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情首席小逃妻(夏安安陆君胤)

薄情首席小逃妻(夏安安陆君胤)

导读:完整版小说《薄情首席小逃妻》主人公是夏安安陆君胤,作家佚名所写;薄情首席小逃妻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四年前,惨遭婆婆和小姑的陷害,她不得不带着幼小的女儿远走他国。四年后,夏安安为了救女儿,又不得不回国......

小说介绍

完整版小说《薄情首席小逃妻》主人公是夏安安陆君胤,作家佚名所写;薄情首席小逃妻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四年前,惨遭婆婆和小姑的陷害,她不得不带着幼小的女儿远走他国。四年后,夏安安为了救女儿,又不得不回国找前夫要二胎,可谁料,前夫居然不举了!

小说简介

那咋整?她换个男人要二胎?然而很快,听到自己马上要被戴绿帽消息的男人一把将她堵在了厕所里,狭长幽冷的眸子戏谑地看着她,玩味道:“前夫?我们什么时候离过婚了?”她理直气壮打破:“在你不举的时候!”“……““啊……你、你要做什么?快放我下来!”男人抱着她气定神闲地往床上一扔,说:“让你验证一下,你老公到底有没有能力让你怀二胎。”

薄情首席小逃妻免费阅

嗯,只要他们都没事就好。”
夏安安擦了擦眼角的眼泪,酸涩地看着陆海华,“爸,谢谢你,要不是你,我恐怕……”
“孩子,说什么傻话呢?忘记爸爸带你和君胤去领证那一天说过的话了吗?从你和君胤成为夫妻那一刻开始,你就是我们陆家的儿媳,生该是我们陆家的人,死也该是我们陆家的鬼!只要我陆海华还活着,就没有任何人能动你们母子!就连君胤也不能欺负你们!”
陆海华脸上满是慈爱温和的笑意,拍了拍夏安安的肩膀。
因为这样的承诺,让夏安安暖心不已,含泪地点了点头。
“好了,别哭了,你现在的首要目的就是要好养身体,至于那个肇事逃逸的司机,我会找人去查清楚的!一定不会让你和君胤白遭这次的罪!”
“嗯,谢谢爸。”
陆海华笑眯眯地安抚完夏安安后,又找了护工和月嫂,一起来照顾她。
为了能让她好好坐月子,甚至连温淑婉和陆芸姿都被警告不许踏进病房半步。
直到七天后,夏安安终于能够下床了,陆海华也安排她去看了早产的两个龙凤胎宝宝。
看着自己被宝宝们抓住的手指,夏安安的心中充满了温暖,也情不自禁地红了眼睛。
真好,宝宝们都好好的。
这么充满生命力!
“宝宝还小,倒是看不出来像你还是像君胤,等再长开一些兴许就能看出来了。”
陆海华呵呵地笑着,看着保温箱里的孙子孙女,心情格外愉悦。
夏安安笑了笑,说:“长得像君胤好,好看些。”
“哈哈,男孩像爹就算了,要是女孩也像,那就不得了咯!”
陆海华笑着,话音刚落,手机就响了起来。
听到那边的话,顿时脸上露出了喜色,看着夏安安说:“安安,君胤醒了!”
“真的吗?!”
夏安安听到这话,也激动地不得了。
立即就和陆海华一起赶去了陆君胤的病房。
陆君胤是三天前从ICU转出来的,医生说已经度过危险期了,只要等他醒过来,就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以后只要好好将养着就行了。
站在门口时,夏安安就已经看到苏醒靠坐在病床上的陆君胤。
温淑婉忙前忙后地给他倒水端粥,絮絮叨叨。
而陆君胤俊美无俦的脸庞始终没有多余的表情,甚至连眸色都冷到极致。
原本要踏进病房的夏安安感觉到了不对,下一秒,就有人拉着她的胳膊,将她给狠狠地拽了出去!
她扭头一看,拉扯着她的人正是陆芸姿!
陆芸姿开口了,没有谩骂羞辱她,而是冷笑着说:“我弟弟醒了,恢复记忆了。”
夏安安愣住了,呆呆地看着她,问:“什么意思?”
陆芸姿嗤笑了一声,将手机打开,上面的视频恰好照应的是陆君胤病房的一幕——
“君胤,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陆海华脸色沉沉地问着儿子。
陆君胤眸子漆黑而冰冷,语调也平静地无半点波澜,薄唇微启:“不记得了。这三年……我都做了什么?”
“……”
陆海华脸上的表情僵住了,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而就在这个时候,陆芸姿关掉了手机,冷冷地看着夏安安,“听到我弟弟的话了?你明白了没有,我弟弟从前是怎样的人?冷酷无情、手腕残忍。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能近得了他的身,要不是他这三年生了病,你以为,你能占那么大的便宜?”
夏安安浑身僵硬住了。
陆君胤是怎么样的人,在***陆家,答应温淑婉***之前,她就知道了。
十年前的陆氏,已经逐渐走向了没落,在B市豪门世家中,仅数末流。
然而,就在十八岁的陆君胤接管了陆氏集团之后,仅凭一己之力,力王狂澜,仅仅五年的时间,就让陆氏再一次闪耀着豪门世家的光辉!
那时,B市整个上流圈子,流传的都是属于陆君胤只手便能在商界翻云覆雨的神话。
他成为了年轻一辈中的翘首,集聚瞩目。
可偏偏就是这样耀眼而令人高不可攀的存在,在某一日,忽然陨落……
在压根查不出任何原因的某一天,陆君胤从办公室苏醒,然后,傻了。
没有半点的征兆,不仅是他手底下的人,还有陆海华夫妻,都懵了。
因为事发突然,陆海华夫妇也没来得及隐瞒消息。
陆君胤一觉睡醒变成傻子的消息,如一阵风吹过,传遍了整个B市,一夜之间,本是天之骄子的他,变成了所有人的笑柄!
原本定下来的未婚妻,在打听到他的病压根就没法治之后,立即就找借口跑到了国外,以此来赖掉这门亲事!
陆家,也因为陆君胤的陨落,再一次遭受沉重打击。
本来就不擅长做生意的陆海华只能硬着头皮上,接管儿子留下来的一切,可到底事不尽人意。
陆氏曾今的光芒太盛,再加上陆君胤为人处世过于霸道无情,树敌无数。
短短一年,陆氏就濒临破产。
温淑婉觉得丈夫无能,唯一的亲儿子病又没救,就想着给儿子留下一点血脉。
于是开始挑三拣四。
曾今同等条件的豪门世家看不上傻子陆君胤,比现在陆家还要差点的,不是暴发富,就是图谋陆家最后那点财产。
温淑婉烦不胜烦,最后想出了个下策,找***,千挑万选了夏安安这个长得不错,学习优秀的穷人家女孩……
如果是从前的陆君胤,夏安安连直视都不敢,只能远远地在电视荧幕上仰望这位天子骄子。
可当天之骄子陨落之后,对着那双清澈眸子、带着天真笑脸的大孩子陆君胤,夏安安没有了拒绝的理由……
“夏安安,我这可是给你自己选择的机会!我弟那样的天之骄子,你以为,他会允许自己的人生有任何的污点?当他苏醒的那一刻,遗忘掉这三年所发生的一切,不就足以证明了,其实你在他的心中,半点分量都没有!说到底,你也不过是我妈花钱买回来的生育工具而已!”

薄情首席小逃妻全文阅读

生育工具……
这四个字就像是一根根针刺,狠狠扎在夏安安的心上。
让她彻底明白过来,自己在失去三年记忆的陆君胤面前,到底算什么?
陆芸姿看到了她眼底的痛苦和恐惧,心中越发畅快得意,继续讥讽道:“夏安安,你也不看看自己到底哪一点配得上我弟弟了,长得也不是特别好看,读书也读的跟书呆子一个模样,还有你那养父母一家……啧啧,要是他们知道了你在陆家拿钱***,又会闹出什么事情来呢?”
听到‘养父母’三个字,夏安安眸底划过一抹深深的恐惧,浑身颤抖着,红着眼强撑着:“不会的……就算阿胤失忆了,只要我还在他的身边,他一定会再想起我的……我……”
“得了吧!都说了,对我弟弟这样的天之骄子来说,你的存在就是他人生的最大污点!还有你的孩子,你觉得我弟被你引诱生下的孩子他会喜欢?”
陆芸姿冷笑一声,伸手掐住了夏安安的下颚,***抬起,“瞧瞧你这可怜兮兮的穷酸样,你比得过人家牧氏千金牧可晴吗?”
“牧可晴?”
夏安安疼得感觉下巴的骨头都要被她捏碎了,眼泪也控制不住地从眼角滑落,“她不是在……国外吗?”
陆芸姿不屑啧了一声,“看来你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啊!牧可晴之所以去国外,是为了给君胤找治病的方法,现在君胤恢复记忆了,她能不赶回来吗?当年君胤对可晴多好,早就认定她是自己唯一的妻子了。除去这三年,你觉得,凭现在的你,比得上牧可晴?”
“我……”
夏安安脸上血色尽褪,唇瓣发颤着,原本因为出身而脆弱卑微的心,再一点点被她的话击垮。
陆芸姿所说的一切,就是她最害怕发生的一幕。
如果是重新站在云端上的陆君胤,她还有勇气去靠近,想要留在他的身边吗?
夏安安疼的心像是在滴血,仿佛有个声音不停地在她脑子里回响,对她说:你不配。
“所以,夏安安,趁着我弟弟亲自开口让你滚之前,你还是识相点自己离开吧!”
陆芸姿松开夏安安的下颚,冷笑一声,转身要离开安全通道时,却撞上了一堵人墙。
正气恼地要开口大骂,却对上了陆海华阴沉如霜的黑脸!
“爸……你怎么在这里?”
陆芸姿吓得连忙后退了两步。
陆海华冷笑:“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我不在这里,不就眼睁睁地看着你把我的好儿媳给逼走了吗?!陆芸姿,你可真是好样的!老子说过的话,你全当耳边风了是不是!”
陆芸姿被吼得心慌不已,但还是继续强装镇定,咬牙说:“爸,我这可是为了夏安安和弟弟好!你看弟弟都恢复记忆了,你了解弟弟的性格,他绝对不会接受像夏安安这样的妻子的!夏安安的存在对他来说就是耻辱!弟弟那么要强,从小到大都追求完美,您以为……”
“住口!”
陆海华一巴掌狠狠扇在了陆芸姿的脸上,“君胤就算失忆了,忘记了安安,只要有我在,就绝对不会让他抛弃安安母子!”
“爸……”
夏安安握紧了双手,看着神色坚定的陆海华,心中一暖,感动不已。
“别担心,爸马上就带你去见君胤……”
陆海华笑着。
然而。
话音刚落,他的后脑勺就一阵钝痛!
转头看到的就是陆芸姿手持玻璃药瓶的狰狞面孔!
“你……”
陆海华气得气血上涌,伸手就要去抓她,却被陆芸姿身后忽然蹿出来的高大男人***地一推……
整个身体便踉跄地向后面的楼梯倒去……
“唐垒,你……”
“爸!”
陆海华从楼梯向下滚落,亲眼目睹这一切的夏安安焦心不已,大喊着就要下楼,却被陆芸姿的丈夫唐垒给紧紧地用毛巾捂住了口鼻!
陆海华从楼梯滚落,原本被砸的后脑勺已经不断地往外渗血,意识也越来越模糊,颤抖地手指着楼梯上的陆芸姿,嘴里也吐出了鲜血,愤怒地吐字不清:“你……逆、女……”
陆芸姿居高临下,昂着下巴冷笑道:“爸,你不是要一直维护这个小贱人吗?不是为了她要把我和妈赶出陆家吗?呵,那就别怪女儿我心狠手辣了!只要没了你,陆家,迟早都是我的囊中物!”
陆海华又吐了一口血,最终带着愤怒,不甘心地闭上了眼睛。
被捂着口鼻的夏安安哭得眼泪直掉,呜呜地挣扎着,就是逃不开唐垒的束缚,很快也彻底失去意识,昏死过去了。
陆芸姿见状,嫌弃地昵了她一眼,对丈夫说道:“人可别弄死了,按照我说的做,把她生的那个小赔钱货也还给她,立马把人送上船,到了目的地再动手!”
唐垒看见倒在楼梯下,不省人事的陆海华,依旧心有余悸,“老婆,我们这样做真的不会被发现吗?爸他……”
“闭嘴!你忘记我之前说的了吗?爸在查弟弟和这小贱人车祸的事情,要是被他知道人是我们安排去撞的,分分钟就会把我们夫妻一起送进监狱里去!而且,陆家就算是落魄世家,那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可没办法再忍下去了,否则这老东西,迟早把财产都留给这贱人和她生的小贱种!”
陆芸姿恨声说着,脸上又露出了几分得意,“呵,弟弟失去记忆了,更是天助我也。等把这贱人和孩子送走,我们就把爸摔楼梯的罪推到她的身上!再加上我买通了这边的医生,只要我不让爸醒过来,他就只能一辈子就这么给我躺在床上!”
唐垒看着面露狠色的妻子,想到陆海华醒着他就可能去坐牢这事,当即也就心软不下来了,立即用准备好的麻袋和推车将昏迷的夏安安装***,迅速送出了医院!
做好这一切,陆芸姿才做出一副惊慌失措的表情,推开安全通道慌乱地大喊:“护士……快来人啊,我爸从楼梯上摔下去了!”
短短几分钟,原本好端端的陆海华就被送进了抢救室,等送出来的时候,就被告知严重中风成了植物人……
刚刚苏醒的陆君胤听到这个消息,原本就冰冷的黑眸更是再覆上了一层寒霜。
陆芸姿哭哭啼啼地跑到了他的面前控诉:“是夏安安做的!她知道你病倒醒不过来,就急着要带着孩子离开陆家!我听到爸大骂夏安安白眼狼的时候就冲了***,看见她抱着孩子站在倒在那里的爸爸面前,还说什么这怪不得她,她也不过是拿钱卖子宫给君胤生个孩子而已!现在孩子生了两个,拿了该拿的钱,带走一个孩子是她的权力……”
“夏安安?!”
温淑婉本来就哭得更是上气不接下气,听到女儿的话,更是震怒不已:“她怎么敢这么做?你爸对她那么好!都不介意她是因为***才留在你的身边,她居然这么狠心地下毒手害你爸……君胤,这个女人,太恶毒了,她还带走了我的小孙女……绝对、绝对不能放过她!”
窗外的阳光洒落进来,映着陆君胤俊美无俦的侧脸,他微垂着眸子,隐忍着一抹浓浓的戾气……
许久,他才微微动了动冰薄的唇瓣,近乎无情冰冷地,像是要刻入骨髓般,一字一句地念出了她的名字——
“夏——安——安。”

夏安安陆君胤

以上就是本站分享的薄情首席小逃妻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拥有较高人气,小说资源情节百转千回、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真心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