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妾(云露华陆渊)

恶妾(云露华陆渊)

导读:抖音热推火爆言情小说《恶妾》为您奉上,主角是云露华陆渊,由作者芳客所著作。云露华陆渊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你放心,我从不做对我无利的事情,只要你听我的,此事我就会烂在肚子里,谁也不会提起。”云露华慢慢哄诱着人.....

小说介绍

抖音热推火爆言情小说《恶妾》为您奉上,主角是云露华陆渊,由作者芳客所著作。云露华陆渊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你放心,我从不做对我无利的事情,只要你听我的,此事我就会烂在肚子里,谁也不会提起。”云露华慢慢哄诱着人,“姚小宁是不是你把她弄回来的?”

云露华陆渊新小说简介

一朝睁眼,云露华从十六岁变成了二十六岁。
作为京城第一美人,太傅之女,顶级名媛的她,原以为十年后的自己会是某王妃某国公夫人。
没想到自己家道中落,昔日风光不再,竟委身嫁给了曾经最讨厌的安乐侯之子陆渊。
并且还是个妾。

恶妾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第 9 章
她这厢在那里杵着,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的,陆渊饶有兴趣看着她,待到她收回思绪,空秃秃黑荡荡的屋里,籍着从外照进来一点幽微银光,转头在眼角余光中寻到了人未收尽的一点谑笑。
他笑什么!
云露华毫不客气的回瞪他一眼,鼻尖轻哼一声,踩着细碎月色旋身回去了。
走到门口时,听到陆渊说,“别再从凿窗爬回去了,走正门。”
不过她没理,因为她本来就打算堂堂正正出去。
见那道瘦影从庭前石砖渐渐没去,陆渊这才回身,淡了那抹笑意,堂前骤亮,是白致从暗处出来,为他点上了灯。
他还未说话,白致先俯下身子请罪,“是属下的失误。”
二人相对,一高一低,陆渊看他,没多说什么,撑臂坐在那里,指腹按着额***,“起来吧,那四个守门换掉,挑些尽忠职守的,还有那凿窗也拿格子封起来,书房有多重要你是知道的。”
白致道是,仍俯在他跟前。
陆渊见他不起,叹了口气,伸手拉他,“得了,这事也怪不到你头上,你整日里跟着我在外跑,难免有顾不上的地方。”
白致抱拳,掷地有声道:“是属下的错,绝不会再让书房进人,请公子放心!”
陆渊轻轻嗯了一声,侧首去看那几幅画,不过片刻又移开了目光,“云姨娘和燕姐儿那里,你派几个人多看着点,莫要再出今日这种事了。”
白致应下,顿了顿,从怀中拿出一幅画卷来,“这是今日,云姨娘身边的金凤姑娘托人往外送的一副画,属下斟酌再三,还是想先拿过来给公子过目。”
画卷缓缓展开,是一副江帆楼阁图,画工精湛,构章谨细,设彩丰丽,已是上佳之作,但细看之下,笔力少了几分刚劲,多了几分柔和,绝不是市面上那些意气书生能画出来的。
陆渊打从第一眼就看出了出自谁手,他将画卷掂在手心,看着右下角那鲜红的印章,端端正正是‘南溪先生’四个小字,问道:“她是要把画往哪里送?”
白致边觑人神色,边说,“是往画斋里,金凤姑娘原话说,不拘在哪儿,只要哪里出价高,就能收下。”
出价高?
陆渊听到这话怔了好久,多年前她往外送画打雅集,那都是出现在正经书会画宴上,这样方可彰显作画人的身份品格,她停了这么多年,重新开笔,竟只顾着价高,是缺钱使了么?
说出去难免叫人贻笑大方,他陆渊的女人,竟沦落到了卖墨为生的地步。
陆渊笑了笑,白致揣摩着他的意思,试探问道:“可要属下将画打回去?”
陆渊摆手说不必,“从我私账上支一千两银子出来,托人递到她手里,就说是外头有人买下了她这画,做悄声些的,别叫她知道。”
连白致都面露诧异,但并没有多言,只是遵着他的意思往下办事。
也不知是不是因姚姨娘的事,府上人都殷勤了不少,昨儿个发话叫管家换人,今日一大早,就领着十几个奴婢供云露华亲自挑选。
管家姓刘,一个腆着大肚子的中年男人,一身青绸衫,单看像是个富贵老爷,专管内宅之事,指着底下奴婢挨个跟人介绍。
云露华捻着绢子,一个个顺过去看,刘管家也算知情识趣,送过来多是面相憨实的,毕竟眉眼若是太精明,也不是做粗使洒扫的料子。
不过就算是个粗使洒扫,只要在她院里,她都会好好挑选,毕竟身处这后宅内闱里,指不定有什么腌臜事儿就出在底下伺候的人身上。
挑了四五个后,她也就不挑了,被挑中的另站出来一排,云露华满意点了点头,“好了,就这几个吧。”
刘管家做事不错,但一双眼总黏在云露华身上,暗想不愧是曾经京城的第一美人,使使招数,三爷便愿意舍了最宠的来宠她,姚姨娘哪儿能跟这位比!
他***一笑,搓着手道:“姨娘养着哥儿姐儿,院内事多,不如多挑几个预备着,反正也都是在外院做活,若顺意了往屋里拨,不顺意了就打发在外院,也不妨事的。”
照理说,按姨娘的身份,除去哥儿姐儿房中的,院里只能放六个,她现在已有了金凤和一个小茵,怎么算都足数了,但规矩是死的,可人是活的,只要受宠,院里放十几个也没人敢说,像之前的姚姨娘,光外院就放了七八个,还不算屋里一大堆贴身伺候的。
这事放在以前,刘管家哪儿会主动提,还不是想卖云露华一个人情。
但云露华可不太想领,这一来,院内人多了事就多,她还没摸清楚这安乐侯府的底细,暂时还不想往身边放这么多人,这二来呢,眼前的刘管家贼眉鼠眼,让她瞧着很不畅快,并不想接他这个人情。
云露华懒懒道:“不了,慎哥儿还小,受不得那么多人吵,等他大些再说吧。”
刘管家一想也是,这慎哥儿可是三爷膝下唯一的男孩儿,难免事事先顾着他,还在襁褓里的小孩儿娇贵,容易招病招灾的,还是人少些清净。
他叠声应着,云露华挑好了人,也就不想和他虚与委蛇,直接让他把剩下的人领走。
等人好不容易走了,云露华好奇问金凤,“这刘管家瞧着面相就不是什么好人,为何还能管内宅的事?”
金凤嘘了一下,将她远远拉到廊下,“姑娘不知道,刘管家是老夫人的心腹,奴婢私底下还听说,他和老夫人似乎还是什么远亲呢!”
云露华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难怪他一个男人,还能管内宅呢。”
内宅多女眷,所以为了避讳,不管是高门大户还是寻常富贵人家,基本上都是分外宅一个男管家,内宅一个女管家,像安乐侯府这样内宅是男管家的,整个京城可都不多见。
金凤咬了咬唇,又和她说起了一事,“姑娘方才的话一点也没错,刘管家的确不是什么好人,奴婢之前听说,但凡从外采买过来的丫头,略微有些姿色的,都难免要遭了刘管家的手,就是常年在几个夫人姨娘院里的丫鬟,有好几个也同他私下有些首尾。”
云露华惊了一惊,首先想到他那挺在外面的肚子,不由皱起眉头,心里一阵恶寒,“外头买进来的丫头都没多大吧,多是十三四岁的年纪,他都多大了,竟也下得去手,难道他没有家室么?”
金凤说有,“可有又如何,他背后靠的是老夫人,府上除了侯爷和咱们三爷,谁敢得罪老夫人?这事原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只装睁眼瞎不知道,想必也早传到老夫人耳中了,可老夫人至今不闻不问,谁敢挑这头,刘管家有这份依仗,便愈发放肆了。”
云露华听得黛眉都簇在一块去了,那刘管家光天化日之下,当着这么多奴婢的面,都敢这么肆意的打量她,对底下那些为奴为婢的,只怕是半分顾忌也没有。
这安乐侯府,还真是够乱的。
先搁下这些,云露华将那几个新挑的奴婢叫过来,训话后指了小茵过来,“金凤跟在我身边没有空,你对这院熟,就看着给她们分派差事,平日里多提点着一些,别越了规矩。”
这本来是二等丫鬟才能做的事,小茵闻言一喜,知道是主子给她抬面子,往后除了金凤,下面人由她手里出来,还不都得听她的。
她忙喜滋滋接了,怕人不放心,还不忘加一句,“奴婢一定会好好教她们,不会叫姨娘失望的。”
左不过是些常见笼络人的伎俩,云露华勉励她一番后,忽又想起什么,“对了,你之前说你是家生子,小茵是你的本名吗?”
小茵不知她为何问这个,老老实实说:“奴婢原叫眉茵,因那个眉字冲撞了三夫人的名讳,便改叫小茵。”
王氏大名叫王眉秋,如她这样正妻主子的,底下人名字都需要避讳着,嫁到安乐侯府后,原本名字里带眉带秋字的,都得重新改个名字。
云露华点头,“我是不爱身边伺候的人叫什么小茵小草的,实在俗不可耐,既然不是你的本名,那我就今儿个做主给你再改一个。”
金凤在旁边听着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幸好姚姨娘如今不在府上,您这话要是让她听到,定是要嘴都气歪了。”
云露华好奇,问为什么,金凤说,“因为姚姨娘的大名叫姚小宁呀,她平素最爱自诩风雅,之前还特地请人进府学煮茶插花,要是听到您说俗不可耐,岂不是要气坏了。”
云露华扯了一下嘴角,冷笑道:“听到又如何,原就是个卖花女出身的,抖擞遍那几根冠羽,她也成不了凤凰。”
她偏头,“我想想叫什么,嗯...就叫纤云,好不好?”
主子愿意给改名,说出去脸上也有光,小茵自然是满口欣然应下,即刻磕了个头,“奴婢往后就叫纤云了,多谢姨娘赏名。”
云露华也没多留下,挥了挥手叫她下去,转头见刚才还嬉笑的金凤如今怅怅若失,连叫她好几声才回过神。
金凤用手背抹了一下眼角,云露华知道她为何落泪,亦是看向窗外流云。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我记得你和玉鹿刚到我身边时,才六七岁大,玉鹿比你高些,头回见面时就拉着你给我磕头,说你是她妹妹,很是照顾你。”
金凤吸了一下鼻子,“是...其实玉鹿比奴婢还小两个月,但个儿高胆又大,第一回见到姑娘时她就敢拉着奴婢,说是她妹妹,那个时候姑娘也差不多一个年纪,穿着一水碧色的小衫,端坐在那里,远远望过去,像仙女一样好看。”
云露华替她擦掉残留的泪痕,温温柔柔道:“那时我问你俩叫什么,一个说叫小四,一个说叫小五,我当时愣住了,后来才知道你们原都是打小就在人牙子手里大的,没个正经名字,便按照顺序小四小五的叫,然后我就给你们改了名儿,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望咱们三个的相逢便如这诗一般。”
金凤腼然笑了,往她的话下接,“结果下午夫人就知道了,说露字冲了您的本名,叫重新改一个,姑娘不肯,问奴婢们喜欢什么,奴婢说喜欢好看的鸟,玉鹿说喜欢老虎,您就说凤凰是最好看的,便将奴婢改叫金凤,但玉鹿却没有照她喜欢的改,为此回去的路上她还跟奴婢抱怨来着。”
说起小时候的事,总是欢快雀跃的,云露华也跟着笑,“哪儿有姑娘叫玉虎的,左右鹿和虎一样都是在山里跑的,玉鹿更好听。”
金凤笑着笑着又哭了,攥着她的手,泪眼婆娑道:“可她不在了....十年了....到现在她连一座牌碑也没有...”
玉鹿是云家落难时一起死的,她死在刑场上,尸骨就被人随意扔在了乱葬岗,后来再去寻,已经被野狗啃食的所剩无几,收殓好后埋了,她作为罪臣家奴,至今都不能立墓牌。
不止是她,当年云家那些人,都是如此。
只要云家一日未翻案,他们就一日不能立墓牌,正大光明的受超度。
云露华任由人攥着自己,丝绢在掌心已拧成一团,她轻轻安慰人,也在安慰自己,“放心,放心,我一定会让她有立碑的那一日。”

恶妾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第 10 章
一千两送到云露华手中时,是画交出去的第三日早上,沉甸甸的大红檀盒摆在桌上,她拿起一枚银锭子,在手里掂着分量,唏嘘不已。
“一千两就有这么多,那一万两,十万两,岂不是要摆满了。”
她对银钱没什么概念,从前觉得左不过黄白之物,竟会有人为了它折腰卑膝,简直是俗气至极,但真的到这个田地,才发现吃穿用度样样离不开它,这才品呷出那些贪财之人的心思。
谁不想吃好的用好的穿好的呢,就算你不想,也会不忍心看自己家里人为了银钱勒紧裤腰带,日子过得紧巴巴,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如她这样靠一门手艺换钱的世道上可不多见了,一幅画就能换一千两白银,那更是凤毛麟角,怪不得就会有人起些歪心思,从旁门左道上捞钱。
正因如此,云露华才更愿意相信,自己爹爹绝对是清白的,那样的位高权重,广受敬德,人生活到他爹那个位置,已经是什么都不缺了,怎么会为了钱去做那种事。
金凤也是头一回见到那么多白银,睁大眼睛看着那一堆银子,“姑娘,您说买画的人为什么不拿银票来,反而换成了五十两一锭的银子,从前您卖画出去,人都是拿银票来的。”
云露华清点着数量,随口道:“不知道,许是他没有银票吧,理会这个干什么,拿银子来岂不是更好,拿出去花也方便。”
金凤想不通,遂也不再去想,帮着人一起点银子,正好足足二十大锭,那原先放银子的乌木小盒在它面前显得十分寒酸,云露华将小盒往她手里一放,嫌弃道:“拿走拿走,你留着平日里做打点用,别搁在我这儿了。”
金凤眉花眼笑,姑娘吃肉她喝汤,有这银子放在身上,平日里办事就方便多了。
点完银子后,云露华问她,“天香阁的百花膏一盒五十两,一幅画能换一千两,那就是能换二十盒百花膏是不是?”
金凤吓了一跳,忙道:“您可不能这样,哪儿能将这些钱都拿去买百花膏了,眼瞧着要入夏了,您这里,还有燕姐儿慎哥儿都要换轻薄的纱绸衣,还有屋里要用冰,这些开销都不小,咱们得紧着些花销。”
云露华顿时蔫儿了,看着那一叠叠高起的银锭子也觉得没意思,“那我什么时候才能用上天香阁的东西呀,要不,我再画几幅?”
金凤盘算了一下,说不妥,“物以稀为贵,您要是天天画,再卖出去可就没这个价了,您这样,还跟从前一个规矩,一个月出一幅画,这样每个月都有一千两左右的进项,待您积攒了些家底,就可以用上天香楼的东西了。”
云露华趴在桌上,摆弄着十指纤纤,细还是细,白也白,就是怎么摸都没有之前那种***的感觉了,她耸拉着眉眼,没气力地嗳了一声。
纤云从外面回来,头一个就是直奔屋里,刚得了提携的她容光焕发,说话语调都比先前清亮了许多,“姑娘!云大人给门房递了信儿,说请您明儿个下午出府一趟,他在晚楼等您!”
打从换名开始,她也跟着金凤开始喊姑娘,不再去叫姨娘,估摸是猜到主子不喜欢‘姨娘’这个称呼。
云露华来了精神,原本绵软的身子突然有劲了,猜到定然是先前托阿弟办的事有了着落。
从座上起来,云露华道:“那就赶紧预备着,明儿我也不睡懒觉了,一早就把我叫醒。”
金凤拉了拉她袖子,提醒道:“姑娘,您不能说出去就出去,万一叫老夫人知道要说的,咱们得先向三爷报一声。”
她这才想起来这里不是云府,她也不再是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的云家大小姐,她已经嫁人了,还是个处处挟制的妾室。
正要叫金凤去陆渊那里先报话,到嘴边却又咽了下去,想起那场舞弊案和安乐侯府又脱不了的干系,她心里就有一股子火气往上蹭蹭冒,陆渊也不见得是干净的!
“不必跟他说,我自己想法子出去!”
金凤不知她为何又来了气,张了张嘴,小小声道:“这...这要是被三爷知道...”
云露华睨她一眼,“知道就知道,出事了我担着,你去给我寻两件男式单衫,明儿个我穿那个出去。”
金凤又是好说歹说,终究还是拗她不过,叹了口气下去,一夜都祈祷着明日平平安安,不会叫任何人发现。
翌日一大早,云露华真就从被窝里爬起来,换上一套云紫长衫,乌鬟墨发高高束起,为了不显眼,只拿了根檀木簪固发。
金凤也是差不多的打扮,二人走出去,将头一低,掖着袖子,就跟府上哪位公子身边的随侍书童差不多打扮。
安乐侯不是武将发家的,所以没有府兵把守,几个家丁一同明面上守门,实际不过聚在一块说话嗑瓜子,只要不是太显眼的,也就略略扫过一眼。
出府十分顺遂,云露华站在街头铺子前伸懒腰时,望着头顶一轮金阳,叹道:“终于能出来走走了,这些日子待也待够了。”
和阿弟约的是下午,一早出来就是为了多逛逛看看,她是头一回来逛十年后的街铺,到底是多了许多新奇打眼的。
市面上流转的一些书画戏折个个都陌生,簪钗衣料也出了新款式,她摸了又摸,实在舍不得撒手。
旁边是店中小厮,见她看了半天,忙殷勤道:“这位公子可真有眼光,这支碧桃簪是我们店中的新款,上头碧桃都是用一等一的翡翠雕刻而成,底下簪身拿鎏银镂空了,其中一段藏了养发的香料,戴在头上久了香料浸进发中,头发乌光水滑,越戴越好!买来送姑娘是最好不过的了!”
往簪身里放香料的还真是稀奇,云露华爱不释手,可望了一眼那竖牌上的价钱,又觉得一阵肉疼,只能眼巴巴转头去看金凤。
金凤将她手臂一抱,神色凝重道:“您要三思!”
女人一旦瞧上中意的首饰,别说三思,就是四思五思那也不好使,云露华犹豫不定,金凤拿出杀手锏,“您为燕姐儿想想,她如今擦脸的药一盒要八十两银子,这一支簪子就要一百六十两,足足多出来一倍,您忍心为了这簪子,短了燕姐儿两盒药不成?”
那自然是不忍心的,簪子以后还可以买,燕姐儿的脸可是一辈子的大事。
虽然她也不清楚为什么金凤要拿燕姐儿的药说事,但还是悻悻然把簪子放回去。
云露华边走边转头叮嘱道:“那你记得有余钱了,就过来帮我买下来啊。”
金凤满口答应着,下一刻,云露华就猝不及防撞到了人。
满脸横肉的大汉把臂一挡,云露华跌跌撞撞往后直推,金凤根本拉不住她,身子一偏,顿时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碎声。
好不容易站直了身子,云露华扭头一看,旁边一套玉簪头面都落在地上碎完了。
大汉恶狠狠的还在骂人,“走路不长眼啊!撞什么撞!”
但这些骂声云露华此刻都没有装进耳中,她呆呆望着那头面前的竖牌,嘴里喃喃,“完了完了...燕姐儿十盒药膏没了...”
金凤也是惊呆了,这是什么运气,直接把这家店最贵的一套头面摔碎了?
大汉骂骂咧咧走了,只留下呆若木鸡的主仆二人,和闻讯赶来的店家小厮。
店家脸色铁青,“公子是给现银,还是结银票?”
不管是现银还是银票,她都付不起,今日出门,云露华只瞧见金凤往荷包里装了几十两的碎银子,八百两,等于把她刚到手的家底又要几乎掏空了。
这叫什么事,云露华欲哭无泪,挤出个笑脸,“出来没带那么多钱,能否行个方便,等我们回去拿钱给你送来?”
店家把脸一沉,“没钱还敢逛店?看你们穿的体面,竟是拿不出钱的穷酸小子,要回去也可以,扣个人在我这里,等钱拿过去再走!”
云露华私心觉得这店家委实不够和善,难道还怕她们逃了不成,但一对上地上的碎玉片,抖着腮帮子一点笑都再也挤不出来。
旁边围观的人群中有一声轻咦,随后走出来一个翩翩公子哥,玉面俊眉,白衣倜傥,手里一把古画折扇,浑身书卷气,一眼看去就像是话本子走出来的贵公子。
实际上他也的确是个贵公子,还是云露华认识的一个贵公子。
云露华朝他招手,很欣喜的样子,“白缙!”
从店里出来,她颇为歉疚的和他说,“真对不住,好不容易见到你,就让你先垫了八百两,不过你别担心,回头我就叫金凤把钱送到你府上。”
白缙怔怔望着她,那模样比云露华刚才摔了玉头面还惊讶,“露露,你终于肯出来了......”
云露华眨了眨眼,而后意识到他是说这十年间自己不愿意出来,笑了一声,还像从前那样极为熟悉地拍了拍他肩,“哦!你说这个啊,我之前生了场病,把以前十年内的事情都忘了。”
她大致和人说了一遍自己的情况,重他挤眉弄眼道:“你比我大一岁,算来今年也有二十七了,怎么样,孩子都好几个了吧,伯母之前老念叨说你整日里读书要傻掉了,往后恐怕娶不上媳妇,现在娶的是哪家闺秀小姐呀?”
白缙听完愣了好久,看着刚刚被她拍过的肩,还有那人面上的绘声绘色和神采飞扬,都是久违了太多太多年的。
他低低苦笑一声,眼中泛着酸涩,“我如今...还没成家呢...”

小编推荐

恶妾 免费章节全文完整版阅读,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