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破人亡后沦为渣男的情 人(霍其深晏阳)

家破人亡后沦为渣男的情 人(霍其深晏阳)

导读:抖音火爆言情小说《家破人亡后沦为渣男的情 人》为您奉上,主角是霍其深晏阳,由作者安曦所著作。霍其深晏阳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阳阳,你怕我?”霍其深的眼神落在晏阳身上,带着点审视的意味。“没有。”晏阳开了口,嗓子哑的厉害,“烧已经退了。”

小说介绍

抖音火爆言情小说《家破人亡后沦为渣男的情 人》为您奉上,主角是霍其深晏阳,由作者安曦所著作。霍其深晏阳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阳阳,你怕我?”霍其深的眼神落在晏阳身上,带着点审视的意味。“没有。”晏阳开了口,嗓子哑的厉害,“烧已经退了。”

霍其深晏阳小说简介

为了给心爱之人洗脱罪名,霍其深亲手将晏阳送进了监狱,曾经的天之骄子,为了爱情沦为渣男的发泄品,后来,霍其深看着浑身是血的晏阳,终于慌了…

家破人亡后沦为渣男的情 人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晏阳听得恍恍惚惚,脚指头抽搐了一下,疼得又叫了一声,眼泪跟断线的珠子啪嗒往下掉。
他从小学琴,十八岁,就考完了十级,被网上报道,天才钢琴家。
晏阳的张狂骄傲,不是因为自己生在首富家,而是他弹得一手好琴有资本。
可现在,他被霍其深按在他的骄傲里践踏。
霍其深一米八九,比晏阳高出太多,从后拥上去时,能把他整个人都揽在了怀里。
晏阳是早产儿,打小身体就不好,也不怎么运动,身高只有一米七上一点。
别人是上大学还会猛长一截个头儿,到他这,高二就停止了。
若不是家里一直宠着,给他买各种补品,不然他的身子更羸弱,这一个月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他身体的极限。
而今天被霍其深一顿羞辱,从中午到现在,又跪又淋雨又挨打,这么一条龙“服务”,精神亏损,那残留在脑子里的一点意志,咯嘣一声,宛如一根琴弦断了一般。
那一瞬间,眼前一片黑,大脑放空,耳朵嗡嗡作响,万念俱灰。
霍其深见他半死不活的模样,眉眼闪过点厌烦,却还是松开了他:“没用的东西。”
霍其深脸色不善:“这么娇气比女人还不如,你最好好好锻炼一下自己的身体,别动不动就没气,我可不想以后碰你的时候,你三天两头就晕倒。”
说难听点,晏阳就是他买的玩物,不是观赏的花瓶。
晏阳身子不好,他倒是听过晏阳他妈说过。
光是锻炼肯定不行的,还需要补品,最好一样来一斤,一周吃一次。
晏阳没出声,也没力气出声,昏昏沉沉中,似乎听到霍其深的手机响。
电话那头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他只听到霍其深说了一句:“我马上回去,在家乖乖等我,我叫医生过去。”
打电话的人是谁,晏阳不知道,但听霍其深关心的语气,不是亲人就是爱人,总之和他这种“阴沟里的蛆虫”是不一样的。
说完,霍其深起身去浴室冲了下,走之前一句话都没留,却大发慈悲的给晏阳盖了一床被子。
.........
赵让在外面,从下午四点守到晚上八点。
整整四个小时,都没见霍其深出来,也没看到服务员***。
难道.......
霍其深有对象,却从没做过出格的事。
赵让一直以为霍其深是个性冷淡,直到后来,他看到霍其深看晏阳的眼神,里面是毫不遮掩的占有欲。
赵让这才明白,霍其深不是性冷淡,而是人不对。
晏阳如今被霍其深搞得走投无路,跪在地上求上,以霍其深的能力,恐怕得来个通宵。
赵让正思忖着自己要不要先回去,就看到电梯门开了。
霍其深从里面出来,衣冠楚楚,精神满面,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
与***前没什么两样,只是怀里少了一个人。
赵让皱了眉心,霍其深过来时,也没多问,直接打开后车门。
霍其深:“回南水湾。”
赵让从后视镜里往后瞅了一眼,霍其深心情很不错,看得出来这吃到嘴里的肉和他口味。
也是,心心念念惦记这么久的东西,可不就是在等这一刻?
赵让忽然有点同情起晏阳来。
去南水湾的路程需要四十分钟,到了南水湾,赵让正要松安全带送霍其深。
霍其深制止他:“你回去看看晏阳,他要是身体不正常,你就带他去医院检查一下。”
“好的。”
目送霍其深***,赵让转着方向盘倒车,去了酒店,报上房间号,服务员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他。
毕竟那屋子刚经历过某种事,现在又一个男人***,该不会是要.......
不怪服务员这么多想法,主要是,这房间里有装隔音,可那间房还是泄露了惨叫,让人听了,就背脊发凉。
到了门口,赵让拿出房卡刷门***,等进了卧房,他看到一室狼藉,才明白刚为什么服务员要用奇怪的眼神盯他了。
赵让扫过一眼盖着被子的晏阳,有那么瞬间,他心里发怵。
霍其深的能力是真的强,没有折腾通宵,可能是因为晏阳受不了晕过去了。
晏阳躺在床上,被子盖到肩下,露出的脖子和肩膀,上面净是伤。
晏阳生的白,那些红紫色的淤伤就显得尤为醒目狰狞。
这还只是脖子,那被子下面的.......赵让不敢去想了。
赵让是霍其深的私人助理,关系虽近,却得避点嫌,合着被子将晏阳抱起来,送进了医院。
晏阳昏昏沉沉,整个人就跟漂浮在水上一样,睡得不安稳,当听到动静无意识的拧紧眉头,眼皮被针扎住了一样怎么也睁不开。
赵让合着被子把晏阳送走时,酒店里的服务员才开始活络起来。
“看到没有,光着身子,昏迷,一身印记,懂吗?”
“懂,地铁,老人,手机。”
“啧啧,四个小时,清洁阿姨在门口都听到里面的声音了,叫的可惨了。”
“这人送走了,是不是要去里面看一下?”
“我可不想***,晦气。”
“看那车是个有钱人,听说啊这有些有钱的,就喜欢玩***的,心里有特殊癖好,啧啧.......”
晏阳被送进特需病房,检查出来一大堆病,发烧,膝盖受损,满身的瘀痕,还有破皮撕裂。
检查完后,赵让又接受到了来自医生护士的眼神洗礼。
他心里苦,他好好的一个直男,今天背了两次锅,搞得现在所有人看着他,都以为他是个乱搞男人有着不良癖好的人。
护士给晏阳挂上了消炎药和退烧药,耐心嘱咐了赵让几句就走了。
这一层全是VIP特需病房,单人间配置,赵让一会儿看药水一会儿打量着晏阳死气沉沉的脸。
暗忖道:霍其深的能力强是强,但人也是真的渣,吃干抹净提起裤子就回去找正室了。
霍其深对于晏阳看似执着,实际上只是把他当做了一个充气.娃娃。
这好比就像小时候的玩具,家里面没有的就眼馋着惦记外面的,可一旦得到就不珍惜。
这再漂亮稀罕的玩具,都有一天会破烂损坏的时候,一旦废旧就找个回收站扔了,无论当初再怎么喜欢到最后也是当垃圾的份儿。
赵让盯着药水放完,又往里加满袋,看着药水顺着透明管往下滴后就起身掏出烟盒往楼道吸烟区去了。
赵让在楼道口吸了小半盒烟,手机忽然响了起来,赵让抿着烟拿出手机,一看是霍其深打来的,顿时嘴一抖,烟掉了。
他赶紧接通电话,“霍总,什么事?”
“晏阳怎么样?”
赵让瞟了眼手机右上角的时间凌晨一点,这都过去五个小时了,才打来电话问。
“发了高烧,我把晏先生送进了医院,医生开了退烧药这会儿药水已经滴完了。”
“严重么?”霍其深轻飘飘的问了一句。
赵让顿了顿,心里转了个弯,回道:“还好送往医院及时。”
四十度高烧再晚一点能把人烧成智障。
听了赵让的话,霍其深那边忽然无声了,安静了几秒从里面传来个男人的声音。
“其深,这么晚了你在给谁打电话,我烧好像还有些没退,头有些疼.......”
电话那头的人赵让一听就知道是苏鸣,搞了半天原来正宫也发烧了。
依照这惯性,霍其深当然会放下手机好好照顾苏鸣。
果然。
赵让想法刚落,就听到霍其深说道:“你好好照顾晏阳,我明天过去。”
“好的霍总。”话音刚落通话就挂了,速度很快,有情又无情。
赵让也关掉了手机,回房继续盯着晏阳,脸色要比之前好些了,但依旧惨白。
病房里的灯光照在他脸上,能清晰看到他脖子下的筋络血管,整个人白的有些透明,仿佛在慢慢消失。
赵让忍不住啧了一声,暗道一声可怜。
晏阳躺了一夜,第二天痛醒了,他身上伤口多,止痛药药劲一过疼得想死。
一出汗伤口就火烧火燎的疼,特别是身下那羞.耻的地方。
在被霍其深按在钢琴版上的时候,他一度以为他会死在上面。
赵让从楼下买了份鸡肉粥,晏阳凑过去闻了闻,鼻子堵塞什么味都闻不到,尝了一口也不知道是咸是甜。
晏阳硬吞了半碗就没吃了。
早餐吃完,主治医生带着两个护士过来给他检查身体。
面对时不时投向他的特殊眼神,晏阳难堪的低下头咬着下唇发颤。
医生问什么都只回复一个“嗯”,最后还是赵让在一旁帮着他和医生说了情况。
一夜间晏阳又消瘦了不是身体而是精神,仿佛瘦成了一根线,一挑就断。
.......
到了中午霍其深提着一筐水果去看晏阳,404病房干净得一尘不染。
晏阳穿着蓝白条病服安静的靠坐在床头,低垂着眼,浓密的睫毛在眼下留了一层阴影。
霍其深看着他脖颈上的伤,语气微沉:“烧退了吗?”
听到霍其深的声音,晏阳呼吸一窒,手指都发僵了。

家破人亡后沦为渣男的情 人全文阅读章节试读

晏阳听得恍恍惚惚,脚指头抽搐了一下,疼得又叫了一声,眼泪跟断线的珠子啪嗒往下掉。
他从小学琴,十八岁,就考完了十级,被网上报道,天才钢琴家。
晏阳的张狂骄傲,不是因为自己生在首富家,而是他弹得一手好琴有资本。
可现在,他被霍其深按在他的骄傲里践踏。
霍其深一米八九,比晏阳高出太多,从后拥上去时,能把他整个人都揽在了怀里。
晏阳是早产儿,打小身体就不好,也不怎么运动,身高只有一米七上一点。
别人是上大学还会猛长一截个头儿,到他这,高二就停止了。
若不是家里一直宠着,给他买各种补品,不然他的身子更羸弱,这一个月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他身体的极限。
而今天被霍其深一顿羞辱,从中午到现在,又跪又淋雨又挨打,这么一条龙“服务”,精神亏损,那残留在脑子里的一点意志,咯嘣一声,宛如一根琴弦断了一般。
那一瞬间,眼前一片黑,大脑放空,耳朵嗡嗡作响,万念俱灰。
霍其深见他半死不活的模样,眉眼闪过点厌烦,却还是松开了他:“没用的东西。”
霍其深脸色不善:“这么娇气比女人还不如,你最好好好锻炼一下自己的身体,别动不动就没气,我可不想以后碰你的时候,你三天两头就晕倒。”
说难听点,晏阳就是他买的玩物,不是观赏的花瓶。
晏阳身子不好,他倒是听过晏阳他妈说过。
光是锻炼肯定不行的,还需要补品,最好一样来一斤,一周吃一次。
晏阳没出声,也没力气出声,昏昏沉沉中,似乎听到霍其深的手机响。
电话那头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他只听到霍其深说了一句:“我马上回去,在家乖乖等我,我叫医生过去。”
打电话的人是谁,晏阳不知道,但听霍其深关心的语气,不是亲人就是爱人,总之和他这种“阴沟里的蛆虫”是不一样的。
说完,霍其深起身去浴室冲了下身子,走之前一句话都没留,却大发慈悲的给晏阳盖了一床被子。
.........
赵让在外面,从下午四点守到晚上八点。
整整四个小时,都没见霍其深出来,也没看到服务员***。
难道.......
霍其深有对象,却从没做过出格的事。
赵让一直以为霍其深是个性冷淡,直到后来,他看到霍其深看晏阳的眼神,里面是毫不遮掩的占有欲。
赵让这才明白,霍其深不是性冷淡,而是人不对。
晏阳如今被霍其深搞得走投无路,跪在地上求上,以霍其深的能力,恐怕得来个通宵。
赵让正思忖着自己要不要先回去,就看到电梯门开了。
霍其深从里面出来,衣冠楚楚,精神满面,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
与***前没什么两样,只是怀里少了一个人。
赵让皱了眉心,霍其深过来时,也没多问,直接打开后车门。
霍其深:“回南水湾。”
赵让从后视镜里往后瞅了一眼,霍其深心情很不错,看得出来这吃到嘴里的肉和他口味。
也是,心心念念惦记这么久的东西,可不就是在等这一刻?
赵让忽然有点同情起晏阳来。
去南水湾的路程需要四十分钟,到了南水湾,赵让正要松安全带送霍其深。
霍其深制止他:“你回去看看晏阳,他要是身体不正常,你就带他去医院检查一下。”

小编推荐

家破人亡后沦为渣男的情 人 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