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的痛彻心扉(苏软霍斯言)

最初的痛彻心扉(苏软霍斯言)

导读:主角是苏软霍斯言小说叫《最初的痛彻心扉》是作家蛋黄酥所写,抖音热文最初的痛彻心扉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多么荒谬!当时身为霍云生未婚妻的她,居然跟未婚夫的哥哥睡了。而一切不幸的开始,也正是因为那件事。

小说介绍

主角是苏软霍斯言小说叫《最初的痛彻心扉》是作家蛋黄酥所写,抖音热文最初的痛彻心扉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多么荒谬!当时身为霍云生未婚妻的她,居然跟未婚夫的哥哥睡了。而一切不幸的开始,也正是因为那件事。现在这个男人心安理得的纠缠着她,没有任何的愧疚。

小说简介

苏软深爱着青梅竹马,却没想到那个男人置她的爱于无物,她被信任的人背叛,最终家破人亡,导致精神崩溃,她凭借着最后一丝理智把自己送进了精神病院,被诊断出重度抑郁。现在三年的时间过去,她竟然不知不觉间已经痊愈。重新回到这个世界,得知的第一件事就是那个渣男要结婚了。

最初的痛彻心扉免费阅读

第3章 他没死
跟他结婚?苏软好看的杏眼微微睁圆,然后低低的嗤笑了一声,这大概是她今天听过的最好笑的事。
苏软在笑,肆无忌惮,但那笑意却不达眼底。她转身,对上了霍斯言深沉不见底的眼睛,刚想开口,眼前就多了一张薄薄的纸。
“不用急着拒绝我,给你时间考虑。”面容俊美的男人哑声,身姿挺拔。
这是?苏软迟疑的看着正方形的硬纸片,伸手去接,碰巧霍斯言又往前递了一下,她指腹滑过了他的掌心,勾出酥麻的痒。
霍斯言不动声色的收回手,收拢五指,清清冷冷的站着。
苏软瞥了他一眼,转而把卡片握在手中,头也不回的走了。这一次,男人并没有阻拦。
苏软沿着来时的路慢慢回到了市区,置身于车水马龙。
周围人来人往,苏软环顾着街道,愣了愣,她现在,是应该去找工作吗?不过,还是先把霍斯言的事解决吧。她很好奇他为什么会语气笃定的认为她肯定会改变主意?
摩擦着纸上的地址与房间号,苏软凭借记忆,坐着公交来到了一家私立医院。
停在医院门口,她抬头望去,楼房高耸,林木环绕。似是霍斯言特意安排了人,她刚来就有个护士模样的中年女人过来领路,苏软跟着她来到了七楼一间朝南的病房。
推门而入,阳光倾泻了一地,新鲜的栀子花插在花瓶,病床上躺着的少年脸颊消瘦,却依旧遮不住俊朗。
苏软忽然觉得双腿发软,眼眶瞬间一酸,红了眼尾。她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生怕一眨眼,眼前的画面就会如海市蜃楼搬消失的干干净净。
苏奕,他没有死。
***的喜悦和庆幸席卷,苏软通身颤抖。
这时,从里面走出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见她这幅模样惊讶了一会,随即做了个嘘声的动作,指了指门外。
苏软领会的退了出去,医生这才抱歉的笑了笑:“你是苏奕的姐姐吧?病人虽处于昏迷的状态,但是对外物还是有感应的,他的状态很不稳定,所以我就先叫你出来了。”
“是的,请问,他现在的情况还好吗?”苏软的声音不受控制的轻颤。
医生叹了口气,“先比较之前已经好很多,但是,他以前交的医药费不够了,如果还不续交,估计……”他的话没说完,可苏软也懂他的意思,如果没有医药费,苏弈就会被赶出医院。
苏软心一揪,直至医生人都走了还待在原地。不知过了多久,她才动了动麻木的双腿,急急忙忙从编织袋中翻出三年前带入医院的手机开了机。
沉寂了三年,刚一亮屏就是劈天盖地的消息,卡了好几分钟才恢复正常。但是经过三年的时间,电话卡早已经不能用了。
苏软偏头,对照着墙上的密码连上了WIFI,又凭着模糊的印象拨通了当年跟她关系不错的朋友的语音通话。
出乎意料,对面很快就接通了。
苏软抿住唇,小声道:“你好,我是苏软,现在有点急事要处理,请问可以借我点钱吗?”
接连被拒绝,苏软只觉得越来越无力。
半个小时内,她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得到的答案大同小异,结果都毫无意外是拒绝。现在,满满当当的好友列表只剩下一个人了。
苏软压抑着失望的心情,忐忑的播通了语音通话。“嘟!”的一声过后,听筒里面响起懒洋洋的声音。
“你好,我是苏软,现在有点急事,请问能向你借一点钱吗?保证很快就会还清。”
“借钱啊,也不是不可以,具体来这儿谈吧,地址待会发你。”随着交谈的深入,苏软的眼里渐渐亮起了光。
……
S市,莱勒酒店。
苏软将***上的褶皱抚平,扬起一抹笑,敲响了和那人说好的房间号。
在来的路上她已经酝酿了无数遍说辞,比起借钱时干巴巴的开场白,已经感情丰富了许多。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单独约在房间,可听闻那个富家子弟在圈内的风评还是不错的,为了弟弟的医药费,她愿意冒一次险。
吸了口气,苏软曲起手指叩响了实木。
很快,门自内打开,露出男人挺拔的身形。
苏软抬眸,即将出口的礼貌用语蓦地卡在喉咙,笑意僵住。
霍斯言?怎么是他?她脸色一冷,转身就走,却被男人一把抓住手臂扯了***。
猝不及防下,苏软毫无防备撞入他的怀里,鼻间索绕了好闻的男性气味,比车上更加浓郁。
苏软尚显苍白的脸颊迅速红了个透,她毫无威慑力的瞪了男人一眼,下一秒,男人倏的低头,薄唇覆上饱满的红。
柔软的触感让苏软瞪大眼,满是质疑。
霍斯言,吻她了!
荒唐感油然而生,苏软使劲挣扎起来,可男女的力道到底在天生上存在差异,霍斯言岿然不动的把她禁锢在方寸,唇上慢慢***舐起来。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恋恋不舍的退了退,额头抵着她,两人呼吸交织。
苏软努力平复着急促的呼吸,同时恶狠狠的瞪向男人。
到了此时此刻,就是再蠢,也知道是被耍了。
那个富二代,压根没有真正想过帮她,让她来这里,也不过是因为把她卖给了霍斯言。但,如果这件事没有得到霍斯言的允许,那人根本不敢这样做。
霍斯言这个疯子,到底想干什么?放着无数千娇百媚的女人不要,非来纠缠一个刚出院的人。
又怒又恼,苏软完全抛弃了心底那丁点顾虑,质问道:“霍斯言,你是有什么特殊癖好吗?麻烦说一下原因,我好改。”她语气中的嘲讽意味十足。
霍斯言低低笑了,胸腔震动,他深邃的瞳孔直视她,犹如恶魔呢喃,“你知道原因的,宝贝。”最后两个字落下,奇异的跟三年前的一个晚上重合。
顿时,苏软像是堕入了冰窖,浑身冰凉。
三年前,霍云生开始转变态度,并一点点暴露本性,对她厌恶至极,正是因为她……不小心,失身给了一个陌生男人。

最初的痛彻心扉全文阅读

第4章 她回来了
原来,那天晚上,是他。
多么荒谬!
当时身为霍云生未婚妻的她,居然跟未婚夫的哥哥睡了。而一切不幸的开始,也正是因为那件事。
现在这个男人心安理得的纠缠着她,没有任何的愧疚。
苏软只觉得冷,从心底生出的冷。她不知道从哪生出力气,一把推开了身前的男人,惯性作用下她后退几步,抵在了被霍斯言关紧的门上。
背部冰凉的触感激的苏软一个哆嗦,白皙的皮肤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让混乱的思绪稍稍恢复了清明。她像是要把他刻进骨子里,又像是固执的想要一个肯定的答案,一字一顿,“那天晚上是你?”是他在她被下药时,夺取了她的清白。
苏软的目光过于淡漠,又夹杂了一些其他的东西,让霍斯言喉结禁不住滚了滚。他弧度极小的勾了勾唇,语调缓慢,带着漫不经心的意味:“是我。”他回答的干脆又果断,显而易见的宣示主权,霸道又冷漠。
苏软的指甲随着他的话一点点的陷入肉里,尖锐的疼痛从两者接触的地方发出,她恍然未知。她的噩梦,苏家的悲剧,从始至终,都是霍家兄弟一手造成。
如果没有霍云生,如果没有霍斯言,她不会家破人亡,她的弟弟不会痛苦待在病床上天天接受治疗,她会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可是,一切都没有如果。
她的父母没了,她的家也没了,现在她只剩下一个弟弟了。
苏奕的存在让苏软崩溃的情绪慢慢恢复正常,她动作迟缓的擦干泪水,凉凉开口,“霍斯言,我答应你,我们结婚,条件是,治好我弟弟。”
“好。”男人点了点头,转身一步步朝着卧室走去,不一会儿,手上拿了一个精致的礼盒,“换上,回霍家。”
苏软不发一言的接过,越过他进了浴室。
礼盒是两层式,上面一层放了一件粉白色的小洋裙,下面是耳环之类的首饰。
她面无表情的褪下了身上的裙子,在清洗完身体后,她换上了异常合适的洋裙,又用毛巾将头发擦干,扎了一个松松垮垮的歪马尾。
镜中的人似乎变得更美了,即使没有化妆,皮肤依然细腻无比。苏软拿起耳环仔细戴上,手指抚过坠下的碎钻,唇畔勾起一抹讽笑。
她,回来了。
霍家的别墅处于S市著名销金区的半山腰,沿途的路灯上挂了一闪一闪的星星灯,别墅更是灯火辉煌,处处布置的精致无比,远远看去犹如灯火的海洋。
今晚是霍云生跟楚晴天的结婚的第一个晚上。
苏软想着,主动挽上身旁男人的手臂,七厘米的高跟鞋哒哒的敲在地面。她略显亲昵的举止令霍斯言淡淡掠了她一眼,脚下的步伐跟上了她的节奏。
灯光为他们染上暖色的柔软,犹如金童玉女。
在踏入餐厅的那一刻,苏软明显感觉到热闹的空气霎那间静了下来。她笑容不变,迎着一众惊异的目光朝坐在正中的老人弯了弯腰,甜甜叫道:“奶奶。”
苏软的声音落下,犹如摁住了开关,凝滞的氛围活跃起来,但这一变故让打扮精致的一男一女脸黑的像是锅底。
霍云生周身冷的似是寒冬腊月,厌恶至极。
见状,他身旁的楚晴天怯怯抬起头,泪水滴答滴答落在餐布上,率先开口,“苏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在今天来捣乱,是,是还想得到云生吗?”
苏软扬了扬眉,亲昵的往男人的肩膀上一靠,歪头不解道:“晴天,你怎么能这样冤枉我呢,只是你们结婚,作为嫂嫂的怎么能不来?那不是失了礼数,斯言,你说是不是?”她黑白分明的眼里荡了水润的亮。
霍斯言从喉咙里溢出一个音,随即凉薄的瞥向楚晴天,“有意见?”
“没有。”楚晴天强忍着泪水,欲说还休。
这幅模样看的苏软一阵恶心,三年的时间过去了,她白莲花的功力修炼的越来越精纯了。苏软从开始的还能忍受,到现在的一见就想吐。
正当苏软想回怼的时候,位于正首的霍老太太敲了敲拐杖,警示的扫过桌上的人。
“该吃饭就吃饭,别说些有的没的。”她说着,向苏软招了招手,“好孩子,到奶奶这儿来。”
苏软听话的走了过去,对于这个慈祥的老人隐隐透着感激。这个老人在三年前护着她,现在依旧护着她。可以说,她是霍家唯一一个相信她的人。
苏软乖乖坐在霍老太太身边,温和的帮她夹着喜欢的菜,时不时逗得盛老太太眉开眼笑。
这一顿本该开开心心的晚饭,除了霍斯言三人,其他人都食之无味。苏软仿佛没有看到如此尴尬的景象,自然而然的回了替她安排的客房,自在的就像是这里的主人。
不知是不是晚上吃的太开心,临近半夜,苏软突然渴了起来,空荡荡的客房并没有放置茶水。
她找了找,穿着睡衣打开了房门。
灯光稍暗,苏软正准备往外走,余光就瞥见了一道人形的影子猛地凑了上来,下一秒,她纤细的脖颈被大掌扼住。
霍云生的声音在夜的遮掩下多了股阴冷,“苏软,你费尽心思回来,是不是又想耍三年前的把戏,伤害晴天。”熟悉的一幕和三年前如出一辙,那时候的她也是这样被狠狠掐住,任由空气一点一点的逝去,无力又无助。
现在,霍云生又在用这一招。
可是,她早已经不是三年前的苏软了。
精神病院内的人们发病起来并不友好,言语和身体上的暴力她都承受过。在那日复一日的噩梦中,她除了受折磨外,还无数次想过该怎么反客为主。
凉凉一笑,苏软拖长了音,如同柔软的羽毛,“是啊,我就是……来报复你们的。”
趁着霍云生恍神的功夫,她毫无犹豫的抬脚踢向了男人最为脆弱的部位。
伴随着肉体接触的闷响和霍云生扭曲的脸,苏软如同一尾鱼,灵活的溜了出去。她抬手掐住了他的脖子,目光又冷又利:“霍云生,你也不过如此嘛!”

苏软霍斯言

以上就是本站分享的最初的痛彻心扉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拥有较高人气,小说资源情节百转千回、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真心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