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星火(周海歌易伯洋)

一捧星火(周海歌易伯洋)

导读:《一捧星火》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一捧星火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西方木头所编写的,讲述了 “明天和你朋友早点来,这是老师席位的票,也是赶巧,有几位女老师怀孕休假了。

小说介绍

《一捧星火》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一捧星火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西方木头所编写的,讲述了 “明天和你朋友早点来,这是老师席位的票,也是赶巧,有几位女老师怀孕休假了,到时候可别乱跑,领导看见也不太好。”程嘉军把票递给周海歌叮嘱道。

小说简介

周海歌脚刚踏进教师办公楼,晚自习的下课铃就响了,整个校园像是煤气灶上烧着的热水,突然到了沸点,“嗡――”的响了起来。
周海歌搓了搓手,轻轻敷在被寒风吹红的脸颊上,快步走向楼梯口,往三楼跑去。
整个学校就只有高三还没有放假,教师楼里也只有少数办公室亮着灯,周海歌很快看到了要找的办公室——

一捧星火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安城,冬。
周海歌脚刚踏进教师办公楼,晚自习的下课铃就响了,整个校园像是煤气灶上烧着的热水,突然到了沸点,“嗡――”的响了起来。
周海歌搓了搓手,轻轻敷在被寒风吹红的脸颊上,快步走向楼梯口,往三楼跑去。
整个学校就只有高三还没有放假,教师楼里也只有少数办公室亮着灯,周海歌很快看到了要找的办公室——
教务处
周海歌整理了下自己缩在一起的羽绒服,轻轻敲门。
“进。”
办公室里人不多,只有三人。周海歌朝里面的老师微微颔首。
“来啦,海歌!”
程嘉军看到周海歌后,放下了手里的笔,朝着门口招手,示意她过来。
“程老师,这你家谁啊。”坐在最靠里侧的一位女老师仰头问道。
“我外甥女,来拿明天校庆的入场券。”
周海歌见女老师看过来,乖巧的喊了声“老师好。”
“诶,你这外甥女长的真水灵,这看校庆?以前也在一中读的吗?”
“嗯,就几年前从这考的大学。”
程嘉军边答边翻,终于从抽屉里的一本书里拿出了两张红色的入场券。
“明天和你朋友早点来,这是老师席位的票,也是赶巧,有几位女老师怀孕休假了,到时候可别乱跑,领导看见也不太好。”
程嘉军把票递给周海歌叮嘱道。
周海歌轻轻笑了下,“舅舅,肯定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你这孩子,早点回去,天黑冷得很。”
“嗯嗯,舅舅再见。”
周海歌看向另外两位老师,原本想打个招呼再走,看见她们正聊着不好打断,悄悄拉了门出去。
周海歌出了门,转身关门的时候听到女老师说道:“那可不,捐了一个体艺馆给树德呢,这真是财大气粗啊。”
一个体艺馆啊!
周海歌咋了咋舌,这也太太太太太太壕了吧!
在安城,这个出租车才160辆,即使你在出租车上丢了东西,随便找个出租车师傅一问,都可以找回来的小县城里,生活水平算不上高,大多数人都从树德读初中,再到一中上高中,遍地都是校友,给学校捐雕像的多,捐楼的少,捐体艺馆的更是闻所未闻,
周海歌记得自己在树德读初中时,树德还没有体艺馆,每次学校有什么元旦汇演之类的,各个班级就自己搬凳子到操场的草坪上坐着,而各类表演就在操场前不大的主席台上开始。
周海歌从小热衷于参加活动,每次元旦穿着裙子上台表演,都冻的半死,在南方的瑟瑟寒风里,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在室内表演!
好在上了高中后,一中有一个四层楼高的体艺馆,她刚入学时也才刚修好没多久,听说花了好几亿,学校也因此还欠了不少钱。
如今树德也有体艺馆了,还真是应了那句话“一毕业,母校就装修。”虽然她早就毕业了,但现在的小学弟学妹真的好幸福啊!
*
校庆的时间是下午五点。周海歌和刘芯彤早了半小时到会场,里面已经来了不少的人。
校庆在体艺馆里的一个下沉式篮球场举行,中间的空地摆上了椅子给领导、老师以及一些合唱团的成员,观众席按年代划分开来。
来的大多是观众席上的人,底下的座位除了后几排的合唱团的成员坐满了外,前面的几乎没人,除了第一二排留给领导,其他的位置都是先到先得随便坐。周海歌拉着刘芯彤挑了第三排最中间的位置。
“***,来的早还是有好处的。”周海歌拖开椅子坐下。
“第一次看一中办这么大的晚会。”刘芯彤抬头数了数观众席前的年代标,一共十五个年头。
“是啊,诺!”周海歌下巴朝挂在主席台上的横幅一扬——
热烈庆祝安城一中建校一百年树德中学建校七十年校庆
“百年呢。”周海歌把奶茶插好递给刘芯彤,又吸了口自己手中的珍珠,补充道:“还有个大佬捐了个体艺馆,可不得搞个大的。”
刘芯彤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晚会马上开始,会场里人陆陆续续来齐了,唯独周海歌前面的位置还空着,周海歌咬着吸管笑着对刘芯彤说:“唉!祈求我前面的人别来,这儿的视野太好了!哈哈哈!”
“你小声点。”刘芯彤扯住周海歌,示意她前排有人看过来,“人家听到了。”
“略!”
周海歌吐了吐舌头,把没喝完的奶茶塞到刘芯彤手上,留下一句“我去上厕所”就跑了。
平时体艺馆宝贝得很,一般学生都不让进,周海歌上高中时体艺馆也就来过两次,分别是高一和高二时的元旦文艺汇演,也没去过这里的厕所,周海歌问了馆内的引导才找到。
安城冬季总是阴雨绵绵,冷空气带着水汽,钻进衣服里,黏腻潮湿。外面不知何时已经下起了雨,噼里啪啦敲在玻璃门上,有些震耳欲聋的意味,进场的人衣服,鞋底带着雨水,大厅的地板也染上了大片污水。
一个女孩走的急,一个没注意滑倒在地,周海歌刚好甩着手从厕所出来,看到后急忙过去扶起了她。
“谢谢啊……”
“地滑你小心点。”
周海歌掏出纸巾边擦拭女孩羽绒服下摆的污渍边说,“我扶你一起***吧。”
女孩摔得有点重,并没有拒绝。
周海歌朝她扬了扬手上的废纸,“那你等我一下,我去丢个垃圾!”
会场里已经传来了主持人开场的说话声,门口几乎没有什么人。周海歌很迅速的朝离她最近的垃圾桶走去,抬头时看到一个男人收起伞,转过身从大门进来。
男人穿着黑色的大衣长到小腿,里面是件高领的白色毛衣,黑色裤子配双白色球鞋,整个人颀长清冷,冬季的厚重穿在他身上却也看得出肩宽腰窄,他拿着把长伞,卷伞时露出一小截手腕,光洁白皙。
本是匆匆一眼,但周海歌瞧见了他的脸。
男人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银边眼镜,斯文雅痞。
似乎是注意到有人看他,微微侧头,往周海歌这边看来。
周海歌盯得正起劲,正在心里感叹他的容貌,万万没想到人会看过来,一时间没来得及收回视线,直愣愣的和他的眼神在空中交汇。
周海歌愣了一瞬立马反应过来,匆匆收回视线,转身跑走了。
易伯洋抬头一瞬还没看清,前面的女孩就跑走了,他环顾了四周,找到不远处的一个黑色伞桶,将雨伞放入,往里走去。
等周海歌自己也回到座位时,主持人的开场词都快结束了。
“怎么这么久。”刘芯彤下巴朝舞台一点,“开场词都快说完了。”
见她不说话,“什么情况啊。”,刘芯彤一下拍在周海歌大腿上。
“我刚才看到一个帅哥。”
“?”
“很眼熟,可是想不起来哪里见过。”周海歌皱眉,叹了口气,“我感觉这名字就在嘴边,就是想不起了。”
“也许是你初中同学?”
“不应该吧……初中同学看到脸我还是认识的。”
“害!”周海歌甩了下手,“不想了,不过……人真的超帅!”周海歌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刚才一眼的惊艳真的过目难忘。
“再帅能比得过你家爱豆。”刘芯彤看着周海歌不禁好笑。
“***,说实话的话,可以比肩,但私心当然我家鸣鸣最帅啦。”说着还边往刘芯彤怀里钻,“唉,都是我得不到的男人!”
“得了吧你!”
“***……”周海歌傻笑一会,正打算抬头看节目突然发现前面有个黑影。
“诶!前面怎么坐人了!”
她从刘芯彤身上顺势起来,声音也没控制住,虽然不大,但是前面的人绝对听得真真的,她懊恼的捂住自己的嘴巴。
易伯洋刚刚交代完公司事务,按灭了手机屏幕,就听到自己后面传来的声音,他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座位。
坐错了吗?刚才来这里确实是个空位。
易伯洋转头,一眼就看到后排的女孩捂着嘴巴,见他回头,松了手连连低头,一直说“抱歉抱歉”。
舞台上的灯光在她脸上明明灭灭,晃得人脸似梦似幻,女孩眼睛扑哧扑哧眨了几下,像个做错事的小孩。
隔了太多年,记忆中的人脸有些模糊,但渐渐与眼前的人重合,易伯洋带着些许不确定:“周海歌?”
周海歌这下子是彻底想起来了。
因为父母在晋市打工,所以周海歌从小出生在晋市,在那里长到六年级回了老家安城读初中,毕竟两地的高考卷子不同,在初中的关键阶段回来,也好为以后高考做准备。
那时周海歌才12岁,新家早就装修好了,就等着入住。
那天周海歌拖着一个粉红色的小小行李箱,乖乖的跟在母亲后面,邻居的门“咔擦”一声打开,周海歌回头,看见一个少年笑着和她们打招呼,“阿姨好,听奶奶说我们有新邻居了,我是易伯洋。”
那天天气怎么样,温度怎么样,周海歌统统都记不得了,她只知道少年嘴角旋起酒窝笑的灿烂、温暖又亲近,在一个新的城市,周海歌第一次收到来自陌生人的笑容。

一捧星火免费阅读精彩赏析

外面的阴雨已经转小,周海歌和刘芯彤都没带伞,只好小跑着回家,虽然带着帽子,但风卷着雨丝仍然打湿了碎发。
周海歌回到家后已经八点半左右,程云正在拖地。
“回来啦,你洗不洗澡,把衣服换了一起放洗衣机卷了。”程云拍了把周源的头,“一天天的,放假就不学习了,净看电视。”
“烦死了。”周源小嘴撅的老高,“哼”的一声进了房间。
周海歌笑着跟着附和了一句。
“妈妈,我今天看到对面易爷爷的孙子了。”周海歌哈了口气,换了鞋快速走到沙发处。
几乎每家每户在冬天都有一个木头或铁搭的四方架子,下面放着“小太阳”,上面盖着一块绒布,这叫“烤火”。
周海歌蹲下来,将手隔空覆在“小太阳”上翻转,热气一下子就让手带上了温度。
“是伯洋吧,今年回来的倒是早。”程云撑了撑腰,终于是拖完了。
从他高中毕业到现在,有八年的时间没有见过了,周海歌疑惑道:“他每年都回来吗?”
“是啊,这孩子孝顺,这几年几乎月月回来看他爷爷。你上学不在家,肯定不知道。”程云说着又感叹道:“这孩子好啊,就是命苦,唉……”
周海歌记得高三毕业的时候,易奶奶不小心在浴室摔倒,因为年纪太大没能挺过去。
安城这边办丧事就是所有人聚集在一起,大铁锅炒十几桌的饭菜,整宿整宿的唱歌祝福离开的人有个好的归宿,易爷爷和易奶奶在着住了几十年自然也是按照这里的习俗。
周海歌住的小区是很老的街区,丧事就在楼下举办,周海歌回家经过时看着饭桌上的人大吃大喝,她却很悲伤,易奶奶人很好整栋楼都相处的不错,还总是邀请周海歌去家里吃饭,周海歌特别喜欢她。
易奶奶的突然离开,周海歌都无法接受她不敢想象易伯洋会怎么样,直到易伯洋离开去读大学周海歌都没有再见过他,只知道那年高考他考了全省第一,他的名字被老师们一届又一届的提起。
想起以前的事,周海歌心里蒙了一层雾,闷的她呼吸不畅。
“哎,对了,这酱油今天做菜时问易爷爷借的,你给人家送过去。”程云指了指餐桌。
周海歌思绪被扯回,“嗯”了一声,走去门口套上鞋出去,敲了敲对面的门。
周海歌没想到开门的会是易伯洋。会场认出后客气的寒暄了几句,他就提前离场了,不曾想这会儿在家。
易伯洋刚洗完澡出来,头发还带着水汽,穿着黑色的家居服,看起来比初见时温暖许多。
“哦!”周海歌反应过来连忙将手中的酱油举起,“那个,我来还酱油……谢谢。”太多年没见,总是有些陌生与尴尬。
易伯洋莞尔一笑,“太客气了。”
接过她举起的酱油,瞧见周海歌额前的湿发,“淋了雨吗?”他问。
“啊,对。”周海歌挠了挠自己的头,“今天出去没带伞。”
周海歌回答了这一句,下一句又实在不知道说什么。
“……那我就不打扰了,先回去了。”周海歌微微颔首。
“周海歌。”
周海歌刚转身就听到后面的声音。
易伯洋朝着她微笑,“太久没见了,下次请你吃饭。”
一时间,丢失的年少时的熟悉感忽然就回来了,周海歌的心倏的就松了,笑着朝他点头。
“嗯!”
*
放寒假除了过年,另一件大事就是同学聚会,毕竟这是为数不多的,在懒散的假期里还能让人精心打扮的事情。
高中同学聚会时间在上午10点,周海歌早早的起来化了妆,卷了头发。
聚会的地点是安城最大的饭店,这次聚会是由班级里家境最富有的一个男生陈浩组织的,听说他不久之后就要出国学习了,特意办了这个聚会。
吃饭的地方是个小包厢,周海歌到时已经有不少人来了,三五成堆的聊的开心。
“哎!又有人来了!”说话的是班长,他坐在正对门的地方,门一开就发现有人来了。
喧闹的包厢突然安静,一时间所有人齐齐看向刚推开门的周海歌,除了一些玩的不错的好友一直在联系,其他的同学三年时间没见,周海歌见大家一下子都看着自己,愣了半瞬。
不过,大家只是看了一眼,不太熟的朝她客气的打了声招呼,就回归自己的事情,稍微熟悉的叫了她名字,还朝她招了招手,周海歌都一一回应。
刘芯彤来得早给她留了空位。
班长向来是班里最热情的人,上高中时他和刘芯彤关系不错,所以周海歌和他也挺熟悉,周海歌***刚挨上椅子,他就凑了过来。
“周海歌你还和以前一样漂亮啊。”
“你比以前更帅了。”
“哈哈哈,老同学见面就是互吹,虚伪!”
周海歌被他逗笑,脱了外套搭在座椅上,揶揄道:“夸你还不乐意。”
班长嘁了一声,“哎,对了,听说你在北京上学,怎么样,北京是不是特别好!”
“是挺好的,有机会来找我玩呀!”
“肯定肯定。”
“班长大人你倒是一点没变。”刘芯彤拿着一罐啤酒,指尖一拨,易拉罐拉环就“嘶”地一声松开了,“喝一杯?”刘芯彤抬眉笑道。
班长拿起旁边的啤酒碰了上去,冰凉的***顺着喉管滑入,不禁一声谓叹,“爽!你也还是一如既往的豪爽,哈哈哈!”
中间几次班长拉着周海歌喝酒,但因为她实在是酒量不行就都拒绝了。
等到人差不多都到齐了,主人公陈浩才姗姗来迟,一进门就连连道歉,还自罚了一杯。
文科班女生居多,陈浩给每个女生都送了礼物,是某大牌新年纪念款的口红,这款口红是林修白代言的,代言广告刚发布,口红就抢购一空,为此周海歌还哀嚎了好久。
看到口红时,周海歌眼睛都亮了。
“陈浩,你也太棒了吧!”
“有钱有颜还懂女人心说的就是你吧!”
“哈哈哈哈哈……”
“哎!你这不够义气吧,这女生都有,我们的呢!”
收到礼物后都格外激动,大家相互调侃,气氛一下子就活跃了起来。
周海歌也被大家的气氛惹得开心,偏过头去看刘芯彤,却发现她的礼物袋里是一瓶香水。
ECHO 回声
缠绵又无法得到回应的爱,一个古希腊的爱情传说。
周海歌抬头看了眼刘芯彤,她面色沉静,低着头似乎在想什么,周海歌又看了眼陈浩,他和同学笑闹着,偶尔分出心来看向这边,见刘芯彤没有反应,眼神落寞的回了头。
刘芯彤一直如此,她在高二的时候转来,***灵动,陈浩追她追的轰轰烈烈,闹得人尽皆知,她却拒绝的干脆利落,从不拖泥带水,大家都说她是冰山冷美人,这么好的男生都不要,但周海歌却一直记得她说,“好的不一定是对的,但对的一定是好的。”刘芯彤向来清醒,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往往越清醒越疼痛。
周海歌心底叹了口气,这没有回应的爱,从高中喜欢到现在,如今要出国了,这瓶香水也是他喜爱的终结吧。
*
同学聚会无非就是吃饭、喝酒、唱K。
饭局结束后大家又赶往下一场,KTV里五彩斑斓的灯光在房间里流转,笑声,喝酒声,唱歌声交织在一起好不热闹,唱了几圈,有人提起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周海歌不太敢玩这种,就缩在沙发里刷手机。
刘芯彤一首歌毕,见周海歌坐过来问道,“你怎么不去玩?”
“唉,我不敢玩这个,之前被坑过。”
周海歌摇摇头,“高一那会儿,你不还没转学来吗,有一次去KTV也玩这个,竟然让我去和隔壁随便一个男生表白,不堪回首啊!”
周海歌记得那天敲开隔壁包厢的门之前,还在祈求里面千万别有男生,没想到里面竟然全是男生,周海歌鼓起勇气随便走向离自己最近的男生,深呼吸脸憋的通红,朝他说了一句“我喜欢你”就跑了,根本没看清对方是什么表情,她第一次感谢KTV昏暗的灯光,让人看不清她的脸,每每想起这件事,周海歌都痛心疾首。
刘芯彤剥开了旁边的橘子笑道,“你这是十年怕草绳啊。”
“对了,昨天那个男人什么情况,青梅竹马?”刘芯彤望着周海歌夸张的表情,突然想到昨天的男人。
“算不上青梅竹马吧,一个邻居哥哥很久没见了。”
确实算不上,相处时间才一年而已。
周海歌转学回来时上初一,易伯洋高三,虽然是家乡但总归是新的地方,但是易伯洋总是热情的带着周海歌跑去安城各个地方,吃了好多从未见过的美食,让她很快适应了一切,周海歌从小听妈妈说高三是很繁忙的,她便问他,为什么有这么多时间,易伯洋笑得神采飞扬,“因为我聪明啊!”周海歌也跟着哈哈大笑。
那些有趣又珍贵的时光像泛着光的流水一样,缓缓流入心里,周海歌脑中浮现了他的脸,总是勾起嘴角,温软柔腻,多年没见,一如既往的让人心动。
“那你笑什么。”见她笑的傻气,刘芯彤塞了瓣橘子在周海歌嘴里。
“嘶,好酸。”周海歌缩了缩脖子。
“嗯,就以前就觉得是邻家大哥哥,现在长大了比以前更帅了,还怪让人心动的呢。”周海歌将口中的橘子咽下,笑得一脸荡漾,吓到了旁边突然转头的女同学。
周海歌连忙朝她摆摆手,尴尬笑了笑。
刘芯彤:“看来你对人家心思不纯?”
“哪有!看到帅哥理所当然的荡漾啊!我这是正常女生的反应。”周海歌辩解。
刘芯彤不置可否。
“不过吧,我也很久没见过他了。”周海歌歪着头掰了掰手指,“大概八年了吧,从我初一到现在。”
“你们不是邻居吗,怎么会没有一点联系。”
“那时候我还没有手机,自然没有联系方式,后来他去读大学了,反正我高中毕业前他没回来过。”
周海歌猜是因为易伯洋太难过了才不愿意回来吧,这么多年只见过他的父母回来,却从来没见过他。
想到这周海歌叹了口气。
因为开始的早聚会在下午5点结束了,原本周海歌想和刘芯彤一起坐公交回家,陈浩把刘芯彤叫走了,要谈些什么,想着离家不算太远,周海歌决定步行回家。
今天是难得的晴天,下午的阳光明亮却没带上暖意,周海歌走在人行道上,两旁是常绿的香樟树,偶尔飘落几片叶子悠扬的落在地上,阳光折射在路边居民窗台银色的防盗窗上,像跳舞的精灵,周海歌深呼了一口空气,是纯净清冽的味道。
周海歌走到小区楼下时,看到了下来扔垃圾的易伯洋,穿着件灰色的长款羽绒服。
周海歌本来准备上前打招呼,谁想易伯洋丢了垃圾,转身接个电话往车库走去。
周海歌:“……”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一捧星火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