒的心没由来地开始乱跳,好一会儿,才按下了接通键。
“是我。”
陈忘的声音低沉而富于磁性,从电话里传来,沙沙的,犹如染上了一层岁月的金边,似远似近。
五年了,当初的分开有多么果决,此时的电话就有多不真实。
她低低“嗯”了一声。
陈忘倒是坦然,开门见山地说:“你别担心。这种事情大家就是图个乐,毕竟感情八卦是广大人民群众的最爱。人不都说了,分手、***、结婚是娱乐圈的三要素。我给你评论了,能帮你引开许多火力,这事成不了气候。更何况路旻也不是很红,再过几天,大家就忘了这件事。”
听到这句话,孟殊苒噎了一下。
路旻和陈忘比,自然算不上红。
但纵观娱乐圈,也没几个男星能和他比啊!
许久,她才开口:“你在帮我?”
陈忘反问:“看不出来?”
她沉默了几秒,抿了抿唇,问:“为什么?”
陈忘回答得底气十足:“锄奸扶弱!”
孟殊苒:“………………”
她一口气差点别过去。
这人还真是一点都不谦虚啊!
静默了十几秒,电话里只余两人的呼吸声。
“你信我?”孟殊苒又问。
陈忘有些漫不经心:“信不信我都做了。”
孟殊苒咬着唇,“陈忘……”
“打住!”电话那头男人低低地笑了两声,“千万不要谢我,我这人最受不了女孩子感激的模样。”
孟殊苒:“………………”
“不过,”陈忘收起笑意,转而说道,“你要是真想感谢我,就再给我做几个蛋黄酥吧。”
她一愣,“嗯?”
他颇有些愤愤不平,“上回的那么咸,差点没把我齁死!”
“噗!”
——
孟殊苒做好蛋黄酥的时候,已经是午后两点。
她带着蛋黄酥,打车来到陈忘的工作室。
工作室是五层小楼,缀在苍郁的树木间。
长方体的外型和透明玻璃外墙,显得大气时尚。
门口的草坪上,一个硕大的蓝色“忘”字雕塑惹人注目。
门口,一个男人正在等她。
男人体格很壮,个子很高,大约有一米九。
年纪不大,却有种很稳妥的感觉。
虽然这是花轮第一回正式见孟殊苒,但之前已经看过无数照片。
即使此时她戴着口罩,花轮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孟殊苒整张脸最漂亮的就是那双眼睛。
大而不媚,美而不妖,细光闪烁,仿佛总是含着一汪春水。
花轮大步走上前,“你是孟小姐吧?”
她默默点了点头。
花轮礼貌地笑了笑,自我介绍道:“我是花轮,忘哥的助理。跟我来吧。”
她跟着花轮走进这栋五层小楼,然后乘坐电梯直达顶层的一间休息室。
花轮说:“孟小姐你先坐会儿。忘哥还在录歌,一会结束了就过来。”
“好,谢谢你。”
花轮转身离开,孟殊苒百无聊赖,这才细细打量休息室。
休息室里只有一张棕色长沙发和一张玻璃茶几,茶几上摆放着几瓶矿泉水。
沙发正对着落地窗,旁边是一整面墙的白色幕帘。
她好奇地走上前,轻轻拨开幕帘,然后猛地愣住了。
幕帘后就是录歌室,两个房间靠一扇门相连。
此时大门敞开,陈忘坐在录歌室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整个人慵懒又放松。
似乎料定她会出现,男人好整以暇地看着她,轻抬唇角,“干什么?偷看我啊?”
孟殊苒:“………………”

我和顶流谈恋爱全文阅

陈忘:“干什么?偷看我啊?”
孟殊苒:“……”
谁知道你就坐在幕帘后面啊!
孟殊苒走上前,将蛋黄酥的袋子递到他面前,“我来给你送蛋黄酥。”
陈忘打开盒子,又狐疑地问:“这回不会齁死吧?”
他拿起蛋黄酥咬了一口,松软酥甜,和之前吃的味道一模一样。
至此他终于确定,原来之前那么多次送蛋黄酥的人真的是她!
他的心情顿时好了几分,边吃边问:“怎么想到去音乐节看我的演出?”
孟殊苒一愣,谎话张口就来:“朋友买的票,临时有事,让我去了。”
难道要说,开票那天,她守在电脑前,掐着点***抢票,结果网站卡顿,再刷新已经售罄,她费了好大功夫才从黄牛那买到两张票吗?
“哦?”
尾音上扬,眼尾弯起,陈忘笑得有些意味深长。
“真为你这个朋友遗憾,没看到我那么精彩的表演。”
“……”
孟殊苒看着他,很快又无措地移开视线。想了想,终于开口:“我该走了。”转身便要离开。
一个蛋黄酥正好吃完,陈忘拿纸巾擦了擦手,声音追上她的脚步,“没记错的话,我今天早上刚帮了你一个大忙。你不会想用两个蛋黄酥就打发我吧?”
孟殊苒停住脚步,转身。
她望向陈忘,神色紧张,生怕他会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
“你别这么紧张。”他一眼看穿她,“怎么着也得请我吃顿饭吧?”
闻言,她蓦然松了一口气。
大概是自己想多了。两人已经几年没联系了,如今他还能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呢!
孟殊苒,清醒一点。
她定了定心神,应下:“好,你选时间。”
陈忘说:“择日不如撞日,我看就今天吧。你先在隔壁坐一会儿,等我录完歌。”
孟殊苒被男人推回休息室,厚重的隔音门关上,休息室和录音室被重新隔开。
她站在原地,哑然失笑。
陈忘压根就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就这么肯定她今晚有空?
但到底是受人恩惠。如果现在一走了之,未免有些狼心狗肺。
也罢,不过是一顿饭,吃完就一拍两散。
孟殊苒乖乖地在沙发上坐下,随意地翻看着手机。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太阳西沉,天光渐渐有了暗色。
直到门外传来一阵喧闹的声音。
她打开休息室的大门,过道上,是行色匆匆的花轮。
“怎么了?”她拦下花轮。
花轮说:“忘哥吃坏了,吴医生说他得了急性肠胃炎。”
孟殊苒微微吃惊,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花轮继续解释:“吴医生刚拿血去化验了。要不你跟我去看看忘哥吧?”
她愣愣地点了点头,“好。”
孟殊苒跟着花轮转过一个拐角,走廊尽头是另一间休息室。
门内,陈忘正半卧在床上。
那张精致的脸此时惨白一片,虚弱,憔悴,看来确实病得不轻。
见了她,陈忘立刻说:“孟殊苒,你这是谋害大明星啊,知不知道?”
她呆住,想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是因为我做的蛋黄酥?”
“可不是!”他斩钉截铁地说,“除了蛋黄酥,我什么都没吃。”
蛋黄酥的原料是这周刚买的。
下午做好的时候,孟殊苒还尝了一个,也没出问题啊。
不过陈忘的肠胃确实不好,以前就常犯肠胃炎,三天两头的跑医院。
她心里有点内疚,默默地给陈忘倒了一杯热水,“先喝点热水吧,会***点。”
一杯热水见底后,陈忘的唇稍稍有了点血色。
就在这时,花轮慌慌张张地推门而入。
方才花轮将孟殊苒带到休息室后,就识趣地离开了。
此时短短几分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见他神色紧张,连声音也变了调:“忘哥,不好了!出大事了!”
陈忘忙问:“怎么了?”
花轮:“我家的狗丢了!”
陈忘闻言,神色也变了,“肉干丢了?”
肉干是花轮家养的边牧,听话又可爱。
花轮点点头,垂着眼眸,“刚才我妈给我打电话,说肉干早上忽然跑了出去,到现在还没回来。我妈妈那么大年纪了,这条狗就是她的命。现在她都急疯了……”
孟殊苒闻言,安慰道:“早上到现在还不算太久,也许它还在家附近……”
陈忘催促,“你赶紧去找找。”
花轮看了眼孟殊苒,又看向陈忘,面露难色,“忘哥,我走了,你怎么办?你这还生着病,得有人照顾啊!”
“我没事,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你快去。”陈忘顿了顿,又开始胡言乱语,“要是不小心死了,你回来替我收尸就行。”
说得那么惨,倒真像是没人管没人顾的可怜孩子。
闻言,孟殊苒微微拧起一双秀眉,似在思考。
如果此时她提出来留下照顾陈忘,似乎有点诡异和唐突。
但毕竟事出有因,到底是因为她做的蛋黄酥,总不能冷漠地袖手旁观吧?
她这么想着,于是开口对花轮说:“你去吧。”
花轮和陈忘同时转头看她。
孟殊苒的耳后有点红,却还是故作镇定地说:“我留下来照顾……你老板。”
她顿了顿,终于想出了个准确的措辞。
花轮不敢置信,好一会儿又将视线转向陈忘,“忘哥,这,可以吗?”
陈忘没回答,只是轻轻抬了抬下巴,“你快去找狗吧。”
“谢谢孟小姐!谢谢!”花轮一脸感激,“那忘哥,我先走了。”
花轮离开时贴心地带上了门,房间里瞬间安静下来。
两人谁都没说话,一时之间陷入一种诡异的沉默。
孟殊苒站在床边,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她暗暗懊恼,自己怎么会脑子一热答应留下来照顾陈忘呢?
现在应该做什么?或者说什么?他不是很健谈吗?怎么也不说话?
此时的陈忘正在思考如何开口。
毕竟孟殊苒主动提出留下来照顾他,实在是出人意料。
前几天在片场重新遇见,他才想起来两人已经分开五年了。
原来已经五年了吗?那些回忆为什么好像就在昨天?
五年的时间,许多事情已经改变。
比如她和路旻恋爱、分手,情场里又走了一遭。
她已经向前看了,而他,却还在原地停留。
二十六年的人生里,孟殊苒是唯一和他有过交集的女孩。
即使分开了这么久,依旧让他念念不忘。
她究竟有什么魅力?
陈忘抬起琥珀色的眸,看向她。
无辜杏眼,樱桃红唇。左边的耳垂上有颗小小的痣,似勾人的盅,曾让他疯狂地亲吻无数次。
视线向下,是灰色毛衣加牛仔裤,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身衣服,却依旧难掩她身上的明媚。
或许就是这种明媚,才让他在日日夜夜的反复回想中辗转难眠。
这辈子,真是栽在她手上了。
陈忘心中有万千的情绪,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见女孩垂着头,他朝她打了个响指,开口道:“扶我起来。”
孟殊苒立刻上前,扶他坐起来。
他整个人懒散地靠在床头,手臂架在床沿,漫不经心地说:“渴了。”
孟殊苒立刻给他倒了杯水,他喝了一口,又说:“冷了。”
女孩又赶忙去调高了房间内空调的温度。
看起来,他说什么便是什么。她尽心尽力,听话乖巧,确实是照顾病人的态度。
折腾了好一会儿,孟殊苒终于问:“现在感觉怎么样?”
陈忘摇摇头,“不太好。”
她望过去,解释道:“抱歉,我也不知道那个蛋黄酥怎么就出问题了。”
对于她的歉意,陈忘没什么表示,只是招了招手,“过来,给我按摩。”
啊?
孟殊苒呆住,半天没动,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陈忘依旧一副慵懒的神情,抬起一条手臂,“不是觉得抱歉吗?给我按摩就原谅你。”
女孩迟疑了几秒,到底是没拒绝,走上前给他捏起了手臂。
“上面点儿。”
“下面点儿。”
“用点力。”
“哎,这就对了。”
全程,陈忘像个大爷,指挥着她这个按摩小妹。
一会儿捏捏手臂,一会儿捏捏肩,后来竟然还捶起了腿。
他很是享受,甚至还哼起了小曲。
孟殊苒毫无怨言,谁让她的蛋黄酥把他害成这样呢!
半小时后,一名戴眼镜的男人走进休息室。
他边走边说:“忘,我刚拿到了验血单,总体上没什么问题。”
孟殊苒心想,看来这就是花轮口中的吴医生了。
吴医生见了她,也不惊讶,转头继续对陈忘说:“你呀,就是最近总熬夜,人太累了,身体受不住,所以才会头晕。多休息休息就没事了。”
嗯?不是肠胃炎吗?怎么还头晕了?
孟殊苒一脸迷茫地看向吴医生,关切地问道:“他的肠胃炎不要紧吧?”
吴医生有点懵,一时口快:“肠胃炎?谁得肠胃炎了?”
孟殊苒:“………………”
陈忘想拦下吴医生已经来不及,他拼命地给吴医生使眼色,偏偏吴医生不解风情:“你怎么了?是不是眼睛不***?”
陈忘:“………………”
吴医生啊,你真是坑死人不偿命啊!
孟殊苒恍然大悟,神色复杂地看向陈忘。
原来不是吃蛋黄酥吃出了肠胃炎,而是因为熬夜太累导致的头晕。
枉她内疚了这么久,还当了这么久的按摩小妹,到头来不过是一场骗局。
那边吴医生还在滔滔不绝,嘱咐他接下来不能再熬夜,要注意营养。
而陈忘已经从女孩的眼神里感受到了冷冰冰的刀子。
这没眼力见的吴医生,把他辛苦筹划的卖惨大计弄得支离破碎。
这以后,他还怎么在孟殊苒面前立足!
陈忘想了想,幸好他还有剧本,只能继续卖惨。
他按着太阳***,皱起眉头:“哎,头好晕,感觉天旋地转的。”
吴医生说:“那你赶紧躺下来休息吧。”
就在这时,一旁的手机铃声大作。
陈忘一眼扫到屏幕上花轮的名字,装死没动。
孟殊苒提醒他,“你手机响了。”
他道:“我头晕,不接了。”
吴医生和陈忘是旧相识,忍不住说:“我帮你接吧。说不定是有什么急事。”
闻言,陈忘立刻抢过手机,“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他盯着屏幕,犹豫了一两秒,终于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那头,花轮的声音犹如洪钟,从听筒里漏出来,响彻整个房间:“忘哥,你那边怎么样了?我现在能回来了吗?我这狗是找到了还是没找到啊?”
孟殊苒:“……………………”
陈忘:“……………………”
这一刻,陈忘终于明白,什么叫做猪队友了。

孟殊苒陈忘

小说我和顶流谈恋爱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