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浪漫(傅寻陈东缘)

独家浪漫(傅寻陈东缘)

导读:《独家浪漫》免费完整版全文特别推荐,主角是傅寻陈东缘,独家浪漫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宣城一场涨潮,带来一个栀子花一样的少女,乖巧白嫩,不声不语。她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要这样浑浑噩噩,记忆不全的度过。

小说介绍

《独家浪漫》免费完整版全文特别推荐,主角是傅寻陈东缘,独家浪漫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宣城一场涨潮,带来一个栀子花一样的少女,乖巧白嫩,不声不语。她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要这样浑浑噩噩,记忆不全的度过,直到京都商会,她被邀请去作为特聘设计师,才踏入名利圈的洪流。

傅寻陈东缘小说简介

她在名媛舞会上亮相,别人无碍,唯独沙发正中那位矜贵男人,手捏圈紧握,眼睛跟胶水一样长在她身上:“阿初还记得我吗?”
她点点头:“我认识您,京报上年度业界精英,真厉害,而且……您的妻子很漂亮……”

独家浪漫全文阅读

陆漫星很热情,牵着陈东缘走进陆宅内室,把自己大致的画稿给她看。
“我画的不清楚,不知道陈小姐能不能看懂我的意思。”
陈东缘接过画稿,陆漫星有绘画功底,衣服轮廓倒是能看个大概,只是细节需要再进一步细化。
“我会按照陆小姐的意思好好琢磨的。”
陆漫星满意的点点头,不经意打量下陈东缘,她穿的很简单,一身工作服,低马尾,皮肤白的发光,杏仁眼又大又圆。
她总觉得陈东缘有点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但又想不起来具体地点。
“陆小姐,您想用什么布料制作?”
她正仔细端详着陈东缘那张脸,猝不及防思绪被拉回,抿抿嘴角,声音温和:“你需要什么布料我都提供给你,你自己看着做,周五之前送交给我就行。”
因为陆漫星的要求,陈东缘不得不调整上班时间,跟办公室一个同事换班,好把明天一整天的时间空出来看画稿。
办公室晚上人不多,丽娜回家了,她们那组只有陈东缘一个人。
连续坐在电脑前几个小时,她端起杯子打算去茶水间接杯咖啡提提神。
茶水间的灯关着,她走近两步发现窗边倚着一个高大人影,一抹橘黄在夜幕中格外显眼。
“啪嗒”一声,陈东缘按下开关,茶水间霎时一片通亮,她看清了靠在窗边的傅寻。
“傅先生,您怎么在这?”
陈东缘很纳闷,没搞错的话,傅寻不是中盛总裁吗,她却在华苑屡次看见他。
“过来处理点事情。”
他抬手捏捏眉心,看起来很疲惫,地上散着不少烟灰,他应该在这里站了挺久。
“您也加班到这么晚?”
“嗯。”
他注视着陈东缘,那双深邃眼瞳散发着说不出来的柔和。
“那我先回去了,您早点休息。”
“等一下。”
陈东缘还没转身就被他叫住,女孩子回头不解看他。
“你的工牌。”
他从口袋里掏出那个蓝底黑字的工作牌,上面有东缘的照片和信息,穿着统一的白衬衫,头发披散在两侧,唇角勾起浅浅的笑,露出两个淡淡梨涡,看似十八九岁的少女。
“谢谢,您从哪里找到的?”
“办公室的人捡到了。”
工作牌失而复得,她不用再多花几十块钱补办,也算是件好事。
愣了下神,她想起来上次那件外套。
“对了,傅先生,您的外套我洗干净了,下次给您带过来,谢谢你帮了我,有时间我请你吃饭……”
“这周末我有时间。”
请客吃饭不过是套说辞,陈东缘请的起的地方最高等级也就大排档,她真实目的是想把衣服还给他。
他直接说出周末有空,陈东缘诧异的抬头。
“就这周末,你有空吗?”
“我……只是……”
她暗暗为自己刚才的假客气后悔,难不成说自己请不起高档餐厅再拒绝?
“傅先生,小混沌和水饺你能接受吗?步行街东街和西街各有两家干净点的,你想去哪家?”
东缘垂着头,脸颊开始慢慢变红,甚至没胆量抬头看他一眼,她觉得自己此刻肯定丢人极了,傅先生莫不是跟她犯冲,总是看到她最尴尬狼狈的一幕。
鼓足勇气抬头,陈东缘看到他作深思状,这副样子真像是在考虑到底是小混沌好吃还是水饺好吃。
“我选小混沌,地点还是你定吧。”
陈东缘懵懵点头,还是不敢相信他愿意屈尊降贵去小吃店吃饭。
没再多说,她打了声招呼回办公室,深夜十点钟,再过一小时就是回家的时间。
最后二十分钟,她忙着收拾东西,轮班的同事已经到了,正在照镜子补妆,跟陈东缘关系还不错,催促她早点回去休息。
她离开时下意识的看向茶水间敞开的那扇窗户,窗户边空空无人,只有零星的烟灰和烟头证明那个人刚才待过。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痕迹。
陈林骑着厂里的摩托车过来接她,他这几天心情很好——本来以为最迟得过了年才能转为正式工人,没想到星期一早晨,主管就找到他,告诉他升职加薪的事。
“东缘!这里!”
陈林戴着头盔在夜色中招手,陈东缘拉紧外套,朝着他跑去。
他摘了头盔给陈东缘戴上,又给她裹上一层带来的厚外套。
“这天越来越冷了,你注意点别被冻着。”
“好。”
女孩子乖巧应声,摩托车绝尘而去,深夜中的华苑办公楼顶层依旧一片灯火通明。
陆漫星要的衣服在周四晚上竣工,这两天陈东缘没怎么休息,一门心思的扑在设计稿上。
陆漫星身材纤细,个头高挑,陈东缘给她挑了最显身材的真丝布料,印着碎花纹样,简单不繁复,掐腰设计,人鱼***,刚好勾勒出她的完美腰线,再点缀低调不失奢侈的海蓝色星钻,站在一众名媛中,太过瞩目。
衣服准时送了过去,陆漫星穿上后站在***的全身镜前仔细打量,又从梳妆台上拿过一根细细的宝格丽项链放在脖颈处比划。
“这样好看吗?”
陈东缘看着她完美的侧脸,点头道:“好看。”
陆漫星对这身很满意,哪个女人不想让爱的男人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她抚摸着腰身,一勾唇,笑的风情万种。
“果然没错信陈小姐,我很喜欢。”
“您喜欢就好。”
一同前来的许艺衫看着对镜自赏的陆漫星,偷偷翻了个白眼。
“东缘可是我的亲聘设计师,要不是咱两关系好,我也不可能给你引荐。”
陆漫星转了个身,一边欣赏镜中的自己一边说道:“那是自然,所以我会好好酬谢陈小姐的,报酬不会少,艺衫你就放心好了。”
她果真承诺在陆家即将举办的展厅中向大众推广陈东缘的作品,并且是以华苑正式设计师的身份。
承诺给出,许艺衫的脸色才好看一点。
陆家在京都论权势算不上名,可论名望,绝对排的上号。陆漫星的父亲是京大有名的教授,母亲年轻时是国宝级舞蹈家,这样一对夫妻,门下桃李众多,本就久负盛名,再加上陆漫星年纪轻轻就能接任家族企业,更稳了在京都的声望。
许艺衫的目的达成,心情颇好,开着自己的豪车,带着陈东缘足足在京都逛了大半圈才送她回去。
下车时许艺衫非塞给她一件雪纺泡泡袖长裙,让她下次陪她约会出来穿,陈东缘推辞不了,只能抱着衣服上楼。
她住在二楼,上了二楼听到楼梯口发出一阵奇怪声响,像一种压抑的***。
她好奇走过去,看清面前场景,手里袋子滑落——周小燕跟一个男人在拥吻,两人吻的极为忘情,东西掉落的声音都丝毫没惊动到他们,楼梯口只有稍显粗重的***。
意识到有人,周小燕慌忙推开男人,有些慌乱的搓着手。
“东缘,我……”
陈东缘捡起地上衣服转身就跑,周小燕追上去拉扯住她:“东缘姐,你别告诉陈林,我求你了!”
陈东缘停下动作,看她有些红肿的嘴:“他是谁?”
“他是我喜欢的人,我们认识很久了,我第一天去烧烤摊打工就认识他了。”
陈东缘视线掠过周小燕,看向站在她身后显然也有些慌乱的男人,他看起来二十岁的年纪,身上穿着工服,沾了些水泥灰,额前刘海遮住他的眼睛,看不见眼里的情绪。
他慢慢抬起头,陈东缘心一凉,定定神,压低声音道:“那也不能不告诉我们,你们要是相处的好,陈林也不会反对。”
周小燕眼里燃起一丝希望:“真的吗?可是我爸妈要知道我在外找男人非打死我。”
陈东缘现在一心只想把她拉进屋,含糊回答:“陈林会帮你求情的,相信我,你先跟我进来。”
那男人离开了,周小燕被陈东缘拉进屋,她耳朵贴着门,确认男人已经走远。
“东缘姐,你说真的,陈林会帮我求情?”
那男人方才抬头的时候,陈东缘认出来是上次公交车上准备偷她东西的人,而明显,他也认出了她。
她心里一阵后怕,把那天车上发生的事跟周小燕详细说了一遍,最后告诫她以后离他远点。
周小燕刷拉站起来,推开陈东缘,目光冷冷的看着她。
“我就知道你不会支持我,你看不起我,自然也看不起我找的男人。”
“没有,我没有那个意思!”
“还说没有?要是没有,你能被上次那个贱女人收去当设计师?你能去大公司上班?你能脱离这里,成为在京都有正式工作的人?而且你有了工作问过我的死活吗?你跟陈林两个人都没有问过我在那里做的开不开心,累不累!你到底清不清楚!”
她眼睛血红,那些累积太久的不满全都迸发出来。
“我每天笑脸迎人,有时候打碎一个盘子都要被老板当着所有人骂!你呢,坐在办公室里很***吧?我被辱骂的时候,你们都不在,只有野子站出来替我说话,批评他,你配吗?”
她说完最后一句,直接推门跑出去,她跑的太快,陈东缘追到楼梯口就看不到她人,四处找寻,也没找到她。
烧烤摊没有周小燕的身影,老板娘吐了一口瓜子壳,说话阴阳怪气:“跑不了,放心好了,她哪里舍得走啊?”
硬生生捱到陈林下班,两人分开找也没找到周小燕。
陈林坐在床上气闷:“上次就是这样,闯了祸还得你去解决,好在因祸得福,这次要是出了烂摊子就让她自己收拾,滚出去就别回来了!”
陈东缘担心她一晚,第二天早上在烧烤摊看到正常上班的周小燕。
她眼睛肿着,给人端盘子,瘪着个脸,心虚朝着客人笑。
老板娘看到陈东缘过来,脸上露出一丝得意:“怎么,我没说错吧,这不回来了吗?”
她想起昨天周小燕的斥责,反思自己可能真的不够关心她。
“老板娘,我来帮小燕辞职,我想给她重新找个工作。”
老板娘还没开口,就听到周小燕把盘子咣当一声砸在桌上:“现在过来假惺惺。是不是太迟了?不需要你同情我。”
老板娘露出看热闹一样的笑容:“呦,还不领情。”
周五,休顿酒店。
傅寻这周忙着旗下服务业考核,京都的五星级酒店他大都亲自视察。
忙碌一上午,以至于忽略陆漫星打来的一串未接电话和未读信息。
司机在前面开车,他坐在车后休憩,摸出手机回了个电话,电话那头陆漫星声音委屈甜腻,生怕他反悔。

独家浪漫免费阅读

司机开车到陆氏楼下,陆漫星跟只蝴蝶一样扑过来,拉开车门就扑进傅寻怀里。
“傅寻,你都好久好久没跟我一起吃过饭了。”
她算算时间,那会儿刚刚认识的时候两人一起吃饭次数极为频繁,他们是在蓝塞酒吧遇见的,那天傅寻倚在墙角的卡座独酌,陆漫星主动端着酒杯走过来。
她含羞带笑的模样与夏洁极为相像,而那时候他沉浸在夏洁离去的消息中,来这里借酒消愁,没想到遇到一个如此相似的人。
两人开始顺理成章的交往,加上陆家德高望重,两家父母一拍即合,没过多久就把亲事定下了。
订婚之后,傅寻刚开始的那点温柔全都挥发殆尽,他不是不好,只是越来越冷硬,即便对她所需无条件应允,她也感受的到自己从来没走进他心里过。
所以今晚,她就要彻底拢住他的心。
陆父陆母都在家,仆人已经准备好了饭菜,简单的家宴,只有四个人。
陆父迎在门口,看到两人进来,拍拍傅寻的肩膀,带着女儿和未来女婿进门。
他极器重傅寻,跟傅家联姻不仅是强强联合,更重要的是他陆家的家业放在这个年轻人手里有朝一日必定会更上一层。
饭桌上几乎都是陆漫星在主动说话,傅寻听着三人的调侃无动于衷。
“你呀,话这么多,小心嫁过去之后阿寻嫌弃你。”
陆漫星挽住傅寻手臂,娇笑道:“他才不会呢。”
一家三人其乐融融的吃饭,他从头到尾几乎没参与过,只偶尔回答陆父的问题。
晚宴结束,陆父让傅寻到书房商议公事,陆母拉着陆漫星坐在沙发上,看着书房紧闭的门,陆母皱着眉心询问:“漫星,你跟傅寻是不是吵架了?我怎么觉得你们两怪怪的啊?”
“我也不知道啊妈,可能是最近他太忙了吧。”
那种无端生出的恐慌让她莫名揪紧心,不敢放松半分。
“你别担心,除了你,整个京都还有谁配的上傅家独子啊?那个夏洁也知道自己做的事丢人,无缘无故跑了也不说一声,一点不洁身自好,回来之后只能当个缩头乌龟,门都不敢出。傅寻不会再要她那朵残花,你就放心好了。”
陆漫星紧紧捏拳,她总觉得让傅寻最近异样的并不是夏洁。
傅寻从陆父书房里出来已经接近深夜,他眸中带着丝凛厉,扣上西装纽扣抬腿准备下楼离开。
“傅寻。”
陆漫星在身后叫住他。
“我有东西给你。”
她脸颊微红,穿着身上的人鱼尾长裙,头发精心绾在脑后,像高贵的公主。
“你跟我来。”
她拉他上楼进屋,把画板上画了许久的设计稿拿给他看:“你看,我今天画了这个,为了见你,这星期都在家亲手做这件衣服,好看吗?”
她原地转两圈,裙角随着她的动作蹁跹起舞,镶嵌在裙边上的蓝钻色泽光亮,吸人眼球。
“嗯。”
他嗯了声,陆漫星佯装生气说道:“人家设计了那么久,你就这么敷衍?”
他没接话,淡淡说了句:“公司还有事,我先回去了。”
转身那一刻,陆漫星从背后紧紧抱紧他。
“阿寻,你别走,你最近对我好冷淡,不对,不是最近,是好久之前就开始冷落我了,现在更是,话都不愿意多说,是我做错什么了吗?”
“你没做错。”
“那你为什么不理我?”
她头靠着傅寻坚实的背,一双无骨柔夷紧紧抱着他的腰。
“你说我哪里不好,我都可以改的,就是别不理我好不好?”
女人声音娇软柔绵,胸口紧贴着他的背,踮起脚,一个温软的吻落在傅寻脖颈间。
手指轻轻游移到他西装纽扣处,刚解开第一个纽扣,就被他毫不留情的拿开手。
“早点休息。”
他没回头,走了两步顿住,原本失望的陆漫星内心又升腾起一点希望,没想到他开口道:
“衣服不错,这段时间在华苑视察,发现她们设计部的作品都很优秀,展览时名字别标错了。”
陆漫星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的背影,直到背影消失不见才扶着墙慢慢坐在地上,眼泪顺着脸颊一滴滴滑落到松脂地毯。
她扬起下巴擦干眼泪,死死盯着男人背影,猛起身狠撕了画稿。
***刚进屋子,迎面就被一件裙子砸住,抖开看,正是昨天许小姐带着设计师送过来的那条裙子,这件衣服穿上后尤为惊人,然而陆漫星下一句话就是“撕烂丢掉。”
***瞪大眼睛,这件衣服毫发无损,真要把这么好看的裙子给丢了?
“我说丢就丢,愣在那里干嘛!”
***打了个哆嗦,狠狠心,用剪刀剪烂后扔进门外垃圾桶。
傅寻没让司机跟着到陆家,他开着导航仪,漫无目的的游荡在街道。
车厢一片寂静,只有深夜电台机械的女声在响,他把车停在路边,闭上眼睛靠在真皮车椅上假寐。
他在法国上学时习惯听当地的电台TF1,到现在都还保留着这个习惯,车载广播里用流利的法语介绍法国的风景风貌,股票涨势,那些东西他听起来都如同浮光掠影,唯独捕捉到一个词汇“provence”。
车停在蓝塞酒吧门口,他进门点了杯蓝山,门口的酒保认出他,请他到平时常坐的位置,快速送上他点的咖啡。
他习惯喝冷的,即便温度冰凉,咖啡入口也依旧苦涩。
对面软座陷下,韩川白衔着烟坐下来,看到他手里的咖啡,发出一声惊叹:“傅少被未婚妻管的转性了,酒都不让喝。”
傅寻没答话,韩川白倒也不介意,继续自己热场子:“让傅少不愉快了,深夜来酒吧用咖啡买醉,不如退婚算了。”
他一句玩笑话,结果傅寻接下去:“可以。”
“卧槽。”
韩川白吐了句脏话:“你小子要不要这么狂啊!你家老头子知道不得砍了你?”
即便如此,他还是保持着一颗八卦的心:“难道是陆小姐不对你胃口了?不对啊,当初觉得你两相处还行嘛,虽然比不上跟夏洁,话说,夏洁回来了,你该不是想——”
“没有。”
傅寻冷冷打断,眸光阴寒,恨不得把韩川白那张婆娘嘴封上五十层胶带。
韩川白见好就收,举手作投降状:“ok,ok,我闭嘴,不说了,大爷你爱追谁追谁,我管不着。”
转身吩咐酒保:“来两瓶威士忌,给傅少冷静冷静,免得他急火攻心,伤肾。”
酒吧镭射灯照射,傅寻一半脸映入黑暗,一半被打上蓝光,远观矜贵,可那副冷冰冰的气场硬是逼退想上来搭讪的妩媚女人。
***懂眼色,知道傅寻惹不起,两步滑进韩川白怀中,娇笑不止。
两人在一旁腻歪的调情,韩川白扬扬下巴示意***看傅寻:“我兄弟怎样?”
***窝在他怀中,面颊通红,不好意思说话。
他捏住女人下巴,在耳边吹气挑逗:“女人嘛,得为自己争取争取,我这兄弟现在的未婚妻可就是当初大着胆子,主动搭讪勾搭上的哦,你要是早一步,说不定捷足先登。”
女人被说的心动,傅寻吐出一个字:“滚。”
说滚,韩川白就真的搂着***滚了,“你看当个软妹妹多好,老子就喜欢软的。”
韩川白在家排行老小,跟傅寻一起长大,从小学到高中都是一个班,即便傅寻出国后也依旧有联系。
他上有大哥二哥,家族重担落不到他身上,整天吃喝玩乐,谈情说爱,极度怜悯傅寻这种被家族支配的生物。
——
陈东缘最近运气好到爆棚,暂且不说陈林转正,她接到陆漫星手里活的事,是另外两件事让她猜想,是不是自己的工牌被傅先生捡过,经贵人之手的缘故,给她带来不少气运。
第一件事是公司评选季度模范,早会颁布名单时,念到她的名字,她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丽娜疯狂捣鼓她,让她赶快说谢谢总监,她才反应过来,弯腰感谢,却依旧不相信自己才来没多久,就能有得奖金的资格。
第二件事是陈林厂里举办员工福利活动,老板出手阔气,每个车间抽十个人送免费旅游券,包吃包住包车,简而言之就是免费出去玩。
老板负责抽签,下面的工人们按耐不住急性子,嚷吼着问第一个抽的谁,老板把纸条打开,上面写着陈林。
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第一次落到陈林头上,他以为自从父亲重病,自己半辈子的好运就已经用光了,却没想到真给他碰上了。
旅游券上写着限行三人,回家之后,陈东缘好脾气的让周小燕跟他们一起去。
周小燕从卧室里出来,把自己的衣服行李收拾好,冷眼看了下桌子上的三张旅行券。
“第一次有好事想到我,怕不是你们想甩开我,所以特意为我准备的陷阱吧?”
陈东缘的笑容挂不住了,这番话未免太刻薄。
“你想什么呢,我们一起去,是海市的旅游券,你不是一直想去看大海,吃椰子吗?现在有机会了。”
她鼻孔里哼一声:“那是以前,看我把自己愚蠢的一面暴露在你面前,你应该感到很高兴吧?毕竟谁都不像你一样命好,你给的机会我也不稀罕。”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要搬出去住。”
陈东缘瞪大眼睛:“搬出去?你要去哪里?”
“你管不着。”
她提东西出门,说话斩钉截铁,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你会后悔的。”
听到这话,步伐极快的周小燕停下来,转过身:“那也是我自己的选择。”
桌子上三张孤零零的旅行券,陈东缘没心情再把它们拿出来,屋子里瞬间空荡起来,卧室变得开阔,她只能看着周小燕越走越远。
陈林买菜回来听完这件事,眉头有一瞬的舒展——
整天在这里吵闹,不如走了清净。
陈东缘担心她出去住会出事,不用想也知道她肯定搬去了新交的男朋友家,那个男人当小偷不说,整天在烧烤摊喝酒赌博,连女人最基本的生活稳定怕是都给不了。
而眼下她一心栽进死胡同,怎么都不肯回心转意。
旅行券有时间限制——国庆十天。
现在已经是九月底,过两天就是国庆节,陈林把其中一张送给了厂里一个年轻小伙,又宽慰陈东缘安心,别太担心周小燕。
东缘找光叔打听,才知道那个男人叫项野,模样倒是周正,就是生在这厂堆里,染了太多坏习性。
项野在光叔那里负责搬货,看出东缘的忧心所在,光叔拍拍胸脯告诉她会看好这小子,不让他太过出格。
她之后又跟光叔去了两趟项野家里,周小燕果然住在那,板着脸对她,说话越发尖酸刻薄。
傅寻的那件西装外套陈东缘早就洗干净,用熨斗烫平整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送还给他。
上次在茶水间,她说好周末请他吃饭,刚好顺带把衣服带过去。

小说推荐

门外柳花飞,玉郎犹未归。怎么样,独家浪漫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很好看吧,信小编没有错。收藏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