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顶流谈恋爱(孟殊苒陈忘)

我和顶流谈恋爱(孟殊苒陈忘)

导读:热门小说《我和顶流谈恋爱》是作家颜一弋所写男女主角是孟殊与苒陈忘的故事;我和顶流谈恋爱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正式营业后,孟殊苒才发现,原来炒CP要牵手,要拥抱,甚至还有吻戏!她耳根红透,眼角抽了抽。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我和顶流谈恋爱》是作家颜一弋所写男女主角是孟殊与苒陈忘的故事;我和顶流谈恋爱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正式营业后,孟殊苒才发现,原来炒CP要牵手,要拥抱,甚至还有吻戏!她耳根红透,眼角抽了抽:“我们只是演的,不用这么真吧?”

小说简介

孟殊苒盯着舞台,心潮澎湃。
当年分手时,陈忘还没有出道。如今快五年了,他已经从无名之辈成为了火遍大江南北的顶流。
时间,真是充满魔力。
正当她神游时,一旁的好友江离忍不住推了推她,感叹道:“这陈忘,确实好他妈帅!”顿了顿又说,“就是你买的这位置吧,不咋地。”

我和顶流谈恋爱免费阅读

三月初,江城还有些许倒春寒。
但江城郊区的景山公园里却是一片火热。
人潮沸腾间,蓝色灯牌如一片浩瀚星河。
舞台上,一身黑衣的男人隐在昏暗的光影中,像是从古而来的幽冥使者。
忽然间,灯光大亮,鼓点响起,男人迎着光走来。
灯光打在他棱角分明的侧脸上,映出他高挺的鼻和卷翘的睫。
那是一张桀骜不驯的脸。自信与傲气里落出一双含情的凤眼,和一张***的唇。
音乐随之响起,男人闻声而动,舞姿行云流水,干净利落。
这是一年一度的景山音乐节。
本来只是个小众音乐节,今年因为有了陈忘的加入,人气爆棚。
草坪上,百分之八十的观众都是陈忘的粉丝,尖叫声不绝于耳——
“啊啊啊啊啊啊啊!崽崽,妈妈爱你!”
“老公太帅了!”
“我死了!我死了!”
“哥哥太绝了!”
孟殊苒盯着舞台,心潮澎湃。
当年分手时,陈忘还没有出道。如今快五年了,他已经从无名之辈成为了火遍大江南北的顶流。
时间,真是充满魔力。
正当她神游时,一旁的好友江离忍不住推了推她,感叹道:“这陈忘,确实好他妈帅!”顿了顿又说,“就是你买的这位置吧,不咋地。”
他们的位置很靠后,就这还是孟殊苒花了高价从黄牛手中抢来的票。
孟殊苒无奈地耸肩:“没办法,他太火了!”
两人说话间,现场又爆发出阵阵尖叫。
舞曲结束,陈忘换了一身深蓝色西装走上舞台。
西装敞开,里面是一件白色衬衣。衬衣领口落开了两粒扣,露出他若隐若现的锁骨,***又随性。右耳戴着一条银色耳链,看上去即精致又妖冶。
他握着话筒,在舞台中央的一张高脚凳上坐下。
灯光映照出他冷白的皮肤,一点碎发落在额前。
他的目光在全场扫视一圈,然后微微勾起嘴角。
这样又邪又魅的笑,让台下再次爆发出阵阵尖叫。
他低低地说:“下面是点歌时间。”
摄像机在全场来回扫射,大屏幕上涌现出一张张渴望的脸。
孟殊苒低下头,拉低了头上的鸭舌帽,盖住了大半张脸。
“那位戴帽子的女生。”
好一会儿,陈忘的声音再次响起。
孟殊苒心里一惊,心跳加速。
她猛地抬头望向舞台旁的大屏幕,才发现屏幕里的人并不是自己。
她心里有些失落,却又蓦地松了一口气。
屏幕里的女孩很兴奋,抱着话筒大声表白:“陈忘哥哥,我特别特别喜欢你!从你刚出道我就喜欢你了。”
陈忘对她竖起大拇指,调侃道:“这位妹妹年纪轻轻,没想到这么有眼光。”
全场哄笑,又听他说,“你想点什么歌?”
“《赐我时光》。”
“你怎么知道我想唱这首歌?”
陈忘唇角一勾,露出痞痞的笑,“《赐我时光》,我最喜欢的一首歌,送给大家。”
前奏响起时,江离问:“这不也是你最喜欢的那首歌吗?天天在家里放。”
孟殊苒目不转睛地望着台上的陈忘,语气疏淡:“他所有歌我都喜欢。”
江离抱臂,摇摇头,“宝贝儿,咱能不能收敛点?我昨天的饭都吐出来了。”
《赐我时光》是一首抒情歌,也是陈忘的成名曲。
此时他坐在高脚凳上,低吟浅唱,仿佛在讲述一段青春的故事。
孟殊苒在他的歌声里,恍若回到了大学那几年。
校园里,白衬衣,图书馆,篮球场,还有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从他们认识的第一天至今,不知不觉,七年过去了。而他们分手,也快五年了。
时光飞逝,歌声旖旎,孟殊苒忍不住湿了眼眶。
音乐节结束后,孟殊苒张罗着要去给陈忘送礼物。
场馆外摆放了几张桌子,桌子后坐了几名工作人员,专门接收粉丝送的礼物。
孟殊苒把一盒蛋黄酥送上,工作人员接过,笑嘻嘻地说:“谢谢你。”
她微微一笑,转头拉着江离就走。
江离恨铁不成钢:“我说你送这些有什么用啊。人家大明星,什么好东西没吃过,你偏要送什么亲手做的蛋黄酥。”
“那我应该送什么?”
江离暗暗一笑,“当然是自己的***美照啊,照片背后留下自己的微信号。就你这样纯情的做法,猴年马月才能泡到大明星啊!”
孟殊苒摇摇头,“醒醒,还以为在拍戏呢!”
江离话锋一转,说:“正好明天我要进组拍戏,到时你陪我去。”
孟殊苒拒绝道:“我很忙的。”
“孟大明星,你都在家抠脚好几个月了,忙从何而来?”
这倒是实情。
孟殊苒虽然已经入行快两年,但在圈内依旧无名无姓。这半年来,找她的戏约寥寥无几。
明明身材、颜值、演技都不差,却始终在娱乐圈的边缘徘徊,说是十八线也不为过。
而江离,和孟殊苒同处一家公司。
虽然也是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但人比较活络,时常混迹各大饭局,倒也时常能谋得个小角色。
想到无戏可拍的现状,孟殊苒叹了口气,终于妥协:“行,那我明天陪你去。”
两人一路聊着天,回到家时已经快凌晨了。
公司给她们租的房子在文昌里,九十年代的老小区,虽然有点旧,但生活气息很重。
房子是两室一厅,不大,两人住倒也温馨。
孟殊苒卸了妆,洗了澡,感觉到袭来的满身疲惫。
她躺下,刚准备睡,手机却忽然响了一声。
打开微信,路旻的消息映入眼帘:【我们分手吧。】
她盯着这几个字看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当初她和路旻都是演艺圈的十八线艺人,因为共同拍摄了一部网剧而熟识。
为了给网剧造势,也为了给两个演艺圈的糊咖炒热度,于是路旻的团队提出了炒CP的建议。
孟殊苒一心只想安安静静地拍戏,对红不红这件事向来无所谓。
结果她本人还没发声,经纪人却已经替她做了决定。
这大半年炒CP的时光,她的微博被经纪人完全把控。
有时她看见经纪人发出来的秀恩爱的微博,都忍不住起一身鸡皮疙瘩。
不过这样的合体,确实给她和路旻提升了一点曝光度。
可惜,即使有了那一丁点儿的曝光度,她和路旻还是在十八线徘徊。
也许,可能,是十七线吧。
然而就在一个月前,路旻忽然因为一部剧有了不少热度,在圈里算是小火了一把。
那之后,一切都变了。
路旻开始对孟殊苒百般不满,觉得和孟殊苒炒CP降低了他的身价和***。
孟殊苒听说前不久经纪人还和对方团队发生了一些摩擦。
她向来佛系,不大关心这些事情。却没想到今夜,路旻会这么直接地向她提出分手。
好在她早就厌倦了这种日子,于是立刻爽快地回了一个字:【好】。
放下手机,孟殊苒想了想,又发了一句:【那我们什么时候宣布分手?】
结果这句话旁边出现了一个大大的红色感叹号,下方的小字显示她已经不是对方的好友。
路旻,竟然火速把她删了。
孟殊苒:??????
什么鬼!
她有些无语。
当初炒CP是路旻提出来的,两人也算是在小透明时期同甘共苦过。如今对方有了点热度,转眼就翻脸不认人。怎么看都有点过河拆桥的意味。
但说到底他们之间从头到尾不过是一场戏。
她缓了几分钟,也就将这件事抛之脑后,潇潇洒洒地翻篇了。
孟殊苒口干舌燥地放下手机,起身去厨房倒水喝。
厨房里一片狼藉,是她下午给陈忘做蛋黄酥的现场。后来赶着去音乐节,还没来得及收拾。
陈忘爱吃蛋黄酥,因此每次去见他,孟殊苒都会做几个带过去。
但又怕陈忘认出来,所以时常改动配方。
此时她将灶台打扫干净,又将一罐罐的调料收拾起来。
几分钟后,孟殊苒猛地顿住,盯着手上的那罐调料看。
白色的、细密的质地,看上去像是盐。似乎不敢确认,她又用手捏了点调料放进口里。
直到舌尖上传来细微的咸味,她终于确定,下午做蛋黄酥的时候,她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竟然把盐当成了糖。
而且,还加了不少。
孟殊苒呆呆地“啊”了一声。
一盆冷水兜头而下,她仿佛能想象到陈忘被咸蛋黄酥齁死的模样。
这哪是追星啊,这是追命吧!

我和顶流谈恋爱完整版

表演结束,陈忘坐进***车的时候,车最后一排已经堆满了粉丝送的礼物——玩偶、乐高、零食、信、花——各式各样,不一而足。
陈忘一看礼物,乐了,“又这么多呢!”
经纪人爵爷说:“是你说的,粉丝送的每个礼物都不能丢,必须给你全部运回去。”他边说边叹气,“已经说了好几次让粉丝不要送礼物了,但没人听。你家的储藏室都快装不下了……”
陈忘随手拿起一个粉色信封,拆开,里面整整三页纸,密密麻麻地写满了粉丝的彩虹屁:“哥哥,你的眼睛就像是天上的星星,闪耀亮眼。你是遗落在人间的仙子,超凡脱俗……”
陈忘念得饱含深情,爵爷径直打断他:“行了行了,别念了。”
陈忘笑得很是得意:“爵爷,这样的夸奖,我得裱起来,挂在家里。等我老了,给我孙子看:看见没?爷爷当年可是大大的万人迷。”
爵爷:“………………”
陈忘放下信,又在那一堆礼物里翻来覆去。
“你找什么?”爵爷问。
陈忘没回答。
片刻后,他终于从如山的礼物里翻出一个蓝色小盒,盒子上扎着一根同色系的蝴蝶结。
盒子里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两个蛋黄酥。金黄色的酥皮上,点缀着几粒黑芝麻。
陈忘的心莫名静下来。
从前,孟殊苒就喜欢做蛋黄酥。
她的手艺好,做出的蛋黄酥美味可口,总能准确地击中他的味蕾。
那时她还说要承包他一辈子的蛋黄酥。
回忆太过深刻,以致于分手后 ,陈忘想起她时,总觉得带着蛋黄酥的软糯香甜。
三年前,他第一次开演唱会,有粉丝送了蛋黄酥。
那之后,每回他的演出,都能收到同样的礼物。
次次都是相同的包装,看起来是似乎同一个人送的,但味道却不尽相同。
每一回,他吃下蛋黄酥,都犹如彩票开奖,期许吃到那熟悉的味道。
可是,从来没有如愿过。
这次,会是她吗?
陈忘的唇紧抿,拿起蛋黄酥。
下一秒,却被爵爷当场拦下:“你肠胃不好,这蛋黄酥来历不明,吃坏了怎么办?明天还要去剧组客串,不能出岔子。”
陈忘隐去眼里翻涌的情绪,满不在乎地说:“爵爷,别那么紧张。这个粉丝经常送,我不是头一回吃了。”
爵爷蹙眉,“之前也送过?”
“是啊,每回都是这样的包装,还挺好吃的。”
“你吃东西这么挑剔,能让你说好吃的,真是难得。我也尝一个。”
爵爷说着伸手去拿,陈忘朝另一边躲了躲,护住怀里的蛋黄酥,“那可不行。这是粉丝送我的,很珍贵的。”
陈忘咬下一口蛋黄酥,刚入口就察觉出了不对劲。这咸的,仿佛放了一整罐盐。
看来到底是他多想了,终究不是她。
陈忘摇摇头,藏起眼中滔天的失望,硬生生地憋着没吐出来,然后将蛋黄酥递给爵爷:“要不你还是来一个?”
爵爷乐呵呵地接过去,嘴上却还在抱怨:“不是不给我吃吗?”
等到爵爷一口咬下去,脸瞬间变成了菜色。陈忘这才将口中的蛋黄酥吐出来,笑得前仰后合。
爵爷苦着脸,好不容易缓过来,说:“这就是你好的那口?什么蛋黄酥,分明是毒饼吧!”
陈忘拿起一瓶矿泉水,拧开瓶盖,喝了口水,“奇了怪了,今天的真是咸啊!”
两人说话间,车子发出“砰”地一声巨响,然后刺耳的刹车声响起,车子猛地停在了路边。
手上的矿泉水还没来得及盖上盖子,此时大半瓶水都泼在了陈忘的脸上、身上。
陈忘:“………………”
“怎么回事?”爵爷慌忙问。
司机兼助理花轮似乎是吓傻了,好一会儿才结结巴巴地说:“撞,撞猪上了……”
陈忘微眯着眼,不敢置信地问:“什么玩意儿?”
花轮转过头,战战兢兢地说:“我们撞上了一头猪!”
陈忘:“………………”
爵爷说:“开玩笑呢!大马路上哪来的猪?”
不等花轮回答,车外一声猪叫应景地响起,划破寂静的长空。
花轮:“……”
爵爷:“……”
陈忘:“……”
陈忘和爵爷微微站起身,顺着声音朝外看,然后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头猪倒在车前,正颤颤巍巍地想要站起来。看上去挺惨烈的,似乎被车撞得不轻。
花轮问:“现在怎么办?”
陈忘笑:“哟,这猪还挺肥的。正好饿了,不如就地取材,来个烤***猪吧。”
花轮:“……”
爵爷:“……”
陈忘说着便打开车门下车。
夜深人静,附近是一片农田,想必这头猪就是附近农家跑出来的。
路上没什么人,陈忘没顾上自己的身份。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爵爷也有点懵,此时竟然忘了拦住陈忘。
陈忘走近,谁知猪忽然大叫一声,然后猛地站了起来。
他吓了一跳,赶忙后退两步,结果脚下一滑,直愣愣地跌坐在了地上。
见状,爵爷和花轮立刻从车里下来,眼瞅着猪一溜烟地跑走。
直到猪的身影消失在黑夜中,两人才回过神来。
陈忘乐呵呵地看着跑远的猪,又对爵爷和花轮笑:“这小家伙,跑得还挺快。”
花轮却没笑。他指了指陈忘身后,欲言又止:“忘哥……”
陈忘仰头,“怎么了?”
花轮说:“你好像坐在了猪粪上。”
陈忘:“………………”
几秒后,一道惨烈的叫声划破长空。
“靠!太恶心了吧!”
——
孟殊苒昨晚一夜没睡好。
内疚于自己竟然把盐当成了糖,还不小心放多了,不知道陈忘有没有被齁死。
虽然她也不知道,陈忘究竟会不会吃不知名粉丝送的蛋黄酥。
孟殊苒走出房间时,江离见了她就大叫:“我的妈呀,孟殊苒你这黑眼圈……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昨晚纵欲过度呢!”
孟殊苒生无可恋地看着她,“我昨晚失眠了……”
江离随口一问:“和路旻分手了?”
孟殊苒本来说的是蛋黄酥的事,感叹自己折翼在追星途中。结果江离这一提醒,她才想起来和路旻分手的事情。蛋黄酥那事不提也罢。
她点点头,“昨晚他发微信来说分手。”
“***,还真是啊!你答应了?”
她再次点头。
“火哥知道了吗?”
火哥是孟殊苒和江离的经纪人。她们的经纪公司很小,艺人没几个,火哥一人身兼数职,既是老板又是经纪人。
孟殊苒摇摇头,“火哥要是知道了,可能会杀了我。”
江离分析道:“估计他还没这么快知道。不过,”她顿了顿,大喊一声,“分得好!我应该为你放一百串鞭炮庆祝。”
孟殊苒皱眉看向她。
江离又说:“我早就觉得那个路旻不怎么样。当初也不知道火哥是怎么想的,竟然同意你们炒CP。你这么一个大美人,就算要找人炒CP,也得找个陈忘那样的吧。”
孟殊苒笑,“我看你还没睡醒吧?出了这扇门,都没几个人认识我。还妄想和陈忘这样的大明星炒CP?”
“还不允许人有点梦想了!”
江离将面包一口塞进嘴里,看了眼时间,又站起来,推着她去洗手间,“快点洗漱,然后陪我去拍戏。”
一小时后,两人到达片场。
江离在这部电影《不死蔷薇》中扮演一个二十几番的小角色,只有三天的戏份。她到了片场,没耽搁,立刻去化妆间化妆、换戏服。
孟殊苒怕打扰剧组的正常工作,默默地等在化妆间外。
忽然,走廊尽头传来一阵沸腾的人声。
她循声望过去,远远看见陈忘在几人的簇拥下朝她这边走来。
他双手抄在裤兜里,侧着头和身边的工作人员说着什么。线条流畅的侧脸,眉眼里藏着点点笑意。
陈忘怎么在这里?难道他也是来拍戏的?
孟殊苒心里惊讶,脑中一片慌乱,此时想躲已经来不及。
情急之下,她立刻转过身,背对着他的方向,拿起手机,假装在打电话。
片刻后,身后传来化妆间开门关门的声音,很快,走廊重新恢复寂静。
她小心翼翼地转头,走廊上已然没有了陈忘的身影。
那颗提起的心终于放下。
担心再次撞见陈忘,孟殊苒不敢在原地多做停留,匆匆走到片场外的休息区。
有名群演见了她,神情激动,“诶,你是,你是那谁吧?那个……”
那人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想出她的名字。
她眨着无辜的大眼睛,一脸淡定地问:“谁啊?”
那人上下打量她,又兀自摇摇头,“还以为你是那个明星呢。应该是我认错了。”
这样的情况时常发生。
这两年,孟殊苒演过几部网剧,总有人记得她的脸,但一时半会儿却想不起她的名字。
每每这时,她总是光明正大地否认。
仗着“糊咖”的保护色,这几年她向来都是大摇大摆地走在路上。
说也奇怪,即使后来假男友路旻红了,依旧没什么人关注她。
生活从没有因为“演员”这一身份而发生任何改变。
此时孟殊苒趁机拉住那人问:“我刚才好像看见陈忘了,他怎么也在这个组里?”
“你还不知道呢?陈忘是来客串的,今天正好有他的戏份。”
原来如此。
只不过这样也能碰上,不知道该说是缘还是孽。
孟殊苒谢过那名群演,在休息区找了个地方坐下。
她拿了瓶水,拧开瓶盖刚喝一口,就听到身旁几人正围在一起聊天。
一名小个子男人说:“你们听说了吗?就今天来客串的那个大明星陈忘,他昨晚撞上了一头猪……”
孟殊苒一口水差点喷了出来。
有人好奇地问:“哪来的猪啊?”
小个子男人说:“附近农场里跑出来的。”
“真的假的啊?”
小个子男人拍着胸脯保证:“这消息保真!撞上之后,陈忘就下车去看那头猪,结果你们猜怎么着?”
“怎么了?”
“那头猪又突然站了起来,撞了陈忘一下,然后跑走了。”
另一人问:“你的意思是,陈忘被猪拱了?”
孟殊苒没忍住,一口水到底是喷了出来。
“擦擦吧,都喷老远了。”
孟殊苒微微转头,就看见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从身后越过她的肩头。
他的拇指修长,指甲修剪得很整齐,尽头有粉色的月牙。
手里捏着一张纯白的纸巾,纸巾上还印着细小的花纹。
这手曾在冬日里暖过她,这声音曾在耳边无数次唤她“苒苒”。
太过熟悉,熟悉到无数次出现在梦里。
一时之间,万物静止,只余风的声音,在耳边呼啸而过。
她半天没动,脸煞白,抿着唇,像是极力克制,才能不让心从胸口跳出来。
这些群演都是混迹各大剧组的,早就对各个明星如数家珍。
如今见了陈忘,大家纷纷站起来,笑着打招呼:“陈忘老师!”
孟殊苒在人声里回过神,小心翼翼地接过纸巾,却依旧不敢回头。
陈忘笑着对众人说:“害,什么陈忘老师,我分明是上好的白菜……”
嗯,确实。
被猪拱了的白菜。

孟殊苒陈忘

小说我和顶流谈恋爱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