捧她在掌心纵情撒野(时欢傅臣)

捧她在掌心纵情撒野(时欢傅臣)

导读:小说《捧她在掌心纵情撒野》主角是时欢傅臣,是作家木厘枝所写;捧她在掌心纵情撒野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傅臣是商业圈的太岁爷,喜怒无常,无人敢惹,更没有女人敢在他面前放肆。大家都认为他坚不可摧,毫无软肋。

小说介绍

小说《捧她在掌心纵情撒野》主角是时欢傅臣,是作家木厘枝所写;捧她在掌心纵情撒野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傅臣是商业圈的太岁爷,喜怒无常,无人敢惹,更没有女人敢在他面前放肆。大家都认为他坚不可摧,毫无软肋。只有时欢知道,傅臣每个深夜都会抱紧她,一遍一遍呢喃:“欢宝,别离开我。”只有时欢知道,他的身上纹着她的名字和她最美丽的照片。她是他的铠甲,也是他唯一的软肋。为她收起一身反骨和逆鳞。

小说简介

傅臣以为自己的人生只剩下无边黑暗,他讨厌光明向往黑暗。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他暗恋了多年的女孩会主动跟他表白。
突然有了一束光,撕碎黑暗和他同在。
“傅臣,我喜欢你,我最喜欢你了。”
所有人把他当垃圾,只有她,不嫌弃他。
他一直忍着不肯靠近她,但是她却主动投怀送抱。
傅臣隐忍了多年,定力顷刻间化为乌有。
搂住她的腰狠狠亲她,他要让她知道人心险恶。
“再说喜欢我,我就让你知道后果。”
时欢不畏惧他的口是心非,抱着他的腰一遍一遍呢喃:“我喜欢你,最喜欢你了。”
妈的,不忍了。
傅臣一把将人抱起,抬首亲她:“欢宝,是你自投罗网的,这辈子只能是老子的。”

捧她在掌心纵情撒野免费阅读

第1章一切归零
“喜欢老子?不好意思你配不上老子,老子喜欢你姐姐,就那个校花。她胸比你大,腿比你白还比你的长,她的滋味应该比你更美味。”
时欢恍惚间,听到一个熟悉的男声,她感觉自己身处一片黑暗中,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到男人熟悉的声音。
“劝你还是趁早放弃吧,时静,别自取屈辱,老子没把话说的那么难听已经是对你的极大尊重了,你要是以后还缠着老子,可别怪老子对你不尊敬。”
时欢恍惚了半天,眼前的景色才慢慢地映入眼帘。
周围有个男声在笑,是他那个邻居周岩:“时静,你没你姐姐长得漂亮,虽然你们是双胞胎,但是你真的没有她好看。我和时欢一块儿长大的,她真的是所有男生想要的理想型。”
四周清风徐徐,头顶的太阳被香樟树***的枝干上的树叶遮住,唯有少数的斑驳光影透过树叶洒下来。
时欢眼前清晰了,她看着自己的手,只见她手里拿着折叠好的信纸,而眼前笑的不屑看着他的少年,染着一头金毛,像极了家里养的贵宾犬。
时欢将手拿回来,试着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校服下胳膊上白皙的皮肤瞬间就被她掐红了,很疼。
不是梦。
她回到了起点,一切归零,这是她人生中转折最多的一年,十七岁。
这一年,伪善的双胞胎妹妹为了追到单危,对她极好。
什么好东西都给她,时欢以为妹妹是真的对她好,所以帮妹妹给单危送情书,一直都没被单危发现。
她比妹妹白很多,虽然他俩是双胞胎,但是在容貌上时欢比妹妹漂亮好多,主要是因为时欢皮肤很白。
却不曾想后来丧心病狂的妹妹,联合自己的闺蜜,把她骗到深山里,被单危以极其残忍的方式强.暴,单家联合时家私下解决这件事,最后决定为她做主,她被逼迫以联姻的方式和单危订婚,三年后嫁给了单危。
这一年,母亲为了帮她讨回公道,四处奔波,求告无门,最后死在了一场重大的车祸事故里。
这一年,她从来都只当“哥哥”的傅臣刚成年,差点为她举刀杀人,故意伤害,被判十年有期徒刑。
这一年……转折太多,多地让她以为是世界末日。
而此刻,正是盛夏,她正被时静利用着给单危送情书。
而刚才的那些话,都是单危侮辱时静的。
单危是后来的她丈夫,是在那个夜晚,在她身上捅了十几刀的刽子手。
他还记得他狰狞扭曲的脸,脸上都沾着她的血液,刀子插在她的胸口,咬牙切齿地问:“你和傅臣到底什么关系?你们到底有没有做见不得人的勾当?告诉我!”
时欢当时只是因为傅臣要出国,她和傅臣二十多年的青梅竹马,她不过是出去赴约和他喝一杯践行酒,没想到单危派人跟踪她,在傅臣离开后,直接让人把她拖到了废弃大楼楼顶。
什么都没听她解释,就捅了她。
她听见他狰狞的笑带着暗黑的残忍:“等会儿傅臣来了你死了,我要看他从这里跳下去,欢欢,我爱你的时候我把你宠在掌心,你不知好歹,非要和傅臣往来,我也可以把你剁成碎块放在身边,让傅臣看着你成为一堆烂肉。”
时欢当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躺在血泊里,单危又连着捅了她十几刀。
傅臣拄着拐杖来的时候,她快死了。
她听见单危嘶吼的声音:“她是我的女人!我的妻子!你凭什么要对她那么好?傅臣,今天她死了我看你怎么办!”
后来发生了什么她听得不是很真切,他只听到了单危撕心裂肺的哀嚎,以及刀子一下一下捅入身体的声音。
时欢迷迷糊糊地转眼,只见傅臣背对着她,手上动作无比迅速,手里的刀子,一下一下迅速捅进倒在楼顶的人身体,她似乎看到了血浆迸溅他一脸的模样。
她伸手想要喊傅臣,可是痛地喘不过气,她和傅臣从小一起长大,一直都把他当成邻家大哥哥,也把他当成母亲去世后唯一的依靠。
傅臣对她很好,他为了自己坐了十年牢,出狱后好几年没跟她见过,再见他时,他已经是高高在上的京城新贵,矜贵高冷的残暴男人。
所有人都怕他,但是时欢不怕。
她一直以为傅臣对她也是对妹妹的爱护,谁能想到,那男人浑身是血,跪着爬到她身边,抱住他,笑的绝望,语气依旧淡漠:“我送他去陪你了,我的小欢宝,下辈子如果能相遇,爱我好不好?”
这是时欢失去意识前,最后听到他的声音。
他说小欢宝,下辈子如果能相遇,爱我好不好?
时欢一直都挺喜欢傅臣的,虽然他从小到大都不讨喜,没有人愿意和他玩,但是时欢喜欢他,傅臣对她特别好特别好,她一直以为只是因为两个人是青梅竹马,感情早就超越了爱情,成了亲情,所以傅臣对她好。
可是在死的时候她才知道,傅臣原来是爱着她的。
他说,她是他的小欢宝。
单危和周岩还在侮辱她,周围路过的学生都在看她,时欢猛然回神,将手里的情书直接摔在了单危脸上,时欢说:“自己去照照镜子,看看你配不配得上我,垃圾。”
时欢转身就跑,蓝白相间的校服穿在她身上也穿出了一种美感。
单危突然被侮辱,看了看周岩,大骂道:“操,这婊.子有病吧?快给老子追回来!”
时欢一路往傅臣的班级跑,她要去看看傅臣。
刚拐了个弯,突然和一瘸一拐路过的傅臣打了个照面,后面单危和周岩还在咒骂:“时静你他妈站住!你有病吧你!”
时欢一抬眼,就看到了傅臣担忧的神情,他神色淡漠,只是问:“怎么了?”
时欢眼里有泪,紧紧地抓住傅臣的胳膊,鼓起勇气道:“傅臣,我喜欢你!”
单危和周岩在不远处都愣住了,连傅臣都愣住了。
单危问:“时静你要脸吗?我不喜欢你你就勾搭我们家瘸子,有病啊?”
周岩说:“时静,想清楚了再说,瘸子喜欢的可是你姐姐时欢。”
傅臣抿着唇,推开时欢,兀自走了。
刚才那不是时静,那是时欢。
只不过她的皮肤涂了东西,所以比之前的她黑了一些,但是傅臣和她这十几年的感情了,还是一眼能看出她是时欢。
周岩和单危说她是时静,大概是没认出她来。
看着傅臣走了,时欢心里升起一股酸涩,傅臣的腿因为小时候出了事故,被人贩子差点齐脚砍断,找回来的时候,虽然还没断彻底,花费了很大的代价做手术接回去了,可是却从此成了瘸子。
从幼儿园的时候,他就成了所有小朋友眼里的另类,周岩和她从小一个班上来的,是最能欺负傅臣的,只可惜后来傅臣长大了,也不好欺负了,他也就不怎么找傅臣的麻烦,但是还是会带头侮辱傅臣。
时欢见傅臣出了校门,没理单危和周岩,此刻下午快上课了,时静和杨诺还在等她的结果。
杨诺是她所谓的闺蜜,后来联合时静把她骗到荒山野岭被单危强了。
时欢一想到这些人就犯恶心,她先去水房洗了个脸,将脸上涂的暗色粉底液洗去,本来暗淡的皮肤在她用纸擦了之后,透出里面白皙透亮的婴儿肌来。
时欢之所以比时静漂亮,蝉联高中三年校花,本身就是因为她白,她的皮肤白的过分,又细腻柔软的过分。
她全身上下都白,像个瓷娃娃。
她擦了脸上的粉底液,看不出丁点儿痕迹来,才从水房出去,往教室走。
她在高三二班,经常有人在楼道里堵她,刚才的单危和周岩果然在那里等着她。
她不过就洗了个脸,这两憨货就认出了她。
时静躲在二班的教室里,看着时欢往这边走来。
单危在那边打了个口哨,对着时欢喊:“校花,回头看老子。”
时欢只觉得恶心,并没有回头。
推开二班的教室门,见时静和杨诺都在看她,时欢的心情一时间复杂不已。
时静不满道:“姐,你怎么把脸洗了?他没发现你不是我吧?”
时欢没说话,只是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杨诺见时欢不说话,看了看时静,也问时欢:“情书给出去了吗?”
时欢依旧没理这两人,下午上课本就没劲儿,时欢一直在回头往最后一排看,傅臣今天又逃课了。
他没来上课。
时静发现了她今天的反常,还想深入问一下时欢发生了什么,结果课外活动的时候,校园里开始传开她跟傅臣表白的谣言。
楼道里的学生都在哈哈大笑:“没想到校花的妹妹口味这么重啊,连瘸子都敢喜欢?”
周岩举着手机正在给一群男生看:“你看这看到傅臣走不动路的样子,肯定腿软了,那里都不知道泛滥成什么样了。”
一群男生在那里讲荤段子,时静气的脸色铁青,冲***对着正在打扫卫生的时欢大吼:“时欢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你不帮我就算了,你打着我的名义跟傅臣那个瘸子表什么白?你喜欢你就去追啊,那样的垃圾我又看不上,你干嘛毁我名声啊?”
时欢将垃圾全部倒进垃圾桶里,全班的所有人都在看着她和时静,很多楼道里的同学听到声音都来凑热闹,杨诺直接将教室门给关了,将一切嘈杂隔绝在教室外面。
时静被气的直哭:“我让你送个情书而已,你就这样对我,我对你不好么?我什么好东西都给你,你却让我这么丢人。”
时欢从来没觉得喜欢傅臣是一件丢人的事情,她看着时静道:“你可以去告诉别人,说喜欢傅臣的人是我,不是你。”
时静本就丢人了,这下怎么可能去跟别人解释,哭的鼻子都塞了,对时欢说:“要去你自己去,我可不想再丢人。”
时欢冷笑,拍了拍手,推开压门的杨诺,只见外面围着很多学生,时欢在人群里找到了单危,单危看着她笑的意味深长,眼神一直往她的胸前飘。
时欢走过去,虽然对这个人的恐惧已经到达了极限,时欢还是鼓起勇气对单危说:“喜欢傅臣的是我,不是时静,往你脸上摔信纸的人也是我,你们喜欢议论就议论。”
她不觉得喜欢傅臣是一件丢人的事情,他的缺陷不是他的错。
大家再次愣住了,校花竟然喜欢傅臣。
时欢刚要回教室,就和上楼回来的傅臣又打了个照面,傅臣只是看了她一眼,没理她,兀自往高三二班走去。
时欢跟在他后面,今天星期一,自习是班会,班主任会来,所以傅臣回来上自习了,但是傅臣是个问题学生,老师对他已经放弃治疗,只求顺利毕业送走这尊瘟神。
他很少来上课,也不知道在忙什么,时欢和他是邻居,基本上每天见面的次数也不多。
他这个人,沉默寡言,也不怎么和班里同学说话,班里的同学也很识相,不主动去惹他,因为听说傅臣在校外打架很疯的,他那个小团体,大概有几十号人这样,没人敢惹他。
就连单危这种豪门家族的少爷,除了口头上偶尔占便宜,是不敢欺负他的。
当然单危不敢欺负他,还因为傅臣是他小舅舅。
他说傅臣的时候,经常是把“我们家瘸子”挂在嘴边,生怕别人不知道傅臣和他有亲戚关系。
时欢进了教室,傅臣兀自坐回了他的位置,也没看任何人,时静还在哭,指着时欢对傅臣说:“傅臣,跟你表白的是我姐,不是我,你别误会了。”
傅臣冷笑,如果跟他表白的是时静,他早就当场羞辱哭了,就是因为是时欢,所以他什么话都没说。
他知道,他的小欢宝又把他拉出去当挡箭牌了,他这个当“哥哥”的,只能什么都不说,宠着就行了。
时欢一直在看他,傅臣瞥了她一眼,唇角勾了勾,继续低头看自己的电视。
傅臣一直在最后一排一个人坐着,时欢想过去跟他坐。
她拿了英语书和本子,向着傅臣的方向走去。
傅臣正在看《古惑仔》,余光瞥见了时欢,傅臣冷漠地开口:“又拿我当挡箭牌了?小欢宝,哥哥对你再好也是有脾气的。”

捧她在掌心纵情撒野全文阅读

第2章打赌
这一声“小欢宝”喊得时欢肝肠寸断,她回头看傅臣,傅臣正戴着耳机看着电视剧里厮杀打架的场景,看起来激动不已。
时欢第一次这么仔细看傅臣,之前都没怎么认真看过他的长相,他的长相其实挺好看,眉清目秀的,轮廓比较深邃。
他比自己大一岁,但是却让人觉得他很成熟。
他个子其实比较高的,如果腿不瘸的话,肯定是个大帅哥,肯定超越单危稳坐校草的位置。
时欢眼里有雾气,她看着傅臣的侧脸,傅臣感觉她情绪不对劲,有点讶异地回头,摘下耳机,看着女孩儿湿漉漉的大眼睛,一时间有点慌:“哥哥没有怪你的意思啊,你想怎么拿哥哥挡剑都可以,别伤心,哥哥没骂你。”
傅臣是出了名的脾气不好,人不好相处,和别人相处都是浑身带刺的,但是却把唯一的好都给了时欢。
时欢终于想通了,哪有什么哥哥啊,这个人从很早的时候就喜欢自己了吧?
多早呢?
反正应该很早。
时欢回头记单词,声音有点鼻音:“你以后好好上课行么?说什么你都不听。”
傅臣问:“上课有什么用?学习好有什么用?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不一定学习才是出路,我又不爱学习。”
他一直就拿这种理由搪塞时欢,上辈子时欢让他好好地学习,将来好考大学,傅臣从来没当回事。
然而傅臣的目的却不是大学啊。
他的目的是时欢,只不过,他迟了一步而已,然后人生彻底失去了梦想。
时欢一边记单词一边道:“你要是以后不好好学习,考不上好大学,我以后都不理你了。”
傅臣愣住,将手机关掉放在一边,问时欢:“你怎么突然威胁起哥哥来了?”
时欢咕哝:“不想让你成为社会的败类,你应该是美好的样子,而不是像一坨烂泥。”
傅臣烦躁地将书本推到一边:“想让我学习?也可以啊。”
时欢回头看他:“是不是还有条件啊?”
傅臣点头:“肯定有条件。”
时欢问:“什么条件?”
傅臣看着时欢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喉结滚动了几下,凑到时欢耳边:“我要是考了年级第一,你就送哥哥一个礼物作为奖励,怎么样?”
时欢的脸瞬间滚烫,她匆忙远离傅臣,果不其然啊,这人很早就对她心怀不轨了。
想做年级第一?当她时欢是死的啊,她这个全级第一稳坐了高中三年了好吗?
时欢故作镇静:“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傅臣痞笑:“今天还敢拿哥哥开玩笑,现在怂了?”
时欢有点底气不足。
一方面,她怕傅臣考不到年级第一,毕竟这货从来不把学习当回事。
另一方面,她怕打击傅臣的上进心,毕竟高中三年都没学习的人,突然想拿全级第一,想屁吃呢?
然而,傅臣就是这么狂,他说:“只要你答应我,我肯定考个年级第一给你。”
时欢小声道:“年级第一是我的,不给。”
傅臣笑的意味深长:“是你的,都是你的。”
*
时欢并没有答应傅臣,只是说让傅臣能考到年级第一再说,一个从来不上课在外打架斗殴的扛把子,让他考年级第一,开玩笑呢。
她和傅臣太熟悉了,熟悉到两个人说什么话都以为是开玩笑的话,熟悉到做什么都不觉得尴尬的地步。
时欢也一直以为傅臣把她当妹妹看待,所以上辈子她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傅臣的关爱和呵护,觉得他真是世上除了妈妈以外最好的人。
可谁知道,傅臣对她,并不是友情或亲情,而是爱情啊。
班会上班主任说了一下最近的月考和班级排名以及卫生问题,说到最后,班主任甚是无奈地乞求傅臣:“傅臣,我能求你个事儿吗?下次能不能考三十分?你每一门功课考上三十分我就很满意了,这样一来班级的平均分就不会一直垫底了,求你给我个倒数第二可以吗?”
时欢坐在傅臣身边,实在是觉得尴尬,所有人都往他俩这边看来,同学哄堂大笑。
班主任又说:“你看时欢这个学霸还是你的好朋友,你俩从小一起长大,她怎么就成了人见人爱的存在,你怎么就成了这副尊容?你想过原因吗?”
说完这句话,班主任才后知后觉:“时欢,你怎么跑到傅臣跟前坐了?你不能被他影响知道么?眼看高考在即,你要是被他拉下了成绩,对不住的不仅仅是我啊,而是整个学校啊,今年所有领导都在看着你的表现呢!给我坐回来!”
时欢委屈巴巴地拿起自己的书和本子,往自己的座位上走,傅臣看着她的背影,对老师说:“我想和时欢坐在一起。”
班主任冷笑:“坐一起干嘛?影响她学习啊?傅臣,趋于学习好的学生是没错,但是你自己想想你和时欢的差距,她年年稳居第一,你年年稳居倒数第一,好意思和她坐一起?”
全班又是哄堂大笑。
傅臣神色倒是很认真,他说:“咱们打个赌,如果我这次月考门门成绩能及格,那么我要时欢跟我当同桌。”
同学们都震惊了,月考就在这个星期三啊亲,还差两天,就算你把书吃了,也不一定能考及格啊。
班主任摸了摸下巴:“有梦想是不错的,傅臣有上进的心思,老师感觉很欣慰,但是你吹牛就不对了。”
傅臣说:“如果我达不到及格的分数线,我自己退学,我也不给老师拖后腿。”
同学们惊呆。
班主任看着傅臣半天,两个人达成协议:“这可是你说的,及格的话,让你和时欢当同桌,不及格的话,你自己申请退学走人,也算是给我们高三二班做了贡献。”
这个学校,没有人喜欢傅臣,包括老师。
但是,时欢喜欢他。
傅臣毫不退缩:“一言为定。”
时欢坐回了自己的座位,时静在她身后和杨诺窃窃私语:“还真以为自己是神仙,倒数第一还想逆袭,想屁吃呢,不知好歹。”
杨诺戳了戳时欢,小声问:“欢欢,你和他坐的话,就要坐最后一排去哦。”
时欢没理杨诺。
杨诺气的踢了一下时欢的凳子,时欢的腿磕在了桌腿上,她痛地皱眉。
傅臣看见了,他忍着怒气,在桌子底下给自己的兄弟发了群消息:
【今天晚上,哥几个又有事情做了。】
下了班会后,傅臣没等时欢就走了,时欢一转眼傅臣已经不见了,她心下有点失落,但还是赶紧收拾了东西准备回家吃饭,妈妈还在家里等她。
上辈子她出事以后,被时家和单家设计着嫁给了强.暴她的单危,妈妈为了她四处奔波求告无门,一夜之间白了头发,却在赶回来去看她的路上,出了车祸,她连妈妈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当她从医院里见到妈妈的尸体时,她感觉整个人生真的灰暗了。
重来一次,她要保护好自己,保护好妈妈,保护好傅臣。
她要远离单危那个杀人犯,远离伪善的妹妹,远离闺蜜,不会再为了时静去招惹单危,不会为妹妹去参加比赛,也不会再相信所谓好闺蜜的任何一句话。
杨诺,她,傅臣,他们三个从小一起长大,她把杨诺视为最好的朋友,却也在上高中遇见了时静以后,慢慢地疏远了。
杨诺故意借助她靠近时静,因为时静在爸爸家,是豪门千金小姐,吃的用的不是他们这些普通人家孩子能见到的。
杨诺很会说话,时欢和时静两个在高中之前什么交集都没有,没想到会分到一个班。
从小她只知道自己有个双胞胎妹妹,却没见过她。
妈妈很早就和爸爸离婚了,她从记事起,就一直只记得妈妈,不记得爸爸。
上了高中见了时静后,她才被时静带回家见了爸爸,但是那个家的氛围她并不喜欢。
爸爸有妻子,妻子生了个儿子,时静很宠他,关系也都挺好,时欢见时静和家里关系好就放心了,回家告诉妈妈时静过得好,让她不要担心就成。
时静从小没在妈妈身边,所以并不喜欢妈妈,可是作为妈妈,梁晓霜还是希望未来有一天能再让自己两个女儿团聚。
但是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后面害死自己女儿、害死自己的,就是她一直心心念念的小女儿。
时欢骑着自行车飞快地往家里赶,她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妈妈。
傅臣就去上了个厕所,出来后时欢已经不见了,骑着自行车在后面追,始终是没追上,他惊讶,他的小欢宝体力真不错。
*
晚上七点半上自习,时欢六点十五分就到家了,隔着门她就闻到了一阵菜香,是她最喜欢吃的红烧茄子,时欢的鼻子瞬间算了,眼眶也红了,门没有关,她推门***。
梁晓霜正在炒第二个菜,发现时欢回来了,说了句:“欢欢,今天做饭迟了点,你先吃,别管我,吃完赶紧去上自习。”
时欢没有往饭桌前走,而是去厨房,从后面抱住了妈妈的腰。
梁晓霜一愣,将煤气灶的火关小,问时欢:“欢欢怎么了?”
时欢在哭,她摇头:“没事,我就是想抱抱你。”
梁晓霜一边慢慢地炒菜一边说:“欢欢是大人了,十七岁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这以后要是嫁人了,妈妈不能跟着,你要怎么办?”
时欢摇头:“不嫁人,这辈子都不嫁人,就陪着你。”
妈妈为了她,本来在可以再嫁的年龄,却选择了一个人拉扯她长大,她是全世界最好的妈妈。
和自己的妈妈相比,傅臣的妈妈就很过分。
时欢被妈妈像小公主一样宠大,自然就理解不了傅臣的妈妈为什么要对傅臣那样。
刚还想着,就听到外面难听的咒骂声。
“你还有脸回来?你怎么不死在外面?还回来干什么?”
时欢愣了一瞬,梁晓霜示意时欢去关门:“又发疯了,大概是傅臣回来了。”
时欢放开妈妈,妈妈将炒好的家常豆腐铲出锅,时欢去门口看了一眼,只见同楼道里不远处突然砸出来一个啤酒瓶。
“刺啦”一声碎在了楼道里,刺耳无比。
时欢吓得捂了嘴,想要去看看情况,梁晓霜就喊她:“欢欢,吃饭,吃完还要去上自习,别多管闲事。”
时欢刚要关门,就看到傅臣从门里走了出来,额头上在流血。
时欢躲在门边上,看着傅臣,傅臣下意识往她这边看了看,毫无情绪地准备下楼。
他在那里等电梯。
时欢打开门,探出小脑袋,喊他:“傅臣,一起吃饭去上自习吧。”
傅臣回头看了看她,伸手擦了擦额头的血,傅臣她妈追出来还在骂:“要死就死在外面别回来,别恶心我,你和你那个不是人的爸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傅家没一个好东西!”
傅臣他爸妈也在傅臣上小学的时候分开了,因为傅臣他爸在和傅臣他妈生傅臣之前,已经结婚,在家里有老婆,只不过傅臣他妈不知道。
所以傅臣妈妈佟琳做了***。
生下傅臣本来对于他母亲佟琳而言是一件喜事,但是傅臣被人贩子拐走差点砍断一只脚以后,希望似乎破灭了。
花了大代价也没看好他的腿,导致他现在依旧是个瘸子。
她就觉得傅臣是个累赘,有了遗憾,为了弥补这种遗憾,他又和傅道荣生了二胎,二胎仍然是个儿子,取名傅华,只比傅臣小两岁。
只不过在傅道荣走时,带走了二儿子而抛弃了傅臣。
傅道荣比佟琳大了二十多岁,也是在色.欲的驱使下,犯了错。
他回去依旧得和自己的老婆过日子,依旧要掌管着傅家的整个家业。
他和原配有个女儿,女儿都和佟琳差不多年纪,就是单危的母亲,傅雪莘。
单危是傅臣的外甥,所有傅家和单家都知道傅臣的存在。
说来傅家的主母也是大度,在知道自己丈夫******还生了两个孩子的时候,她竟然还让丈夫把傅臣也找回来,说都是傅家的孩子,怎么好流落在外。
但是傅臣是个瘸子,还不学无术,不管在哪里,都是被嫌弃的对象,他父亲不要他。
他母亲整天酗酒赌博,将傅道荣赔的一点钱已经快挥霍完了,估计他上大学的话都没钱。
他很少回家,因为不愿意看到那女人颓废的嘴脸,在他的记忆里,这个残破不堪的家里,每天都有不同的男人进出,小的时候不懂,佟琳和男人亲热的时候,也会避着他。
直到初三时,有一天他忘带书,回家拿书时,他隔着门缝看到了不堪入目的一面,佟琳在和一个陌生男人做不知廉耻的事。
他当时觉得好脏啊,真的好脏。
自己的母亲在自己眼里成了个妓.女一样的人。
他也没拿书就走了,原本他的成绩还行,从那以后一落千丈,差点考不上高中,要不是为了能时时刻刻看到时欢,他大概真的已经放弃自己了。
不过从那以后,他就很少回家了,宁愿在外面露宿街头也不愿意看到自己母亲那恶心的嘴脸。
电梯来了,他在时欢的注视下,没管佟琳的嘶吼,兀自离开了。
他今天为什么回来,因为他的小欢宝,跟他说喜欢他,所以他想回来和她一起去上自习。
可是,他又不能了。

时欢傅臣

小说捧她在掌心纵情撒野 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