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贤妻良母不当了(齐颜顾长森)

这贤妻良母不当了(齐颜顾长森)

导读:《这贤妻良母不当了》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这贤妻良母不当了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胤爷所编写的,讲述了齐颜顾长森的精彩故事。

小说介绍

《这贤妻良母不当了》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这贤妻良母不当了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胤爷所编写的,讲述了齐颜顾长森的精彩故事。齐颜猜到打架原因不只是园长所说的小孩子吵架这么简单,联想到昨晚偷听到婆婆的那番话,心中顿时有了计较。“我现在过去。”五点之前,齐颜赶到皇嘉幼儿园。

小说简介

顾胤霆小朋友在幼儿园被秦家小少爷推了一下,小家伙右脸磕到沙发扶手,委屈地哭着要妈妈。
南山市十大豪门投资创建的皇嘉幼儿园,专供豪门子弟读书。
这些小朋友都是祖宗,顾家是本市首富,秦家从政,园长不敢得罪任何一方,只好把电话打到齐颜这里。
因为上流豪门圈子里,人人皆知顾家大儿媳向来温柔好说话。

这贤妻良母不当了全文阅读章节试读

齐颜刚驱车出了电视台地下停车场,就接到儿子所在的皇嘉幼儿园园长电话。
她一边摁下接听键,一边迅速靠边停车。
“喂,胤宝妈妈吗?非常抱歉,是这样的……”
顾胤霆小朋友在幼儿园被秦家小少爷推了一下,小家伙右脸磕到沙发扶手,委屈地哭着要妈妈。
南山市十大豪门投资创建的皇嘉幼儿园,专供豪门子弟读书。
这些小朋友都是祖宗,顾家是本市首富,秦家从政,园长不敢得罪任何一方,只好把电话打到齐颜这里。
因为上流豪门圈子里,人人皆知顾家大儿媳向来温柔好说话。
齐颜猜到打架原因不只是园长所说的小孩子吵架这么简单,联想到昨晚偷听到婆婆的那番话,心中顿时有了计较。
“我现在过去。”
五点之前,齐颜赶到皇嘉幼儿园。
门卫大叔认出她,爽快地放她***,齐颜双脚有记忆,自动摸向园长所在办公室。
待她一出现,坐在沙发上的顾胤霆小朋友双眼犹如雷达,第一时间跳下沙发向她冲过来。
“妈妈——”
还不到四周岁的小朋友穿着蓝格子衬衫搭配深蓝色西装中裤,此刻身上衣服皱巴巴,一脸委屈,嗓音带着哭腔,一头栽进齐颜及时蹲下来的怀抱里。
齐颜条件反射蹲下来,实际上她也很懵,不太习惯一夜之间醒来后有一个这么大的儿子。
昨天之前,齐颜的认知一直是——她二十岁嫁给顾长森,当贤妻良母六年,丈夫有钱,儿子聪明可爱,婆媳妯娌相处融洽,南山市豪门贵妇圈人人羡慕她的生活。
宝贝儿子与公婆住在南庭半山腰的顾家大别墅,为了方便上班,顾长森住在市中心附近的半岛豪宅小高层,齐颜被婆婆打发来照顾丈夫的日常起居。
然而昨天傍晚出门之际,齐颜被现实狠狠教育了一顿。
原本说出差的顾长森被弟媳朋友拍到和女人在喝下午茶,弟媳还不经意向她透露顾长森心里的白月光回国了。
“大嫂,长林不让我告诉你,但同为顾家儿媳,我忍不住想提醒你,秦雪是大哥初恋***,据说下周一要进集团给大哥当秘书。”
视频里的女人留着***浪长卷发,妆容得体,穿着淡绿色职业女装,笑容灿烂,漂亮***。
陡然获悉此事的齐颜一时间愣在当场,好半晌才回神,纠结几分钟,她发信息给顾长森,问他到没到隔壁海城。
顾长森没回消息。
齐颜自欺欺人,不敢质问,憋着心事开车去顾家大宅。
小叔子一家不在,公婆晚上有应酬,齐颜陪儿子用了晚餐,饭后陪儿子玩了会儿,又耐心去哄小家伙睡觉。
顾胤霆小朋友不粘她,或许是断奶后被婆婆廖敏带在身边照顾的原因,谁带谁亲。
齐颜心里有事睡不着,正巧楼下传来汽车声,她起身走向窗户边,俯瞰楼下庭院,婆婆廖敏回来了。
齐颜内心一动,转身出了房间,她想和婆婆谈一谈。
还未下楼梯,齐颜就听到婆婆的大嗓门,廖敏在和人通电话,她脚步一顿,耐心等候。
谁料她意外听见婆婆和小姑子的对话。
“你大嫂胆子小,不敢和你大哥叫板,要是你大哥真的和小雪旧情复燃,我乐见其成,正好今年长森要和秦氏合作大项目——”
“胤霆啊?胤霆自然是我们顾家的孙子,不要紧,给齐颜一大笔赡养费,保证她后半辈子衣食无忧,她妈不敢有意见,周秀芳当初厚脸皮提出老爷子生前的婚约……”
晴天霹雳!
齐颜捂住嘴巴,豆大的眼泪无声无息砸下来。
随后,门外响起廖敏和佣人的说话声。
“齐颜来了?”
“是的太太,少夫人傍晚过来的,陪小少爷吃了晚餐……”
“哦,长林和姚蜜回来没?”
外间的说话声渐渐远去,卧室里,齐颜跌坐在床头,凝视儿子的睡颜,落泪无声。
结婚纪念日前夜,齐颜枯坐到凌晨一点才睡着,她转辗反侧,夜里噩梦频频,做了一段荒诞滑稽的梦。
梦里,她是武术世家齐家拳传人,二十四岁生日那天乘坐飞机发生意外,魂穿到一本霸总小说里,穿成同名同姓的女配,彼时书里齐颜刚满二十岁。
原文里,齐颜和顾长森皆是配角,结婚六年夫妻恩爱,奈何逃脱不掉七年之痒,顾长森逐渐嫌弃她人老珠黄,***他的***女秘书秦雪,还生了三胞胎儿子。
婆婆廖敏喜新厌旧,妯娌姚蜜背后骂她勾引小叔顾长林,儿子抚养权被夺走,她净身出户,还查出得了癌症,下场凄惨!
今天早晨六点醒来,齐颜捂着心口直呼噩梦可怕,可奇怪的是她依然清楚记得梦里发生的事。
她惊觉不对,悄悄掀被下床,走至房间中间空地站定,深呼吸,然后对着角落里的穿衣镜扎马步。
只见镜子里的女人披散着长及腰部的黑发,表情严肃糅杂着娇柔,昔日温柔的桃花眼里布满凌厉,马步***诡异,虽然不太标准,隐隐约约可见锋利之势。
齐颜意识到不对劲,眼一闭,猛地吸气提气,身体腰部发力,腿部力量紧随其后,用尽全力向半空跳跃。
哐当一声,落地***不稳,后空翻滚落在地。
齐颜脸部着地,长发散乱,疼地龇牙咧嘴,真他妈疼……
她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跃起,傻愣愣地瞪着镜子里捂着脸的女人,梦里的事都是真的,她真的是【原武术世家传人*恪守规矩*被压抑本性】齐家拳传人。
齐颜暴走了!
早就受够豪门规矩,听够别人夸她贤妻良母,这贤妻良母她不当了!爱谁谁!
于是,她一大早离开顾家大宅,满大街转悠,终于找了一家开门早的理发店,让理发师剪掉她的黑长直,换成及肩自然卷。
之后又去了医院做全身体检,在体检中心又听说本市电视台在举办女团海选,正巧点燃她被压抑多年的儿时梦想。
等做完所有体检项目,她顾不上吃饭,直奔最近的商场,换掉毫无特色的贵妇长裙,买了一堆她少女时代最想穿的T恤牛仔短裤,潇洒换装,驱车去电视台参加女团海选。
“呜呜呜……妈妈……”
怀里小孩子的哭声令齐颜回神,她下意识地吸了吸鼻子,小家伙身上有股奶香,还蛮好闻。
许是母子连心,齐颜一时间没舍得推开孩子。
顾胤霆小朋友扎在齐颜怀里不肯出来,园长办公室的其余人一脸尴尬,尤其是秦家前来接送孩子的***。
秦家***五十来岁,烫着时髦小卷,特别会来事,对方接到学校电话后,第一时间在学校对面超市买了礼品。
秦家***陪着笑脸上前,把手里提着的礼品递过去,“胤宝妈妈,对不起,太对不起了,我们家秦宇小少爷不是故意推你们家胤宝的,我已经说过小宇了……”
怀里的儿子还在哭,面前的大婶一张嘴吧啦个不停,齐颜按捺不耐,抓着小家伙的脖子,拉开一些距离。
等她对上小家伙委屈黑葡萄似的眼珠,肉包子的小脸蛋时,一肚子话堵在嗓子眼。
小朋友可怜兮兮地瞅着她,委屈、伤心,急需妈妈的安慰,容易让人母爱泛滥。
齐颜轻声一叹,抬手捏了捏小家伙的脸蛋,拿出以前哄亲戚家小孩的招数,“别哭了,待会儿我……妈妈给你买玩具。”
提到玩具,顾胤霆小朋友瞬间止住哭泣,眨巴着大眼睛,不确定地追问,“真的吗?”
一派天真。
齐颜扯了扯嘴角,瞧,没有玩具搞不定的孩子。
她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没理会兀自喋喋不休的秦家***,随后起身目光直视办公桌前的园长,“麻烦园长给我看一下监控视频。”
秦家***和园长脸色一变,顾家儿媳向来温柔好说话,今天却一反常态,态度有些强势。
小孩子打闹时磕磕碰碰在所难免,一般人遇到这事,一方家长主动道歉赔礼,另一方家长尽管心里不忿,面子上也不会再计较,基本这事就揭过去了。
可谁料今天的齐颜有些不同寻常。
俩人当即有些下不来台。
园长察言观色本领极强,注意到今天顾太太一改常态剪了长发换了装扮,穿着简单的白色体恤,浅蓝色牛仔短裤,双腿笔直纤长,脚踩一双金色尖跟凉鞋,一下子年轻好几岁,说是大学生也没问题。
整个人气质突变,眉眼之间不复之前的温和,眼神蓄着锐利,令人不敢小觑。
秦家***眼珠一转,腆着笑脸凑近,“瞧我老婆子刚才不会说话,若是哪里得罪了顾太太,还请顾太太多加担待——”
“没问你。”齐颜冷声打断秦家***的话茬,“我在和园长说话。”
秦家***:“……”
秦家***被撂了脸,忙把视线投向园长。
这节骨眼上,园长想要删除视频已经来不及,“可以看的。”
五分钟后,齐颜看到完整的视频,视频有收声功能,视频里秦宇诋毁顾胤霆,连说好几次“你爸爸马上要娶我的姑姑了,你没有爸爸了。”
顾胤霆小朋友生气变脸,要去告诉老师,被秦宇猛地伸手一推,小家伙身体踉跄被桌椅绊倒,往前一趴,右脸磕到沙发扶手,咣当一声响,当场嚎啕大哭。
虽说是真皮软沙发,但小孩子磕到脸颊也不得了,几天淤青跑不了。
秦家***一脸尴尬,硬着头皮圆场,“顾太太千万别介意,小孩子不懂事乱说——”
齐颜照旧没搭理秦家***,目光直视抱着她大腿的儿子,“顾胤霆,妈妈教你,别人怎么欺负你的,你怎么还回去,秦宇推了你,你给我推回去,你要是不还手,妈妈不会给你买玩具。”
“顾太太——”
“胤宝妈妈?”
在场两人脸色陡变,园长脸色非常不好看,哪有当父母的这样教导孩子的?
秦家***一张老脸更是五颜六色开起了染坊,不知道因为生气还是什么原因,身体激动地微微颤抖。
秦宇意识到不妙,立即大声反驳,“我没说错!我小姑姑马上就要嫁给顾胤霆爸爸——”
秦家***心头猛地一跳,眼疾手快捂住秦宇的嘴,不让小少爷乱说。
齐颜嗤笑,这才把视线分给秦家***,“子不教父之过,小孩子不懂事,大人也不懂事?明天我也告诉我儿子,秦宇爸爸在外面养***,你看行吗?”
秦家***脸色一变,正要发怒,可一对上齐颜迫人的视线,无端心虚,一时间不上不下地杵在原地。
秦家次子不学无术,婚后与妻子各玩各,早已是圈子里的笑话。
齐颜收回视线,冷声催促小家伙,“顾胤霆,快点给我还手,妈妈还有事。”
顾*绅士*胤霆小朋友搞不懂一夜之间他的妈妈为什么性情大变,可面对妈妈严厉的眼神,竟然比爷爷生气时的模样还叫他害怕,他不敢不从。
于是乎,小家伙慢慢抬脚朝前走,在妈妈虎视眈眈的眼神下,迅速冲上前推了一下秦宇。
奈何他力气没有秦宇大,没能把秦宇推倒。秦宇下意识要还手,被秦家***连忙拉住。
顾胤霆害怕地哆嗦了一下,正要后退躲到妈妈身后,下一秒被妈妈拦住。
齐颜一把拽着小家伙站到秦宇面前,她蹲下来,眼也不眨地盯着秦宇,“你下次再推我,再造谣,我一定把你打得满地找牙,顾胤霆,声音大一点,和妈妈学一遍!”
气势嚣张,眼神凶狠,哪里温柔好说话了?!
众人:“……”

这贤妻良母不当了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在齐颜的强势教育下,顾胤霆小朋友板着脸,有样学样威胁了秦宇一顿。
秦宇小屁孩吓得大气不敢出,缩在秦家***身后当鹌鹑。
秦家***气死了,又拿齐颜没辙,只能束手无策立在原地。
园长一脸不赞同,小声劝说,“顾太太,不能这样教育小孩的,小朋友相处要友爱,互相帮助——”
“园长,您有您的教育方式,我也有我的教育方式,先不说谁对说错,今天之事,一切后果由我承担。”
齐颜这人护短,见不得别人欺负她的人,在她的字典里,男孩子犯错肯定要罚,男孩子受到欺负,家人不能退让,必须找回场子。
求情说和可以,但要视情况而定。秦家人都欺负到她儿子头上,她又不是包子,还手乃是天经地义。
撂下这句话,齐颜故意瞥向秦家***,语带警告,“倘若再有下次,别怪我亲自出手替秦宇爸妈教育秦宇。”
秦家***:“……”
离开幼儿园后,齐颜载着便宜儿子去附近的永盛购物广场。
一大早去医院体检,后来又赶去电视台报名,期间滴水未进,她现在饿得能吃下三大碗蛋炒饭。
“妈妈,你带我去哪?我们不回奶奶家吗?”
后座位上的顾胤霆小朋友好奇地眺望窗外,小家伙记性好,知道这不是回家的路。
“妈妈带你去吃好吃的。”
齐颜分神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萌宝,暂时没考虑好如何安排小家伙,眼下她还没站稳脚跟,小家伙晚上还是要送回齐家大宅。
“奶奶不让我在外面吃,路边摊不卫生。”
别看顾胤霆还不到四周岁,智商却比同龄孩子高,能说会道,唯一缺点就是太端着,不够活泼,而且胆子小。
齐家拳传人没生过孩子,不会带娃,却绝不同意男孩子太过精细养着,温室里的花朵易折。
齐颜一边思考如何教导小家伙一边回答,“不是路边摊,妈妈带你去吃鱼,你最爱吃的鳕鱼。”
提到有他爱吃的鳕鱼,顾胤霆小朋友瞬间有了笑容,“那妈妈你会给我买玩具吗?”
“买。”
答应孩子的事情一定要做到,齐颜当年吃过多少她老子的亏,她都记着呢,在这方面,她绝不亏待她的孩子。
半个多小时后,南山市最豪华的永盛购物中心。
齐颜停好车,先带娃去买了炸鸡,之后去七楼餐厅,挑了一家她最爱吃的日料店。
顾胤霆小朋友没吃过炸鸡,不敢碰,小家伙嘴上说不能吃,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齐颜手里的鸡翅,“妈妈,奶奶说炸鸡不健康,不能吃。”
齐颜顿时联想到曾经的自己,她从小被父亲管得严,也不能吃这些垃圾食品。
没有快乐肥宅水和炸鸡的童年,不是完整的童年。
“你奶奶说得对,小孩子确实不能吃炸鸡,不过大人可以。”齐颜故意没理会小家伙眼里的渴望,啃完一块鸡翅,又从袋子里拿出一块。
有一说一,她婆婆廖敏虽然强势,暗地里看不起齐家,但是把小家伙照顾得还不错。
顾*想要尝一口*胤霆小朋友:“……”妈妈欺负人!
晚饭后,时间还早,齐颜牵着帅儿子逛商场,看到合适的刷卡买,自己丈夫的卡不刷,难道留给别的女人刷吗?
“妈妈,这鞋子看着好轻,好漂亮。”
“哪双更好看?红色蝴蝶结还是蓝色蝴蝶结?”
“蓝色这双好看。”
顾胤霆小朋友太会说话,小孩子说话假不了,说漂亮那就是真漂亮。
齐颜开心的同时不免羡慕未来的儿媳妇,儿子比老子中用多了,老子屁话不会夸。
最后,齐颜还顺带买了一根棒球棍和装米面的纱布袋子。
她没找到趁手的练武工具,只能回头在网上淘一淘,目前这幅身子骨太弱,远远达不到她昔日的健体状态。
临近晚上十点,小家伙频频打瞌睡,齐颜左手抱着他,右手推着推车去地下车库。
这个时间点,商场购物的人寥寥无几,出了电梯,地下车库更是鬼影都没有。
齐颜的座驾停在E60,地下车库只有她哒哒哒的脚步声。
须臾,她脚步一顿,凝神倾听,下一秒,视线锁住东南方向某处死角,那里有细微的挣扎声。
年轻女孩的哭喊声。
齐颜右耳抖了抖,听声辨认,共计三人,一女两男。
监控死角,正常人不敢靠近不敢插手,偏偏今晚齐颜在场,学武之人,断然做不到见死不救。
怀里儿子睡得香甜,齐颜来不及把儿子放车上,暂时委屈小家伙躺在推车里,随后她从车子里抽出棒球棍,抬手垫了垫,咧嘴一笑。
在她生活的世界里,武术传承有两大派系,北派张家和南派齐家。
齐颜十六岁那年参加武术大会,把张家传人暴揍一顿,差点进局子喝茶,起因即是她被张家传人***扰。
那次她吃了无人证明的亏,回去被父亲罚跪三天三夜,自此以后,她凡事多留心眼,渐渐压抑本性,活得拘束。
今晚倒是赶巧了,正好让她试试她的一身本领有没有忘。
齐颜打开手机,开启摄像功能,把手机固定在推车上,抬脚迅速靠近东南角,果不其然,目睹到两个男人正在欺负跑车车主。
其中穿灰色短袖卫衣的男人用手帕捂住***车主的嘴,另外穿黑色衬衫的矮个男人抬着女生的腿准备塞进车后座。
齐颜吹了一声口哨,“一个***不够分,算我一个行不行?”
嚣张桀骜的调侃冷不丁在背后响起,令两个男人吓了一跳,猛地回头望过来。
两个男人对上手持棒球棍,脚踩高跟鞋,牛仔短裤的齐颜时,眼睛蹭地一亮,乖乖,又是一个送上门的肥羊!
这模样、这身段,盘亮条顺,比车里的这个妞还正点。
黑衣服男人给同伴使了一个眼色,灰衣服男人迅速松开手里摁着的跑车车主,小眼眯着,不怀好意地朝齐颜奔过去。
“臭三——多管闲事——”
一连串的脏话还没来得及砸下,齐颜冷艳一笑,二话不说朝对方抡起棒球棍,“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
灰衣服男人条件反射向后闪躲,齐颜声东击西,纵声一跃,眼疾手快推车闪到车尾旁边的黑衣男人那里。
她抬起右手,简单利落的一记刀劈,紧接着抓住黑衣男人的手腕,反手猛折,咔擦一声,对方腕骨错位。
整***作行云流水,转瞬之间完成,快得令人措手不及。
黑衣男人脸色惨白,反应迟钝,几秒后,惨叫的声音回荡在角落。
齐颜一脚踢开对方,随后弯腰打量车里的女生,挺漂亮的女孩子,衣服凌乱,她营救及时,女生没被侵犯。
齐颜把手里的棒球棍塞到惊魂未定的女生手里,***抓着对方坐起来,“***,替我照顾一下推车里的儿子。”
女生失魂落魄地接过棒球棍,齐颜顾不上和她多说,眼角余光瞄到灰衣服男人甩着折叠刀欺身上前。
齐颜冷哼,不知死活的臭虫。
“喂——”
女生见齐颜退出去,心一慌,急忙开口叫人,眼角余光扫到车外推车里的小男孩,以及地上痛苦嚎叫的男人,女生眼神立即恢复清明。
她救命恩人的孩子千万不能出事!
女生手忙脚乱穿好车里备用的外套,拿起手机下车,越过地上痛苦惨叫的男人,跌跌撞撞跑到车头那里,稳住推车。
推车里,小男孩睡得香甜,女生惊叹,哇,好漂亮的小男娃,然后一边打电话一边抬头看向她的救命恩人。
下一秒,女生双眼大睁,哇靠,好酷!女侠,请收下她的膝盖!
灰衣服男人甩着折叠刀冲过来,“坏我们好事,狗——”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畜生!”齐颜不退反进,丝毫不惧对方手里的折叠刀,嘲讽蔑视,“你生错了性别,子孙袋给你这种人渣纯属浪费,还不如捐给其他人。”
齐颜向前假扑,趁对方注意力被她转移之际,她又立即闪退至左前方,一个箭步摁住对方手腕***位,灰衣服男人右手一麻,力道一松,齐颜轻松夺过他手里的折叠刀,反手把人给按在墙壁上,紧接着右手狠狠一捏,瞬间捏爆对方的子孙袋。
“啊——”杀猪般的嚎叫响彻地下车库,招来不远处前来取车的其他人。
目视这一切的女生:“……”狠,真的狠。
“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了啊?”
听到动静的其他车主跑过来询问,齐颜不想出风头,返回到女生面前,接过推车,小家伙睡得香甜,这么大的动静都没吵醒他。
“小***,你看着处理,我得走了。”
女生条件反射抓住齐颜的手腕,立马下跪,“姐姐!我叫周琦,今晚谢谢你救了我——”
“不用这样——”齐颜第一时间伸手把人扶起来,“女同胞遇险,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们,要不要我们帮忙报警?”
旁边有好心人举着手机在问,周琦转身朝他们点头道谢,又刷地看向齐颜,“姐姐,我能不能加你微信?你一定要给我机会,否则我回家会被我爸妈骂的!”
普通女孩遇到这事一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眼前的年轻女孩眼珠晶亮,活力十足,丝毫没有被坏人吓唬过的阴影。
齐颜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对方既然求着要加微信,她也不好冷脸拒绝,权当结交人脉。
价值千万的跑车,尾数九九九的海城车牌,车主身份非富即贵。
时间不早,待齐颜抱着儿子回到自己的座驾,婆婆廖敏的电话正好打来,齐颜定睛一瞧,乖乖,十几通未接来电,有婆婆的,还有两通顾长森的。
她手指一滑,摁下接听键,婆婆带着质问的大嗓门从听筒里传来,“齐颜,你在哪?!你把胤宝送回来,我有话问你。”
来势汹汹,来者不善。
另一边,无意中捕捉到这场热闹的两位导演面面相觑,其中一人盯着远去的车牌号发怔,另外一位推了推那人,“发什么愣?人都走了。”
光头导演猛地回神,眼睛闪闪发光,一把抓住朋友的手臂,激动地开口,“嘿,老伙计,我终于找到心目中的素人了!”
光头导演正是海城电视台即将拍摄综艺节目《寻龙》的选角导演,为了与南山市下周推出的女团选秀节目《超级爱豆》相抗衡,一直在愁驻场素人嘉宾。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这贤妻良母不当了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