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你曾说爱我(简惜靳司琛余霏霏)

还记得你曾说爱我(简惜靳司琛余霏霏)

导读: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简惜靳司琛余霏霏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还记得你曾说爱我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沐子圆 ,讲述了 他停顿了半响,哑声念道:“我身患重症,时日无多……

小说介绍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简惜靳司琛余霏霏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还记得你曾说爱我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沐子圆 ,讲述了 他停顿了半响,哑声念道:“我身患重症,时日无多……委托律师陆衍为见证人,现立遗嘱如下:将我名下所有不动产业以及许氏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交由我的前夫靳司琛继承……”

小说简介

靳司琛意气风发的一张脸瞬息万变。
台下,陆衍拿出遗嘱:“陆某将代委托人简惜将其遗嘱当场宣告,”
他停顿了半响,哑声念道:“我身患重症,时日无多……委托律师陆衍为见证人,现立遗嘱如下:将我名下所有不动产业以及许氏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交由我的前夫靳司琛继承……”
他话音还没落,靳司琛冲下台,一把抓着了他的衣领,沉声问:“她在哪儿?”

还记得你曾说爱我全文阅读章节试读

欧式教堂里。
万籁俱寂!
遗嘱——
靳司琛意气风发的一张脸瞬息万变。
台下,陆衍拿出遗嘱:“陆某将代委托人简惜将其遗嘱当场宣告,”
他停顿了半响,哑声念道:“我身患重症,时日无多……委托律师陆衍为见证人,现立遗嘱如下:将我名下所有不动产业以及许氏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交由我的前夫靳司琛继承……”
他话音还没落,靳司琛冲下台,一把抓着了他的衣领,沉声问:“她在哪儿?”
“在一个你永远也找到的地方。”
下一秒,靳司琛一拳朝着陆衍挥了下去。
陆衍躲闪不及,被打翻在地,嘴角泛着猩红。
现场一片哗然——
靳司琛看着地上的男人,眼底藏满了戾气,嘴里却嘲讽道:“卖惨不行,开始装死了?告诉简惜,装死在我这里行不通。”
“让她立刻赶来,不然我找到她,一定叫她生不如死——!”
陆衍擦了擦嘴角的血,眸色一凉,紧接着,他抡起拳头朝着靳司琛挥了过去。
牙槽紧咬:“你个人渣!”
他的拳头擦身而过,靳司琛一脸阴霾,现场更是一团混乱。
谁都没想到简惜死了……
保安将陆衍带走,余霏霏跑到靳司琛的身边,关切得看着他:“司琛哥哥,你没事吧?”
靳司琛扭头看着余霏霏那张漂亮的脸,眼前一瞬间闪过简惜的脸来,前几天她的脸色是那么苍白,没有半丝血色。
他不相信简惜会死,简惜怎么可能会死?
她应该来参加他的婚礼,告诉他,她错了,她当初不该用计爬上他的床,更不应该逼他娶她!
她一定为了膈应他,一定是为了破坏他的婚礼,所以才让那个律师过来,故意给他找晦气。
余霏霏看他一直不说话,摇晃着他的胳膊,唤道:“司琛哥哥。”
“滚——”
靳司琛一手将她甩开,冲出了教堂。
余霏霏僵在半空中的手缓缓落下,不敢置信地望着靳司琛的背影,她提起脚步想追上去,但腿像是生了根一样,移动不了半分。
她转身看向靳国涛:“爷爷,你帮我给司琛打个电话,让他回来参加婚礼好不好?”
这么多人都在,靳司琛就这么走了,那她不成栖霞的笑柄了?
不就是简惜死了吗?死了就死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靳国涛冷漠地看着她:“别叫我爷爷,你不配。”
简惜突患重病他也没想到,更没想到她离世的如此之快。
她的遗嘱他都听见了,就是到死,她都没有怨恨孙子半分,还将她所有的一切都交给了孙子,这样一个孙媳妇,哪里找?
……
靳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靳司琛一身华贵的西装还没褪下,坐在办公椅上,办公室里站满了井然有序的保镖。
“去找简惜,就算掘地三尺也要将她给我挖出来,我就不信,她可以一直藏着。”
“是。”
保镖离开,靳司琛攥紧了拳头,指骨咔擦作响。
简惜,你最好是死了,不然我找到你,一定让你……
他眸色忽而一沉,感觉心口某处闷闷地。

还记得你曾说爱我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靳司琛向来是说到做到的,翌日一早。
全国新闻报导。
原本的许氏集团,如今已经全面停工,拆除建筑的施工队将大楼团团包围,只等靳司琛一声令下。
靳司琛一遍遍得拨打着简惜的电话,依旧是没人接听。
很好,玩上瘾了是吧?!
“拆——”
随着他那一个字,许氏集团大楼爆破,庞然大物轰然倒地。
简惜交给靳司琛的东西,被他亲手毁灭,连渣都不剩。
外界一片嘘唏。
有媒体挖掘出来靳司琛和简惜的婚姻大肆报道,外界众说纷纭。
到底是有多大的仇怨,才会拆了自己前妻留下的唯一财产?
外界不知。
靳司琛更是不知道,他站在栖霞市最高的楼顶,俯瞰着许氏的破败,心底不知为何狠狠一痛。
简惜,你真的还不回来道歉吗?
下一个,便是你的姐姐了……
“靳总,调查清楚了,”助理匆匆赶来,来不及休息就道,“余霏霏之所以和赵玉林离婚,确实是因为她和其弟弟有***关系,被赵玉林发现后,强制离婚。”
“离婚后,赵玉林的弟弟不肯娶她,所以她……”
助理不敢继续说下去。
靳司琛高大的身体微微一颤,眼底藏着滔天怒火。
赵玉林的弟弟不肯娶她,所以她回来,找到了自己?
“那四年前的事呢?”靳司琛强压下心底地怒火问。
“余霏霏的父母说,因为当时的靳家配不上余家,而赵玉林刚好追求余霏霏。”
“余霏霏不好意思主动向您提出来,而当时简惜又正好喜欢您,所以就给简惜和您下了药。”
助理的话碾迫着靳司琛最后一根神经,他的脑袋轰得一下,只觉心被撕裂了一般,眼眶第一次红了。
他真的误会了……简惜。
脑海里恍惚映着四年前的那一夜。
当时简惜还是个小姑娘,第一次被他夺走,泣不成声,满脸无措。
但她非但没有责怪他,而是一遍遍地和他解释道歉,告诉他,她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忽然躺在他的床上。
或许是她的道歉,让他心安理得的觉得是她的错。
翌日,许家父母逼着他娶她的时候,他更确信一切都是她一手策划。
回想起来,她当时连男女情爱都不甚明白,又怎么可能策划这么周密?
他为何就这么蠢,相信了余霏霏和她的父母?
“靳总。”
助理的声音,将靳司琛从过去拉了回来。
靳司琛一张桀骜不驯的脸第一次受到了挫败,他看着助理沉沉发问:“夫人知道这些吗?”
四年来,他第一次称简惜,夫人。
助理也惊讶到,他停顿了半响,回话:“知道,从余小姐回来的时候,夫人就知道了。”
“那她为什么不告诉我?”靳司琛不知是问助理,还是在问自己。
助理没有回答,他想靳司琛心里应该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这个答案。
爱一个人,又怎么忍心伤害他。
简惜是他见过最坚韧的女人,也是最爱靳司琛的人。
作为助理,他最知道靳司琛四年来是怎么对待简惜的。
当时简惜嫁入靳家,没有任何婚礼,就连结婚证件,都是他替靳司琛办理。
而之后的日子,他更是看着简惜从一个公主坠落成了一个平凡的家庭主妇。
都知道许家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是掌中宝肉中刺,根本舍不得她受半点伤害。
而四年里,靳家慢慢壮大,成了栖霞的龙头企业。
靳司琛更不把简惜放在眼底,不仅带着各色女人出席宴会,还连简惜父母葬礼都没有出席。
旁的女人早就离开靳总了,偏偏是简惜,不管靳总做什么,她都不曾怨怼半分。
如今即使知道当初自己受冤枉,都不愿解释,还不是怕靳总的骄傲受挫。
“把赵玉林放出来,将余霏霏和她的父母一并交给他!”只听靳司琛道。

小编倾心推荐

愿每一个看文的你,都能拥有最美好的爱情。以上就是精心为您准备的还记得你曾说爱我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文笔诙谐幽默,内容新颖有趣,故事情节曲折起伏,人物塑造***,强烈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