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浪漫(傅寻陈东缘)

独家浪漫(傅寻陈东缘)

导读:《独家浪漫》是作者法式桔梗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傅寻陈东缘 ,小说讲述了陈林嘴上安慰自己说等赚够钱再回去看陈立君,但毕竟是自己的父亲,隔天晚上,他就买了票,准备偷偷回趟宣城。

小说介绍

《独家浪漫》是作者法式桔梗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傅寻陈东缘 ,小说讲述了陈林嘴上安慰自己说等赚够钱再回去看陈立君,但毕竟是自己的父亲,隔天晚上,他就买了票,准备偷偷回趟宣城。回去之前,他让陈东缘照顾好自己,也别那么容忍周小燕,留下口袋里为数不多的余额,带她上街买了口粮跟衣物。小编为你带来独家浪漫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简介

陈东缘一边做活一边听着周小燕的抱怨,她也没附和,只淡淡回了句:“既来之,则安之。”
周小燕一肚子气没处发,眼睛瞟着屋内,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再看看满脸平静,还能安下心来打扫卫生的陈东缘,更加气不过,脚步踩的噼啪响,进了卧室,“咣当”一声重重关上门。
陈林嘴上安慰自己说等赚够钱再回去看陈立君,但毕竟是自己的父亲,隔天晚上,他就买了票,准备偷偷回趟宣城。

独家浪漫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陈东缘一边做活一边听着周小燕的抱怨,她也没附和,只淡淡回了句:“既来之,则安之。”
周小燕一肚子气没处发,眼睛瞟着屋内,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再看看满脸平静,还能安下心来打扫卫生的陈东缘,更加气不过,脚步踩的噼啪响,进了卧室,“咣当”一声重重关上门。
陈林嘴上安慰自己说等赚够钱再回去看陈立君,但毕竟是自己的父亲,隔天晚上,他就买了票,准备偷偷回趟宣城。
回去之前,他让陈东缘照顾好自己,也别那么容忍周小燕,留下口袋里为数不多的余额,带她上街买了口粮跟衣物。
他走时也没惊动光叔,坐最晚的火车,连夜回去,陈东缘提着新买的东西,送他到火车站。
陈林一只手握着她的手腕,另只手放在她耳边,犹豫许久,轻摸上她面颊:
“我很快回来,你乖乖待在家里等我,别乱跑。”
陈东缘回握住他,零散的几根发丝垂在脸颊,一张小脸越发乖巧,贴近他粗糙的大手,轻轻点头。
他蓦然就想起母亲张怡喜欢看的电视剧场景——男女主依依惜别,临行前一番剖心置腹的话,最后亲吻告别。
他没有亲吻的机会,因为时间紧迫,只能匆匆上了车,边走边回头跟陈东缘招手再见。
京都比宣城的天要冷,宣城四面环海,夏天有海面上刮来温热的风,冬天因为高山的阻挡,风远没有京都这样凛冽。
一阵寒风吹来,她胳膊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揉揉光裸白皙的手臂,目送列车远去,她才提着东西原路返回出租屋。
周小燕窝在家里看那堆前租户留下的旧杂志,杂志背后印有一些奇闻异事,陈东缘开门就听到屋子里毫无形象,哈哈大笑的女声。
见东缘从外面回来,手里提着新买的东西,周小燕上前就抢过袋子,一股脑的倒在桌上,搜罗扒拉起来。
“你们买了什么好东西?”
袋子被打开,露出素色的裙角,她一把扯出来,拿到穿衣镜前在自己身上比划:“这件裙子挺好看,就是颜色太素了。”
扔了裙子到沙发上,又继续探头搜寻袋子里的其他东西,都是蔬菜,连瘦肉都没。
“这都什么啊!全是青菜萝卜谁吃的下去?”
前天她还在塔特酒店吃免费的高级自助餐,今天就沦落到这种境地,她赌气一样的坐在椅子上,谁也不理。
陈东缘收拾好食材,到小厨房切菜做饭,她手法极巧,刀与菜板碰击的不紧不慢,井然有序。
周小燕转头透过窗户看了眼对面楼下的小饭馆,走到简陋搭置的小厨房里,挽着陈东缘的手肘,放柔语气:
“东缘,我们去小饭馆吃饭好不好?好多人都在那里吃火锅,我都好久没吃了。”
“可以啊,你自己去。”
“可……可我没钱!”
“我也没有,陈林父亲还等着钱救命,我们两个能安心又坦然的去饭馆吃饭?”
周小燕松开手,目光又冷又恼:
“说白了,你就是舍不得呗,别以为我看不出来,衣服是陈林给你买的,陈立君是他亲爸,他能不担心自己亲爸的病?却还要省出钱来给你买裙子,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
她说完转头就冲出门,房门被“嘭”一声狠狠关上,震的屋里回声都在响。
在这里她们人生地不熟,周小燕跑出去还不一定摸的回来。
陈东缘扔了刀具追出房门,屋子里还有她们唯一的行李,慌乱中又赶紧回去把房门锁好,拽出钥匙“噔噔”下楼。
小区门口是一排绿色环保垃圾桶,味道有些刺鼻,她挨个看过去,猜不出周小燕顺着哪个方向跑。
她们从塔特酒店出来,估摸着她也应该只对那条路有印象,顺路追过去。
出了小区的这条路前半段行人不少,后半段就是一些工业园以及高端4S店。
离她们住的地方隔挺远,是一片面积不小的广场,广场中央一副巨型电子屏,轮播各种奢侈品品牌。
她在一家GUCCL男士香水店看见了周小燕的身影。
透过玻璃,两道人影在拉扯,拉住周小燕不让走的那个女人白皮黑眉,扎着利落的马尾。
陈东缘推开店门***,处于矛盾中心的周小燕如同见到了救星:
“东缘!东缘!我在这里。”
她毫不客气的推了女人一把,仰着下巴,把陈东缘拉到面前。
“就是这个疯女人不让我走,我们不要理她。”
女人双手环抱,眼神凌厉:“这位小姐,你做错事承担责任于情于理,不要用自己的无理取闹试图逃脱罪责。”
她目光转到陈东缘身上,女孩肤色干净明亮,一身白色棉裙,头发整齐编在脑后,微卷发尾搭在一侧瘦弱肩膀上,怎么看都不像是与刚才撞翻人不道歉的土气女人是一伙的。
“请问发生什么了吗?”
东缘声音有点软糯,说话慢声慢气,音色也好听,女人心里的火气自然没办法对她发出来,看眼躲在她身后的周小燕,陈述了一遍刚才的情况:
“这位小姐闯进店里,打翻了我们许总的咖啡,行为不当,态度还万分恶劣,不道歉赔偿就算了,甚至恶语相向,您评评理,这事应该怎么算?”
她说完,陈东缘才注意到一旁的高档软椅坐着温吞品咖啡的女士,想必就是她口中的许总。
被称许总的女人适时抬起头,这是个气质极佳的女人——***浪卷发,鹅蛋脸,化着得当精致的妆容,不妖不媚,端庄大气,穿一身浅粉中款旗袍。
陈东缘目光下移,果然看见她腰间旗袍上的大片咖啡渍,咖啡污渍不好洗,她皱皱眉,出声道歉。
女人正要说话,许总站起来,眼里带着善意的笑:“这件事我也有责任,今天不应该穿这身衣服,倘若是别的衣服倒无所谓,可这件不一样。”
周小燕嘀嘀咕咕的抱怨:“有什么不一样。”
“这件衣服是中盛亲聘设计师纪.sir的作品,由他亲手绘制图纸,从图案到线边纹路,都出自设计师的纯手工,费时费力,毫无瑕疵,千金难买。你大可去问问,有几个人有殊荣能让纪.sir亲自绘图设计的。”
女人解释完轻蔑看一眼周小燕,把她从头打量到脚:
“跟你说这些不指望你能听懂,只是让你这种住在棚户房的人知道这件衣服你八辈子都赔不起。”
“你——”
陈东缘拦住要冲上去的周小燕,看一眼一言不发的许总,知道若不是这件衣服格外重要,她也不会耗费宝贵时间跟她们浪费口舌。
“许小姐,如果您相信我的话,我可以帮您把衣服尽量恢复原样,但要给我点时间,可以吗?”
“你疯了?”周小燕推搡着她,“你会这些吗?胡乱保证?”
陈东缘没理会她,赔钱她是肯定拿不出,但赔物她倒是可以试试。
女人眼神询问许艺衫,征询她的意见。她思考良久,轻启红唇:
“这件衣服对我非常重要,你如果真的具备这个能力,我也可以给你提供帮助,前提是我不希望看见它被改动的不像样。”
“我明白,您放心,我不会胡乱改动。”
许艺衫说完,吩咐助理拿出纸笔以及自己的名片:“留个联系方式然后押下身份证件,一周时间,够了吗?”
陈东缘捏着笔踟蹰片刻,看出她的犹豫,许艺衫接着询问:“怎么了?”
“许小姐,我……”
她支吾着表述完自己的经历,害怕对方不信,紧接着解释:“您可以去查,我没有说谎。”
思考片刻,陈东缘打电话找房子业主和光叔求证,才说服许艺衫,让她把衣服带回去修补。
助理满脸不信任,不情不愿的把衣服包好递给她,倒是许艺衫,眼神并无太多歧意,只告诉她该注意的事项。
许艺衫没有多加难为,为她提供了必要的针线材料,并且叮嘱她千万小心。
回去的路上,周小燕不像往日一样聒噪,知道自己闯了祸,她不敢再贸然开口。
提到比正主脾气还暴躁的助理,她就恨的牙痒,被人不留情面的当众羞辱,周小燕绞着衣角,暗骂助理千万遍。
许艺衫的那件旗袍是浅粉色桃花布料,外层粉色纺纱,内层是纹绣桃瓣的冰丝,设计者别出心裁,既有旗袍的高贵典雅,又新加飘逸灵动的元素。
陈东缘花钱租用了楼下裁缝店的缝纫机,将针线装在密闭的玻璃盒,潜心对腰部沾染咖啡渍的一片进行改动。
布料太过轻柔,不论干洗手洗都会造成一定程度的损害,况且咖啡污渍不易清理,只能裁剪下中部,将裙角布料缝补上,让中款变成略短款。
一番动作下来行云流水,陈东缘怔怔的看着领口发愣。
她对服装的***不知是天生还是她曾经从事这个职业,熟悉感冲上脑海,她一阵晕眩。
稳定心神,她决定剩下的工作留到明天。
陈林打来电话,告诉她陈立君已经脱离危险,但丧失意识,需要下一步手术才能彻底恢复。
这几天的奔波劳累以及打击让陈林被迫成长,隔着电话,陈东缘感觉到他声音没了以前那股子少年气,逼仄沙哑。
张怡不愿意让儿子看到陈立君久卧病房长睡不醒,催着让他走。
他此刻站在宣城破旧的火车站门口,火车站盈满一股泡面味,此时宣城大雨已停,墨染的黑夜水洗一样,隔着将近千里的距离,天涯共此时。
——
一周之后。
GUCCL香水店内,陈东缘如约把衣服拿过来。
衣服平叠整齐,用熨斗烫的平整。
许艺衫穿上在镜前细细打量,中款端庄,短款俏皮,内层桃花布料比外层纺纱略短。
顺着纤细的腰线到脖颈领口处,她抚摸着自己领前的孔雀盘扣问道:“这个盘扣……”
她自问自答:“孔雀开屏是求偶的意思,这个在表达单身吗,挺好。”
这种效果许艺衫先前倒是没预想到,此刻看陈东缘的眼光多了份欣赏。
“我很满意,看了陈小姐的成果,我还有件事想跟你商量。”
她盯着陈东缘的眼睛,细细说道:“我想让你帮忙设计一件礼裙。”

独家浪漫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礼裙?”
“对。”
许艺衫端着茶杯的手指甲染了一层淡淡的墨青色蔻丹,很古典的颜色,点缀白色的米花。此刻抚摸身上这件桃粉色旗袍更是别有风韵。
“不好意思许小姐,我可能不太擅长做正式场合下的晚礼服,毕竟我见识有限。”
“你也没见过纪sir.的手绘画稿,却能跟他……灵魂共鸣。”
许艺衫略带开玩笑的口吻。
陈东缘与她对视,微皱眉问道:“灵魂共鸣?”
许艺衫无所谓的耸耸肩:“就是你们的作品都能打动我,你要知道,我名下投资主要就是服饰与珠宝鉴定,什么样的衣服是什么样的货色,我一眼就能辨认出来。”
她走近陈东缘,两人的距离不过一米,许艺衫个头高,穿上高跟鞋就更高出陈东缘小半个头。
此时她微弯腰,漂亮的眼睛在水晶灯下盈满蛊惑:“所以,陈小姐愿意跟我合作吗?”
因为戴了美瞳,她眼睛浮现一层水蓝,陈东缘垂头,发丝顺着耳畔温顺垂在脸颊。
脑海里陡然想到陈立君和陈林满脸疲惫的脸色,她握紧拳,声线有些颤抖:“我愿意试一试,但不一定如许小姐的愿。”
——
陈东缘抱着一匹靛青色布料回居住区,推开门,客厅一片狼藉——碎一地的瓜子壳,桌子上散着果蔬皮。
看到陈东缘手里的布料,沙发上翘腿的周小燕扑过来就要扯去自己看。
“别动。”
东缘抚平布料边角,没看周小燕的表情,细心将她摸过的地方轻擦一遍。
周小燕立马不乐意了:“我就是看看而已,你小气什么?”
陈东缘掠过她,不想跟她争吵,她一心想尽快交工,替陈林分担点负担,没心思跟周小燕玩内斗游戏。
陈林前一天晚上深夜回来,一身酒气,回了家就弓着腰在垃圾桶上狂吐,他先去了光叔那里,光叔不在,就跟他身边的兄弟酌饮。
他酒量很差,白酒喝不了二两,两杯下腹就面颊发红,要不是被陈立君浑身管子插着的场景***到,他很少失控。
陈东缘替他收拾干净,把人扶***,陈林就这样迷迷糊糊睡了一天,她去咖啡馆给许艺衫送东西的同时,陈林就去找了工作。
一边给光叔搬货,一边找薪酬尽量高的体力活,在京都,没文化,自然只能出卖劳力,到陈东缘去许艺衫那拿回礼裙衣料时,陈林还没回来。
她直接把楼下裁缝店的缝纫机租下来,又请店里的小伙子帮忙抬进屋,两小伙年轻气盛,血气方刚,见着陈东缘立刻说话磕磕巴巴,绕了半天也没表达出想说的意思。
陈东缘抿唇笑笑,把事先说好的租金递给他,结果看到女孩子一截白白嫩嫩的手腕,小伙钱都没要,直接夺门而逃。
最后还得让不情不愿的周小燕把钱给人家送下去。
陈东缘使唤她干活,她最听不得,进屋之后“咣当”一声重重关上门。
见着她不疾不徐,从容的穿针引线,从竹条编成的筐里取出各色细丝绸,半晌,叠出两朵精致的花来。
周小燕没话找话:
“就那两朵破花也指望能赚钱?”
陈东缘不语,她自己知道许艺衫的要求,每句话都记在心里。许艺衫做的这两套礼裙是要送给一对孪生姐妹花,要求不算太多,既要同色共义,又要各有千秋。
这匹布是苎麻和长绒棉混纺布,浆洗之后染色制成,偏清雅低调。
顺滑的丝线在指尖生花,折出两朵湖蓝色与天青色的并蒂莲来。
花小却精,缀上流苏之后更显和谐美感。
周小燕刚才的话闷在嗓子里,酸溜溜的瞥一眼那对并蒂莲,钻进屋子里一声不吭。
她前脚刚***,陈林后脚就推开门进屋,一身狼狈的坐进沙发,穿着黑T黑裤,上下衣服都染了一层水泥灰。
后脑勺靠在沙发背上,粗糙手指反复揉捏鼻梁骨,他从木厂回来,几番寻求工作都碰壁,太阳***突突的跳,炸的他脑子生疼。
陈东缘走到沙发后座,伸出手轻轻替他按摩头部***位,缓解久经压力的疲惫。
她本想告诉他自己做衣服的事,话到嘴边,被陈林生生截断:
“***,哪里找工作都要学历技术,老子一身捕鱼的技术要不要!”
京都是内陆城市,大型资本运转中心,水产靠进口就已经足够,渔夫这种职务在这里怕是难寻。
许艺衫给的时间是三天,第三天的时候,衣服已经全部完工,陈东缘把礼服从人台上脱下来,精心装进袋子里,放在枕头边,提醒自己明天及时送过去。
这身并蒂莲纹样的礼裙她很喜欢,若是许艺衫同样喜欢,或许可以从她那里接更多的活,好攒些钱给陈立君看病。
三个人住一起难免会生出事端,周小燕在这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每天无所事事,悠闲着过,陈东缘忍气吞声,陈林可不行。
硬是逼着她去楼下小饭馆当服务员,或者去烧烤摊给人卖烧烤,一个月好说也挣个小一千,在京都,即便是他们住的棚户区,也要将近一千的房租,工资能赚多少是多少,多多益善。
周小燕胳膊拧不过大腿,第二天就被陈林逼着去小饭馆。
她们这些渔村姑娘,打渔在行,做起细活来,太过糟糕——
才一个下午,洗盘子打碎好几个,气的老板娘拿着擀面杖把她撵了出去,灰头土脸的回来又被陈林送去烧烤摊,总之就是不能闲着。
烧烤摊一群扎堆的男人们,干完体力活回来,抽着烟,啤酒瓶碰的乒乓响,个个五大三粗,脏话连篇。
陈东缘赶去给许艺衫送衣服,周小燕就被陈林带到一个皮肤黝黑的老板摊位前,嚷嚷着让老板管好这丫头,不准让她有机会偷懒。
周小燕跟陈林是发小,据说小时候陈林长得瘦弱,老受女孩子们的欺负,周小燕就是领头,所以两人那些梁子陈东缘只当做年轻气盛的玩笑,小时候心里埋下的种子,当不得真。
她到达voyage coffee时,许艺衫正坐在玻璃窗前品尝镇店美食红樱桃。
看得出来,她等了有一会,陈东缘没想到她提前过来,赶紧进店把东西递过去,一边还道着歉:“不好意思许小姐,我来晚了。”
许艺衫合上手里的时尚杂志,示意助理接过衣服,安抚摇头:“没关系,我提前过来安排店里的工作。”
礼裙抖开,波浪裙角逸出一道弧,缠花工艺丝丝缕缕,白花蓝底,温婉素净。
这种淡雅色很符许艺衫的偏好,指尖轻轻略过混纺布上的花纹,轻吟出声:“烟雨江南五月天,远山泼墨水如蓝,陈小姐是江南人吗?”
陈东缘轻轻摇头,许艺衫后知后觉想起来上一次陈东缘口述的经历,立刻转了话题。
“并蒂莲寓意手足情深,这两种颜色相仿却又有别,陈小姐果真在设计上别具一格。”
她沉思几秒,拿过助理手里的合同递给她。
“这是什么?”
陈东缘轻轻翻开纸业,白纸黑字,写着华苑集团。
“入职申请,陈小姐,我代表华苑集团衷心邀请您***华苑设计部,承当设计师一职,不知您可否愿意?”
那封薄薄的纸瞬间千斤重,陈东缘的心开始不攻自乱,她没听过华苑集团,但能在京都立下阵脚,必定是极为有势的一方,原本她只乞求有个活做,没想到许艺衫开口就给她这样大的惊喜。
她攥着纸张,眼里一丝向往:“我自然是愿意,不过怕做不好,辜负您的期许。”
“从陈小姐的作品就看得出来陈小姐是位很有潜力的设计师。”
她拉开凳子让陈东缘坐在自己对面。
“因为我需要陈小姐这样有思考能力和才华的设计师,而不是抱有所谓的资历白吃饭。”
许艺衫愿意欣赏她自然是极好,周小燕在这里闹事那天,陈东缘回去后就托光叔办理好自己的身份证件。
没有身份证明,她在这里寸步难行。
陈东缘签下字,正对许艺衫微弯腰鞠躬:“谢谢您。”
“别着急谢我,这周先跟我到公司办理入职手续吧。”
身后助理插话道:“许总,还是让我带许小姐去熟悉设计部吧。”
“不用,你去有什么权威?”
两人说完哑谜一样的对话,表情恢复如常。
许艺衫并不做隐瞒,华苑董事会几经商讨,早就开始筹划选择新的董事,老董事长到了退休年龄,让自己一双儿女公平竞争。
若论支持率,自然是许艺衫的兄长更胜一筹,但许父不否认女儿的继承权,若要坐上那个位置,比的还是实力。
许艺衫人脉薄弱,她能取得的最大支持就是许父,所以首要计划就是招兵买马。
许艺衫让陈东缘明早到华苑办公楼候客厅等着,并且让助理做好预约,到时候亲自带她***。
工作这种事对陈东缘来说是个***转机,临走许艺衫还送了她voyage的招牌黑森林蛋糕当做小礼物,至于酬金等到她正式入职一块算进月薪里。
陈林也找到了工作——在木厂雕花。
他没做过木匠的活,好在厂里愿意让老师傅教他们这些新手。
他手法巧,比其他学徒学的都快,为了尽快转为正式工人,他下班后都带着厂里的废木料回来练习。
周小燕下班时间最晚,烧烤摊晚上才热闹,白天都是干些重活,晚上端菜上酒,忙来忙去没点***的空当。
深夜十二点,周小燕还没回来,陈东缘坐在客厅沙发盘腿画图样。稿子越画越无神,她不放心周小燕,拉着雕花的陈林去烧烤摊前看她,免得她又跟人起争执。
争执倒没有,烧烤摊一片热络,早上还极不情愿过来的周小燕忙的正欢快。
衣服上熏了一层烟也不在意,拿袖子擦擦,端着一盘烤茄子殷勤放在正中间一桌上。
那桌坐的都是光脚翘腿的男人们,大多数还光着膀子,吆喝声震天的喝酒划拳,有个穿背心的男人输了,被周围一群人起哄罚酒。
不知谁激动的站在板凳上高喊道:“野子又输了!小燕上酒!”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独家浪漫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整个小说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