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向沦陷(程恕沈星眠)

反向沦陷(程恕沈星眠)

导读:抖音都市爽文——主角是程恕沈星眠的小说反向沦陷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想吃炸鸡所著作。程恕低头捏了他的下巴,沈星眠面若桃花,眼含秋水,可表情却是一副马上要哭出来的样子,但他抿着唇,似乎拼命在忍着。

小说介绍

抖音都市爽文——主角是程恕沈星眠的小说反向沦陷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想吃炸鸡所著作。程恕低头捏了他的下巴,沈星眠面若桃花,眼含秋水,可表情却是一副马上要哭出来的样子,但他抿着唇,似乎拼命在忍着。

程恕沈星眠小说简介

沈星眠闻言从被子里探出了头,对于程恕还记得五周年纪念这事感到有些诧异,前几年他提前一周告诉程恕,程恕都记不住,这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纪念日不是在下个月吗?” “也没几天了,想要什么,我提前准备。” “没什么想要的。”沈星眠摇了摇头,“有你就够了。”

反向沦陷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但问题是他喝多了也不是自愿的啊!沈星眠越想越委屈,怎么都觉得自己是无辜被强迫的少男,忽然鼻子一酸,湿热的呼吸喷在程恕胸口,把程恕弄醒了。
“你哭什么呢?”
沈星眠吸了吸鼻子,抽气道:“我没哭,就是鼻子堵了。”
程恕低头捏了他的下巴,沈星眠面若桃花,眼含秋水,可表情却是一副马上要哭出来的样子,但他抿着唇,似乎拼命在忍着。
“你喜欢我吗?”程恕若有所思地问。
一想到今天过后可能就不会再和程恕有来往,沈星眠干脆破罐破摔地承认:“喜欢...”
“那我们就交往,我对你负责。”
程恕的话就像一束光,直射到沈星眠孤寂又幽暗的星空,直到现在,也让沈星眠只要一回想起来就觉得无比心安。
他喜欢程恕,远比程恕知道的要早很多。
两个人高中同校,也是同届。沈星眠初次见到程恕是在高一时的开学典礼上,彼时程恕代表新生发言,站在几千人面前讲话非但不怯场,还神采奕奕,光芒四射,表现甚至直接碾压高年级的学姐学长。
沈星眠在台下看呆了,那天天气很差,从早上就是阴天,但程恕讲话的时候,沈星眠却觉得有一束光自程恕身上绽开,直射进他极其不自信的心里。
程恕本就外形出众,开学典礼那一次惊艳亮相之后直接就成了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无论走到哪都是人群的焦点,就像银河系中的最耀眼的太阳,身边从不缺追随的小行星。
沈星眠也是崇拜他的小行星之一。但以他的个性,也就只敢默默关注,连往程恕身边凑一凑的勇气也没有。
高中那会的沈星眠头发留得很长,刘海直接遮住眼睛,平时走路连头也不敢抬,无论什么时候都在拼命减少自己的存在感,离谱到连班主任都叫不出他的名字。
但沈星眠也不是就那么没用的。如果问沈星眠这辈子做过的最有成就感的事是什么,那恐怕就是拼了老命和程恕上了同一所大学,报了同一个社团。
暗恋的第六个年头,终于等到这句交往,也算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沈星眠打量着程恕安静的睡颜,从被窝里伸出手来,两根食指戳着程恕的嘴角,向上撑出了个笑脸。
“好玩吗?”程恕眼也没睁,冷冷地问。
沈星眠瞬间缩回了手,“你、你醒了啊...”
程恕“嗯”了一声,睁开眼来翻身撑在他身上,紧盯着他的眼睛问道:“昨晚喝了多少?”
“一、一杯...”沈星眠小心瞥着程恕的脸色,看他还是紧紧盯着自己,又弱弱补了一句:“啤酒...”
“这么多年了,酒量还这么差。”程恕忍不住吐槽,语气中满是嫌弃。
沈星眠自己都没想明白,本以为过了这么久自己起码应该有一点长进,哪想到还是一杯倒,毫无悬念。
“以后不准在外面喝酒,尤其是和别的男人。”程恕掐着沈星眠的脸,“听到了吗?”
“不喝了,再也不喝了。”沈星眠乖乖答应。
“那就好。”
程恕从他身上起来,摸了旁边的裤子,边穿边说:“我今天有工作,晚上就不陪你了。”
“那、那我去给你做早饭。”沈星眠也连忙穿衣服下床。
“不用了。”程恕按住他,摸了摸他的头,“我一会路上吃,你昨晚辛苦了,再多休息一会吧。”
沈星眠顿时脸上像烧了火,细白的脖颈也镀上一层绯色,程恕低头轻飘飘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愉悦地勾了下嘴角。
“你昨晚真热情,要不是有工作,真不想从你身上起来。”
“别、别说了...”沈星眠连忙扯过被子蒙住了头,这也太羞耻了!
“对了,五周年纪念日想要什么礼物?”
沈星眠闻言从被子里探出了头,对于程恕还记得五周年纪念这事感到有些诧异,前几年他提前一周告诉程恕,程恕都记不住,这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纪念日不是在下个月吗?”
“也没几天了,想要什么,我提前准备。”
“没什么想要的。”沈星眠摇了摇头,“有你就够了。”
程恕赤着上半身走进浴室,挤着牙膏想了想,“那天好像正好有空,我早点过来陪你。”
沈星眠紧跟其后,把头点的像小鸡啄米,“那我做几个你喜欢吃的菜,等你一起吃饭。”
“别那么麻烦,到时候我订餐厅,想吃什么?”
脑子里已经浮现的菜单因为程恕这一句话烟消云散,沈星眠哑了一下,干笑两声:“我都可以,听你的吧。”
“那行,我就自己看着办了。”程恕叼着牙刷,往回赶着沈星眠,“你回去睡吧。”
沈星眠摇头,挤到程恕旁边也给自己挤了牙膏,“我和你一起洗漱。”
程恕没有说什么,任他贴着,换了只手拿牙刷,给沈星眠腾了地方出来。
沈星眠对着镜子看着身后的程恕,忍不住掂了掂脚,才勉强和程恕差不多高度,坚持了两秒就又掉了回来,重重的叹了口气。
程恕见他一副丧气的模样,忍不住伸手搓了搓他的脑袋,吐了嘴里的水故意逗他:“以后多喝点牛奶,兴许还能再长点个。”
沈星眠扁扁嘴,含着牙膏含糊不清道:“都二十六了,提前个十年可能还有希望吧...”

反向沦陷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唔唔等等,我、我也有礼物送你!”沈星眠泥鳅一样从程恕怀里逃出来,光着脚兴冲冲跑到了卧室,把他小心收好的“结婚证”拿了出来。
程恕脸都黑了,就没见过这么煞风景的!皱着眉从沙发上坐起来,程恕扯了把衣领,心情极不爽地将茶几上的空礼盒掷到了地上。
沈星眠兴高采烈地从卧室出来,完全没注意到程恕那精彩的脸色,开了客厅的灯小步跑到程恕身边,伸手乐呵呵递过了他极为珍视的两张红纸。
两张纸板都是折起来的,朝上的那面印着金色的“结婚证”三个大字,程恕刚搭了一眼,眉间的沟壑就瞬间深深***。
“这是什么?”
“结婚证呀,不过是我自己画的,我画了足足一上午呢。”沈星眠翻开纸板,指着上面的漫画头像笑道:“咱们两个也没有合影,我就自己画的头像,还挺像的吧?”
沈星眠满心欢喜,可程恕却完全不买账,随手不耐烦地拨开沈星眠不停递到他眼前的纸板,程恕冷声道:“没完了是吗沈星眠?”
沈星眠愣了一下,不知所措地收回了手,怯声道:“什么...”
“我说过我不会和你领证,你非要我再废话一次吗?”
“我、我知道,这是假的啊...我没想其他的...”沈星眠再迟钝也听得出程恕不高兴,怯生生坐到了一旁,低了头没敢再说别的。
“假的也不行。沈星眠,你现在就应该把这个念头从你脑袋里彻底拔除,一丁点想法也不该有!”
“可是...”沈星眠摩挲着手上的婚戒,刚才那股欢欣劲全都没了,“程恕,我们谈了五年恋爱了,应该会结婚的吧...”
应该,会的吧。
“我没有工夫和你谈什么以后,你先给我安安分分度过眼下。我每天忙得脚不沾地,今天还特意留出时间来陪你过纪念日,不是让你来烦我的,明白吗?”
“我明白,我没有想逼你的意思...”
“你没有?你没有你画这么个东西是想干什么?你和我在一起本来就是你情我愿,我没什么义务一定要对你负责吧!”
沈星眠纠起手指,被骂的一声不敢出,心里委屈,但没胆量在程恕面前表达不满。明明两个人一起,是他主动说要对自己负责的,怎么在一起之后反而是他最不想负责。
“说话,别装哑巴。”
“哦,知道了。”沈星眠哑着嗓子,声音因为哭腔微微变了调,垂着头拢回了散开的两张结婚证,“我以后不提了...”
“还收什么?”程恕看见那两张红纸就心烦,伸手从沈星眠怀里夺过来,拿到手里就要撕,边撕边说:“还画结婚证,你幼不幼稚!”
沈星眠连忙去抢,却只抢下一张,另一张被程恕三两下就撕成了碎片,径直丢进了垃圾桶。
“别、别撕啊...”沈星眠顿时鼻酸,眼眶一热视线就模糊起来,隐隐约约看到手里那张是自己的,两个人的漫画头像也因为泪水而看起来变得扭曲狰狞。
眼泪滴滴答答地打湿了纸板,正好在沈星眠的名字上晕开,像一点浅色的墨痕。
沈星眠没哭出声,说实话他不是伤心,而是一种近似于委屈的情绪更浓,还有一丝心酸。
“留着它有什么用,只会让你断不了这个念想。”
程恕伸手还要抢他怀里的纸板,沈星眠连忙捂在了胸口,拼命摇了摇头。
见他哭了,程恕微微一愣,他没有觉得自己干了多过分的事,反而觉得沈星眠在一再试探自己的底线。
他觉得只有这样,才能彻底断了沈星眠想领证的想法,他连骗着哄着都不愿意,对于沈星眠这样迟钝的性格,他就应该直截了当。
“我保证不提了,你别撕。”沈星眠吸吸鼻子,把纸板塞到了靠垫下面,擦了擦眼泪故作轻松地说道:“挺晚了,洗洗睡吧。”
“你自己睡吧。”
沈星眠那哭哭啼啼的样子看了就生厌,程恕拽过沙发上的外套摔门离去,留沈星眠一个人呆坐在原地。
家里一下空荡荡静悄悄的,他经常惹程恕生气,程恕也经常这样摔门而去,沈星眠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沉寂。
沈星眠滑坐到地上,从垃圾桶里捡出了被撕碎的纸板,试图再拼起来,可却少了一块。
不甘心地又翻了几次,沈星眠还是没有找到缺失的那一块,就归拢了其他残片,连同完整的那张一并压在了床垫下面,自己颓然地坐到了床沿。
这叫什么事啊,好好的五周年纪念日,又是闹得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沈星眠心里堵得慌,想找人倾诉但是又时刻记着程恕的提醒,连周扬他也不敢掏心掏肺地去说这些心里话。
心烦意乱,沈星眠换了衣服到楼下的便利店逛了一圈,买了两罐啤酒又回了家里。
电视剧里不是常演,心情不好的时候大家都是借酒消愁,他这种酒量也不敢去酒吧鬼混,只能自己在家搞点形式。
沈星眠也没敢买太多,自己的酒量就只有一杯,买这两罐还不见得能清醒着喝完,路过零食货架的时候还顺手拣了包花生米。
恍惚记得,以前似乎看过一句话,说是但凡有颗花生米,也不会醉成这样。
那意思应该就是花生米会解酒吧,沈星眠心想。
开了花生米包装袋,沈星眠打开电视,在茶几前的地板上盘腿坐下。像模像样的学着周扬单手开了啤酒罐,边往嘴里扔花生边喝酒,不知不觉就喝了大半罐,人竟然也没醉。
酒喝的太急,胃里有点涨,沈星眠就放下了啤酒罐,专心开始吃花生米,结果没过几分钟,人就又醉倒了。

小编推荐

反向沦陷 免费章节全文完整版阅读,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