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高攀不起(梁焯沈龄紫)

你高攀不起(梁焯沈龄紫)

导读:《你高攀不起》是由作者银八所著,主角是梁焯沈龄紫,你高攀不起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梁焯仰躺在甲板上,单手搂着沈龄紫,爱怜地吻了吻她的鬓角,问她:“要***睡还是在这里?”“***。”沈龄紫斩钉截铁。

小说介绍

《你高攀不起》是由作者银八所著,主角是梁焯沈龄紫,你高攀不起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梁焯仰躺在甲板上,单手搂着沈龄紫,爱怜地吻了吻她的鬓角,问她:“要***睡还是在这里?”“***。”沈龄紫斩钉截铁。

梁焯沈龄紫小说简介

到了卧室,梁焯轻轻将沈龄紫放在床上,逗小猫似的勾了勾她的鼻子,对她说:“吃点东西再睡,嗯?”
沈龄紫却不解风情地说:“什么时候上岸?”
“还早。”他的语气里似乎已经染上几分敷衍,漫不经心,说完转头离开。
再回来时,梁焯手上端了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一盘三明治,一杯温牛奶。

你高攀不起全文阅读

一场畅快淋漓,一直到阳光变得热辣。
这一次,沈龄紫清清楚楚,感官充沛。
他们就在甲板上,让阳光照耀身体的每一寸肌肤。耳边有海浪声,也有低喘声,偶有几只海鸥飞过,交织成一曲别样的乐谱。
他们融为一体。
事后沈龄紫抬头仰望蓝天白云,仿佛置身李安导演的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场景镜头里,虚实交替。
她很累,也很困,明明全程运动的那个人不是她,可她仿佛被抽筋扒皮,身体微微颤栗。
梁焯仰躺在甲板上,单手搂着沈龄紫,爱怜地吻了吻她的鬓角,问她:“要***睡还是在这里?”
“***。”沈龄紫斩钉截铁。
梁焯笑,“船上就我们两个人。”
似乎周到担心她会害羞有别人在。可是,明明刚才在这个甲板上,该做的都做了。
沈龄紫仍然坚持:“我要***睡。”
“好。”
梁焯不再多说什么,起身一把打横将沈龄紫抱了起来。
阳光下的沈龄紫白得发光,抱在他的怀里形成鲜明对比。他其实想她留在甲板上晒会儿太阳,总觉得这人日照不够,看起来不堪一击。
沈龄紫下意识勾着他的脖颈,道:“我自己会走。”
话说出口,她惊觉语气***。
“我不舍得你自己走。”梁焯目光含笑,让人分不清真情还是假意。
沈龄紫发现,这个人比于荣轩城府深了不止一丁半点。至少,表面上是看不出什么的。
到了卧室,梁焯轻轻将沈龄紫放在床上,逗小猫似的勾了勾她的鼻子,对她说:“吃点东西再睡,嗯?”
沈龄紫却不解风情地说:“什么时候上岸?”
“还早。”他的语气里似乎已经染上几分敷衍,漫不经心,说完转头离开。
再回来时,梁焯手上端了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一盘三明治,一杯温牛奶。
而沈龄紫已经睡着了。
梁焯干脆坐在沙发上,安静地看着沈龄紫的睡容。
*
再醒来,竟然已经是日落。
沈龄紫怀疑自己是一只猪,她睡了整整十个小时。
房间里没有男人的踪迹,但床头柜上放着一盏香薰蜡烛。沈龄紫闻了闻,那是助眠的薰衣草香氛。
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沈龄紫忙着回复邬芳苓的消息。
沈龄紫:【我没事。】
那边几乎是秒回。
邬芳苓:【靠!我还以为你没空回我消息呢!】
邬芳苓:【快老实交代,你跟哪个男人厮混在一起?】
沈龄紫脸颊莫名泛红,无奈:【你就知道?】
邬芳苓:【人家都打电话给我报平安了,我能不知道?】
沈龄紫顿了一下,一时竟不知道说些什么。
他怎么会有她好友的联系方式?
邬芳苓:【听声音还蛮好听的诶,是个帅哥吗?】
沈龄紫:【……算吧。】
邬芳苓:【行吧,不打扰你了,你继续!】
沈龄紫:【……】
放下手机,沈龄紫才注意到斜靠在门口的男人。
梁焯换了一套衣服,寸短的发,血气方刚。他背靠夕阳,脸上的轮廓锋利好看。
他是个很帅的男人。
“醒了?”他朝她走来,高大的身子迅速笼罩着她。
沈龄紫“嗯”了一声,下意识揉了揉自己发疼的太阳***。
不知道是睡了太久还是怎么,头竟然很疼。
“还头疼?”
沈龄紫点点头。
模样看起来倒有那么一点委屈的意思。
梁焯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板药,继而将一颗药拿出来放入口中,还不等沈龄紫反应,他的唇贴上了她的。
苦涩的药味迅速传递到她的口中,她“呜呜呜”地推拒,奈何无法挣脱。
梁焯的舌探进来,一并将那颗药推到她的嘴里。
等这颗药在口中全部融化,梁焯才笑着退开,用拇指抚了抚沈龄紫的唇,低声道:“止疼药。”
可以缓解头疼。
沈龄紫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对于这种喂药方式无言以对。
这个人真的太会了。
“起来,吃晚饭。”
梁焯牵着沈龄紫往外头走,来到甲板上的餐桌上。
这艘游艇不小,上下一共有三层,只不过沈龄紫还没来得及参观。路过甲板上的软垫旁边,沈龄紫想起早上发生的那一幕,心跳节奏乱了几拍。
餐桌上摆着精致的食物,牛排、刺身、鲜花。
算起来,沈龄紫已经有整整一天没有吃饭了,这会儿是真的饿了。
伴随着夕阳,他们共进晚餐。
桌子不大,白色的圆桌,也让两人之间的距离触手可及。
看到玻璃花瓶里的向日葵,沈龄紫怔了一下。
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向日葵是她最喜欢的花。但她甩了甩脑袋否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因为眼前这个男人她以前似乎从未见过。即便是见过,他也不会知道她的喜好。
梁焯绅士地将牛排切好递给沈龄紫,又贴心给她淋上黑椒酱汁。
巧合的是,沈龄紫也只喜欢黑椒汁。
“谢谢。”她饿得低头大快朵颐,也顾不上什么矜持作风。
梁焯就这么单手拄着脑袋望着沈龄紫,一直到她抬起头,对上他的双眸。
“要不要喝点东西?”梁焯没给她尴尬的机会。
沈龄紫点点头,因她恰好需要。
梁焯给了她一杯温水,眉毛微挑:“以后少喝酒。”
沈龄紫无法反驳,喝了口水,***了***下唇。
梁焯目光晦暗不明,又给沈龄紫夹了一块刺身。
沈龄紫望着刺身微微蹙眉,她一直不太喜欢生的食物。刺身这种东西她从小到大就不喜欢。
“你该试试,不枉费我钓了一天的鱼。”梁焯道。
沈龄紫有些意外:“你很喜欢钓鱼吗?”
钓了一天?
“你觉得呢?”梁焯放下手上的筷子,突然倾身,拿起餐巾轻轻擦拭沈龄紫嘴角的黑椒汁。
沈龄紫迎难而上:“我怎么知道呢。”
梁焯并不纠结这个问题,转而说:“今天天气好,晚上会有很多星星,月色应该也不错。”
沈龄紫的问题是:“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我也不知道。”
沈龄紫蹙着眉,一本正经地怀疑:“有个问题。”
“你问。”
“你总不会在这大海上杀人抛尸吧?”小丫头说这话时一脸防备的模样,手上拿着刀叉,仿佛随时准备拼命。
梁焯先是没料到沈龄紫会问这个问题似的,一怔,继而胸腔跟着颤动,哈哈大笑起来。
他的笑意直达心底,看得出来是真的被沈龄紫的问题逗笑。
沈龄紫也注意到,这个人笑起来的时候还挺阳光的,起码比不说话的时候更容易让人亲近。
梁焯的回答是俯身在沈龄紫的嘴角亲了一口,仿佛两人真的是情侣似的,笑道:“爱你都来不及。”
沈龄紫:“……”
这人是情话张口就来吧?
用餐接近尾声时,沈龄紫收到于荣轩的来电。她起身,走到船尾去接。
通话刚一划开,沈龄紫就听那头阴阳怪气道:“呦,您可算接电话了呀?”
“有事?”沈龄紫问。
于荣轩轻哼一声:“你昨晚去哪儿了?有没有职业操守啊,一句话不留就溜了?你知道我打了你多少电话?给你发了多少消息?”
沈龄紫是看到了那些未接来电和消息,但并不想理会。
于荣轩仍在那头喋喋不休:“你该不会看到我和其他女人玩吃味了吧?”
“没有。”沈龄紫无语,这人是哪里来那么强大的优越感?
“没有就好,我希望你摆正自己的位置,你只是我花钱雇来一个女伴。可别妄想能当正宫娘娘。”
沈龄紫面无表情:“哦。”
夕阳西下,落日的黄昏同样波澜壮阔。天地像是一幅会流动的画,流动着橙灿灿的色彩,厚重的云层也被烧成了橙红色。
这一天里,沈龄紫不仅见识了日出,也等到了日落。说不震撼和心动是假的。
那头于荣轩趾高气昂:“你现在人在哪里?”
听到声音沈龄紫才想起自己还在接电话,坦然道:“我在看夕阳。”
于荣轩:“我在金钥匙,你过来陪我。”
“恐怕不行。”沈龄紫看着海面上倒映的夕阳,“我来不了。”
她时间也舍不得眼前这番景象。
“行,不来就不来,别说我没给你机会。”
沈龄紫想到什么,问:“于荣轩,你昨晚给我喝的酒是不是有问题?”
那头一顿,“你指什么问题?”
“酒里是不是有药?”
“是啊。”这人还真的直言不讳,“***的药,能让人欲罢不能,还能让人欲.仙.欲.死。”
“所以你让我喝?”
“是你自己喝的,我没有逼你吧?你拿钱的时候不是挺痛快的吗?”
仿佛自尊被踩在脚底下践踏,沈龄紫长那么大从来没有那么憋屈过。
这次于荣轩真的太过分了,让人气得手抖。
“你这个人渣!”
“我渣你才知道?”那头哈哈大笑,并不介意自己被骂,又问:“你该不会真的跟什么野男人***了吧?怪不得昨晚突然不见。”
沈龄紫被说中,面颊一热。
“是不是该感谢我?”
“你闭嘴!”
“你还上劲了?当什么贞洁烈女呢?真以为自己是清纯小妹?”于荣轩还不忘善意提醒:“记得做好保护措施哦,别染上什么病……”
电话直接被沈龄紫挂断。
海风拂面,沈龄紫闭了闭眼,努力调整心态。
其实被于荣轩羞辱对沈龄紫来说是早就能够料到的结果,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一年时间四处奔波,低三下四去找投资,沈龄紫没少被人言语“侮辱”。
有个投资商甚至还企图对沈龄紫潜规则,提示她其实有更好的路子。怪只怪当时的沈龄紫什么都不懂,还傻乎乎的真的以为对方是给自己出谋划策,后知后觉才知道对方在说她花瓶。
其实在于荣轩这样的公子哥眼里,沈龄紫不过也是个花瓶。
止疼药的药效在发挥,头疼感已经不在。
沈龄紫靠在栏杆上扶着额,想着这一年发生的点点滴滴。从吃穿不愁的沈家千金到低三下四的四处拉投资,她的心理承受能力远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强大。
“来,鱼上钩了!”
梁焯一把拉住沈龄紫的手,不管三七二十拉着她往楼下走去。
从三楼甲板直接到钓鱼仓,不给她一点***的时间。
也一并让她忘掉了自己心里的那些不愉快。
钓上来了一条东星斑。
沈龄紫看到这条东星斑的时候吓了一条,喘着气惊叹道:“这鱼好大啊!”
火红色的鱼身,肥硕***,仿佛一张嘴就能吞掉一个人的手臂。
沈龄紫第一次见那么大,那么鲜活的一条鱼,蓝色的眼睛中有乌黑的瞳仁。
“嗯,大概有十斤。”梁焯徒手拿起这条颜色火红的东星斑,丝毫不费劲。
沈龄紫好奇地伸手戳了戳鱼身,手感怪异。
“这条鱼有多少岁呀?”她好奇地问。
这问题还真的难住了梁焯。
沈龄紫看看梁焯,弯了弯眉眼,笑得无害:“你说,这鱼这么大,应该比我年纪都要大吧!”
梁焯若有所思,提着鱼走到栏杆边,只听“扑通”一声。
沈龄紫连忙凑过去一看,将将看到海里荡漾开的波纹,那条东星斑飞快地游走了。
她不解:“诶!你怎么放了?”
梁焯歪了歪脑袋,“年纪比你都要大的鱼,罪过。”
沈龄紫顿了一下,咧开嘴笑了起来。
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男人还挺有意思的。
她笑起来双眼弯成月牙,清澈明亮的双眸,嘴角似乎也有一个小酒窝,看得人心动。
梁焯上前单手扣着沈龄紫的下颚,直白地吻住她正在笑的唇。
“唔……”沈龄紫猝不及防双手撑着梁焯的胸膛。
他将她抵在栏杆上。
长驱直入,温柔又暴戾。
沈龄紫的背靠栏杆,身后***,仿佛下一秒就会落入深海。
“我要掉下去了。”她控诉,一并紧紧抓着他的衣襟。
“不要怕,我舍不得。”梁焯笑着一把打横将沈龄紫抱起,径直上了二楼的甲板,依旧是白天躺过的那个软垫。
不知何时,夜色取代了黄昏。
天边出现了一颗闪闪发亮的启明星。
“怎么办?”梁焯轻咬沈龄紫脖颈上的动脉,哑着声道:“我想把你生吞入腹。”
沈龄紫有心开玩笑:“请停止这个危险的想法。”
“我尽量。”
饿了二十八年的猎豹开荤,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一晚,沈龄紫看到了满天的繁星,也看到了海里会发光的鱼。
恍惚间,她似乎看到了男人眼底的自己,毫无保留。

你高攀不起免费阅读

DingDong动画工作室。
浑浑噩噩的周一。
稿子画到一半全部推翻重来,滚烫的咖啡不小心洒了满桌,落在地上的笔怎么都找不到。
一周过去了,身体的异样已经不在,一切仿佛重新开始按部就班。
可莫名的,沈龄紫总能想到在日光下纠缠的身子,不着寸缕,疯狂又***,让人热血澎湃又心惊肉跳。
在一望无垠的大海上融为一体,不用惧怕外人打扰。男人似乎永远不知疲倦,给她嘴里塞了一块夹心巧克力,继而又开始一段缠绵。
在甲板上整整两天两夜,最终在夜幕下靠岸。
没有姓名,没有联系方式,对方却在漫天星光下对她道了声:“再见。”
浑厚低沉的嗓音,与他年龄相符的难以捉摸。
沈龄紫最后自然也不问他姓名,毕竟他也没有主动问及。
一场风花雪月,太较真就没意思了。
昨夜的梦境中,这个人再次闯入,将沈龄紫的梦境占得满满当当。
闭上眼,那个人仿佛仍然在为所欲为。他喜欢在她颈上吮吻,白皙的皮肤上印上草莓色的痕迹。
他好像是一只行走在黑暗里的吸血鬼,紧紧地吸附在她的脖颈上。而她真像是被抽干了鲜血,跟着他柔软的唇舌昏迷,不可自拔。
沈龄紫推开椅子,起身到洗手间洗了把脸。
镜子里倒影着女孩的脸庞,高领毛衣将尖尖的下巴小心包裹住。她将毛衣领往下拉一点,立即露出一道暗红色的印记。明明四周没人,却不知在心虚什么,她立即又将衣领拉上去,面颊上似乎也染上绯色痕迹。
正好有个年轻的同事出来洗手,见到沈龄紫的时候躲闪了一下目光。
沈龄紫眼尖,注意到对方眼眶发红,于是主动询问:“宁宁,怎么了?”
宁兰兰是沈龄紫特招进工作室的,年仅十九岁。因为当初在网上看到宁兰兰的画稿,沈龄紫一眼相中直接联系,认定宁兰兰是自己工作室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事实证明,宁兰兰小小年纪却灵气十足,画的二维没有一个人说不好。
宁兰兰欲言又止,“龄龄姐姐,我……”
最后还是摇摇头,道:“没什么……”
“是压力大吗?”沈龄紫是工作室的老板,对于员工也算是体贴周到,希望创造一个和谐的环境。
她一直很喜欢宁兰兰,也知道工作上难免会有压力,希望小姑娘能保持活泼心态。
沈龄紫安慰宁兰兰:“不着急,慢慢来,有灵感才最重要。”
宁兰兰点点头:“放心吧龄龄姐姐,在工作上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说完甩着马尾辫离开洗手间,满背影的朝气蓬勃。
沈龄紫大了宁兰兰七岁,看着小丫头这副样子,突然忍不住感慨时光一去不复返。
她今年都二十六岁了,真的不小了。
二十五岁的时候沈龄紫为了证明自己,毅然决然从沈家离开,在父母面前夸下海口,要在三年之内制作出一部国内最优质的动画电影。为此她要自立门户,不受家人局限。很好,如此一来,沈龄紫也落得了个身无分文的下场,不得不到处去筹措资金。
DingDong动画工作室英文名DingDongAnimationStudios.
一年前,沈龄紫的野心是想将DingDongAnimationStudios打造成一个能和PixarAnimationStudios以及StudioGhibli齐肩的中国动画工作室。
可现在看来,她根本就是在痴人说梦,异想天开。
别说三年了,就算给她五十年似乎都很难达到。
动画电影《平平无奇小仙女》的项目从开始到现在,困难重重。
沈龄紫的丧是因为现实摆在眼前,从她第一次递出自己的企划书寻找投资商被泼了一盆冷水时。活了二十五年养尊处优的大小姐突然发现自己能力单薄,无比渺小且微不足道。
即便变卖了自己所有的珠宝首饰以及豪车,她能维持工作室的运转也只是杯水车薪。
于是沈龄紫开始发现,钱难赚屎难吃,求人膝盖要弯曲。
回到工作间,沈龄紫对着自己的数位板发了一会儿呆。
日本著名的电影之神黑泽明曾经说过:“好剧本不一定能拍出好的电影,但差的剧本绝对不可能拍出好电影来。”(注,这句话来自网络)
沈龄紫大学学的是动画设计,辅修影视艺术创作。她自然很明白剧本对于一部影视剧的重要程度。而对于动画来说,好的剧本就是成功的一半。
动画剧本创作已经全部敲定,前前后后打磨了一年多。
目前项目进度刚到角色场景概念设计。这个和沈龄紫的专业对口,所以她也在进行创作讨论。
在此之后,要进行二维分镜设计,以及后续的中期制作。中期制作需要三维建模,材质贴图,模型绑定等等,亦是最烧钱的一个环节。
当务之急,沈龄紫得在中期制作钱把投资拉到位,不然一切都是空谈。
可想要拉投资哪有那么容易?
尤其一家没有拿得出手作品的新动画制作公司,先别提作品了,随时都有散伙的可能性。
这一年时间里,前前后后沈龄紫见过的投资商没有一百也有五十,最后都没有成的。
邬芳苓的一通电话终于将沈龄紫拉回现实。
带着邬芳苓独有的清脆嗓音,大声吼叫:“梁焯的联系方式我搞到手了!!”
沈龄紫一个激灵:“真的假的?快发给我!”
“***,请我喝下午茶。”
“木问题!”
闺蜜两人约在东梁鼎盛广场。
东梁鼎盛算是南州市必打卡地点之一,这里有纵横交织的里弄、开阔的广场空间,更是国际大都会的潮流典范。国际一线奢侈品牌、米其林星级餐厅、只有想不到,没有东梁鼎盛没有的东西。而这里更是潮人天堂,摩登的市集。
沈龄紫和邬芳苓约在一家新开的甜品店——Monst。
这家甜品店最近推广铺天盖地,不论是微博还是短视频软件都在介绍。作为时尚弄潮儿的邬芳苓自然是第一时间要来打卡。
到了之后沈龄紫才发现Monst居然独占一幢白色小洋楼,店门推***无一细节不体现着高颜值。这里主营甜品下午茶还有民宿。
怪不得Monst是近来热门的打卡地,因为店主曾经是一名网红摄影师,审美在线,创店的初衷就是想给顾客带来一个高视觉享受的地方。
很显然,邬芳苓已经美美自拍了好一会儿,这会儿正在低头修图。
邬芳苓是个小网红,在如今小视频大热的时候,她乘了一股东风,粉丝破了百万。如今靠着直播,邬芳苓收入相当不错。
沈龄紫没想过当什么网红,即便邬芳苓提过不止一次。但为了钱,沈龄紫也尝试去开直播,但现实是想要红还是靠得靠命。网络***千千万,现实中沈龄紫虽然有一些姿色,但在网络上人人***滤镜的时代,还真不让不稀罕。尤其现在各路人马营销手段不断,大多都是靠真金白银去砸。真有那个营销的钱,沈龄紫都恨不得放在工作室里。
几乎是沈龄紫刚一坐下,便有服务员送来甜品。
端上来的是一块造型摩登的抹茶冰淇淋,白色无规则陶瓷盘烘托,红色点缀边缘。不仅浪漫、细腻,有视觉和味觉的双重享受。
沈龄紫拿起勺子,邬芳苓连忙阻止:“等等,先让我拍个视频你再吃啊!”
每次出门,邬芳苓总要拿着她的手机亦或是相机拍摄个不停。沈龄紫则乖乖在一旁等待,也不恼,像个安静的小公主。
等拍好了视频,邬芳苓这才仔细注意到沈龄紫:“啧啧,几天不见,你怎么黑了那么多?”
“有吗?”沈龄紫心虚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邬芳苓贼兮兮一笑,“说说看,怎么搞的?”
怎么搞的……
大概是光着身子在甲板上暴晒的结果。
沈龄紫下意识伸手摸了摸鼻子,转了个话题:“你不是说有梁焯的联系方式?”
邬芳苓***一笑,说:“梁焯就在东梁鼎盛呀,你上去找他就是了。”
“耍我呢啊?”
“哪敢。”邬芳苓古灵精怪地从包里翻出一张名片递给沈龄紫,“呐,这可是托了关系弄到手的,你剋得把握住机会。”
沈龄紫激动地起身一把抱住邬芳苓,“啾”地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
名片是黑色烫金的,上面印着梁焯二字,还有一串电话号码。简简单单,很有质感,却彰显主人的低调内敛。
想起邬芳苓上次所说梁焯是个秃头,沈龄紫莫名脑补四十岁的大叔:事业有成,带着些微啤酒肚,但气质应该不错。
东梁鼎盛据说是富三代,妥妥的豪门。真正的豪门和暴发户不同,教育出来的子女大多是内敛而有能力。
其实,沈龄紫会从家里出来,也有一个原因。沈家准备安排沈龄紫联姻,据说对方是个暴发户。
沈龄紫骨子里其实是很倔的人,她没有谈过恋爱,无法接受联姻这个事情。本来也不是什么顶大不了的事情,真不想结婚可以好好商量。但当时沈父一句:“不结婚有什么用?能自己养活自己吗?”
这句话彻底触动到沈龄紫。
于是她说走就走,和家中断绝往来,不拖泥带水。
为了证明自己,沈龄紫想干出一番事业,不让父亲看扁。
沈龄紫当即拿出手机想要拨打名片上的这通电话,可手机上却先有一通电话拨进来。
是工作室的助理许麦冬,着急道:“不好了!见血了!宁宁报警了!”
沈龄紫从柔软的座位上一下子弹了起来:“什么?”
*
警察局离得不算远,沈龄紫是跑着过去的。
一口气跑了近一公里,她气喘吁吁,最终手撑在警局门口的一辆车上喘了口气。
黑色低调的劳斯莱斯,方圆一里的车辆唯恐避之不及。
坐在驾驶座的严泰想下车催赶,被后座的人喊住:“没事。”
质量上佳的车膜,不仅阻挡紫外线的能力强,透光率较高,更做到无法让人窥探***。
梁焯单手撑着下颚,漫不经心看着车窗外的人,眼底带着三分趣味。仿佛眼前站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让人想要逗弄的小宠物。
如果不是玻璃阻隔,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大概只有几毫米。
沈龄紫包里的电话在这个时候响起,是于荣轩来电。
她干脆靠在车上,划开通话键放在耳边。
“晚上陪我吃个饭,四点来接你。”于荣轩干脆直入主题。
这会儿都已经三点半了,沈龄紫拒绝:“不行,我今天有事。”
“你又有什么事啊?”于荣轩嘲笑。
沈龄紫被他这语气激地反问:“那你又有什么事?成天吃吃喝喝,你日子过得是不是太***自在了啊?”
“我就是这么***自在,怎么,你羡慕妒忌?”
沈龄紫懒得再和这个人说什么,“啪”地一下挂断了电话。
大概是高领毛衣太热,沈龄紫拽了拽。海风和阳光虽然让她黑了一个度,但她仍然白得发光。至少在梁焯看来,他似乎从未见过那么白的亚洲人,身子一掐就红,一吻就能染上痕迹。
看着窗外的人,梁焯的眼底渐渐生出几分异样的情愫,是属于男人的***色泽。
刚伸手准备打开车门,沈龄紫却大步迈开跑了。
梁焯推门的手掌一顿,看着沈龄紫的背影忽而想起那日她趴在甲板软垫上的***。
明媚的阳光照耀在她光洁的背部,她整个人却比阳光还要明媚。
开荤的猎豹嗜了血,便犹如上瘾一般,无法自拔。

小说推荐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小编说的肯定没错,你高攀不起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一定会受友友们喜欢的,收藏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