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贤妻良母不当了(齐颜顾长森)

这贤妻良母不当了(齐颜顾长森)

导读:小说这贤妻良母不当了讲述的是齐颜顾长森的故事,小编分享这贤妻良母不当了全文免费阅读。顾长森最近察觉他夫人闹失踪,主动打电话通知,“齐颜,晚上做饭,我回去吃。”

小说介绍

小说这贤妻良母不当了讲述的是齐颜顾长森的故事,小编分享这贤妻良母不当了全文免费阅读。顾长森最近察觉他夫人闹失踪,主动打电话通知,“齐颜,晚上做饭,我回去吃。”电话那头,齐颜一改以往温柔性格,“老娘做满汉全席你每次都说应酬,以后我不做饭,你随便。”顾长森:“……”后来,齐颜撕嫌贫爱富的公婆、撕***、撕渣夫、撕网暴她的喷子,娱乐圈人人见到齐颜都要抖三抖,鬼见了都犯愁!

齐颜顾长森小说简介

武术世家传人齐颜穿书了,穿成豪门贵妇圈人人羡慕的同名同姓顾家大儿媳。
可是原文里,丈夫顾长森嫌弃她人老珠黄,***他的***女秘书,还生了三胞胎儿子。
婆婆喜新厌旧,妯娌背后骂她勾引小叔,儿子抚养权被夺走,她净身出户,还查出得了癌症,下场凄惨!
早就受够豪门规矩,听够别人夸她贤妻良母的齐颜暴走了!
这贤妻良母她不当了!爱谁谁!
第二天她剪掉黑长直,换掉毫无特色的贵妇长裙,穿上她【少女时代最想穿的T恤牛仔短裤】,去参加女团海选。

这贤妻良母不当了全文阅读

在齐颜的强势教育下,顾胤霆小朋友板着脸,有样学样威胁了秦宇一顿。
秦宇小屁孩吓得大气不敢出,缩在秦家***身后当鹌鹑。
秦家***气死了,又拿齐颜没辙,只能束手无策立在原地。
园长一脸不赞同,小声劝说,“顾太太,不能这样教育小孩的,小朋友相处要友爱,互相帮助——”
“园长,您有您的教育方式,我也有我的教育方式,先不说谁对说错,今天之事,一切后果由我承担。”
齐颜这人护短,见不得别人欺负她的人,在她的字典里,男孩子犯错肯定要罚,男孩子受到欺负,家人不能退让,必须找回场子。
求情说和可以,但要视情况而定。秦家人都欺负到她儿子头上,她又不是包子,还手乃是天经地义。
撂下这句话,齐颜故意瞥向秦家***,语带警告,“倘若再有下次,别怪我亲自出手替秦宇爸妈教育秦宇。”
秦家***:“……”
离开幼儿园后,齐颜载着便宜儿子去附近的永盛购物广场。
一大早去医院体检,后来又赶去电视台报名,期间滴水未进,她现在饿得能吃下三大碗蛋炒饭。
“妈妈,你带我去哪?我们不回奶奶家吗?”
后座位上的顾胤霆小朋友好奇地眺望窗外,小家伙记性好,知道这不是回家的路。
“妈妈带你去吃好吃的。”
齐颜分神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萌宝,暂时没考虑好如何安排小家伙,眼下她还没站稳脚跟,小家伙晚上还是要送回齐家大宅。
“奶奶不让我在外面吃,路边摊不卫生。”
别看顾胤霆还不到四周岁,智商却比同龄孩子高,能说会道,唯一缺点就是太端着,不够活泼,而且胆子小。
齐家拳传人没生过孩子,不会带娃,却绝不同意男孩子太过精细养着,温室里的花朵易折。
齐颜一边思考如何教导小家伙一边回答,“不是路边摊,妈妈带你去吃鱼,你最爱吃的鳕鱼。”
提到有他爱吃的鳕鱼,顾胤霆小朋友瞬间有了笑容,“那妈妈你会给我买玩具吗?”
“买。”
答应孩子的事情一定要做到,齐颜当年吃过多少她老子的亏,她都记着呢,在这方面,她绝不亏待她的孩子。
半个多小时后,南山市最豪华的永盛购物中心。
齐颜停好车,先带娃去买了炸鸡,之后去七楼餐厅,挑了一家她最爱吃的日料店。
顾胤霆小朋友没吃过炸鸡,不敢碰,小家伙嘴上说不能吃,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齐颜手里的鸡翅,“妈妈,奶奶说炸鸡不健康,不能吃。”
齐颜顿时联想到曾经的自己,她从小被父亲管得严,也不能吃这些垃圾食品。
没有快乐肥宅水和炸鸡的童年,不是完整的童年。
“你奶奶说得对,小孩子确实不能吃炸鸡,不过大人可以。”齐颜故意没理会小家伙眼里的渴望,啃完一块鸡翅,又从袋子里拿出一块。
有一说一,她婆婆廖敏虽然强势,暗地里看不起齐家,但是把小家伙照顾得还不错。
顾*想要尝一口*胤霆小朋友:“……”妈妈欺负人!
晚饭后,时间还早,齐颜牵着帅儿子逛商场,看到合适的刷卡买,自己丈夫的卡不刷,难道留给别的女人刷吗?
“妈妈,这鞋子看着好轻,好漂亮。”
“哪双更好看?红色蝴蝶结还是蓝色蝴蝶结?”
“蓝色这双好看。”
顾胤霆小朋友太会说话,小孩子说话假不了,说漂亮那就是真漂亮。
齐颜开心的同时不免羡慕未来的儿媳妇,儿子比老子中用多了,老子屁话不会夸。
最后,齐颜还顺带买了一根棒球棍和装米面的纱布袋子。
她没找到趁手的练武工具,只能回头在网上淘一淘,目前这幅身子骨太弱,远远达不到她昔日的健体状态。
临近晚上十点,小家伙频频打瞌睡,齐颜左手抱着他,右手推着推车去地下车库。
这个时间点,商场购物的人寥寥无几,出了电梯,地下车库更是鬼影都没有。
齐颜的座驾停在E60,地下车库只有她哒哒哒的脚步声。
须臾,她脚步一顿,凝神倾听,下一秒,视线锁住东南方向某处死角,那里有细微的挣扎声。
年轻女孩的哭喊声。
齐颜右耳抖了抖,听声辨认,共计三人,一女两男。
监控死角,正常人不敢靠近不敢插手,偏偏今晚齐颜在场,学武之人,断然做不到见死不救。
怀里儿子睡得香甜,齐颜来不及把儿子放车上,暂时委屈小家伙躺在推车里,随后她从车子里抽出棒球棍,抬手垫了垫,咧嘴一笑。
在她生活的世界里,武术传承有两大派系,北派张家和南派齐家。
齐颜十六岁那年参加武术大会,把张家传人暴揍一顿,差点进局子喝茶,起因即是她被张家传人***扰。
那次她吃了无人证明的亏,回去被父亲罚跪三天三夜,自此以后,她凡事多留心眼,渐渐压抑本性,活得拘束。
今晚倒是赶巧了,正好让她试试她的一身本领有没有忘。
齐颜打开手机,开启摄像功能,把手机固定在推车上,抬脚迅速靠近东南角,果不其然,目睹到两个男人正在欺负跑车车主。
其中穿灰色短袖卫衣的男人用手帕捂住***车主的嘴,另外穿黑色衬衫的矮个男人抬着女生的腿准备塞进车后座。
齐颜吹了一声口哨,“一个***不够分,算我一个行不行?”
嚣张桀骜的调侃冷不丁在背后响起,令两个男人吓了一跳,猛地回头望过来。
两个男人对上手持棒球棍,脚踩高跟鞋,牛仔短裤的齐颜时,眼睛蹭地一亮,乖乖,又是一个送上门的肥羊!
这模样、这身段,盘亮条顺,比车里的这个妞还正点。
黑衣服男人给同伴使了一个眼色,灰衣服男人迅速松开手里摁着的跑车车主,小眼眯着,不怀好意地朝齐颜奔过去。
“臭三——多管闲事——”
一连串的脏话还没来得及砸下,齐颜冷艳一笑,二话不说朝对方抡起棒球棍,“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
灰衣服男人条件反射向后闪躲,齐颜声东击西,纵声一跃,眼疾手快推车闪到车尾旁边的黑衣男人那里。
她抬起右手,简单利落的一记刀劈,紧接着抓住黑衣男人的手腕,反手猛折,咔擦一声,对方腕骨错位。
整***作行云流水,转瞬之间完成,快得令人措手不及。
黑衣男人脸色惨白,反应迟钝,几秒后,惨叫的声音回荡在角落。
齐颜一脚踢开对方,随后弯腰打量车里的女生,挺漂亮的女孩子,衣服凌乱,她营救及时,女生没被侵犯。
齐颜把手里的棒球棍塞到惊魂未定的女生手里,***抓着对方坐起来,“***,替我照顾一下推车里的儿子。”
女生失魂落魄地接过棒球棍,齐颜顾不上和她多说,眼角余光瞄到灰衣服男人甩着折叠刀欺身上前。
齐颜冷哼,不知死活的臭虫。
“喂——”女生见齐颜退出去,心一慌,急忙开口叫人,眼角余光扫到车外推车里的小男孩,以及地上痛苦嚎叫的男人,女生眼神立即恢复清明。
她救命恩人的孩子千万不能出事!
女生手忙脚乱穿好车里备用的外套,拿起手机下车,越过地上痛苦惨叫的男人,跌跌撞撞跑到车头那里,稳住推车。
推车里,小男孩睡得香甜,女生惊叹,哇,好漂亮的小男娃,然后一边打电话一边抬头看向她的救命恩人。
下一秒,女生双眼大睁,哇靠,好酷!女侠,请收下她的膝盖!
灰衣服男人甩着折叠刀冲过来,“坏我们好事,狗——”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畜生!”齐颜不退反进,丝毫不惧对方手里的折叠刀,嘲讽蔑视,“你生错了性别,子孙袋给你这种人渣纯属浪费,还不如捐给其他人。”
齐颜向前假扑,趁对方注意力被她转移之际,她又立即闪退至左前方,一个箭步摁住对方手腕***位,灰衣服男人右手一麻,力道一松,齐颜轻松夺过他手里的折叠刀,反手把人给按在墙壁上,紧接着右手狠狠一捏,瞬间捏爆对方的子孙袋。
“啊——”杀猪般的嚎叫响彻地下车库,招来不远处前来取车的其他人。
目视这一切的女生:“……”狠,真的狠。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啊?”
听到动静的其他车主跑过来询问,齐颜不想出风头,返回到女生面前,接过推车,小家伙睡得香甜,这么大的动静都没吵醒他。
“小***,你看着处理,我得走了。”
女生条件反射抓住齐颜的手腕,立马下跪,“姐姐!我叫周琦,今晚谢谢你救了我——”
“不用这样——”齐颜第一时间伸手把人扶起来,“女同胞遇险,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们,要不要我们帮忙报警?”
旁边有好心人举着手机在问,周琦转身朝他们点头道谢,又刷地看向齐颜,“姐姐,我能不能加你微信?你一定要给我机会,否则我回家会被我爸妈骂的!”
普通女孩遇到这事一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眼前的年轻女孩眼珠晶亮,活力十足,丝毫没有被坏人吓唬过的阴影。
齐颜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对方既然求着要加微信,她也不好冷脸拒绝,权当结交人脉。
价值千万的跑车,尾数九九九的海城车牌,车主身份非富即贵。
时间不早,待齐颜抱着儿子回到自己的座驾,婆婆廖敏的电话正好打来,齐颜定睛一瞧,乖乖,十几通未接来电,有婆婆的,还有两通顾长森的。
她手指一滑,摁下接听键,婆婆带着质问的大嗓门从听筒里传来,“齐颜,你在哪?!你把胤宝送回来,我有话问你。”
来势汹汹,来者不善。
另一边,无意中捕捉到这场热闹的两位导演面面相觑,其中一人盯着远去的车牌号发怔,另外一位推了推那人,“发什么愣?人都走了。”
光头导演猛地回神,眼睛闪闪发光,一把抓住朋友的手臂,激动地开口,“嘿,老伙计,我终于找到心目中的素人了!”
光头导演正是海城电视台即将拍摄综艺节目《寻龙》的选角导演,为了与南山市下周推出的女团选秀节目《超级爱豆》相抗衡,一直在愁驻场素人嘉宾。

这贤妻良母不当了免费阅读

齐颜这边不知道她已经被有心人盯上,驱车回顾家大宅的路上打好腹稿,准备回去和婆婆廖敏来场辩论赛。
遥想当初,齐颜与顾长森结婚前,齐颜母亲周秀芳对她耳提面命,声称她婆婆廖敏不是等闲之人,婚后要她尽量顺从廖敏,家里大事让廖敏做主。
齐颜那时候年纪小,人傻好欺骗,没太把周秀芳的话当回事,还认为廖敏对她挺好的,给她零花钱不说,还帮她带娃,婆媳相处得像闺女,本市多少豪门媳妇羡慕她。
婚后时间一长,饶是再天真的齐颜也渐渐察觉廖敏的表里不一,只不过都是无伤大雅的小事,再加上她这人心思浅,没往心里去。
直到昨天晚上偷听到廖敏的那番话,齐颜才彻底醒悟过来,原来廖敏对她好,不过是看在两家祖辈缔结的婚约份上,一旦涉及到顾家利益,转首就会把她甩到门外。
今天的齐颜可不再是那个温柔好说话的豪门儿媳,由不得别人随意欺负她,豪门婆婆也不行。
半个多小时后,顾家大宅。
深夜十一点左右,三层洋房别墅灯火通明,齐颜一踏进玄关,迎面遇上手里拿着奶瓶的妯娌姚蜜。
弟媳姚蜜是三线女明星,嫁给顾长林之后息影在家带娃,与之前的齐颜相处融洽,关系胜似姐妹。
姚***到齐颜,目光一滞,有些意外齐颜今天的打扮,不着痕迹把齐颜从头到脚打量一番,暗忖原来齐颜的身材这么好。
姚蜜敛起小心思,立马迎上来,一边寒暄一边向齐颜使眼色,“大嫂,胤宝睡着了?交给我吧,妈在客厅里等你呢。”
“***,秦夫人今晚登门拜访了。”姚蜜悄悄丢下这句话,就要伸手接过孩子。
“不用。”齐颜没错过姚蜜刚才的眼神,她懒得理会这心口不一的妯娌,错开身,直接抱着儿子去了客厅。
姚蜜眼神一闪,蹙眉盯着走远的齐颜,随后立即跟上。
顾家大宅客厅宽敞明亮,挑高设计,高度约莫三米,欧式复古装潢风格。
今晚顾家两位公子皆不在家,公公顾震与好友在海岛度假,此刻,顾家大宅女主人穿着紫色旗袍,妆容妥帖,一脸盛怒地端坐在四人座沙发正中间。
廖敏见到齐颜抱着孩子进来,忍着想抱孙子的迫切,第一时间朝地上砸茶杯,大理石地面铺着白色纯羊毛地毯,倒是没发出太大声音,纯属做做样子摆脸色。
“齐颜,你好大的胆子!秦市长疼如命疙瘩的宝贝孙子你都敢叫胤宝还手,你是不是想让我们顾家吃官司?!”
“秦家***已经向你赔礼道歉,你为什么还要抓着这事不放?你知道皇嘉幼儿园园长怎么说你的吗?!人家园长说从未见过有你这样当妈妈的!不知道教孩子学好,就知道挑衅同学!”
廖敏年龄不到六十岁,各方面保养精致,娘家有钱,嫁到顾家养尊处优,外表看着非常年轻,像四十岁左右的妇女。
廖敏年轻时也是事业女性,做事雷厉风行,现在动怒发火时,确实叫人心虚害怕。
姚蜜冲过来,眼疾手快拿起茶几上的纸巾,蹲下来替廖敏擦拭被茶水沾湿的裤脚,柔声劝哄,“妈,您千万别生气,女人生气对身体不好,您别吓着胤宝,有话好好和大嫂说。”
提及宝贝孙子,廖敏表情一僵,稍稍收敛怒容,打发姚蜜先送胤宝去楼上休息。
姚蜜转身走向齐颜,眼神暗示齐颜放低姿态,“大嫂,你好好和妈解释,妈不是不讲理的人。”
齐颜依旧没搭理戏精妯娌,兀自抱着儿子落坐到廖敏对面的沙发上,“奶奶,您孙子被人欺负,您看也不看,反倒先数落我一顿,您平时最疼爱胤宝,难道都是假把式?”
一席话不留任何情面,直戳廖敏的心窝。
廖敏、姚蜜:“……”
廖敏回过神来,面色一变,凤眼瞪大,“齐颜,你刚才叫我什么?”
顾夫人以为自己听错,可看二儿媳也是一副震惊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齐颜一向称呼她为妈,再不然就是婆婆,何时叫过奶奶?
称呼是没错,但无端把人叫老了,叫穷了。
齐颜瞧着一戳就成刺猬的廖敏,颇觉好笑,她才出第一招,廖敏就受不住,啧啧,枉费她耗了一路脑细胞。
“胤宝喊您奶奶,我随胤宝称呼您为奶奶,不对吗?”
对,太对了!自古以来,新婚夫妇有了孩子后,自然随孩子改口称呼家里长辈,实乃伦理纲常,不值一提。
姚蜜不是省油的灯,暂时没看出今晚齐颜为何性格大变,不过齐颜和婆婆不对付,与自己来说是好事。
她咳嗽一声,从中调和,“大嫂,话是没错,可我们家从来没——”
“胤宝婶婶,天不早了,你该上楼睡美容觉。”齐颜忍让再三,却让对方蹬鼻子上脸,遂毫不客气截断姚蜜的挑拨离间,“女明星的脸最值钱,胤宝可喜欢他婶婶演的电影,小家伙还期待你再拍戏呢。”
姚蜜眼皮狠狠一跳,明知齐颜今晚反常,还把祸水东引,企图引火烧她身。
果不其然,廖敏注意力被转移,两眼冒火地向她射来。
婆婆最反感女明星,姚蜜当初费尽心思嫁进来,婚后立马息影,就是为了要在顾家站稳脚跟。
“大嫂说笑了,我都是两孩子妈,平时照顾孩子都嫌时间不够用,哪还有精力复出拍戏啊?”
廖敏表情阴晴不定,姚蜜借坡下驴,拿起茶几上的奶瓶,借口去给孩子热奶,转身离开客厅。
待人走后,齐颜目光直视脸色不虞的廖敏,“奶奶,相信您也知道了前因后果,暂且不提长森和市长千金有没有那回事,单轮秦家家教,就很有问题,小孩子学舌,归根到底是大人平时口无遮拦,堂堂市长孙子说出那样的话,明显是家长纵容,难道只允许他们秦家放火,还不许我顾家点灯?”
“他们今晚还有脸上门告状?换成我是秦市长,必定第一时间回家好好教育子孙,以免惹人嫌,被人骂教子无方。”
一番话怼得廖敏呆愣当场,嘴张了又张。
齐颜不给廖敏反驳机会,乘胜追击忽悠,“秦家那边,我不会道歉,他们送过来的礼,我们也不能收,否则被外边的人谣言我们官商勾结,对两家都不利。”
廖敏:“……”大儿媳什么时候这么牙尖嘴利了!
“你——”
正巧这时,齐颜怀里的小家伙醒了,顾胤霆小朋友揉着惺忪的睡眼,环顾四周,发现已经到了奶奶家,特自觉地从齐颜怀里滑下来。
顾胤霆小朋友也是个聪明的,见到坐在沙发上的廖敏,小嘴一瘪,俊脸立即写满委屈,带着哭腔扑向廖敏。
“奶奶,秦宇打我——”
廖敏心头一跳,秦夫人当面告状毕竟算是片面之词,这会儿听完宝贝孙子的哭诉,原本偏到地心去的心立马又转了回来,可明面上又不能自己打自己脸,只好先拿糖哄着宝贝孙子去楼上睡觉。
等家里的***把孩子带走,客厅里只剩下齐颜,廖敏这才注意到齐颜今天的穿着,短袖T恤搭配牛仔短裤,露出又白又直的双腿,身段竟然比二儿媳还要好。
廖敏当即眉头直皱,借题发挥,“齐颜,你现在不是十七八岁小姑娘,你已经是当妈的人,穿衣打扮要得体,你看看你穿成这样像什么话?别人家怎么看我们顾家?会说我们顾家没家教。”

小说推荐

这贤妻良母不当了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