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躲你(顾苗苗沈燃)

难躲你(顾苗苗沈燃)

导读:顾苗苗沈燃小说————难躲你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尔十七所著,讲述了本文又名《前男友偷偷看我》《落魄千金喝一碗鸡汤》。已破产的顾氏地产的落魄千金,顾苗苗,平生有三个目标

小说介绍

顾苗苗沈燃小说————难躲你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尔十七所著,讲述了本文又名《前男友偷偷看我》《落魄千金喝一碗鸡汤》。已破产的顾氏地产的落魄千金,顾苗苗,平生有三个目标

顾苗苗沈燃内容介绍

《难躲你》
文/尔十七
第一章
夜已深,垃圾桶里臭气熏天。
顾苗苗猫着身子藏在里面,大气不出。

顾苗苗沈燃全文阅读

很快周遭就传来脚步声,最后停在了垃圾桶边上。
“顾小龟,你躲进这里,以为我就看不到?”
她心里骂了声娘,颤巍巍竖起脑袋,挤出点笑,看着眼前的五旬妇人:“王伯母,我不是躲你,我是在跟踪老赖,这可是一千两百万的大业务……”
“还钱!”王伯母不听她的辩解,径直开口。
她讪笑道:“哪里没有还了?不是月月都在还?”
她的话刚说到此时,瞥见不远处一个大肚腩的四旬男人已快步拐了弯,正是大家合伙要围堵的冯乌龟。
她立刻从垃圾桶里爬出去,抬脚就想要追。
王伯母一把扯住她的衣袖:“还钱,还钱,还钱……”
她推不好推,打不能打,拿出手机开始拨号。
连续三声“嘟嘟”响之后,另一头接了电话。
“老王!”她简直想从电话里扑过去咬死他,“王伯母又追着我来讨债,你管管她,否则今晚还想不想堵住冯乌龟?”
老王的声音不急不慢,带着揶揄:“怎么,我老伴找你讨债不是天经地义?”
说过又安抚她:“别着急,我劝她。”
顾苗苗刚刚挂了电话,王伯母的手机就响起了铃声,接通电话的一刹那,她拔腿就跑。
花城四月的夜晚还有些冷,顾苗苗却跑的满头大汗。在周边胡同里钻来钻去,再没有看到冯乌龟的身影。
最后老王打来电话,让她去附近一间茶馆门前汇合。
今晚大伙儿来堵的冯有利,是个背着巨债消失了八年的老赖。
老赖,法律上被称为“失信被执行人”,手里有钱却不还,只知道耍赖。
包括顾苗苗在内的,被老赖欠钱的苦主组织,自封为“捉龟大会”。
冯乌龟欠了大伙儿一千两百多万,若能堵到他,多少追回来一些,大家伙儿都能过的好一些。
“捉龟大会”的老头们已经等在茶馆门前小巷子的一颗大香樟树下,老王向大家伙儿汇报着最新的消息:“小李说他看到冯乌龟进了茶馆。”
一个二十出头的清秀青年站出来,满脸的兴奋,“我虽然是第一次参加组织的活动,可我爸给我看过冯乌龟八年前的照片,中等个子大肚皮,和现在没什么区别。他十五分钟前进了茶馆,我生怕打草惊蛇,没敢跟***。”
老头们互相看一看,把目光定在了顾苗苗身上,“你会拳脚,***把冯乌龟捉出来!”
又有人出主意:“也可以让小李和顾小龟装扮成小两口,互相打掩护。”
小李听闻最后一个提议,便借着灯光向她望过去。
靠在树杆上的姑娘留着一头微曲的短发,大约二十三四,身高至少有一六八,冲锋衣下的一双长腿纤细而笔直。
头顶树影斑驳,他虽然看不清她究竟是什么模样,可只从一双杏眼和饱满的嘴唇已判断容貌不俗。唇珠上似有一颗小痣,更显出几许风情。
他肉眼可见的红了脸,抬头挺胸的附和着别人的提议:“这主意我看行!”
靠在树杆上的姑娘似笑非笑望着他,一旁的老王却一巴掌拍在他后颈上,“瞎想什么,她姓顾!”
这个圈子里姓王姓李都可以,唯独“顾”姓是个要躲远的姓。小李退开几步,立刻歇了花花心思。
顾苗苗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夜晚十点半。平常这个时候,她要么加班在画图纸,要么骑着小电驴愉快的送外卖赚兼职费,哪里需要干守在这里。
她催促道:“我进就我进,你们做好接应。”

茶香袅袅,虽然夜已深,各个茶室里人语声喁喁不停。
她向收银台的服务员说了声“约了人”,顺着茶室一间间找了过去。
茶馆装修的古色古香,双层镂空窗棂雕着花,中间夹着一层玻璃,保持了些许私密性。
她在第八间茶室窗前停了下来。
茶室里灯带设计的巧妙,黑暗与光亮并存。她要找的冯乌龟正巧坐在灯下,显眼至极。
短腿,大肚皮,一脸的油腻笑容,向对面暗处的人侃侃而谈:“……我们公司的资质您不用担心,都是有据可查。去年还接过贵集团其他的项目……”
暗处坐着的人她看不清模样,只能看到一双穿着西裤的长腿搁在茶几之下,姿态既不拘谨,也不闲适,看不出什么来头。
此时冯乌龟手边的小茶壶已空,他按动桌上呼叫按键,从很远处立刻传来 “嘟嘟嘟”的几声。
顾苗苗心中一动,转身就走,在拐角处与拎着茶汤、急匆匆赶来的服务员险些撞个满怀。
“拿过来,”她满脸的不耐烦,埋怨道:“等你们来服务,我们消费者要渴死。”
服务员搞不清状况,生怕被投诉,忙忙道歉,“实在不好意思,我临时去换工作服,出来慢了两秒。”
她脸色稍霁,向服务员摆摆手:“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们是不习惯有外人在旁边。你把茶汤给我,我们自己来。”
服务员便把汤壶递给她,好心提醒:“……有点重。”
服务员转身离开,几秒钟之后,她跟在他身后同向而行,在前面拐弯后,最末端就是一间挂着更衣室牌子的办公室。
门扉轻掩,她推开门缝往里望了望,极快的抓住挂在墙上的一件红绸工作服。

衣着喜庆的服务员姗姗来迟,似有些害羞,自进来后就一直低着头。
冯乌龟不耐道:“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倒茶?”
她忙垂首,拎着茶汤向茶几边走去。
她对茶艺不太熟,仅有的印象已是八年前她爸爸喝茶时的场景。
她凭着一点记忆,把长达两米的壶嘴对准小茶壶。
茶汤不烫手,难度主要在不漏一滴水的把茶壶添满。
冯乌龟“哼”了一声,拿眼睛瞟她:“怎么,你是新来的?一点规矩都不懂?添水是这么添?”
又向对面的人解释:“沈总,实在抱歉,这间茶馆我以前回回来服务都很好,没想到今天……”
顾苗苗听到这个“沈”字,额角忽的一跳,壶嘴里立刻洒出来几滴水。
冯乌龟指向顾苗苗:“出去,把你们老板喊过来!”

难躲你免费阅读

她心如电转,急忙给自己找着台阶。
出去是不可能出去的,这里道路四通八达,她但凡出去,冯乌龟很可能下一分钟就转移了阵地。
可闹事也不行,这里有保安,她一出手,下一刻只怕就得被请去喝咖啡。
她忖着坐在暗中的大佬话语权高,忙向那人期期艾艾道:“先生,求您别喊老板,否则我就要被开除,我还在试用期……”
昏暗中的人道:“无碍。”声音低沉,听起来却很年轻,带着点不明显的温润。
冯乌龟只得道:“既然沈总发话,我就不追究。你小心些,别把茶水弄人衣服上,我们今晚还要聊很久……”
她心里登时一动。没错,得想个办法大家早早离开,否则这么一直守下去,万一这两人要聊通宵,大家伙儿岂不是一直要陪着?
堵老赖就是个一鼓作气的事儿,拖得越久大家越疲乏,成功率就越低。
她瞬间打定了主意,目光在光明和晦暗之间来回交替,微不可察的转动了手腕。
手臂再一抬,似是毫无征兆的,茶汤如脱缰的野马一般,直直向暗中的那位大佬***而去。
冯乌龟的叱骂声爆燃而起,顾苗苗扑过去,拿着毛巾就替那人擦拭衣襟,几乎不用演,就已经入戏的开始哽咽:“求您千万别赶我走,我家里有孩子等着买奶粉……”
晦暗里的人接过毛巾自行擦拭,“并没有多少,你别担心……”
他见她弓着身子似还要上前擦拭,径直从座上起身,连续退开几步,***到一盏明亮的射灯范围里。
青年身高极高,他站起来时,她甚至要仰着头看他。
白衬衣与休闲西裤,皮带跟随着窄胯紧紧箍在他的腰间。青年像是还在象牙塔里高年级的学子,虽已成熟,却还没有沾染社畜的油腻。
他站着的时候显得腿更长,那泼洒出去的茶水就喷在他裤子上,一部分顺着裤管流淌下去,一部分洇湿进布料里,显得更像沾染了浓墨。
她初初只注意了他湿了的裤腿,等她再抬眼,随意的打量上他的脸庞时,瞬间怔忪,目光立刻顺着他撩起的额发转去光洁的额头,又顺着额头,最后定在他额间的一个浅疤上。
他继续往光明处退去,周遭更是亮如白昼,仿佛能将他的过去未来都照透。
她心尖似针扎一般,登时屏住了呼吸。
沈燃,沈燃,有个压在心底八年的名字,在她的脑中不可抑制的炸响。
那些遥远的记忆在她脑海中纷涌而至,那里有快乐,也有痛苦,有年轻的单纯,也有无知的轻率。在那些所有快被尘封的过往里,有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仿似在她耳边清晰回荡:
“你说你是老沈家的儿媳妇?哪个沈家?”

“……今天真是抱歉,没想到这间茶馆的服务水平这么差,让沈总受了委屈……”
对面的冯乌龟还在絮叨的做着解释,听这话音,估计再待不了多久。
沈燃已经回坐到了暗处的藤椅里,声音依然像着茶室的氛围一样佛系:“没有关系。”
顾苗苗提着汤壶站在他的身后,经过短暂的慌乱,已经恢复了理智。
站在她这个角度,目光适应了眼前的黑暗,他的侧脸她一眼就认了出来。
鼻梁高挺,脸颊比以前消瘦,唇角一直抿紧,对面冯乌龟的谄媚并没有让他开怀或昏头。
他和冯乌龟说了一阵话,侧转头看她,语气十分的温和:“你别担心,我不会投诉,离开时,我会替你向老板解释。”
竹墙、窗棂不隔音,冯乌龟的骂骂咧咧,早已经传到了外面。
她忙垂下头,低声回应:“多谢沈先生。”
他似是淡淡一笑,转回了脑袋。
她默默想着,他应该是没有认出她,否则他决不会三番两次回护她,他一定也会像王伯母那样把她逼进死胡同,向她追讨旧债。
此时沈燃已经站起了身,拿起搭在扶手上的西装,看向冯有利:“今天就这样吧?”
她当机立断拎着汤壶先出了茶室,把汤壶往迎面而来的一位服务员怀里一塞,解下工作服,疾步而出。
茶馆外霓虹灯不停歇的闪烁,捉龟大会的老头们蹲在香樟树下,见她露了面,纷纷要围上来。
她立刻向老头们打手势,自己已贴在了茶馆出口门外的墙上。
几乎只隔了两三分钟,冯有利的声音清清楚楚传了出来:“沈总慢走,今天实在不好意思,改天再去拜会。”听着两人是要在此散伙。
脚步声紧接而来,老头们已经四藏。
她活动着脚腕,在心里给自己打气。一千两百万,一千两百万,不要去想沈燃,只想一想如果把钱要到手,至少一年不会有人来指着她鼻子讨债。
皮鞋的轻微哒哒声越来越近,近到她几乎能想象冯乌龟此刻的心情一定是洋洋自得。
哒哒。
哒哒。
当一个身影背光出现在眼前时,她毫不犹豫一个高踢腿,对方应声倒地。
地上的人还没有来得及痛呼出声,她已经扑上去骑在他身上,一只手捂着他嘴的同时,另一只手扭住他的手臂往后背一压。
两声骨头的“咔咔”声里,远处忽然有人大喊:“快,冯乌龟从这边跑了,快!”
脚步声四起。
她一怔,借着光亮向底下的人认真看去,一眼就看到了他额上的那个浅疤。
她几乎逃一般的弹开去,扎着手无所适从:“沈……我……”
沈燃从地上爬起身,唇角已带了伤,目光对上她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转身就走。
她下意识追上两步,身后的老王似杀猪一般喊道:“顾苗苗,顾小龟,你死啦?一千两百万——”
她一咬牙,追着冯乌龟的方向而去。
半小时之后,众人气喘吁吁在附近的停车场汇合。
捉龟行动失败,冯乌龟仿佛玉兔精上身,跑的完全不见踪影。
顾苗苗成了罪魁祸首,被围在最中间,险些被唾沫星子淹死。
老王劈头盖脸的质问:“你踹错了人我不怪你,可你后来愣着做啥?你是不是和冯乌龟合起来玩我们?”
顾苗苗不服,“要不是王伯母临时出来捣乱,我从一开始就扑住了冯乌龟!”
老王更不服:“反正今晚你多做多错,失误最多,你得去打听出冯乌龟的消息,给家伙儿一个交代。”

小编推荐理由

难躲你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