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情断于九天(白沚北烎)

你我情断于九天(白沚北烎)

导读:白沚北烎仙侠虐文《你我情断于九天》又名《一字一句如刀刃》,白沚北烎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白沚跪在淼月宫殿前,敲打着紧闭的大门。她的身子受不住羽族之境的充沛灵气,细密的疼痛似蚁虫般啃噬着她。

小说介绍

白沚北烎仙侠虐文《你我情断于九天》又名《一字一句如刀刃》,白沚北烎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白沚跪在淼月宫殿前,敲打着紧闭的大门。她的身子受不住羽族之境的充沛灵气,细密的疼痛似蚁虫般啃噬着她。

白沚北烎小说简介

毕竟在百年前那场天灾人祸中,她的右腿就被妖族的玉狐公主沐蓉给废了。
现在的她,不仅是个瞎子,还是个瘸子。
虽是凤王结发妻,却连门童都能欺她之上……
回忆往昔,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都带着血和伤痛,让白沚止不住颤抖。
她用浑浊无光的眸子望了望殿门方向,深吸一口气稳住情绪,摸索着扶住栏杆,一瘸一瘸走下台阶。

你我情断于九天全文阅读

嘭地落地,白沚感觉自己浑身的骨头都痛到碎裂。
“百年前你趁我浴火涅槃之际,用万幽冥火毁我半生修为!若不是沐蓉用玉狐内丹相救,我早就灰飞烟灭散于九天了!”
“沐蓉为了救我浑身灵力日渐消散,再也无法提升修为……你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污蔑她,居心何在!”
北烎嗓音锋利,字里行间带着满满的恨意。
白沚的眼泪簌簌直落,苦涩又无措地摇头。
“我没有……万幽冥火是沐蓉引来的,她是故意陷害我,当年救你的人根本不是她……”
明明是她舍命将北烎救出,怎么就变成沐蓉的功了呢?
“够了!不愧是魔族余孽,满嘴谎言!你说的话,本王一句都不信!”
北烎冷冷声着,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话有多伤那个女人的心。
他甩袖转身幻出羽翼正要离开,白沚却趔趄跪着朝他爬过来,死死拽住他的袍摆。
“阿烎,你不信我不要紧,但篱儿是无辜的,你救救他吧,只要你把万年火莲给我,我保证以后都不出现在你面前了好不好?”
白沚哽咽说着,声音仿若泣血般带着嘶厉痛感。
北烎勾起薄凉的唇角,浑身的戾气让整个房间都寒凉不止。
“你若再求,本王不介意亲手杀了他!”
亲手杀了他……
白沚的心脏在这一瞬间被撕裂成碎末,鲜血淋漓。
她再也没有了继续卑微乞求的力气,深吸一口气生生退散眸中的泪。
“一日夫妻百日恩,这些年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凤王殿下过来一趟,不给点儿什么赏赐就离开,实在没有王者风范……”
她的声音很轻,带着一种悲伤到麻木的窒涩感。
北烎的神情有一瞬间僵硬,随即阴冷扫向地上跪着的那个女人。
“好得很!你这恶心人的嘴脸还真是让本王大开眼界!”
他手中随意幻出一物,甩袖朝白沚砸去,毫不留情飞走。
白沚听着风声侧头想躲闪,但还是被北烎甩来的灵石砸中了额头。
顿时,火辣辣的疼。
可她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如获珍宝地将灵石捡起来捧在手心。
灵石可以助她控制丹田内灵气吐纳,但也能拿去黑市交换控制篱儿寒疾的火晶。
有了火晶,她的篱儿不会哭着说怕冷了,挺好的。
一阵细微脚步声自身后响起,白沚一怔,连忙低头抹去脸上的泪水。
“娘,阿爹又打你了吗?”
篱儿稚嫩的声音带着心疼,他抬起冰凉的小手想触碰白沚红肿的额头,又怕自己冻到母亲,急急缩回了手。
白沚虽看不见,但心思细腻的她敏锐地觉察到了篱儿的动作。
她握住篱儿的手,稳住情绪柔声说道:“是娘自己不小心撞到的,阿爹只是过来给咱们送东西,本来阿爹想去看看你,但羽族事多,他不得不先走……等下次,下次阿爹过来的时候,娘会让你们见面的……”
篱儿摇头,打断了白沚的话:“阿爹不好,篱儿不要阿爹,篱儿只要娘一个人……等篱儿长大了就保护娘,不让任何人欺负娘,阿爹也不行……”

你我情断于九天免费阅读

寒风瑟瑟,九天羽界。
白沚跪在淼月宫殿前,敲打着紧闭的大门。
她的身子受不住羽族之境的充沛灵气,细密的疼痛似蚁虫般啃噬着她。
“阿烎,求求你把万年火莲给我!篱儿身上的寒气已入心肺,他会死的!求你救救我们的孩子!”
白沚绝望而又无助地喊着,只希望殿内那个男人能够听见。
可是她在这里已经跪了三天,面前的这张门从未开过。
“篱儿的寒疾只有万年火莲才能压制住,求你给我……”
白沚努力睁着晦暗无光的眼,想看到一丝亮光,看到羽族之王,也就是她的夫君北烎从殿门走出来。
可惜,她的眼睛早在百年前为了救北烎,被冥火灼伤,能看到的只有无尽的黑。
门在此时传来一声嘎吱响,门童走了出来,面无表情地看着跪在地上的白沚。
“凤王有命,白沚和没有翅膀的***,一律不得入内。”
白沚的心狠狠一痛,情绪在刹那间分崩离析。
羽族众人皆有羽翼,是九天之界最为尊贵的种族。
可白沚是羽族魔族私通产物,天生有羽识却无羽翼,一直被羽族之人视作异类。
在北烎眼中,更是***般的存在,甚至——
连***都不如!
因为,他恨她。
恨她在他命悬一线时无情弃他而去,恨她在他辉煌之时携子认亲,以求上位。
可事实,不是这样的。
只是她的解释,北烎不信。
寒风冷冽,带着刺骨的冷意涌入白沚的身体,一点点撕裂着她支离破碎的心。
她依旧执着跪在冰冷的石阶上,渴求北烎能为了孩子放下对她的误会和芥蒂。
门童见她不走,直接嫌恶地将她往后一推。
“赶紧滚,别脏了这里!”
她支撑着想要站起来,右腿却怎么都使不上力。
毕竟在百年前那场天灾人祸中,她的右腿就被妖族的玉狐公主沐蓉给废了。
现在的她,不仅是个瞎子,还是个瘸子。
虽是凤王结发妻,却连门童都能欺她之上……
回忆往昔,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都带着血和伤痛,让白沚止不住颤抖。
她用浑浊无光的眸子望了望殿门方向,深吸一口气稳住情绪,摸索着扶住栏杆,一瘸一瘸走下台阶。
今日求不到,那就明日再来求吧……
篱儿是北烎的亲骨肉,他一定不会眼睁睁看着孩子出事的!
从淼月宫回到火炎洞,已然天黑。
白沚虽看不见,但能用耳朵辨别风和万物在昼夜的变更。
她像往常一样,割破手腕将血滴在烈阳石之上。
以她之血养着的烈阳石,是目前家中唯一能暂缓压制篱儿寒疾的至阳之物。
可近段日子,烈阳石温度越来越低,怕是支撑不了多久了。
“嘭!”房门被人猛地推开,一个展开金色双翼的男人从空中飞旋降落。
羽翼消散无影,北烎一袭暗金素袍,负手而立。
“阿烎……”白沚觉察到了北烎的气息,有些欣喜又意外地朝他走去。
北烎看着她摸索了半天都没走到自己身边来,神情闪过一丝厌恶。
“以后莫再去本王的的淼月宫了,丢人现眼。”北烎冷声说道。
白沚一怔,连忙顺着他的声音去拽他的衣袖:“阿烎,我知道你怨我,可篱儿是你的亲骨肉,你一定要救救他……”
北烎一把甩开她,拂了拂袖口,仿佛被什么脏东西碰过一般。
“那孩子只不过是你借本王上位的垫脚石,这种耻辱之物,死了更好!”

小说推荐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小编说的肯定没错,你我情断于九天全本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一定会受友友们喜欢的,收藏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