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家的掌事夫人(崔兰溪 沈清笛)

王爷家的掌事夫人(崔兰溪 沈清笛)

导读:沈清笛从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自己的亲生母亲,所以他并不受皇上的宠爱,而如今的他更是因为身体的原因,被他的亲哥哥皇上送到了蛮荒之地,在这里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

小说介绍

沈清笛从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自己的亲生母亲,所以他并不受皇上的宠爱,而如今的他更是因为身体的原因,被他的亲哥哥皇上送到了蛮荒之地,在这里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

小说精彩章节

古风小说《王爷家的掌事夫人》里面讲述了女主角沈清笛幸福的一生,然而过程中却又遭受苦难,需要阅读的书迷可以点击本站试读:稀粥寡淡,萝卜苗切碎搁***一块煮,多少能垫些肚皮。

王爷家的掌事夫人第3章 你到底是谁

阿笛不知自己做错什么,王爷总是对他极其不满意。

-------------------------

他再次靠近崔兰溪时,目光落在崔兰溪被被褥遮挡的下半身,他一直以双臂支撑**,下半身却动弹不得,这副模样,任谁看了都能明白些什么。

王爷一直冷脸,一半是由于性子孤僻冷漠,一半是因为自己如此不堪,尊严扫地,他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

从内而外都散发着凉意,拒人于千里之外。

沈清笛把温水递到他嘴唇边,再次俯身,用一只胳膊把人扶起来,他的胳膊太细,气力不够,咬紧了牙关,身子都在打抖。

崔兰溪伸手打翻了那杯水,杯子碎裂,发出清脆的一声。

沈清笛看着自己鞋面上溅的水渍,说:“王爷,府里已经没有多余的杯子了,方才我找了半日,只剩下这一只能用的杯子,往后咱们得用碗喝水了。”

崔兰溪冷哼一声:“你若受不得这样的苦日子,大可以一走了之,本王不求人。”

沈清笛俯身拾起碎片,捧在手心说:“我无处可去,这里有瓦片遮雨挡风,阿笛怎会因为没有杯子喝水就轻易离开。”

碎裂的杯子扔进了厨房外的箩筐里,他捧着一只土碗进了卧房,倒满水递到崔兰溪嘴边,崔兰溪看着清澈的温水,喉咙干渴,竟然喝下了。

喂好了他,阿笛掀开了他的被子,看见被单上的污渍,知他已多日未换洗过衣物和被单,每日这样躺着,是个人都会废掉,阿笛不禁皱起了眉头。

崔兰溪拿手挡住他的动作:“本王不需要你来。”

他说:“王爷能自己擦身?”

崔兰溪面色一僵,半晌说:“反正我也活不长,擦不擦的又怎样。”

沈清笛的目光从他脸上重新移到了被单上,不顾他的阻拦,为他褪下了裤腿,看见两条软弱无力的大腿时,他的目光微收,旋即侧开脸,把崔兰溪身下的被单一并扯出来。

不仅仅是被单,底下的棉絮全都脏兮兮,他捧着一堆脏物出去,到对面房中寻来嬷嬷盖的那一床被褥,给崔兰溪垫上。

崔兰溪一直僵硬着**,被人这么看光,看得他想找个缝隙钻***。

阿笛收拾好了他的床铺,把嬷嬷的盖被一并给他盖上,便开窗透气,外头天色已黑,他这才想起自己还没吃晚饭。

一日也就吃了一碗稀粥,他的肚子早已饿扁。

嬷嬷把值钱的东西都卷跑,王爷也不让人去追,门外两个守卫是圣上的人,并不听他的指挥,府里空空如也,只剩二斗米,没有旁的东西。

他把各个房间搜罗一圈,回到厨房,量了一些糙米下锅,兑点水,煮了半锅稀粥。

粥里搁些盐,他眼角余光瞥见厨房门口的石阶下有一从绿油油的植物,眼眸一亮,走过去把那东西拔起来,竟然是一株野生的萝卜苗。

稀粥寡淡,萝卜苗切碎搁***一块煮,多少能垫些肚皮。

阿笛的刀工十分好,一柄生锈的菜刀“蹬蹬蹬”切了几下,细碎的萝卜苗撒入锅中,煮开几道水,粥稍微稠了些,只够二人各吃一碗。

府中没有多余的油,舍不得点灯,处处透着阴森鬼气,他也不害怕,端着托盘,踩着细碎的小步伐,沿着抄手游廊,借了些月光,回到崔兰溪的卧房。

崔兰溪卧在床上,望着漆黑的房梁,耳畔是呼啸的北风,他张着眼珠子一直回想阿笛的脸,巴掌大的脸,眸色如星河璀璨,说话声音脆而轻,他的手又白又细,跟葱一样,他的脾气又软又柔,却处处都透着不卑不亢,纵然他是个仆从,对自己这个落魄的王爷也没有一丁点害怕。

他想起种种相处的细节,只有半日时光,却让人过目不忘。

一道黑影从窗边过,警觉的崔兰溪扭头望去,旋即闭目,佯装熟睡。

沈清笛捧着托盘进来,搁下托盘,在角柜里找了一小节白烛,点上后用蜡烛油固定在崔兰溪床头,见他还在睡,便先端起一碗粥来,舀一勺搁在唇边轻轻地吹凉,米粥的香气勾起了崔兰溪的蛔虫,他日日只吃一顿,这会早已饿得腹中咕咕作响。

沈清笛知他是装睡,故意把米粥的气息往他鼻子边吹,他腹中声响越发大起来,知道自己被人逗弄,恼的不得了,忽然睁眼,抬首呼过去,打翻沈清笛手中的粥碗。

米粥顺着他的衣摆流到地面,刚刚洗好的地又脏了。

崔兰溪目露凶光,于烛火中分外恐怖。

沈清笛没有觉察他的不对劲,俯身去拾起坠落的碗,一柄刀子就搁在他脖颈上,再下去一寸,立刻鲜血四溅。

他这才反应过来,缓缓起身,对方用另一只手牵制住他,他走不得。

“你是谁派来的?圣上?”

崔兰溪年幼习武,纵然瘫痪,上半身的力量却丝毫不减,沈清笛僵着身子坐在床边,垂眼看着脖子边银闪闪的小刀,说:“我是沧州沈家人,家道中落,逃难至此,不是圣上的人,王爷请放心。”

他取出怀中的名帖,递给崔兰溪,崔兰溪见上头有官印,并不放心:“圣上想在本王身边安插一个眼线,造个假的名帖有什么难。”

沈清笛说:“王爷如今瘫痪在床,身边空无一人,圣上还需监视你做什么,你能造的起什么大风浪,王爷也太看得起自己。”

崔兰溪面目扭曲,小刀逼近他脖子里的那根最粗的血管,鲜血淌出。

“本王到死也会是个王爷,你这个贱民不得蔑视我!”

沈清笛忍着痛楚说:“阿笛不是什么坏人,只是个求一片瓦遮身的普通人,王爷放心。”

望着阿笛那双寂静的眼珠,崔兰溪仿佛用尽所有气力,终于泄了气,收回刀子。

阿笛捂住脖子上的伤口,血液从指缝间流下来,他轻拧着眉毛取出一方素净的帕子擦拭,此处没有药物,只能靠伤口自行愈合。

粥碗也撒了,余下一碗,他等伤口止了血,净手过后,回来一勺勺喂给崔兰溪吃下。

崔兰溪看着那道殷红的伤口,吃着粥,问他:“你何处去不好,偏要来我九王府?”

***给谁不比在这九王府强,这是当初嬷嬷问过他的话。

“对我而言,只有王府最让我安心,外人进不来,我在这里最自由。”

“你所说的自由是何物?”

“其实我也不知自由是何物,打小就希望的东西,现在得到了,依然不知是何物。”

崔兰溪好像听懂了沈清笛这句话的意思,说:“嬷嬷房中有一些收缩疮口的药,你去取来。”

他摇摇头,舀起一勺粥喂过去:“这点小伤一会就好,药还是留着罢,往后兴许王爷用得着。”

沈清笛不用他的药,说是留给他用,他微微侧过头,睨了一眼少年郎,伸手过去,对方躲开了。

沈清笛有点害怕他再次掏出刀子,他的手顿在虚空,有些发怔,悻悻收回去。

王爷家的掌事夫人小说点评

王爷家的掌事夫人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文章格局布的很大,很好看,越看越爱看。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王爷家的掌事夫人完结全文阅读,崔兰溪沈清笛小说,王爷家的掌事夫人小说,王爷家的掌事夫人崔兰溪沈清笛章节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