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至我于深渊(简惜靳司琛余霏霏)

你曾至我于深渊(简惜靳司琛余霏霏)

导读:简惜靳司琛余霏霏小说《你曾至我于深渊》又名《此生只对你一人》《89896》,简惜靳司琛余霏霏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靳司琛全身上下都被淋湿了,他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座墓碑,薄唇轻启。“给我挖!”

小说介绍

简惜靳司琛余霏霏小说《你曾至我于深渊》又名《此生只对你一人》《89896》,简惜靳司琛余霏霏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靳司琛全身上下都被淋湿了,他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座墓碑,薄唇轻启。“给我挖!”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不见到简惜,绝不会善罢甘休。

简惜靳司琛余霏霏小说简介

靳司琛朝着他疾步过去,目光触碰到坟墓上那张黑白照片后,脑中的弦彻底断开。
手里的伞直接掉落在了地上,雨水淋湿了他的全身。
他像是没有知觉一般,望着黑白照上的女人,她笑容好美,然而眼底却一片荒芜。

简惜靳司琛余霏霏全文阅读

靳司琛挂断电话后,又打给了助理。
“给我死死盯着陆衍,一旦得知夫人消息,立马告诉我。”
他就知道陆衍在说谎,什么死亡,什么遗嘱,什么诊疗单,见鬼去吧。
简惜,等我找到你,咱们好好过日子,这次我一定不会叫你受委屈。
……
一周后。
靳司琛终于接到了助理的消息,他匆匆赶往了助理发给自己的地址。
路上下着磅礴大雨,一路上都没有人。
他特意把自己收拾了一下,依旧是那么的俊朗,他相信简惜看到自己,一定会后悔跟着陆衍那个小白脸。
等找到简惜,他一定要暴打陆衍一顿,好消消气。
当着简惜的面打,看她还敢不敢找别的男人。
以后她找一个,他打一个。
终于到达了地方,靳司琛第一次那么急切地想要见一个人,他下了车。
望了一眼此处,满山的红枫,很美。
陆衍那个小白脸,还挺会挑地方。
他深吸了一口气,往山上走,只看来往有人拿着香烛和雏菊,面色愁苦。
他心里莫名有些不安,不由加快了脚步。
等他走到一片平坦的地方,看着眼前的一幕,瞳仁一缩。
眼前树立着一座座墓碑。
不远处陆衍正站在一座墓碑的前,抱着一大捧白色的玫瑰,一朵朵放在了墓碑上。
靳司琛朝着他疾步过去,目光触碰到坟墓上那张黑白照片后,脑中的弦彻底断开。
手里的伞直接掉落在了地上,雨水淋湿了他的全身。
他像是没有知觉一般,望着黑白照上的女人,她笑容好美,然而眼底却一片荒芜。
简惜——
不会的,她不是简惜。
靳司琛心底一遍遍地告诉自己。
陆衍发现靳司琛过来,剑眉一皱:“你怎么来了?”
靳司琛无视过他,走上前,看着那墓碑上的字——
简惜,生于1997年8月10日,卒于2019年12月5日。
12月5日,正是他给她送请柬的当天。
他的心里接近崩溃。
他的指腹轻轻地抚摸着那张照片,拿起手机拨打了助理的电话:“马上安排人过来,我要掘墓!”
他不相信,他绝不相信简惜会死!
一旁陆衍不敢置信地看着靳司琛,眼底一片猩红。
“你怎么说得出这样的话?”
靳司琛没有理他,他一遍遍地抚摸着简惜的照片,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上下不得。
助理很快就带着人赶来了。
靳司琛全身上下都被淋湿了,他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座墓碑,薄唇轻启。
“给我挖!”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他不见到简惜,绝不会善罢甘休。
助理不敢违背总裁的意思,叫人动手。
陆衍被俩个保镖拦住,眼看着靳司琛做如此禽兽不如的事。丫.日
“靳司琛,你记住你的所作所为,你一定会遭到报应。”
靳司琛面色不变,那颗尘封的心颤抖着。
眼看着简惜的墓要被掘开,陆衍闭上了眼睛。
这时,不远处传来苍劲气愤地声音:“混账东西,你在做什么?”
助理知道总裁要掘简惜的墓,来之前给老爷子打了电话,靳国涛赶来后制止了他们。
“你是想洛洛死后也不得安宁是不是?”靳国涛看着靳司琛质问道。
靳司琛神情恍惚,原本意气风发的样子忽然变得萧条起来,他淋着雨,看着照片上笑容满面的女人。
喃喃自语:“她没死,她怎么可能会死?”

简惜靳司琛余霏霏免费阅读

靳国涛安排人恢复了墓地,带走了所有人。
陆衍也离开了。
靳司琛单膝跪在简惜的墓地前,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她的照片,崩溃地唤她:“洛洛……”
他好久都没有叫她洛洛了,没想到是这个时候,是在这个地点。
他喉咙哽咽,有很多话想要同她说,话到嘴边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想说他什么都知道了、他想说他不该冤枉她、他想说他真的知道错了。
可如今,却再也没了倾听的人。
他的洛洛被他亲手弄没了……
或许真的只有离开后,才知道自己内心真正藏得是谁。
他一直以为自己不爱简惜,可得知她得死讯,他翻天覆地的找她,那一刻他明白。
有些人早就藏在了心底,只是他不曾发现罢了。
他一直以为她不会离开,如今她一离开,便是永别。
“为什么你不告诉我你生了病?”他看着照片,眼眶猩红,眼泪滑落。
他想起前些日,她一嘴的鲜血,还有他给她送结婚请柬时,那瘦弱无比的样子。
为什么他不信她?
为什么他没能发现她生了重病?
为什么他不去带她看医生,为什么他连问都没有问一句?
“洛洛,你是在骗我对不对?你成功了,你回来好不好?我答应做一个爱你的丈夫,牵手、拥抱、爱你。”
“不只是三个月,是一生一世。”
空寂地四周,没有任何回应。
雨慢慢地小了起来,天色越渐暗了,男人的身体仿佛一瞬间变得单薄起来。
……
半年后。
弋江别墅,一切未变,只不过家里多了一些照片。
照片上,从小到大,都是同一个人。
靳司琛醉醺醺地回来,打开门就看到了这些照片,他眼眶一红。
“洛洛,我回来了。”
没有任何回应。
“我知道,我少喝酒,听你话。”靳司琛自顾自的说着。
他坐在以前简惜常等着自己的沙发上,喉结一紧,低声道:“其实我就是想早点来陪你。”
“可是我不敢,我害怕你嫌弃我,你不要我。”
“怎么办,洛洛?”
他靠着沙发半梦半醒。
他好想简惜能够出现在他的梦中,可这半年里,从未有过。
她一定是恨自己,嫌弃自己的吧,所以连梦里也不愿意出现。
……
靳氏如今几乎是放养状态,靳国涛一把年纪了,执掌大局。
外界人都觉得靳司琛疯了,是呀,如果没有疯。
谁会抛下一个大公司不管。
先是拆了前妻的公司,后面又重建?
事实证明,拆得容易,建起来难,关键是还要恢复成原本一模一样。
想也不能。
外界想,这靳总肯定是想和其前妻破镜重圆,可前妻都死了半年了,恐怕肉都腐烂了。
都说失去了才知道后悔,真是应在了靳司琛的身上。
几天后,靳国涛再也受不了外界的非议,他赶去弋江,看着躺在沙发上一滩烂泥的靳司琛,恨铁不成钢。
“你知道外界是怎么说你的吗?逼死前妻,娶一个离婚的女人。”
“前妻一死,开始怀念起前妻了,说你是渣男中的作男,自己作死。”
靳司琛不以为意地抱着简惜的照片:“嗯,他们说的都对,让他们继续骂,骂的好,我给他们钱。”
“你……你真是要气死我了!”
靳国涛感觉自己的心脏病都快被气出来了,好好一个人,怎么就变成如今这副样子?
“对了,简惜的姐姐妃凌霜要结婚了,这是请柬。你做为她的妹夫,必须去参加。”
靳司琛听到简惜两个字,眼眸亮了亮。

小说推荐

以上就是给大家带来的你曾至我于深渊简惜靳司琛余霏霏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喜欢的朋友,请推荐给您的朋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