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素变A后我变O了(夏之鸿贺川寒)

信息素变A后我变O了(夏之鸿贺川寒)

导读:主角是夏之鸿贺川寒小说信息素变A后我变O了免费完整版强烈推荐,信息素变A后我变O了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夏之鸿一时间有些感慨,这家伙明明才刚刚经历过一场高强度的机甲对战,现在竟然连休息一下都不需要。

小说介绍

主角是夏之鸿贺川寒小说信息素变A后我变O了免费完整版强烈推荐,信息素变A后我变O了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夏之鸿一时间有些感慨,这家伙明明才刚刚经历过一场高强度的机甲对战,现在竟然连休息一下都不需要,这种精力,这种体力……真是怪物啊!

夏之鸿贺川寒小说简介

夏之鸿一派云淡风轻地走到了训练室的走廊尽头,即将一步踏出之时,他还是忍不住用余光瞄了邓恩霏的方向一眼,却发现女神依然连看都没看自己一眼,不由微微有些沮丧。
他忽然觉得因为安北辰一个电话就跑过来的自己似乎哪里有点毛病,他明明知道邓恩霏喜欢贺川寒,竟然还想着要在邓恩霏面前打败贺川寒好出一波风头……他怕不是个傻子吧?
夏之鸿强撑着回到宿舍,刚一进门,他便一阵天旋地转,跌坐在地板上。

信息素变A后我变O了全文阅读

神他妈正在打招呼!
夏之鸿差点被气笑了,他刚才好不容易用哆嗦的手拿稳了针筒,结果针头还没刺破皮肤,就被忽然打开驾驶舱的贺川寒吓了一跳,手一抖直接把针筒甩出去了!
然而他此时浑身酸软无力,根本没力气也没心情教学弟做人:“……算了,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贺川寒挑了挑眉,似乎不明白夏之鸿的意思:“什么味道?”
夏之鸿不由皱起眉头,他的身体越发燥热,不仅大脑昏昏沉沉,意识也开始迷迷糊糊,但他并没有闻到omega信息素,也没有闻到自己身上的alpha信息素……
他的大脑就像生了锈的转轴一样,半天才想起来他出门之前喷了一整瓶信息素遮盖剂,就算他这会儿被勾出了信息素,也什么味道都没有啊!
贺川寒听了夏之鸿的话,下意识抽动起了鼻子,深深地嗅了一口,他什么都没有闻到,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喉咙发痒,身体也开始燥热,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开始翻腾了。
信息素遮盖剂可以遮盖信息素的味道,却不能抹除信息素本身,如果一个发情的omega喷了大量信息素遮盖剂,周围的alpha虽然不会闻到omega那甜甜的信息素,但依然会被勾起被动发情。
夏之鸿晃了晃脑袋,艰难地从驾驶舱内爬了出来,他在眩晕的状态下还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在地,幸好关键时刻被贺川寒伸长胳膊一把搂住了腰。
他一头撞进了贺川寒的怀里,抬头才发现他的额头竟然才刚刚够到贺川寒的下巴,同为强大的alpha,对方极具压迫性的身高顿时令他感觉到了一阵不适,如同地盘遭到入侵的雄兽。
贺川寒低头垂眸看着一头撞进自己怀里的夏之鸿,被夏之鸿碰到的地方就像被火星子溅到了一般,骤然泛红,一片滚烫,与此同时,他的心跳也莫名加速,呼吸莫名急促。
他不由拧起眉头,心中一片茫然……他这是怎么了?
夏之鸿忽然一把推开贺川寒,猛地瞪了贺川寒一眼:“你你……你是变态吗!”
虽然夏之鸿知道人在剧烈运动之后肾上腺激素飙升有可能起反应,但知道是一回事……亲身体验又是另外一回事!
贺川寒也是满脸茫然,他的鼻子明明告诉他,空气中什么味道都没有,但他的信息素却不知道为什么***动不已,蠢蠢欲动。
夏之鸿转身就往训练室外走,被贺川寒吓了一跳后,他的大脑反倒没那么昏沉了,稍微清醒了一些。
一出门,夏之鸿就受到了机甲系学生的鼓掌欢呼热烈欢迎。
“夏学长流弊!”
“夏神!夏神!”
“不愧是我们机甲系第一名啊!”
安北辰再次带头欢呼,同时疯狂用眼神暗示夏之鸿赶紧趁着刚刚大出了一波风头向女神表白,打铁要趁热啊!
夏之鸿下意识顺着安北辰的视线看向了一旁的邓恩霏,他刚刚当着女神的面赢了贺川寒,也不知道女神会有什么反应?
然而很明显,邓恩霏的注意力并不在他身上,反而继续看着训练室内的显示屏。
夏之鸿跟着抬头一看,原来贺川寒又转身回到了机甲驾驶舱内,迅速修复了机甲,马不停蹄地开始了下一场!
夏之鸿一时间有些感慨,这家伙明明才刚刚经历过一场高强度的机甲对战,现在竟然连休息一下都不需要,这种精力,这种体力……真是怪物啊!
而他现在都快有点站不稳了,虽然这和他今天状态不太好有点关系,但贺川寒的体力和精力还是令他颇有种长江后浪推前浪之感……甚至产生了一种“难道他真的是上了年纪了吗”的错觉。
然而一个alpha,绝对不能承认自己不行!
夏之鸿强撑着不让自己在邓恩霏面前露出疲态,但邓恩霏满眼满心都是贺川寒的样子,却令他一阵心灰意冷,再加上他现在的状态的确不太对劲,便三言两语打发了安北辰和其他机甲系的学生,故作淡然地转身离开了机甲训练室。
仿佛他刚才也没做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只不过是赢了一个有点拽的大一新生而已……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
夏之鸿一派云淡风轻地走到了训练室的走廊尽头,即将一步踏出之时,他还是忍不住用余光瞄了邓恩霏的方向一眼,却发现女神依然连看都没看自己一眼,不由微微有些沮丧。
他忽然觉得因为安北辰一个电话就跑过来的自己似乎哪里有点毛病,他明明知道邓恩霏喜欢贺川寒,竟然还想着要在邓恩霏面前打败贺川寒好出一波风头……他怕不是个傻子吧?
夏之鸿强撑着回到宿舍,刚一进门,他便一阵天旋地转,跌坐在地板上。
他疲惫不堪,浑身无力,几乎连根手指头都抬不起来了,仿佛刚才那一场大战耗尽了他的全部精力,这显然很不对劲,他的身体怎么可能这么虚?
他之前又不是没有经历过这种强度的对战,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仿佛整个人被掏空!
除此之外,他还能感觉到自己的体温正在迅速上升,以至于浑身发烫,汗流不止。
……难道是感冒发烧了?
夏之鸿正疑惑着,眼角余光却忽然瞥到了垃圾桶里的那支信息素转变剂的空瓶,不由皱了皱眉,莫非是这玩意儿开始起效了?
但愿如此吧!
夏之鸿没多少精力折腾了,他累得连根手指头都不想动,干脆直接就地躺下,准备睡一觉起来再看,好在帝国军校的学生宿舍都配备了清洁机器人,就连地板也一尘不染。
虽然直接睡地板容易着凉,但他一个alpha自然没那么多讲究,头一歪眼一闭就睡着了。
夏之鸿这一觉便直接睡到了傍晚时分。
当他睁开眼睛时,窗外天色已黑,然而他的状态不仅没有丝毫改善,反而更加糟糕了,浑身滚烫,大汗淋漓,甚至感觉自己正在被人架在火山上烤,嗓子更是干得直冒烟。
他艰难地从湿漉漉的地板上爬起来,准备倒杯水喝,然而他刚刚一动,便感觉后方的隐秘处汩汩流出了什么东西!
夏之鸿:“!!!”
他心下大惊,卧槽,什么鬼!
……汗、汗水吗?
他瞬间浑身僵硬,连动都不敢动,但很快,随着他身上的信息素遮盖剂因为大量分泌的汗水逐渐失效,他渐渐闻到了一股极其浓烈的信息素……
这是一种极具侵略性的信息素,充满了攻击性与压迫性,仿佛光靠气势与威压就能让其他alpha臣服……如此强大的alpha信息素,哪怕是年轻体壮的alpha扎堆的机甲系,都没几个人能拥有这样强大的alpha信息素!
夏之鸿忽然发现,这股强大的alpha信息素正来自于他身上!
他的信息素转变成功了?!
夏之鸿先是一愣,随后便是一阵狂喜,他自从分化之后,便因为信息素的事备受困扰,明明是个alpha,信息素却是甜甜的薄荷糖味,而他现在的信息素虽然仍然是薄荷味,但已经不是omega信息素那般特有的甜,而是像真正的alpha信息素那样充满了攻击性和压迫性!
他的信息素终于恢复正常了!
夏之鸿的情绪一激动,身后便汩汩流出了更多的***,裤子都湿透了。
“……”
他再次浑身僵硬,一阵手足无措,片刻之后,他只能咬咬牙,夹着腿朝浴室的方向蠕动前行。
与此同时,在机甲训练室进行了一整天高强度机甲对战的贺川寒终于离开了驾驶舱,大部分围观的机甲系学生已经走了,只剩下几个军医系的omega,其中就有邓恩霏。
“贺川寒学弟,你真厉害呀!”邓恩霏落落大方地朝贺川寒打了个招呼,眉眼弯弯,笑容明媚,“你很喜欢机甲吧?要不要加入机甲社?”
贺川寒挠了挠头,撩开了汗湿的头发,露出了光洁的额头,一笑便露出了两颗小虎牙:“抱歉,学姐。”
邓恩霏有些不解:“加入机甲社,你就可以碰到更多高水平的对手了。”
“高水平的对手……”贺川寒的唇角勾起了一抹不以为然的弧度,但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忽然顿了一下,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如果是夏之鸿学长的话……”
“他是机甲社的吗?”
邓恩霏连忙点了点头:“夏之鸿同学是机甲系第一名,也是机甲社的副社长。”
贺川寒笑容灿烂:“好,我加入。”
邓恩霏不由脸颊一红:“今晚机甲社组织聚餐,你要不要先来看一下?”
贺川寒挠了挠头:“抱歉,学姐。”
邓恩霏略感失望,但也只能看着贺川寒离开。
贺川寒一走,另外几个omega便嬉笑着讨论了起来:“霏霏原来喜欢这种阳光小奶狗呀!”
“我比较喜欢夏之鸿那样的alpha!实在是太A了!”
“贺川寒也超A啊!”
片刻之后,贺川寒回到了宿舍,他刚一进门,帝企鹅幼崽外形的清洁机器人便一摇一摆地迎了上来,自动播放天气情况:“……当前体感温度26.7℃,晴转多云,降水量0mm,风力<3级,相对湿度54%,空气质量优,评价:相当舒适……”
接着,帝企鹅漆黑的三角眼忽然射出一道红光,将贺川寒全身上下扫了一遍:“主人当前体温39℃,肾上腺素分泌过多,血压过高,心率过快,alpha信息素超出正常范围,评价:疑似发情。”

信息素变A后我变O了免费阅读

贺川寒的表情有些茫然:“发情?”
他下意识嗤之以鼻,哼笑了一声:“我又不是omega……我是不是该送你去升级系统更新换代了?”
作为一个alpha,他怎么可能发情?除非是被发情的omega影响了被动发情……
“雪宝不需要升级系统,”帝企鹅幼崽形状的清洁机器人似乎有些气愤地拍了两下鳍状的上肢,“主人身上有omega信息素的味道!”
贺川寒皱了皱眉:“你的扫描系统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帝企鹅幼崽气得直拍小短手:“雪宝的扫描系统没问题!”
虽然信息素遮盖剂能够欺骗人类的嗅觉,令他们闻不到信息素的味道,但却欺骗不了拥有智能的AI。
贺川寒自然也不是真的质疑AI出问题了,他低头嗅了嗅自己身上,却依然没闻到任何味道,不由眉头紧皱,但很快他便反应过来,大概是信息素遮盖剂……
有一个发情期的omega在他身边用了信息素遮盖剂。
他的第一反应便是刚向他告过白的邓恩霏,但他的直觉告诉他——不是她,那是一个柔弱的omega,信息素想必也是如此,而他对那些甜腻却柔弱的omega信息素向来不感兴趣,就连身体也不会本能地回应那样的信息素。
当然了,贺川寒对alpha信息素更不感兴趣,alpha总是本能地排斥着其他alpha的信息素,如同雄兽排斥侵入自己地盘的其他雄兽,alpha的信息素只会让他不爽和暴躁
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想起了刚才在训练室里遇到的夏之鸿,那个不久之前还没被他放在眼里的机甲系专业第一,那位学长显然是个很典型的强大alpha,和他是同类,心高气傲,目空一切……
他似乎没有闻到夏之鸿身上的alpha信息素,一般alpha在高强度的机甲对战中总是会不经意地释放出信息素,但夏之鸿一头扎进他怀里的时候,身上却干干净净的,没有一丝令他不适的味道。
……难道夏之鸿用了大量的信息素遮盖剂?
贺川寒不由微微眯起眼睛,一个荒谬的念头忽然冒了出来,莫非夏之鸿是一个用了大量信息素遮盖剂的omega?O装A进军校?
接着,他想起了他打开夏之鸿机甲驾驶舱时,那个被夏之鸿丢进座位底下的针筒……难道是omega抑制剂?
如今的omega早已不是百年前被圈养起来的alpha附属品小可怜,越来越多的omega走向社会走向职场甚至走向战场,omega不再需要O装A才能***军校走向战场……贺川寒下意识否定了这个猜想,但他忽然眉头一皱,又想起了一件事。
帝国军校是最老牌的军事大学,不管校长老师还是学生以及家长,大多有些纯血统论和alpha沙文主义倾向,后者顾名思义,前者则是主张AO结合反对AB和BO、大力推崇A主外O主内的传统家庭模式,因此帝国军校的AO性别比率全球最低,达到了九比一,机甲系尤为如此,近几年入学的omega数量为0。
贺川寒忽然觉得事情变得有趣了起来。
这倒不是因为他被一个可能是O装A混进军校的omega成功地引起了注意力,而是他觉得自己原本平平无奇的大学生涯……似乎总算变得不那么无聊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兴奋得微微颤抖,而就在此时,他收到了邓恩霏发来的短信,这位隔壁系的学姐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了他的电话号码:“贺川寒学弟,今天晚上我们机甲社的社长也会过来,他是大三的学长,很难得参加一次社团活动,你真的不打算来吗?PS:他也很厉害哦,是机甲系之前的专业第一呢~”
看来这位学姐还没死心呢……
贺川寒微微有些苦恼,至于那位“之前的专业第一”,既然都已经被现在的专业第一取代了,他自然也不感兴趣了。
他摩挲了一下下巴,打字回复:“副社长会来吗?”
邓恩霏很快回复:“已经给夏之鸿同学打电话了,但他一直没接,其他人都已经过来了,你要不要去他宿舍问问?”
那位夏之鸿学长似乎对他之前打的招呼不甚满意,那他就再去打个认真而隆重的招呼好了……
贺川寒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好呀。”
此时浴室里的夏之鸿忽然打了个喷嚏。
哪怕他再迟钝,也逐渐意识到了他的身体似乎有点不对劲,他趴在浴室冰冷的墙壁上,感觉到了一阵阵强烈的***,来自身体深处,也来自灵魂深处,渴望温暖,渴望……
被填满。
夏之鸿虽然是个alpha,但也上过ABO生理课,知道只有发情期的omega才会这样。
……这难道是信息素转变的副作用?
他忍不住低头捶起了墙,开始后悔刚才脑子一热就注射了那支信息素转变剂,没先找只小白鼠做个实验。
就在夏之鸿暗自懊恼之时,门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他吓了一跳,连忙收拾起了残局,一边迅速穿好衣服,一边开启了室内的空气循环系统。
这是他考进大学后养成的习惯,为了遮掩自己的信息素,他不得不时刻注意着各种细节,等他穿好衣服,室内的空气已经被全部替换完毕,自动喷洒起了柠檬味的空气清新剂。
为了遮掩自己尚未稳定的信息素,夏之鸿又喷了一整瓶信息素遮盖剂,才带着一脸歉意的笑前去开门:“抱歉,我刚才在休息……”
门一打开,贺川寒微微一笑:“夏之鸿学长,晚上好。”
贺川寒极有压迫性的身高让夏之鸿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对alpha的气息特别***:“……贺川寒学弟?你有什么事吗?”
贺川寒微微眯起眼睛,面前的夏之鸿不仅身上喷了信息素遮盖剂,就连室内也开了空气循环系统,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柠檬味清新剂……
这一切似乎都有些欲盖弥彰,是为了遮掩自己的真实性别吗?
贺川寒一边漫不经心地猜测,一边朝夏之鸿笑出了两颗小虎牙:“是邓恩霏学姐让我来的,今晚机甲社有活动,学长想去吗?”
“邓恩霏?”夏之鸿皱了皱眉,下意识有些不爽,“你们在一起了?”
贺川寒眨了眨眼:“学长你在说什么?”
夏之鸿语气郁闷:“她不是向你告白了吗?”
贺川寒挠了挠头:“我拒绝了呀。”
夏之鸿瞪了贺川寒一眼,他更气了!而且明明邓恩霏和他更熟悉,为什么要通过贺川寒转告他?
不过他拿起手机一看,才发现邓恩霏其实已经给他打过电话,只是当时他还在浴室里,所以并没有听到。
贺川寒继续问:“所以夏之鸿学长你去参加今晚的活动吗?”
夏之鸿虽然此时在情敌面前强撑着,但实际上状态非常糟糕,于是他摇了摇头,冷淡地拒绝了:“我还有事。”
贺川寒看着夏之鸿微微泛红的脸颊,心中微微一动:“你发情了吗?”
夏之鸿瞬间睁大了眼睛,瞪了贺川寒一眼:“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只有omega才会发情,他一个alpha怎么可能发情?!
贺川寒轻挑眉峰:“要好好打omega抑制剂才行,学长。”
“我是alpha!”夏之鸿觉得这个大一新生真是不可理喻,指鹿为马睁眼说瞎话,“你脸上那俩窟窿是长来出气的吗?”
贺川寒原本很笃定自己的推断,但看到夏之鸿坚定的眼神和表情,又不由有些怀疑,难道他猜错了?其实夏之鸿不是O装A?
夏之鸿冷笑了一声,转身把宿舍的门打开了:“请,我就不送了。”
贺川寒只好眨了眨眼:“那好吧,学长你好好休息。”
夏之鸿双手环胸:“还有,请你离邓恩霏远一点。”
贺川寒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什么,笑出了两颗尖尖的小虎牙:“原来你喜欢学姐呀?”
夏之鸿哼了一声:“你知道就好,如果你不喜欢邓恩霏,就离她远一点,如果你喜欢她,那我们就公平竞争。”
夏之鸿如果是omega的话,怎么会喜欢另外一个omega?
贺川寒觉得自己可能真的猜错了,便耸了耸肩:“我不喜欢柔弱的omega。”
夏之鸿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脸上露出了迟疑的表情:“你是同性恋?你喜欢alpha?你不会看上我吧?”
贺川寒原本还觉得夏之鸿有可能是个喜欢omega的同性恋,但看到夏之鸿此时的表情,他便彻底打消了怀疑的念头,这家伙明显是个alpha,一个直到不行的alpha。
直A们似乎都有种迷之自信,他挑了挑眉道:“你放心好了,就算我是同性恋,也不会随随便便就喜欢上哪个alpha的,难道你喜欢omega,就会见一个爱一个?”
夏之鸿顿时有点尴尬,连忙清了清嗓子:“开个玩笑而已,慢走,不送。”
贺川寒凉凉地看了夏之鸿一眼,转身就走。
回到宿舍后,他刚刚给邓恩霏发了一条他和夏之鸿都不去活动的短信,尽职尽责的清洁机器人就一摇一摆地迎了上来:“主人,检测到你身上携带了大量omega信息素,请在十分钟之内进行抑制剂注射,否则有90%的可能***被动发情状态!”
“……”
此时的贺川寒眉头一皱,发现事情似乎并不简单。

小说推荐

小编说的肯定没错,信息素变A后我变O了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一定会受友友们喜欢的,收藏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