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浪漫(陈东缘傅寻)

独家浪漫(陈东缘傅寻)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陈东缘傅寻,独家浪漫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初见,他以绝世风华引她入一场风月迷烟。后来,她是他的情之所属,欲望之初。宣城一场涨潮,带来一个栀子花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陈东缘傅寻,独家浪漫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初见,他以绝世风华引她入一场风月迷烟。后来,她是他的情之所属,欲望之初。宣城一场涨潮,带来一个栀子花

陈东缘傅寻小说简介

初秋季,鱼类越冬洄游,小舟湾那处是洄游必经之地。
宣城在这个季节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九月五号这天是一年一度的捕鱼比赛,小城所有年龄在十八到三十岁的小伙,都可以报名参赛。
规则简单,谁捕的鱼又多又大,就是当之无愧的加冕之王。
陈立君几天前就叼着旱烟逢人炫耀,那比赛什么的,老子压根不放在眼里,我们家阿林每年闭着眼摸鱼都是冠军。
别人手捧拳作揖,做尊重状,陈立君衔着烟大摇大摆的走过去,背着手,一副神气相。

独家浪漫全文阅读

但一开门回家,就提着陈林的耳朵警告:“你小子,到时候打不着鱼,看我怎么教训你!”
他吓唬归吓唬,陈林从不怕他爸,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上午晴空万里,宣城虽然小,但胜在环境好,四处都是树木,田野成片相连,一眼看过去,望不到边。
城东那块最繁华,早市结束后,正值中午头,下午就是比赛,他抽空带陈东缘出来逛逛。
在无比陌生的宣城,陈东缘睁着一双大眼睛,四处张望,这里的一切她都很感兴趣,唯一不好的就是太阳刺眼,温度有些高。
姑娘露在外面的皮肤晒的发白,走在前面亭亭玉立的,像朵迎风盛开的栀子花。
她停在一家书店门口,书店门上挂着老旧的招牌,写着“城东书店”四个大字。
这书店有些年头,连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宣城日报都有。
陈东缘抬脚往里进,书店面积不小,左右两排高大的书架摆满了书,有新有旧。
她一行行看过去,中英文不同版本还挺齐全,最后抽出一本《资本论》。
书页发黄,散发着一股霉味,她靠着书架蹲下来,一页一页的翻看。
陈林从外面进来,蹲到她面前,变戏法一样从背后拿出两支冰棍。
“吃那种口味?是做草莓味仙女,还是蓝莓味仙女?”
她抿唇笑笑,接过那支蓝莓味冰棍,咬上一口,凉意从喉咙直达小腹,身上的燥热顿减,口鼻中一股清甜。
门口报亭的老大爷也负责看书店,看到两人剥冰棍纸,急得撑手站起来,挥舞着一卷旧报纸,语气相当不善:
“别在这里吃,黏腻腻的滴到书上咋办?”
陈东缘赶紧乖乖把书放回原位,背靠书架先把冰棍吃干净。
陈林不服这老头,偏不如他意:“王大爷,你别这么小气好吧?大不了我买你两张报纸?”
他真走过去递几个硬币,从架子上抽两张报纸,最新的京报,价格还不便宜。
老大爷眉色舒展几分,没再揪着他们吃冰棍的事。
陈林拿着报纸坐到陈东缘旁边,他文化水平不高,不指望自己能看出什么名堂,宣城这里,教育水平偏低,初中读完没再念的占多数。
京报头条,占据四分之一版面的标题,黑色加粗字体清清楚楚写着:傅陆联姻——中盛集团董事长子与陆氏千金喜结连理。
陈林看着报刊上的这对男女,挠挠脑袋,不解抱怨:“结婚呗,有啥好看的。”
那张彩色照片上男人的脸立体硬朗,面容淡淡,狭长的丹凤眼埋在深邃眉弓下,黑色西装裤包裹着修长双腿,宽肩窄腰,无论从哪种角度,这个男人都堪称完美。
他身旁站着温婉精致的女人,挽着他的胳膊,含羞带笑,水蓝色礼服,露出她好看的肩胛骨。
陈东缘手指轻抚报纸上男人的脸,说不上感觉,但有一丝丝熟悉。
她不再为难自己,想不起来就直接翻过去,京报上大都是京都新闻。
翻开一页,还是那个男人。
标题醒目:京报上年度业界精英——傅寻。
中盛总裁,跨国企业,百家连锁品牌创始投资人。
数不清的名词,距离他们太过遥远。
“这人可真不是一般的厉害。”
陈林掂着报纸感叹:
“小时候就听人家说京都多好玩多好玩,吃的喝的,玩的看的,眼花缭乱,可我在这小山村打鱼,一辈子都未必能看上那一次。”
他无比向往宣城之外的蓝天,自幼打渔技术一等一,陈林总觉得不靠海吃海,自己也能混出名堂。
“再厉害的人也逃不过人生定理,吃饭,成长,结婚生子,从这个角度,其实人人都一样。”
陈东缘叠上报纸,小手放在他膝盖上安慰着。
这么近的距离,他能清楚闻到女孩子身上那股栀子香,若有若无,清淡沁人。
他瞬间脸红,自己刚才那话好像有点小家子气,有损男人气概,他话在喉咙里噎了半天,才说出来:
“厉害的人娶的老婆也就那样,没啥值得羡慕的。”
也就?
陈东缘低头看报纸,女人清丽的眉眼柔和靓丽,身材曲线凹凸有致,怎么也看不出一般的概念来。
“对……对啊,我见过比这更好看的。”
他声音越来越低,不由自主的伸手摸了下鼻子。
正脸红着呢,口袋里的手机跟催命一样响。

独家浪漫免费阅读

他一拍脑袋,这下完了,下午的比赛一点钟开始,现在已经是一点半了。
陈立君在现场没看到如约赶来的陈林,知道他铁定又被美色耽误了,急得打电话过来催。
陈林拉着陈东缘一路狂奔到不远的小舟湾。
好家伙,号角已经吹响了,昂长的音乐伴随号子声,年轻的壮小伙都划着船开始下网。
人群较为分散,陈林趁着没人注意,解开岸边木桩栓着的长绳,跳上船狠劲赶超。
好位置都已经让人占尽,他被挤到旮旯里,下网区域都不够。
眼睁睁看着其他人船上一桶桶活蹦乱跳的鱼虾。
一下午的时间,到日暮西沉,天边晚霞浓艳,芦苇丛窜出几只鹭鸶,小海湾人潮已经褪的差不多。
大家伙忙着把小鱼小虾放生,留下个大的,等着来年鱼类春季洄游。
陈林船上的木桶都没放满,鱼虾个头也小,放生后的量才达到隔壁小松的一半。
陈立君看他从船上下来,冲上去就是两巴掌。
“让你看着时间还迟到!这下好了吧?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爸,爸,你轻点,东缘看着呢。”
陈立君又是一巴掌:“你小子真是美色熏心,没出息!有好看姑娘就能忘了大事是吧?”
陈林哀嚎两声,挣脱他爸的魔掌,捂着耳朵顶嘴:
“什么美色熏心!我就不能助人为乐是吧?”
……
陈东缘站在一旁惴惴不安,看到陈林被打她挺愧疚。
陈林肿着半张脸拖着脚步往回走,陈立君下手够狠,牙差点给他打掉。
隔壁小松还是个刚满十八岁的小孩,拿了奖戴着奖牌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他年龄小,太多事做不了主。
看到陈林捂着脸跟漂亮姐姐往家的方向去,他立马追上去。
陈林看到他就没好脾气:“小孩,你来干嘛啊?看林哥笑话,”
小松穿着布鞋,奖牌摘了拿在手里,双手捧着递过去:“不是,我知道这个应该属于林哥,我没那本事。”
陈林猛拍小松肩膀,把人拍的往前一顿:“小子,你的就是你的,别看不起你林哥。”
晚上喝酒赌钱是陈立君的习惯,这个点回去,正好安全,张怡心疼儿子,准备了一大桌豆汤荤菜。
小松赶不走,张怡热情招呼他坐下,陈林看出来这小子有话说,他性子急,容不得别人啜嘘半天还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小松酝酿许久,他生性腼腆,陈林平日照顾他,他才敢找陈林帮忙。
“我想请林哥替我跟刘二叔去京都送货。”
陈林抬起头,一脸不可置信。
刘二叔是组织比赛的干部,宣城出口鱼肉,每年各个地区大量批发,尤其是京都那种繁华的地,货一批一批的送。
这里培养捕鱼能人,只有获胜比赛才有资格跟刘二叔出城送货。
从宣城到京都,可整整957公里的距离,跨越大半个中国,小松想也不敢想。
小松父亲早逝,母亲身子骨弱,三天两头的生病,他忙着照顾母亲,空不出时间跟刘二叔出远门。
二叔平时板着脸,凶神恶煞的相,他不敢主动去推辞。
陈林母亲张怡心善,左邻右舍,平日能帮衬就多帮衬。
听了前因后果,陈林跟张怡商讨了下,应下这门事,立刻就去收拾东西,准备明天再跟刘二叔解释清楚。
像陈林这么大的人,最爱出远门,家里没牵挂,还能见见世面,看看大城市到底什么样。
临行前一晚,他询问刘二叔能不能把东缘带上,刘二叔看着面凶,实则也是热心肠,小姑娘个头小,不占地方,性子又安静,乖乖巧巧的,他不忍拒绝。
五天准备时间,十号清晨,凉风阵阵,天气随着温度降低越来越冷。
路边白杨的枯叶打着旋,慢悠悠的飘向地面。
鱼虾类食物急需保鲜,处理后的鱼肉冰冻在保温箱,成堆放在货车上。
四张大货车,上万价值的货物,马虎不得,刘二叔指挥几个小伙把货物用麻绳分批捆好,每辆车都留守看货的人。
宣城只有一条主干道,这个沿海小城市还处于待开发阶段,货车远去,从车窗望着渐行渐远的低矮楼房,陈东缘心里不舍。
她来这里不过十多天,这里山清水秀人美,比起繁华的京都,她觉得宣城可能更适合自己。

小编推荐理由

独家浪漫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