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高攀不起(梁焯沈龄紫)

你高攀不起(梁焯沈龄紫)

导读:小说你高攀不起讲述的是梁焯沈龄紫的故事,小编分享你高攀不起全文免费阅读。有人问起那位纨绔子弟的乖女友呢?他一脸无所谓道:“不过是个女人而已,大少爷随随便便就能再找一个。”

小说介绍

小说你高攀不起讲述的是梁焯沈龄紫的故事,小编分享你高攀不起全文免费阅读。有人问起那位纨绔子弟的乖女友呢?他一脸无所谓道:“不过是个女人而已,大少爷随随便便就能再找一个。”后来他才听说,沈龄紫其实是沈氏集团的千金。而他也对她动心。

梁焯沈龄紫小说简介

圈子里的人大多看不上沈龄紫。
她被男友召之即来挥之即去,随叫随到,没有半点脾气。
男友对她的评价也是简单一句:“也就是长得漂亮,当个花瓶。没劲得很。”
但只有他们知道,彼此之间不谈感情。
后来,沈龄紫离开得潇洒肆意,头也不回。

你高攀不起全文阅读

炽热的呼吸,***的碰撞。
沈龄紫感觉自己像是死了一回。
迷迷糊糊之间,自己被一股温暖裹挟,她掀开沉重的眼皮,发现自己躺在浴缸里。
但也只是一瞬,她又闭上眼。
仿佛是一个梦,她想醒,却无论如何也醒不过来。
在梦里,沈龄紫仿佛置身大海,听到海浪的声音,狂风暴雨。
这一年忙碌动画工作室的事宜,沈龄紫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休息过了。她想去度假,想去海岛,想躺在沙滩上吹着海风,想朝着一望无垠的大海歇斯底里:“梦想这事真不是人干的!”
为了创立DingDong动画工作室,沈龄紫和父母“决裂”,夸下海口不会要一分钱。
现实是,沈龄紫为了一分钱的都要跟投资人点头哈腰。
遭遇现实毒打,沈龄紫才知道自己以前只不过温室里的花朵。可已经回不了头了,性格使然,她要硬着头皮继续走下去。
一场暴雨在十点钟准时落下,现在外头风平浪静。
梁焯裸着上身坐在沙发上望着躺在对面的沈龄紫,玩把着手上的打火机。
头顶的射灯刚好照耀在他的肩胛上,上面有些意味不明的红色痕迹。
“呜……”不知是否是***不对劲,沈龄紫翻了个身,企图找到一个舒适的位置。
梁焯放下自己手中还未燃起的烟,走过来伸手拍了拍沈龄紫的大腿,俯身撩开她脸颊上的发丝。
很小的一个人,似乎他轻轻一捏就会被捏碎了似的。睡觉的***依旧我行我素,恐怕下一秒就能掉落到地上。
“还要不要去看海?”梁焯的唇贴在沈龄紫的耳畔,顺势轻咬了一口。
梦境中的沈龄紫嗯了一声,“要……”
梁焯无声地低笑了一下,唇角的温柔比任何一个时候都要浓烈。
再次睁开眼,晨光熹微。
沈龄紫并不是什么都不记得,她侧头往自己的床边看了眼。烟紫色的床单被套混乱褶皱,期间还有几滩意味不明的深色痕迹。
耳边似乎还有沉重的***和低哑的闷声,沈龄紫***了***自己唇畔,上面似乎还留着那股陌生熟悉的味道。
她从床上坐起来,下意识是寻找自己的手机,却无果。
柔软的波浪长发如海藻一般落下,沈龄紫伸手抓了抓,感觉有些头疼。不知是否错觉,她甚至感觉身子都在晃动。
昨晚的她应该是喝了不该喝的东西,也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情。
沈龄紫搜寻脑海里残留的记忆片段,殊不知,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布满猩红吻痕。她从床上起来,想穿一件衣服,但根本没有找到。
房门被打开的一瞬,沈龄紫犹如惊弓之鸟,迅速拉起被子裹住自己。
梁焯站在门口,眼底戏谑又漫不经心。他身材高大,一个人似乎将门堵住,似乎也预示着什么。
“早。”他声线低沉,说着一并进了屋。也不关门,大咧咧坐在沈龄紫面前的单人沙发上。继而一顺不顺地看着她,目光直白似乎还带着点戏谑。
沈龄紫看着这人,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动物——黑豹。
仿佛是等待捕猎,不疾不徐。
面对眼前这个人的泰然自若,沈龄紫也不好扭捏什么,但她还是下意识地拢了拢胸口的被子。
“看什么?”沈龄紫对上他的双眸,企图扳回一局。
梁焯微微勾唇,“看你哪里是我没看过的。”
沈龄紫:“……”
这人模样生得好,大概仗着这个天生的优势,即便说着荤话但也不会让人感觉到不妥。倒是浑身上下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焰,反而让人莫名产生几分怯懦。
突然沈龄紫仿佛想起些什么,她垂眸看了眼男人腕上的手表。
果然是昨晚在电梯上遇到的人。
“有什么地方不***么?”梁焯漫不经心询问,仿佛例行公事。
他这副模样,像极了事后清晨不想负责的混账。
事实上,沈龄紫没有想过负责不负责的问题。饮食男女,她也不是那种守着贞操要死要活的人。
况且,记忆深处,昨晚似乎没有什么不适。相反,倒还挺美妙。
可男人这副声音,激起了沈龄紫内心潜在的逆反心理。
沈龄紫双手抓着被单搅了搅,抬头道:“有啊。”
梁焯微微挑眉,依旧还是懒懒散散的样子,却问:“哪里不***?”
沈龄紫想了想,于是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头疼。”
梁焯:“还有呢?”
沈龄紫:“大腿酸。”
梁焯:“嗯,继续。”
沈龄紫闭嘴,瞪了眼前人一眼。一双大眼,又纯又媚。
梁焯从沙发上起身,朝沈龄紫走过来,没给她反应的机会将她推倒在床上。手上动作轻佻地抚向她的腿。
“你要干嘛?”沈龄紫下意识缩了缩,睫毛微颤。
“不是说大腿酸?”梁焯按着她的大腿揉了揉,掌心带着薄薄的茧子,又烫又磨。
“……够了。”沈龄紫终究是修行不够,怎能和眼前这个老狐狸对弈,干脆投降。
梁焯低笑一声,伸手在沈龄紫软嫩的脸上摸了摸,道:“才五点半,你再睡一会儿。”
“不好意思,我睡不踏实。”
“哦,那就不睡。”
梁焯倒也不强求,从床上起来,继而打开衣柜从里面拿出一套休闲服递给沈龄紫。
“不好意思,你昨晚的衣服被我撕坏了。”说得那样冠冕堂皇,似乎是还她刚才的那句不好意思。
看来是个锱铢必较的人。
等沈龄紫发现自己居然在一艘游艇上时,心里暗骂这个人是不是于荣轩还要疯狂?
眼下她是哪里也去不成,只能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发呆。
还不到六点,淡青色的天空中镶嵌着几颗闪闪发亮的残星,一片朦朦胧胧的景象。天上笼罩着一层灰蒙蒙的白纱,似乎等待破晓。
趁着这点时间,沈龄紫也深深回忆了一遍昨晚发生的事情。现在的她***裤都没有穿,只套了一套男士休闲卫衣,因为衣服过大,袖子卷了又卷,干脆不穿裤子当过膝卫衣穿。
底下一片清凉。
这艘游艇上似乎没有其他人的踪迹,沈龄紫甚至不知道跟自己睡了一晚的这个男人姓甚名谁。
人就在不远处,在接电话。
一身休闲的白衣黑裤,肩宽腰窄,背影撩人。
沈龄紫很明白白衣底下包裹着的一副怎样的身躯,是线条分明,能单手将她轻松抱起的孔武有力。
不知电话那头在说什么,伴随着海风,她隐约听到一些:“想死还不容易?找个海跳下去一了百了。”
倒是挺应景的。
不多时,天边出现了一片白。
一开始是浅蓝的,天也亮了一些,仿佛被破开一般。
后来有红霞了,像是一块光焰夺目的玛瑙,让人挪不开眼。
紧接着红霞的范围慢慢扩大,四周霞光尽染无余,将天空染得通红。
日出了。
“太阳初出光赫赫,千山万山如火发”,沈龄紫似乎突然能够明白书中描写的景象,碧海和蓝天似乎连接在了一起,壮观又阔达。
沈龄紫盘腿坐在甲板上,静静地欣赏眼前独特的风景。除了海面上有些冷以外,一切都很好。甚至让她有股冲动拿起手机拍下眼前的画面,可惜手机根本找不到。
“好看么?”
梁焯不知何时出现在沈龄紫身后,还不等她回答,一件羽绒服披在了她肩头。放在她手心的,还有一块巧克力。
三月的清晨,海面上只有几度的气温。
沈龄紫佯装淡定,剥开巧克力放入口中,诚实回答:“好看。”
梁焯又递给沈龄紫一样东西,竟是她的手机。
沈龄紫连忙接过,打开手机。
很多未读消息,其中有邬芳苓的,也有于荣轩的。
邬芳苓:【你人呢?怎么不回我消息?】
邬芳苓:【喂喂喂,再不回消息我可要报警了!】
于荣轩:【你丫人呢?】
沈龄紫看了眼,挑了一些正准备回复,忽而听身后的人道:“专心看日出。”
闻言,沈龄紫抬头,下意识的还真的看起了日出。
这似乎是她第一次以这种角度观看太阳升起,觉得又神奇又壮观。
梁焯往后一靠,身子靠在柔软的垫子上,望着天边的咸蛋黄淡笑道:“怪不得你昨晚吵着要看大海。”
沈龄紫一惊,转头询问:“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梁焯依旧一副慵懒模样,忽而靠近沈龄紫,暧昧不清道:“需要我帮你回忆回忆?”
耳边是海浪声,沈龄紫躺在甲板上。海天一色中,她看到男人墨色的双眸,轮廓极深。一切似乎和昨晚开始重叠,男人脸上的漫不经心和邪气,还有带有几分不真实感。
梁焯吻上沈龄紫的唇,轻咬她的上唇,轻***她的下唇。温柔又细致。他似乎游刃有余,在她心跳不止气息不稳的时候还能保持从容淡定。
以天为被,以海为席。
游艇在前行,也随着波涛轻微晃动。
很疯狂,很***,很***。
沈龄紫躺在甲板上,海藻一般的发铺在柔软的垫子上。随着深吻,沈龄紫微微颤栗。
在这海天之间,感官似乎也被无限放大。
“张嘴。”他在教她如何接吻,而不是像昨晚那样乱咬。
沈龄紫的双手无处安放,脸颊也不知何时泛红,眼里细碎光芒闪耀。
她很白,越是白皙,那抹红色就愈发明显。
梁焯坏笑着伸手摸了摸沈龄紫脸上的绯色,继而拉起她的手圈着他的脖颈。
他看起来桀骜不驯,却又和她做着亲密的事情。
沈龄紫不再有半分挣扎,甚至自暴自弃般地闭上眼睛,开始享受这个吻。
她能清晰感受到自己的唇舌被吮吸索取,渐渐的,大脑开始缺氧,四肢也无力。然指尖却不自觉的在他发尾收紧,想要抓住什么不让自己崩塌。亦如昨晚。
一吻缓缓结束,梁焯的唇还贴在沈龄紫的唇上。
炽热似乎在一瞬间退去,剩下玩世不恭的低笑声。
沈龄紫的眼神涣散,微张着嘴细细地喘。她不像他,一时之间还没缓过来。
梁焯唇角的笑容漾开,双眸里染上缱绻和暧昧,仿佛一切尽在掌控。
沈龄紫不甘示弱自己只能任人摆布,沉声道:“你笑什么?”
面对直白的审问,梁焯***了***下唇,有用手指逗弄她的嘴唇,哑声道:“挺甜的。”
不知道是在说刚才的巧克力,还是她的唇。
沈龄紫被撩地面颊又红。
她能闻到他身上所有味道和气息,淡淡的烟草味,淡淡的香水味。像是丛林深处隐藏的猎豹,不疾不徐,野蛮生长。
仿佛被吸引中毒,染上他的气息之后,无法安然抽身。
“害羞了?”梁焯的声线蛊惑人心,低沉浑厚,富有磁性。
“才没有!”
像是为了证明什么,沈龄紫慌乱间收紧还未来得及从他脖颈上放下的手腕,直直地贴上他的唇。
不就是接个吻而已?
沈龄紫毫无章法地在他唇内游走,用尽自己毕生所知的理论知识来实践。
不就是咬吗?她又不是不会!
不就是吸吗?她又不是不会!
不就是***吗?她又不是不会!
可她还真的不会。
梁焯任由她自由发挥,胸腔轻轻震颤着,笑声愈发明显。
仿佛在嘲笑她真的不会。
气得沈龄紫***掐了一把他的窄腰。
梁焯闷着笑,这才反客为主,贴在她的耳边低低哄道:“我来好不好?”
对方姿态低三分,另一方也就不必继续拿乔。
沈龄紫以为他会温柔,可这次梁焯似乎并没有耐心,吻得***且离经叛道。
沈龄紫实在跟不上他的节奏,软声祈求,“慢一点。”
感官上却又沉迷。
“好。”梁焯抬起头,俯着身撑在沈龄紫上方看着她的双眸,继而温柔地吻上她的唇。
日暮缓缓上升。
一望无际的大海中央一叶孤舟,帆影轻轻地游移着,闪着点点的白光。
天地宇宙似乎不过渺小的一点。
沈龄紫陷入梁焯的温柔里,收拢自己的锋芒,恍惚间听他询问:“做.爱吗?”
在这大海中央。

你高攀不起免费阅读

一场畅快淋漓,一直到阳光变得热辣。
这一次,沈龄紫清清楚楚,感官充沛。
他们就在甲板上,让阳光照耀身体的每一寸肌肤。耳边有海浪声,也有低喘声,偶有几只海鸥飞过,交织成一曲别样的乐谱。
他们融为一体。
事后沈龄紫抬头仰望蓝天白云,仿佛置身李安导演的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场景镜头里,虚实交替。
她很累,也很困,明明全程运动的那个人不是她,可她仿佛被抽筋扒皮,身体微微颤栗。
梁焯仰躺在甲板上,单手搂着沈龄紫,爱怜地吻了吻她的鬓角,问她:“要***睡还是在这里?”
“***。”沈龄紫斩钉截铁。
梁焯笑,“船上就我们两个人。”
似乎周到担心她会害羞有别人在。可是,明明刚才在这个甲板上,该做的都做了。
沈龄紫仍然坚持:“我要***睡。”
“好。”
梁焯不再多说什么,起身一把打横将沈龄紫抱了起来。
阳光下的沈龄紫白得发光,抱在他的怀里形成鲜明对比。他其实想她留在甲板上晒会儿太阳,总觉得这人日照不够,看起来不堪一击。
沈龄紫下意识勾着他的脖颈,道:“我自己会走。”
话说出口,她惊觉语气***。
“我不舍得你自己走。”梁焯目光含笑,让人分不清真情还是假意。
沈龄紫发现,这个人比于荣轩城府深了不止一丁半点。至少,表面上是看不出什么的。
到了卧室,梁焯轻轻将沈龄紫放在床上,逗小猫似的勾了勾她的鼻子,对她说:“吃点东西再睡,嗯?”
沈龄紫却不解风情地说:“什么时候上岸?”
“还早。”他的语气里似乎已经染上几分敷衍,漫不经心,说完转头离开。
再回来时,梁焯手上端了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一盘三明治,一杯温牛奶。
而沈龄紫已经睡着了。
梁焯干脆坐在沙发上,安静地看着沈龄紫的睡容。
再醒来,竟然已经是日落。
沈龄紫怀疑自己是一只猪,她睡了整整十个小时。
房间里没有男人的踪迹,但床头柜上放着一盏香薰蜡烛。沈龄紫闻了闻,那是助眠的薰衣草香氛。
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沈龄紫忙着回复邬芳苓的消息。
沈龄紫:【我没事。】
那边几乎是秒回。
邬芳苓:【靠!我还以为你没空回我消息呢!】
邬芳苓:【快老实交代,你跟哪个男人厮混在一起?】
沈龄紫脸颊莫名泛红,无奈:【你就知道?】
邬芳苓:【人家都打电话给我报平安了,我能不知道?】
沈龄紫顿了一下,一时竟不知道说些什么。
他怎么会有她好友的联系方式?
邬芳苓:【听声音还蛮好听的诶,是个帅哥吗?】
沈龄紫:【……算吧。】
邬芳苓:【行吧,不打扰你了,你继续!】
沈龄紫:【……】
放下手机,沈龄紫才注意到斜靠在门口的男人。
梁焯换了一套衣服,寸短的发,血气方刚。他背靠夕阳,脸上的轮廓锋利好看。
他是个很帅的男人。
“醒了?”他朝她走来,高大的身子迅速笼罩着她。
沈龄紫“嗯”了一声,下意识揉了揉自己发疼的太阳***。
不知道是睡了太久还是怎么,头竟然很疼。
“还头疼?”
沈龄紫点点头。
模样看起来倒有那么一点委屈的意思。
梁焯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板药,继而将一颗药拿出来放入口中,还不等沈龄紫反应,他的唇贴上了她的。
苦涩的药味迅速传递到她的口中,她“呜呜呜”地推拒,奈何无法挣脱。
梁焯的舌探进来,一并将那颗药推到她的嘴里。
等这颗药在口中全部融化,梁焯才笑着退开,用拇指抚了抚沈龄紫的唇,低声道:“止疼药。”
可以缓解头疼。
沈龄紫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对于这种喂药方式无言以对。
这个人真的太会了。
“起来,吃晚饭。”
梁焯牵着沈龄紫往外头走,来到甲板上的餐桌上。
这艘游艇不小,上下一共有三层,只不过沈龄紫还没来得及参观。路过甲板上的软垫旁边,沈龄紫想起早上发生的那一幕,心跳节奏乱了几拍。
餐桌上摆着精致的食物,牛排、刺身、鲜花。
算起来,沈龄紫已经有整整一天没有吃饭了,这会儿是真的饿了。
伴随着夕阳,他们共进晚餐。
桌子不大,白色的圆桌,也让两人之间的距离触手可及。
看到玻璃花瓶里的向日葵,沈龄紫怔了一下。
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向日葵是她最喜欢的花。但她甩了甩脑袋否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因为眼前这个男人她以前似乎从未见过。即便是见过,他也不会知道她的喜好。
梁焯绅士地将牛排切好递给沈龄紫,又贴心给她淋上黑椒酱汁。
巧合的是,沈龄紫也只喜欢黑椒汁。
“谢谢。”她饿得低头大快朵颐,也顾不上什么矜持作风。
梁焯就这么单手拄着脑袋望着沈龄紫,一直到她抬起头,对上他的双眸。
“要不要喝点东西?”梁焯没给她尴尬的机会。
沈龄紫点点头,因她恰好需要。
梁焯给了她一杯温水,眉毛微挑:“以后少喝酒。”
沈龄紫无法反驳,喝了口水,***了***下唇。
梁焯目光晦暗不明,又给沈龄紫夹了一块刺身。
沈龄紫望着刺身微微蹙眉,她一直不太喜欢生的食物。刺身这种东西她从小到大就不喜欢。
“你该试试,不枉费我钓了一天的鱼。”梁焯道。
沈龄紫有些意外:“你很喜欢钓鱼吗?”
钓了一天?
“你觉得呢?”梁焯放下手上的筷子,突然倾身,拿起餐巾轻轻擦拭沈龄紫嘴角的黑椒汁。
沈龄紫迎难而上:“我怎么知道呢。”
梁焯并不纠结这个问题,转而说:“今天天气好,晚上会有很多星星,月色应该也不错。”
沈龄紫的问题是:“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我也不知道。”
沈龄紫蹙着眉,一本正经地怀疑:“有个问题。”
“你问。”
“你总不会在这大海上杀人抛尸吧?”小丫头说这话时一脸防备的模样,手上拿着刀叉,仿佛随时准备拼命。
梁焯先是没料到沈龄紫会问这个问题似的,一怔,继而胸腔跟着颤动,哈哈大笑起来。
他的笑意直达心底,看得出来是真的被沈龄紫的问题逗笑。
沈龄紫也注意到,这个人笑起来的时候还挺阳光的,起码比不说话的时候更容易让人亲近。
梁焯的回答是俯身在沈龄紫的嘴角亲了一口,仿佛两人真的是情侣似的,笑道:“爱你都来不及。”
沈龄紫:“……”
这人是情话张口就来吧?
用餐接近尾声时,沈龄紫收到于荣轩的来电。她起身,走到船尾去接。
通话刚一划开,沈龄紫就听那头阴阳怪气道:“呦,您可算接电话了呀?”
“有事?”沈龄紫问。
于荣轩轻哼一声:“你昨晚去哪儿了?有没有职业操守啊,一句话不留就溜了?你知道我打了你多少电话?给你发了多少消息?”
沈龄紫是看到了那些未接来电和消息,但并不想理会。
于荣轩仍在那头喋喋不休:“你该不会看到我和其他女人玩吃味了吧?”
“没有。”沈龄紫无语,这人是哪里来那么强大的优越感?
“没有就好,我希望你摆正自己的位置,你只是我花钱雇来一个女伴。可别妄想能当正宫娘娘。”
沈龄紫面无表情:“哦。”
夕阳西下,落日的黄昏同样波澜壮阔。天地像是一幅会流动的画,流动着橙灿灿的色彩,厚重的云层也被烧成了橙红色。
这一天里,沈龄紫不仅见识了日出,也等到了日落。说不震撼和心动是假的。
那头于荣轩趾高气昂:“你现在人在哪里?”
听到声音沈龄紫才想起自己还在接电话,坦然道:“我在看夕阳。”
于荣轩:“我在金钥匙,你过来陪我。”
“恐怕不行。”沈龄紫看着海面上倒映的夕阳,“我来不了。”
她时间也舍不得眼前这番景象。
“行,不来就不来,别说我没给你机会。”
沈龄紫想到什么,问:“于荣轩,你昨晚给我喝的酒是不是有问题?”
那头一顿,“你指什么问题?”
“酒里是不是有药?”
“是啊。”这人还真的直言不讳,“***的药,能让人欲罢不能,还能让人欲.仙.欲.死。”
“所以你让我喝?”
“是你自己喝的,我没有逼你吧?你拿钱的时候不是挺痛快的吗?”
仿佛自尊被踩在脚底下践踏,沈龄紫长那么大从来没有那么憋屈过。
这次于荣轩真的太过分了,让人气得手抖。
“你这个人渣!”
“我渣你才知道?”那头哈哈大笑,并不介意自己被骂,又问:“你该不会真的跟什么野男人***了吧?怪不得昨晚突然不见。”
沈龄紫被说中,面颊一热。
“是不是该感谢我?”
“你闭嘴!”
“你还上劲了?当什么贞洁烈女呢?真以为自己是清纯小妹?”于荣轩还不忘善意提醒:“记得做好保护措施哦,别染上什么病……”
电话直接被沈龄紫挂断。
海风拂面,沈龄紫闭了闭眼,努力调整心态。
其实被于荣轩羞辱对沈龄紫来说是早就能够料到的结果,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一年时间四处奔波,低三下四去找投资,沈龄紫没少被人言语“侮辱”。
有个投资商甚至还企图对沈龄紫潜规则,提示她其实有更好的路子。怪只怪当时的沈龄紫什么都不懂,还傻乎乎的真的以为对方是给自己出谋划策,后知后觉才知道对方在说她花瓶。
其实在于荣轩这样的公子哥眼里,沈龄紫不过也是个花瓶。
止疼药的药效在发挥,头疼感已经不在。
沈龄紫靠在栏杆上扶着额,想着这一年发生的点点滴滴。从吃穿不愁的沈家千金到低三下四的四处拉投资,她的心理承受能力远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强大。
“来,鱼上钩了!”
梁焯一把拉住沈龄紫的手,不管三七二十拉着她往楼下走去。
从三楼甲板直接到钓鱼仓,不给她一点***的时间。
也一并让她忘掉了自己心里的那些不愉快。
钓上来了一条东星斑。
沈龄紫看到这条东星斑的时候吓了一条,喘着气惊叹道:“这鱼好大啊!”
火红色的鱼身,肥硕***,仿佛一张嘴就能吞掉一个人的手臂。
沈龄紫第一次见那么大,那么鲜活的一条鱼,蓝色的眼睛中有乌黑的瞳仁。
“嗯,大概有十斤。”梁焯徒手拿起这条颜色火红的东星斑,丝毫不费劲。
沈龄紫好奇地伸手戳了戳鱼身,手感怪异。
“这条鱼有多少岁呀?”她好奇地问。
这问题还真的难住了梁焯。
沈龄紫看看梁焯,弯了弯眉眼,笑得无害:“你说,这鱼这么大,应该比我年纪都要大吧!”
梁焯若有所思,提着鱼走到栏杆边,只听“扑通”一声。
沈龄紫连忙凑过去一看,将将看到海里荡漾开的波纹,那条东星斑飞快地游走了。
她不解:“诶!你怎么放了?”
梁焯歪了歪脑袋,“年纪比你都要大的鱼,罪过。”
沈龄紫顿了一下,咧开嘴笑了起来。
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男人还挺有意思的。
她笑起来双眼弯成月牙,清澈明亮的双眸,嘴角似乎也有一个小酒窝,看得人心动。
梁焯上前单手扣着沈龄紫的下颚,直白地吻住她正在笑的唇。
“唔……”沈龄紫猝不及防双手撑着梁焯的胸膛。
他将她抵在栏杆上。
长驱直入,温柔又暴戾。
沈龄紫的背靠栏杆,身后***,仿佛下一秒就会落入深海。
“我要掉下去了。”她控诉,一并紧紧抓着他的衣襟。
“不要怕,我舍不得。”梁焯笑着一把打横将沈龄紫抱起,径直上了二楼的甲板,依旧是白天躺过的那个软垫。
不知何时,夜色取代了黄昏。
天边出现了一颗闪闪发亮的启明星。
“怎么办?”梁焯轻咬沈龄紫脖颈上的动脉,哑着声道:“我想把你生吞入腹。”
沈龄紫有心开玩笑:“请停止这个危险的想法。”
“我尽量。”
饿了二十八年的猎豹开荤,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一晚,沈龄紫看到了满天的繁星,也看到了海里会发光的鱼。
恍惚间,她似乎看到了男人眼底的自己,毫无保留。

小说推荐

转眼间你高攀不起完结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