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清冷凉人心(苏紫音南陌夜)

月色清冷凉人心(苏紫音南陌夜)

导读:主角是苏紫音南陌夜小说《月色清冷凉人心》完整版特别推荐,月色清冷凉人心全文免费阅读讲述的是:南陌夜一直都没有搜寻到一丝一毫有关苏紫音的消息,心情沉落到了低谷。扩大范围做最后搜索,是他给自己最后的期限。

小说介绍

主角是苏紫音南陌夜小说《月色清冷凉人心》完整版特别推荐,月色清冷凉人心全文免费阅读讲述的是:南陌夜一直都没有搜寻到一丝一毫有关苏紫音的消息,心情沉落到了低谷。扩大范围做最后搜索,是他给自己最后的期限。

小说简介

南陌夜一直都没有搜寻到一丝一毫有关苏紫音的消息,心情沉落到了低谷。
扩大范围做最后搜索,是他给自己最后的期限。

月色清冷凉人心全文阅读

南陌夜一直都没有搜寻到一丝一毫有关苏紫音的消息,心情沉落到了低谷。
扩大范围做最后搜索,是他给自己最后的期限。
纵使再不愿意相信残酷的真相,他也必须接受现实。
手中还掌握着重要兵权,底下还有那么多将士,肩上还有那么重要的担子,他不能一直萎靡不振。
曦儿曾经最想看到的,是他戎装飒爽,骁勇奋战的模样。
那他断不能让自己垂头丧气穿戎装,这样无精打采的样子,又怎么是曦儿喜欢的模样呢?
南陌夜前去找巴顿,想让他结束搜寻工作。
却意外在院子里听到了一些不该听到的话——
“南将军说要往方圆十里开外再搜寻,可巴顿大将却说要我们原地待命,这我们谁都不敢得罪啊……”
“你说为什么巴顿大将不让我们继续搜了啊?难道夫人真的就在那十里开外的地方?”
“你可别瞎说,肯定是巴顿大将知道夫人早就尸骨无存,所以才不让我们浪费人力和精力了,毕竟哪回横渡涞水河,我们没死几个兄弟?”
“可若有夜南将军知道了真相,怪罪下来,掉头的也是我们几个啊……”
“这事只有我们院子里的兄弟知道,巴顿大将说了谁敢乱嚼舌头就剁了他,你可千万别出去说!”
“……”
他们的对话还在继续,站在墙角听到的南陌夜却感觉浑身的怒气肆意暴涨。
他捏紧拳头,咯吱作响,随即大步朝前走去。
还在边嗑瓜子边饮酒的将士们看到南陌夜,纷纷脸色大变,直接扔了手中的东西跪了下来。
“尔等从何时开始暂停搜寻的,一五一十说出来,本将军饶你们不死!”
众人不敢隐瞒,毕竟刚才的对话全都被南陌夜听到,已经是犯了掉头之罪。
得知真相的南陌夜气得怒斩院中的参夜大树,随即命他们一同跟随自己再次渡河。
巴顿是他最得力的心腹干将,如今却借着他的信任做了让他失望透底的事!
眼下南陌夜没有心思处罚巴顿,他必须前去亲自寻找!
明明自己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只要扩大范围搜寻,若依旧无果他也就此作罢。
可偏偏,就有人让他不如意!
涞水河畔,南陌夜整整一夜未曾合眼,双眸布满了红血丝。
纵使已经精疲力竭,但他要亲自一寸一寸地寻找,才能真正放心。
寻完西南方向,又是一夜,南陌夜再寻东北方向。
身后跟着的将士都战战兢兢,但也全都卖命往前寻,不敢掉以轻心。
层峦叠嶂的树荫中,隐约可见一栋简单而不失素雅的小木屋。
南陌夜身形一顿,站在原地没有动弹,但视线一直都定格在那木屋上,久久未曾移动。

月色清冷凉人心免费阅读

邱国,将军府。
秋风瑟瑟,落叶凄凄。
一袭素袍的白欣然拨弄着指尖的古筝,孤寂的琴音传遍了整个厢房。
婢女夏荷端着一盅黑漆漆的药汁过来,面色担忧看着她。
“夫人,大夫说了这药只能管一年,您真的不打算告诉将军吗?”
白欣然顿住琴音,接过药碗一饮而尽。
“邱国边境动荡不安,他处理战事要紧。”
若沈苍知道她得了不治之症,下一秒便会大张旗鼓纳妾回府吧?
嘴里的苦涩蔓延至胸腔,让她心口堵得难受。
入夜,然色清冷。
白欣然两眼空洞地看着窗外的圆然,心情五味具杂。
沈苍上次来她的梧桐苑,也是这样一个然圆之夜。
但那,已经时隔三然有余。
“嘎吱~”
房门被人推开,一阵健硕有力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杂夹着刺骨的夜风。
白欣然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却在看到那双绣着腾云的黑色靴子时,生生顿住。
“阿苍,你回来了……”白欣然灰暗的眼眸有了丝亮光,温婉地站了起来。
正要上前迎去,沈苍却径直与她擦肩而过,只留下一阵清冷气息。
“怎么还没睡?”他嗓音淡漠。
白欣然绞着帕子的手顿了顿,轻声道:“睡不着,赏然忘了时间……”
沈苍自袖中拿出一个用帕子包裹着的雕花玉簪,随手放在了桌上。
“今年的生辰礼物。”他淡声道。
白欣然眼底的光微微晃动,心底划过一丝欣然,原来他还记得今天是自己的生辰……
只是她正要伸手去拿那玉簪时,余光却看到沈苍那绣着溪水鸳鸯的帕子上,有着一个鲜红的胭脂唇印。
几乎就是在那一瞬间,白欣然的手立马就颤抖了起来,连带着玉簪掉落到了地板上,清脆碎裂成两截。
“你就这么不喜欢我送你的礼物?”沈苍冷眸扫向她,神情中尽是不悦。
白欣然脸色白了几分,紧攥着衣袖缓缓弯腰捡起断裂的玉簪。
“将军有心了,这礼物……甚好,我很喜欢,刚才只是手滑……”
这到底是他给自己准备的礼物,还是拿***之物在敷衍自己?
沈苍皱了皱眉,多年的相处,他深知这个女人在口是心非。
因为她只有在生气的时候才会直呼自己为将军。
“明年生辰就不送了,以后想要什么你直接跟管家说,让他去添置。”
沈苍言语中带着一丝不耐烦,褪了身上的袍子便直接进了内室。
白欣然看着他的背影,心涩无比。
阿耀,你可知道,这可能是我此生最后一个生辰……
她正想着,胸口又隐隐翻腾,连带着气血上涌。
白欣然连忙拿起手中的帕子紧紧捂住鼻子,然后将头微微仰起。
这样的动作一气呵成,就好像做过无数遍一般。
不一会儿,素白帕子染上了朵朵红梅血印,看上去触目惊心。
大夫说过,血流得更频繁,她的身体便愈发糟糕。
只有北极之境的药王谷,方有一线治愈希望。
白欣然不想去那寒北之地,她怕徒劳无功,更舍不得离开沈苍。
她怕自己离开了邱国,这府上的将军夫人就易主了。
尽管沈苍的心已经不在自己身上了,可他并没有忘记自己是他生死与共上过战场的结发妻。
活太久,却没了他的陪伴,那有什么意思?
待鼻腔中的血止住,白欣然将沾血的帕子扔进香炉中烧尽,随后进了内室。
合衣躺在沈苍身侧,她像往常一样,将头埋在他的后颈中,抬手轻揽住他健硕的腰肢。
“阿苍,抱抱我……”白欣然的嗓音中带着一丝哀求。
“下次吧,今日累了。”沈苍将她的手挪开,然后往床边移了移身子。
凉意顿时蔓延至白欣然全身,她看着他的后背,眼底渐渐泛起一层水雾。
每次都是这句话,她还能等多少个下一次?
她想要的,只是他最后的温暖而已……

小编点评

月色清冷凉人心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小说文章清逸婉丽,流畅连贯,尤其人物语言幽默风趣,再加上一些精妙词语的使用,无形中为文章增添了不少情趣。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