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白月光作进冷宫(宋知鸢刘瑾)

当白月光作进冷宫(宋知鸢刘瑾)

导读:抖音热推火爆言情小说——主角是宋知鸢刘瑾的小说当白月光作进冷宫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瀛一所著作。“阿鸢!”门外刘瑾听到屋内茶杯摔碎的声音先是顿了步子,而后急急的快步赶过来,一把抱起宋知鸢转身便走。

小说介绍

抖音热推火爆言情小说——主角是宋知鸢刘瑾的小说当白月光作进冷宫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瀛一所著作。“阿鸢!”门外刘瑾听到屋内茶杯摔碎的声音先是顿了步子,而后急急的快步赶过来,一把抱起宋知鸢转身便走。

宋知鸢刘瑾小说简介

熙宁二十七年初春,正是“草长莺飞”的时节,熬过了一个寒冬,随着天气渐渐回暖,先前冰封了一个寒冬的气氛也慢慢活跃起来。
“娘娘,当心些。”宋知鸢走的踉跄,差点摔了一跤,还好有身旁贴身侍女香梨的搀扶。她轻轻抬头,眼前的人儿正面带笑意的无声安慰。

当白月光作进冷宫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宋知鸢的心在下雪。
“宋姑娘可好生小心些。”引路姑姑尖利的声音刺耳,一双狭长的眼睛微眯,冷哼道:“人伤着了不打紧,可这石子路都是选了上好的鹅卵石,若是不小心弄脏了弄坏了,姑娘担待不起!”
宋姑娘?真是天大的讽刺。宫里的人惯会见风使舵的紧,方才一个个见了她还是毕恭毕敬的尊称一声“惠妃”,这会儿竟给她使上颜色了。
一个时辰前太后下了懿旨,先是夺去她一切封号贬为庶人,然后把她打入冷宫,一整套下来丝毫不给她***的机会。她想不通,宫里人早知皇后对她偏见颇深,难不成太后也是糊涂了,竟也跟着不分青红皂白的冤了她。
虎落平阳被犬欺,现下她也只得紧紧抿唇,受着别人给的白眼,跟在引路姑姑身后。如若不然,她还要跑去皇上跟前求皇上放过她吗?
平白的心头提及皇上,宋知鸢心下猛地一揪,随后无奈的摇摇头。
且不说皇上如今不在宫中,即便是在了她宋知鸢的下场怕只会更惨吧。
“怎的走的这么慢,还当你是惠妃呢?”引路姑姑早就走出五六十步了,这会儿不经意的回头见宋知鸢落下好远,骂骂咧咧的又折回来:“平白摊上这么个破差事,真是晦气。”
边说着拿眼斜睨了宋知鸢一眼:“怪不得被太后娘娘罚到了冷宫,这个德行谁看谁讨厌。”
“这位姑姑可知做人留一线?若是我们家娘娘哪日从这冷宫里出来.....”香梨哪儿能见得主子受委屈,情急之下也顾不得什么规矩,同这不识趣的老嬷嬷争辩起来,可越说越没了底气。
哪知这引路姑姑非但没收敛反而啐了一口:“姑娘还是莫要做些什么春秋大梦了,安国公府如今也是散成一盘沙了,皇上也厌弃宋姑娘的紧,你倒是说说看凭着什么出了这冷宫?”
香梨越听心下越气,又想同引路姑姑争辩,衣袖却被宋知鸢悄悄拉住了。
终究是在后院里历练了这么些年,宋知鸢听了这些话非但不恼,脸上还满是笑意的走到引路姑姑面前:“姑姑教导的是,这丫头平日里脾气大的很,说的也是气话,还望姑姑不要见怪。”
说完又从袖中掏出几个金瓜子,捧在手心怔怔望了一眼,趁着没人注意塞到引路姑姑手中,悄声道:“左不过一点心意,姑姑请笑纳。”
那引路姑姑也是眼皮子浅的很,拿出一颗金瓜子用牙咬了咬,这才稍微心满意足了些,冷冷的瞥了宋知鸢一眼:“算你识相。”
“哟,这不是姐姐吗?”宋知鸢才同引路姑姑耳语完,便听得后面熟悉的声音传来,说话的语气叫人听了胳膊上得起一层细细的小疙瘩。
这会子引路姑姑收起了方才鄙夷的神情,连忙将手里的金瓜子塞回到宋知鸢手中,脸上堆了笑也顾不得什么仪容,急忙跑到来人跟前半蹲着行了个礼:“小主怎的过来了?”
那来人用衣袖轻轻掩了嘴角笑意,佯装责怪:“若不是我过来,竟叫你们这些个下作东西欺负了姐姐。”
宋知鸢蹙着眉头打量着来人,正是她的庶妹宋珊。可她想不明白为何她会进宫,又为何旁人对她恭敬非常唤她小主。
她记得清楚,皇上这几日并未册封什么妃嫔。
“姐姐可莫要伤心,冷宫我早就派人打点好了。”宋珊不着痕迹的凑到宋知鸢的耳朵旁,压低了声音:“想必姐姐还未住过阴冷潮湿虫子多的屋子吧?”
“呵呵。”宋珊在她耳边笑出了声,一字一句咬牙切齿:“自小到大,凭什么所有的风头都给了你?”
“姐姐啊,你可不知阿翁多临死前眼睛瞪得老大,嘴里还念叨着你的名字呢。”
“啊,真不好意思,其实我并不是安国公的女儿,是姨娘与杂役私通生下的。这些年承蒙姐姐照顾了。”
“唉—这些年真是难为姐姐像个狗皮膏药一样贴在皇上身边为我做挡箭牌,妹妹这心里啊,感激着呢。”
“哎—姐姐可别生气,看到你生气的样子,我是又高兴又惭愧呢。”
......
宋知鸢气的浑身发抖,心下犯恶心,才要扬起的手立马被宋珊身旁的丫鬟钳制住。
却见宋珊满脸不屑的后退了一步,脸上尽是惊慌与委屈:“姐姐这是要做什么,妹妹是真心爱着皇上的。”
“宋姑娘快跟老奴回吧。”守在一旁的引路姑姑怕出了事,旁的不说宋珊现下可是皇上的心尖尖,若是冲撞了什么她可担待不起。
还不待宋知鸢有所抵抗,便强扯着她往冷宫走去,嘴里拣了难听的话一路上骂骂咧咧。
四下分明安静非常,可宋知鸢似乎听到了碎片的声音,随着步子那些个碎片在胸腔中扎的生疼,疼的她落泪。
但是她不能哭,也哭不出来。
经历了太多苦涩,眼泪也流干了。
才进了冷宫,便见一个个蓬头垢面眼里无神的女人正守在宫门口,隔了几丈远一股霉臭味涌来。想必是早早知道会有新人过来,这些个人蹲在门口“接待”吧。
这样还不止,那群人见了宋知鸢一等,如同饿狼捕食一般,眼里闪烁着光,争先恐后的想要往她身上扑。
宋知鸢下意识的拿帕子捂住了嘴,皱了皱眉。饶是再怎么失意,她都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来到冷宫。更没有想过原来冷宫竟是如此不堪。
“宋姑娘,***吧。”方才的引路姑姑见着宋知鸢害怕似的往一旁躲,看热闹似的倚在宫门一侧,笑出了声。
守在一旁的冷宫侍卫却是不耐烦,一把将引路姑姑推开:“去去去,宫门怎容得你随意依靠,莫要玷污了。”
引路姑姑横行惯了,此番被人驱逐了也是心下气恼,用吊三角眼狠狠的剜了侍卫一眼,随即便跺了一脚离开。
那侍卫也不去管她,悄悄往冷宫里望了一眼。
宋知鸢这会儿把包袱里的吃食都拿了出来,分给方才守在一旁的冷宫前辈们。
这群女人许是被关在冷宫太久了,吃不好喝不好又接触不到外界环境,见到新人进来分外的惊喜。这会儿拿了宋知鸢分来的吃食,也顾不得再去叨扰攻击宋知鸢,都自顾自的蹲在地上,狼狈不堪的敞开了吃。
宋知鸢这才得了空子,趁着一众人不注意悄悄溜进了先前宫人们给她安排好的住处。
宫殿不小,但是比她曾经的住处差了不止一星半点。殿内只有一张床,一张缺了腿儿的桌子和满是岁月痕迹的椅子罢了。值得庆幸的一点是,这个殿被里里外外的打扫过了,被褥也是刚换了新晒的,不必担心潮湿霉虫。
可即便这样,也掩饰不住生活居住条件的恶劣。
香梨方一进来眼眶就红了:“这些人心肠也太坏了些,若不是家主早些时候买通了人过来打点着,只怕是比现下更苦。”
“家主?”印证了方才的猜想,宋知鸢敛眉,肩头忍不住轻颤:“没成想还是......”

当白月光作进冷宫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细胳膊细腿儿的,看得他心儿颤,更别说小姑娘体力不支晕了过去了。
因着突然见到刘瑾,屋里的美人们无一不端坐好,不敢坏了一丝规矩。在府上待得久了她们早就知道,殿下可不是什么纯良之辈。
毕竟上回自小跟着殿下的小太监犯了事,殿下可是叫人活活给打死了,更何况是一年里跟殿下见不着几次的她们。
“殿下—”周芷尚未反应过来是什么事情,不过终究不是什么好事,急忙的唤了声。
而刘瑾则是头都不回,语气生冷:“在你院子里待着,好好反省。”
随后便径直朝外面走去。
这话说的不重,却是重重的打在了周芷的身上,自她嫁进府上这么多年来,这是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胁。
周遭坐在旁边的美人们也是面面相觑,就算再蠢笨也猜得出来,府上以后怕是要变天了。
“殿下。”宋知鸢稍稍恢复了些力气,玉藕般的胳膊紧紧的环住刘瑾的脖颈,细细的出声:“殿下可莫要怪罪了娘娘,是妾身子不好。若是因着妾令殿下与娘娘生了嫌隙,妾该如何是好。”
单凭她自己没有刘瑾的支持,终究是扳不倒周芷的。如今现下刘瑾对安国公府的忌惮,她得尽早多制造些刘瑾与周芷的嫌隙才是。
听到宋知鸢的声音,刘瑾脑中紧绷的一道弦才缓缓的放松下来。他看着将头埋在他胸口的宋知鸢轻轻叹了口气。
昨日终究是他把持不住孟浪了些,顾念着小姑娘身子弱让她多睡会儿,没成想还是依着规矩过来请安敬茶,真是执拗的性子。
“殿下。”小姑娘手上没有力道,轻轻摇着他的袖口,眼睛忽闪忽闪像是讨糖吃的小孩一般清明,等着他的答复。
在他印象里,周芷其人安守本分,旁的他也实在不了解,毕竟在小姑娘嫁过来之前他一般是不踏足后院的。
想来小姑娘头一日过来敬茶周芷就搞成这番模样,若不略施惩戒,指不定以后小姑娘被欺负成什么样子。想到此处,刘瑾的心生生的揪了一下。
他沉思良久道:“莫要操心旁人了,养好自个儿再说。”
刘瑾声音柔柔,如同一只羽毛轻飘飘的挠在心上。
叫跟在一旁的李全惊得下巴都要掉了,他们的代王殿下向来对人都是冷冰冰的,什么时候这般温和过。
怕是安国公府的这位主子的福气还在后面呐。
“嗯。”宋知鸢哼哼唧唧,又刻意的将小脑袋往刘瑾的怀中缩了缩。
刘瑾低头看着怀中的小娇娇,无声轻扬着嘴角。一晃神却看到小姑娘倒吸着凉气,坏了!他脑中的弦突然崩裂开,随即抱着她快步回了院子。
待到将宋知鸢放回到床上后,刘瑾低头细细查看着宋知鸢玉藕一样的胳膊。
果然,周芷烧的茶水烫的很,生生叫小姑娘的手烫红了,肿高了一大块。
“嘶~”还未碰到小姑娘手上被烫的那块皮肉,只见了一点儿风,她便受不了了。
“疼。”宋知鸢眼里噙了泪,声音轻颤,叫刘瑾的心狠狠的揪了一把。
“乖,先稍稍忍着些,太医过会儿就来了。”刘瑾轻声安抚,却总觉得说什么都不合适,瞧他这笨嘴,平日里朝堂上舌战群儒的口才怎么没有了。
刘瑾仔细的给宋知鸢掖了掖被角,又捧着冰块悬在宋知鸢被烫伤的那处,叫她稍稍好受些。
哪知眼神一瞥,视线紧紧的定在了宋知鸢腕上的玉镯上。
“好看吗?”小姑娘的心思还真是单纯,方才还疼的紧皱着眉头,这会子咧着嘴笑话他。
“好看好看。”刘瑾低头,轻轻吻在宋知鸢的手腕上,望向她的眼神里尽是邪气:“我们阿鸢最好看了。”
果真是个没脸没皮的,宋知鸢自知比不过便偏头翻了个身,再不去看他。
回头的一瞬间,上扬的嘴角也缓缓落下来。
看方才刘瑾的神情,应该也是看出这玉镯子的不妥来了,不过还是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与她调笑,呵。
剩下的事情她也没怎么听着,虽说只是假意晕过去赃上周芷一笔,不过她也实在是身子不适,才一沾了枕头便就入了梦。
许是日有所思的缘故,宋知鸢只觉手腕上一阵轻松,原是玉镯被刘瑾取了下来。
方一梦到这般景象,宋知鸢倏地惊醒下意识的抚上手腕,一番动作下来烫伤的皮肤扯的生疼,不过腕上的玉镯还在。
莫名有些失望是怎么回事,她揉了揉脑袋。
胳膊上的药香倒是叫她心里静了下来。
许是听到了动静,香梨这会儿也来到了宋知鸢床边:“美人。”
“现下几时了?”宋知鸢瞧着外面黑沉沉的天,一时半会儿还没反应过来。
“已经酉时了,方才殿下那边的人传话过来,说是等会殿下过来用膳呢。”香梨喜滋滋的回话:“婢子这就伺候美人梳妆。”
俗话说出嫁从夫,只要刘瑾来宋知鸢的院子里次数多了,府上的人就不敢看轻了她们,香梨是由衷的为宋知鸢高兴。
宋知鸢抚了抚额,从前是她单方面的喜欢刘瑾。不过若是需要刘瑾助力来扳倒周芷的话,在没有她单方面喜欢刘瑾的前提下,得叫刘瑾单方面愿意为她做事才是。
从前看话本子看得多了,对付男人的方法她还是会的。
“且去备些鹌子水晶脍和小酥肉来。”话音才落,她便下意识的愣了一会儿,对于刘瑾的喜好她现在竟然还能脱口而出。
罢了,这终究不是一件坏事。
今儿宋知鸢拣了件山茶黄暗花仙鹤纹织金交领襦裙,熏了甜腻腻的梨香,倒是衬的人也俏皮了不少。只是脸上的妆容香梨为她配了几个颜色,总觉得不是那么合适,这一磨蹭主仆俩竟然连刘瑾什么时候来的都不知道。
“香梨,你且看看半扇形的花钿如何。”先前香梨为她画了两三个,宋知鸢总觉得不是很满意,这会儿便自己动手开来。
“梅花形倒是不错。”一声音在宋知鸢的头顶响起。
“也是,梅花形不似半扇形古板,但是个不错的式样。”宋知鸢倒是没觉出什么不妥,将话给接了下去。
哪知细细的毛笔还没有点到眉间,宋知鸢觉出不对,透过铜镜看清身后人的样貌后,立马将手里的东西甩到一旁去,急急忙忙的行了礼。起身时不小心蹭到了凳子,梳妆台这儿好一阵狼藉。
叫刘瑾看的哭笑不得,瞧这急躁的性子,不过是行了个礼差点给磕伤了,刘瑾连忙将她扶了起来:“怎么还跟小时候一样毛躁。”
却见宋知鸢立马撇了嘴,将刘瑾扶在她身上的手一把拍开:“殿下惯会取笑人,敢情殿下小时候不毛躁似的。”
刘瑾细细看着她的神情,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模样,活脱脱是个不讲理的,便轻叹一声小心的撩起她的衣袖:“可有好些?”歇了大半日,宋知鸢胳膊上烫伤的那块皮肤已经消了肿,除了样子叫人看了触目惊心外,恢复的还好。
“烫伤的那块快好了,就是妾抬手投足间都得护着些袖子了。”方才的气刚消了些,这会子宋知鸢又是气闷。
身上有青青紫紫的痕迹也就罢了,连胳膊上都是,叫她怎么出得了门。
刘瑾听出来了,小姑娘这是生气了拐着弯的责怪他呢。不过他只张了张嘴,想说点好听的话哄哄小姑娘,可话到了嘴边,总觉得说什么也不合适。
唉,他无奈的摇摇头是长叹一声。果真是要栽倒小姑娘身上了,怎么就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呢。
因着已经是酉时三刻,秋日天黑的早,故而院子周遭也是格外的安静,宋知鸢的屋内早早的点了几盏灯,又加上今儿个刘瑾过来,也算是热闹的紧。
说实话,用晚膳的氛围还算是和谐,如果能无视掉刘瑾时不时看过来的视线的话。
自然眼不见心不烦,宋知鸢打一开始都没有理会他。可是她每要伸着筷子去夹菜的时候,想吃的菜都会比她的筷子要快上那么一会儿,落在她眼前的餐盘里。
反复几次下来,宋知鸢心里憋着口气。怎么着,存心羞辱她不是?
这边刘瑾倒是没有想那么多,只顾忌着她胳膊上的伤,同时也存了心逗她,便也替她夹了菜。没成想小姑娘却是不领情,只一昧的垂着头******的用膳。
或许是害羞了?脑海中才冒出这么一个念头便被刘瑾自个儿给坚决否定了。
不对,不是害羞,一定是被他的体贴以及无微不至给感动了。
等会,怎么越看越不对劲,感动就感动吧,金豆豆掉了下来是什么意思?
天,小姑娘嚣张跋扈的样子他见得,调皮狡猾的样子他也见得,唯独掉金豆豆的时候是最最见不得,也是最最让他手足无措的。
现下见她这个样子,刘瑾心下也慌了神,手忙脚乱的从衣袖中取了帕子,擦拭着小姑娘的眼角。
“可是胳膊上的伤又疼了?”得亏李全并没有候在旁边,若是被他听去了,定又是怀疑上几百遍自己的听力状况。
毕竟连刘瑾自个儿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刚才轻声问的话是带着颤的,给宋知鸢擦泪的手也是哆嗦的。
“妾今儿见了府上的几个姐姐。”宋知鸢顺势扑倒刘瑾怀里,纤手搅着他的衣带把玩,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带了泪看向他:“如今妾来了府上,有殿下陪着自然是欢喜的,可府上的姐姐们又是如何?”
“若是,若是哪日府上又来了什么妹妹,殿下岂不是也要把妾给忘了。”
却没成想刘瑾撩起宋知鸢额间的碎发捻在手指间把玩,强行压下心中的躁动,深吸了一口气故作镇静道:“阿鸢又在撩拨我。”
宋知鸢:???她分明在说另一件事啊,喂!

小编推荐

当白月光作进冷宫 免费章节全文完整版阅读,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