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星火(周海歌易伯洋)

一捧星火(周海歌易伯洋)

导读:完整版《一捧星火》非常精彩,小说的作者是西方木头,主要人物是周海歌、易伯洋,一捧星火全文免费阅读主要讲述周海歌噎了一下没想到他会回问,顿了顿,摸了摸鼻尖开口:“先说明哦,这个话不是我说的,蔡澜先生说。

小说介绍

完整版《一捧星火》非常精彩,小说的作者是西方木头,主要人物是周海歌、易伯洋,一捧星火全文免费阅读主要讲述周海歌噎了一下没想到他会回问,顿了顿,摸了摸鼻尖开口:“先说明哦,这个话不是我说的,蔡澜先生说,‘人生的快乐就是吃饭……’”周海歌不好意思的轻咳一声,顿了顿:“……和传宗接代。”

周海歌易伯洋小说简介

易伯洋父母亲忌日这天,周海歌坐在楼梯凳上陪他吹风。
剥开个饭团递给他:“这人生啊一半的快乐都藏在食物里,你多吃点就开心了。”
易伯洋抬眸看她,瞳仁漆黑:“那另一半呢?”

一捧星火全文阅读

外面的阴雨已经转小,周海歌和刘芯彤都没带伞,只好小跑着回家,虽然带着帽子,但风卷着雨丝仍然打湿了碎发。
周海歌回到家后已经八点半左右,程云正在拖地。
“回来啦,你洗不洗澡,把衣服换了一起放洗衣机卷了。”程云拍了把周源的头,“一天天的,放假就不学习了,净看电视。”
“烦死了。”周源小嘴撅的老高,“哼”的一声进了房间。
周海歌笑着跟着附和了一句。
“妈妈,我今天看到对面易爷爷的孙子了。”周海歌哈了口气,换了鞋快速走到沙发处。
几乎每家每户在冬天都有一个木头或铁搭的四方架子,下面放着“小太阳”,上面盖着一块绒布,这叫“烤火”。
周海歌蹲下来,将手隔空覆在“小太阳”上翻转,热气一下子就让手带上了温度。
“是伯洋吧,今年回来的倒是早。”程云撑了撑腰,终于是拖完了。
从他高中毕业到现在,有八年的时间没有见过了,周海歌疑惑道:“他每年都回来吗?”
“是啊,这孩子孝顺,这几年几乎月月回来看他爷爷。你上学不在家,肯定不知道。”程云说着又感叹道:“这孩子好啊,就是命苦,唉……”
周海歌记得高三毕业的时候,易奶奶不小心在浴室摔倒,因为年纪太大没能挺过去。
安城这边办丧事就是所有人聚集在一起,大铁锅炒十几桌的饭菜,整宿整宿的唱歌祝福离开的人有个好的归宿,易爷爷和易奶奶在着住了几十年自然也是按照这里的习俗。
周海歌住的小区是很老的街区,丧事就在楼下举办,周海歌回家经过时看着饭桌上的人大吃大喝,她却很悲伤,易奶奶人很好整栋楼都相处的不错,还总是邀请周海歌去家里吃饭,周海歌特别喜欢她。
易奶奶的突然离开,周海歌都无法接受她不敢想象易伯洋会怎么样,直到易伯洋离开去读大学周海歌都没有再见过他,只知道那年高考他考了全省第一,他的名字被老师们一届又一届的提起。想起以前的事,周海歌心里蒙了一层雾,闷的她呼吸不畅。
“哎,对了,这酱油今天做菜时问易爷爷借的,你给人家送过去。”程云指了指餐桌。
周海歌思绪被扯回,“嗯”了一声,走去门口套上鞋出去,敲了敲对面的门。
周海歌没想到开门的会是易伯洋。会场认出后客气的寒暄了几句,他就提前离场了,不曾想这会儿在家。
易伯洋刚洗完澡出来,头发还带着水汽,穿着黑色的家居服,看起来比初见时温暖许多。
“哦!”周海歌反应过来连忙将手中的酱油举起,“那个,我来还酱油……谢谢。”太多年没见,总是有些陌生与尴尬。
易伯洋莞尔一笑,“太客气了。”
接过她举起的酱油,瞧见周海歌额前的湿发,“淋了雨吗?”他问。
“啊,对。”周海歌挠了挠自己的头,“今天出去没带伞。”
周海歌回答了这一句,下一句又实在不知道说什么。
“……那我就不打扰了,先回去了。”周海歌微微颔首。
“周海歌。”周海歌刚转身就听到后面的声音。
易伯洋朝着她微笑,“太久没见了,下次请你吃饭。”
一时间,丢失的年少时的熟悉感忽然就回来了,周海歌的心倏的就松了,笑着朝他点头。
“嗯!”放寒假除了过年,另一件大事就是同学聚会,毕竟这是为数不多的,在懒散的假期里还能让人精心打扮的事情。
高中同学聚会时间在上午10点,周海歌早早的起来化了妆,卷了头发。
聚会的地点是安城最大的饭店,这次聚会是由班级里家境最富有的一个男生陈浩组织的,听说他不久之后就要出国学习了,特意办了这个聚会。
吃饭的地方是个小包厢,周海歌到时已经有不少人来了,三五成堆的聊的开心。
“哎!又有人来了!”说话的是班长,他坐在正对门的地方,门一开就发现有人来了。
喧闹的包厢突然安静,一时间所有人齐齐看向刚推开门的周海歌,除了一些玩的不错的好友一直在联系,其他的同学三年时间没见,周海歌见大家一下子都看着自己,愣了半瞬。
不过,大家只是看了一眼,不太熟的朝她客气的打了声招呼,就回归自己的事情,稍微熟悉的叫了她名字,还朝她招了招手,周海歌都一一回应。
刘芯彤来得早给她留了空位。
班长向来是班里最热情的人,上高中时他和刘芯彤关系不错,所以周海歌和他也挺熟悉,周海歌***刚挨上椅子,他就凑了过来。
“周海歌你还和以前一样漂亮啊。”
“你比以前更帅了。”
“哈哈哈,老同学见面就是互吹,虚伪!”
周海歌被他逗笑,脱了外套搭在座椅上,揶揄道:“夸你还不乐意。”
班长嘁了一声,“哎,对了,听说你在北京上学,怎么样,北京是不是特别好!”
“是挺好的,有机会来找我玩呀!”
“肯定肯定。”“班长大人你倒是一点没变。”刘芯彤拿着一罐啤酒,指尖一拨,易拉罐拉环就“嘶”地一声松开了,“喝一杯?”刘芯彤抬眉笑道。
班长拿起旁边的啤酒碰了上去,冰凉的***顺着喉管滑入,不禁一声谓叹,“爽!你也还是一如既往的豪爽,哈哈哈!”
中间几次班长拉着周海歌喝酒,但因为她实在是酒量不行就都拒绝了。
等到人差不多都到齐了,主人公陈浩才姗姗来迟,一进门就连连道歉,还自罚了一杯。
文科班女生居多,陈浩给每个女生都送了礼物,是某大牌新年纪念款的口红,这款口红是林修白代言的,代言广告刚发布,口红就抢购一空,为此周海歌还哀嚎了好久。
看到口红时,周海歌眼睛都亮了。
“陈浩,你也太棒了吧!”
“有钱有颜还懂女人心说的就是你吧!”
“哈哈哈哈哈……”
“哎!你这不够义气吧,这女生都有,我们的呢!”
收到礼物后都格外激动,大家相互调侃,气氛一下子就活跃了起来。
周海歌也被大家的气氛惹得开心,偏过头去看刘芯彤,却发现她的礼物袋里是一瓶香水。
ECHO 回声
缠绵又无法得到回应的爱,一个古希腊的爱情传说。
周海歌抬头看了眼刘芯彤,她面色沉静,低着头似乎在想什么,周海歌又看了眼陈浩,他和同学笑闹着,偶尔分出心来看向这边,见刘芯彤没有反应,眼神落寞的回了头。
刘芯彤一直如此,她在高二的时候转来,***灵动,陈浩追她追的轰轰烈烈,闹得人尽皆知,她却拒绝的干脆利落,从不拖泥带水,大家都说她是冰山冷美人,这么好的男生都不要,但周海歌却一直记得她说,“好的不一定是对的,但对的一定是好的。”刘芯彤向来清醒,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往往越清醒越疼痛。
周海歌心底叹了口气,这没有回应的爱,从高中喜欢到现在,如今要出国了,这瓶香水也是他喜爱的终结吧。
同学聚会无非就是吃饭、喝酒、唱K。
饭局结束后大家又赶往下一场,KTV里五彩斑斓的灯光在房间里流转,笑声,喝酒声,唱歌声交织在一起好不热闹,唱了几圈,有人提起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周海歌不太敢玩这种,就缩在沙发里刷手机。
刘芯彤一首歌毕,见周海歌坐过来问道,“你怎么不去玩?”
“唉,我不敢玩这个,之前被坑过。”
周海歌摇摇头,“高一那会儿,你不还没转学来吗,有一次去KTV也玩这个,竟然让我去和隔壁随便一个男生表白,不堪回首啊!”
周海歌记得那天敲开隔壁包厢的门之前,还在祈求里面千万别有男生,没想到里面竟然全是男生,周海歌鼓起勇气随便走向离自己最近的男生,深呼吸脸憋的通红,朝他说了一句“我喜欢你”就跑了,根本没看清对方是什么表情,她第一次感谢KTV昏暗的灯光,让人看不清她的脸,每每想起这件事,周海歌都痛心疾首。
刘芯彤剥开了旁边的橘子笑道,“你这是十年怕草绳啊。”
“对了,昨天那个男人什么情况,青梅竹马?”刘芯彤望着周海歌夸张的表情,突然想到昨天的男人。
“算不上青梅竹马吧,一个邻居哥哥很久没见了。”
确实算不上,相处时间才一年而已。
周海歌转学回来时上初一,易伯洋高三,虽然是家乡但总归是新的地方,但是易伯洋总是热情的带着周海歌跑去安城各个地方,吃了好多从未见过的美食,让她很快适应了一切,周海歌从小听妈妈说高三是很繁忙的,她便问他,为什么有这么多时间,易伯洋笑得神采飞扬,“因为我聪明啊!”周海歌也跟着哈哈大笑。
那些有趣又珍贵的时光像泛着光的流水一样,缓缓流入心里,周海歌脑中浮现了他的脸,总是勾起嘴角,温软柔腻,多年没见,一如既往的让人心动。
“那你笑什么。”见她笑的傻气,刘芯彤塞了瓣橘子在周海歌嘴里。
“嘶,好酸。”周海歌缩了缩脖子。
“嗯,就以前就觉得是邻家大哥哥,现在长大了比以前更帅了,还怪让人心动的呢。”周海歌将口中的橘子咽下,笑得一脸荡漾,吓到了旁边突然转头的女同学。
周海歌连忙朝她摆摆手,尴尬笑了笑。
刘芯彤:“看来你对人家心思不纯?”
“哪有!看到帅哥理所当然的荡漾啊!我这是正常女生的反应。”周海歌辩解。
刘芯彤不置可否。
“不过吧,我也很久没见过他了。”周海歌歪着头掰了掰手指,“大概八年了吧,从我初一到现在。”
“你们不是邻居吗,怎么会没有一点联系。”
“那时候我还没有手机,自然没有联系方式,后来他去读大学了,反正我高中毕业前他没回来过。”
周海歌猜是因为易伯洋太难过了才不愿意回来吧,这么多年只见过他的父母回来,却从来没见过他。
想到这周海歌叹了口气。
因为开始的早聚会在下午5点结束了,原本周海歌想和刘芯彤一起坐公交回家,陈浩把刘芯彤叫走了,要谈些什么,想着离家不算太远,周海歌决定步行回家。
今天是难得的晴天,下午的阳光明亮却没带上暖意,周海歌走在人行道上,两旁是常绿的香樟树,偶尔飘落几片叶子悠扬的落在地上,阳光折射在路边居民窗台银色的防盗窗上,像跳舞的精灵,周海歌深呼了一口空气,是纯净清冽的味道。
周海歌走到小区楼下时,看到了下来扔垃圾的易伯洋,穿着件灰色的长款羽绒服。
周海歌本来准备上前打招呼,谁想易伯洋丢了垃圾,转身接个电话往车库走去。
周海歌:“……”

一捧星火免费阅读

同学聚会结束后,周海歌几乎没有出过门,天晴了一天后就又是连绵的阴雨,在有暖气的北方待久了,根本受不了南方的湿冷,钻进骨子里的冷,周海歌每天像是长在了火炉上,根本挪不开步,更别提洗澡了。
终于周源嫌弃的发声了:“姐,你好像四天没洗澡了吧……”
周海歌:“呵呵……没事没事,我又不出门。”
周源:“可是你头发好油”
周海歌:“没事没事,也没人看”
周源:“可是,看着你头发我会吃不下饭。”
周海歌:“……”
那你自戳双目吧,周海歌愤愤地想。
周海歌做好了全面的心理建设,还是踏进了浴室。厕所的淋浴头坏了,所以周海歌只好到主卧的卫生间洗澡。
脱完衣服后,周海歌想用手机放音乐,才发现手机在主卧脱衣服时落在了床上,她握住把手想开门去取,才发现门打不开了。
周海歌又扭了几下,门锁“嘎吱嘎吱”响,但没有开的迹象,周海歌以为是自己反锁了,又把锁头转了几圈,仍然是打不开。
周海歌气的拍向把手,“不会吧!”
又挣扎了几翻,她放弃了,实在是因为太冷了,虽然开了浴霸,但她脱的精光,浴霸的热量还是让她冻的慌。
周海歌搓了搓手臂,朝外面喊去,这会程云加班去了,只有周源躲在房间里打游戏。
从浴室到房间,隔了浴室门,主卧门,周源房间门,一共三个门,周海歌声嘶力竭的喊了几声都没有反应,也不挣扎了。她实在是冷,打算先洗澡。
周海歌压了两泵洗发水,又朝外喊了两嗓子,也不管周源听没听到,搓开了泡沫往头上抹去。
“YES!”
周源拍了把大腿,“这把打的漂亮。”
房间这边,周源一把游戏毕,他眯着眼用手撑着脖子转了两圈,低头的酸胀感缓解了些,他突然睁开眼。
刚才好像听到姐叫他。
周源打开房门,走到主卧门口敲了敲门,“姐,你刚才叫我没?”
周海歌洗完了第二遍头,正打算冲洗头上的泡沫,就听到了敲门声。
“臭小子!叫了你几百遍了!”周海歌打开水随便冲了下手中的泡沫,走到门前,“你进来,门打不开了。”
周源走进主卧,手握着浴室门把,虽然知道打不开还是尝试性的拧了几下,“姐,这个门前几天坏了,你是不是反锁了啊。”
“啊!洗澡肯定反锁啊,那怎么办。”
周海歌快要抓狂了,洗个澡真的好难!
“哎!小源你看看我手机在床上没!”
周源往床前走去,两只手捏起散落床上的毛衣,棉裤,在最底下看到了周海歌手机。
周源:“我拿到了”
周海歌:“你去大门口看看那些小广告,我记得应该有开锁电话。”
周源:“一顿必胜客。”
周海歌:“周源!”
周源:“两顿。”
周海歌咬牙切齿:“等我出来你完了!”
周源:“姐,那你别出来了。”
周海歌深呼吸:“……好,两顿……”
得到答复的周源一溜烟跑走了。
周海歌被气的想笑,头顶的凉意督促着她继续开始洗澡。
周源蹲下来找了一圈,又踮起脚往门框上找了找,愣是没找到。
易伯洋打开门看到的就是周源像猴子似的窜上窜下。
“干什么呢?”
周源回头看到易伯洋手中提了个垃圾袋,正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伯洋哥!”
周源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跑到易伯洋面前。
“我家浴室门坏了,我姐被锁在里面了。”说着还往门里指了指,继续道,“我在找有没有开锁电话,不过好像没有……”
易伯洋顺着周源的手指往里看了一眼,竟然听到了哗啦啦的水声。
他轻挑眉毛。
倒是淡定,还洗上了。
易伯洋轻“嗯”了一声,视线扫了一眼周围的小广告,这边周源都找过了,如果没有,那只能在……
果然,
易伯洋将门掩上,在门后的那堵墙上真的有一张开锁广告。
周源也看到了,兴奋的凑上去输上号码。
电话很快打通,周源描述了大概情况就挂断了。
“伯洋哥,我怕师傅找不到,我下去等他,麻烦你帮我看看家门,我妈把钥匙拿走了。”
说着还接过他手中的垃圾,“垃圾我帮你丢!”
易伯洋笑着应下。
周源跑了飞快,很快没了身影,只留下“哒哒哒”的脚步声。
易伯洋出于礼貌只站在了他家门口,不经意往房间里瞥了眼。
浴室里的水声渐小。
周海歌洗完了身体打算冲洗头上的护发素,听见外面安静的没有声音。
“小源!打了吗?”
半天没有等到回应,周海歌又喊了声。
第一遍时易伯洋就听到了,不过有些模糊,走了***想听听怎么了,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周海歌中气十足地喊道:“臭小子!”
易伯洋:“……”
他轻咳了一声:“小源下去接开锁师傅去了……我是易伯洋。”
周海歌:“……”
果然,今日不宜洗澡。
发上的水顺着额头滑到了眼睛里,“嘶……”***的***让周海歌睁不开眼,她连忙打开喷头冲洗头上的护发素,没有心思思考尴不尴尬了。
易伯洋听到里面的水声又响起,勾了勾唇,转了个身倚在门框上。一阵铃声响起,易伯洋垂眸,“薇薇。”
单薇薇刚开门放下钥匙,听筒对面就穿来了男人低沉的声音。
她歪头将手机夹在脸颊和肩膀之间,弯腰拉开靴子的拉链,笑着应道:“伯洋哥。”
“这么晚了,还没睡。”
“嗯~今天和朋友出去吃饭了。”
单薇薇终于脱下了鞋子,赤脚走到沙发坐下,“……易爷爷身体怎么样?”
单薇薇很紧张。
易伯洋回家一周多了,除了刚到时单薇薇打了电话问了平安,其他时候她实在不知道该以什么理由打电话。他们是很好的朋友,在互联网发达的时代,频繁的打电话不是普通朋友应该做的事情。
“爷爷挺好的,比我还爱锻炼,每天早晨和夜晚都要出去走走。”
提到亲人,易伯洋整个人都温柔下来,单薇薇甚至还听到他语气里的笑意。
单薇薇听到他温和的声音,整个人也放松了下来:“今天我大学室友带了好多家乡特产,分了些给维言,还留了些给你。”
“辛苦你了。”
“泊洋哥太客气了,我等……我们等你早点回来,到时候请我们吃饭哦,哈哈哈。”
易伯洋笑:“肯定的。”
单薇薇放下手机,整个人卸了力气躺在沙发上。

下次又该用什么理由打电话呢?
易伯洋挂了电话,抬头看见周源领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师傅进了门:“没事,不用换鞋,您直接踩进来吧。”
“泊洋哥谢谢你啊。”周源抬头,见易伯洋正往这边看过来,走了过去。
易伯洋摇头:“客气。”
周海歌正拿着毛巾擦头听到了外面的窸窣声,“姐,师傅找来了!”
“太好了,我刚洗完,快点吧,我衣服都在外面,里面也没吹风机,快冻死了。”
易伯洋看了眼正在找工具的师傅,越过周源往里走了几步,“周海歌,里面有浴巾吗?”
周海歌一愣,他还没走吗?
周海歌回头看了一圈:“没有。”
“开锁的是个男师傅,一会儿你往锁的后面靠些,以免门打开……”易伯洋斟酌了下,还是开口:“以免***。”
周海歌没想到他会提醒自己这个,一股热气从脸上冒出,好尴尬啊!
“我会的。”声音小了一度,也不知道易伯洋听到没。
周源在旁边挠了挠头,泊洋哥想的真周到。
“可以开始了吗?”师傅不知何时已经拿好了工具在旁边询问。
“啊!可以可以。”周源连忙过去引师傅过来。
“对了,伯洋哥,你能帮我先垫付一下钱吗,我不知道我姐的支付密码。”周源突然想到这点。
“当然。”
易伯洋问了师傅价格,“叮”的一声很快将钱转了过去。
“***,等会儿让我姐还给你!”周源嬉皮笑脸撞了下易伯洋的肩膀。
易伯洋含笑着看了他眼,抬脚走出去。
有了开锁师傅门三下五除二一下子就开了,很快周海歌也换好了衣服出来了。
周源把师傅送走后,看到周海歌正出来拿着吹风机:“姐,你去把钱还给伯洋哥。”
周海歌举着的手僵住:“你不会丧心病狂到让人家出钱吧!”
周源含糊道:“……唔,我又不知道你的支付密码……“
周海歌:“别和我说你没钱!”
周源小声嘀咕:“你向来借钱不还……”
“你在说什么?”
“哎呀,你快去还人家钱吧,不然一会别人该睡觉了!”说着把周海歌推搡着出了门。
“手机给你!***!”周源捞起桌上的手机一把塞到周海歌手中。
周海歌真的想掐死他。
周海歌站到对面的门口,用手梳了梳头发,头发吹得半干不干在发梢处打成了一个个小结,周海歌忍痛揪开几个结,用手把头发拢在脑袋后面。
唉,真是每次见易伯洋都狼狈的很。
易伯洋洗净了拖把走到客厅正准备拖地,就听到了敲门声。
周海歌正低着头抠着手机壳后面的玩偶,听到开门声猛的抬头。
易伯洋开门就对上周海歌亮晶晶的眼睛,随即眼神移到她的头顶,又是湿发。
“进来说吧。”易伯洋先一步开口。
周海歌看到倚在玄关处的拖把:“你在拖地吗?”看易伯洋的样子实在是不会像是会拖地的人。
“嗯,晚上爷爷睡了,更方便一些,不然地滑。”
不知何时易伯洋已经倒了一杯热水递到了周海歌的手里,杯子是双层的隔着玻璃传到手心反而是温热的。
“谢谢。”
“不用客气。”
周海歌双手握着杯子小小抿了一口,走到离他近的沙发前。
“小源和我说了,真的麻烦你啦,我没有现金,可以加你的微信还给你吗?”
见他半晌没说话,以为是他不愿意,周海歌连忙补充道:“如果不方便的话也没事,支付宝也行的。”
易伯洋呆了几秒终于想起来把手机放在了哪里。
易伯洋长腿一迈走到了周海歌旁边。
这几次见易伯洋他虽然笑着但总不真切,还带着些许不可接近的冷淡,虽然以前认识,但周海歌现在莫名的有点怕他。
周海歌见他不说话,还冷着个脸心想:不是吧,要个微信而已生气了?
易伯洋弯腰拾起了沙发上的手机,手指轻点几下解了锁,递过来一个二维码“诺。”
“……哦哦……”周海歌反应过来连忙放下水杯从衣兜里掏出手机。
“一时没想起来把手机放在哪了。”易伯洋解释道。
周海歌在心底扑哧一笑,感情刚才是自己吓自己。
手机很快显示通过了好友验证。
周海歌犹豫了会儿,还是备注了“伯洋哥”。
“多少钱啊,我给你转。”周海歌点开了对话框。
易伯洋瞥了眼周海歌的手机屏幕,在她抬头前移开了视线,摁灭了手机放进裤袋。
“给你微信不是让你还钱的。”
“啊?”
易伯洋叹了口气,“明天有时间吗,说好请你吃饭的。”
话题跳转太快周海歌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呆了半秒:“明天有。”
“嗯,那明天请你吃午饭。”
“……哦。”
“还有。”
“嗯?”周海歌歪头看他。
“以后不用总和我说谢谢,太生疏了。”
说了很多次吗?
可能是周海歌疑惑的表情太明显,易伯洋肯定的朝她点头。
周海歌眨了眨眼,整个人心情大好,他这个样子倒是和以前很像:“下次一定改正。”周海歌眉眼弯弯保证道。

小说推荐

转眼间一捧星火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