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为妾(明仪乔彦宁)

公主为妾(明仪乔彦宁)

导读:明仪乔彦宁小说叫什么?抖音热文公主为妾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呈现;作家白杏窈窈所写;明仪公主自小生得玉雪可爱,娇憨活泼,可传闻中,她却是个骄矜懒散,性子恶劣的公主。于是,明仪总是和她那个被骂为红颜祸水......

小说介绍

明仪乔彦宁小说叫什么?抖音热文公主为妾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呈现;作家白杏窈窈所写;明仪公主自小生得玉雪可爱,娇憨活泼,可传闻中,她却是个骄矜懒散,性子恶劣的公主。于是,明仪总是和她那个被骂为红颜祸水的母妃一起暗中遭人厌弃。

小说简介

明仪公主躲躲藏藏,终究被人捉住。
捉住她的人正是那带头造反的异姓王爷,乔彦宁。
看着浑身狼狈的明仪,男人***的把她拉进他怀里,唇瓣轻轻附在她耳边,嗓音低沉带笑:“本王会好好待你的,只要你愿意安分乖巧的当好本王的小妾就行。难道本王如此勇猛,依旧不能算是明仪心中的大英雄吗?”
安分乖巧?
真是可笑呢!
明仪无奈的想。
面对男人如此折辱,明仪想要挣扎,却根本逃不开。她望着男人凉薄的笑意中慢慢染上不耐的狠色,眸中含泪,终是怯怯的低下头去:“您当然算是英雄。”

公主为妾免费阅读

乔彦宁偏执的笑着,面色惨白。
明仪是嫁不了别人的,她只能是自己的。
曾经,在与明仪的亲密相处中,他也恍惚觉得明仪可能对自己有特别的心意,不然她对自己的笑为何要那般腼腆温柔?不然她又为何总要小心翼翼的关心着他呢?
但慢慢的,他发现明仪会用***的口吻和顾雪澜她们说话,会爱不释手的摸着小黄狗软软的毛,会关心生病的宫女……
原来自己终究没有任何特别。
而当某日乔彦宁站在树后偷偷看着明仪的时候,他发现她的面前站了一个英俊的少年。
那个少年正是宣朝的年轻将军陆鸿。
他们的样子是那样熟稔,陆鸿帮明仪整理散乱的发髻,含笑的眸光充满了温柔与缱绻,而明仪则乖乖的让他帮自己,一点都不排斥。
明仪在自己面前时,永远打扮的一丝不苟,他都没有任何的机会可以帮明仪去理发髻,可她在陆鸿面前却能这么亲密随意。
那瞬间,所有的侥幸全部消失,乔彦宁痛苦的***着,眼圈发红。
他自嘲的想着,就算明仪喜欢他又怎样?他知道宣帝的算计,他是不能娶明仪的。
他最爱的一定是这江山。
乔彦宁站在树后,因为被枝叶遮挡,那两个热切交谈的人没有发现他。
交谈声传来。
“我知道你喜欢吃甜食,这次专门在府中找了个擅长做甜食的厨娘,那味道我尝了,又香又甜又软,趁热吃的话,真的是非常好吃呢。”少年做了个回味无穷的表情,手舞足蹈,很是夸张。
“陆鸿,你是在***我去你家里?可你家总是安安静静的,规矩很大,我看着有些害怕。”明仪斜眼看他,苦恼的抱怨道。
“没事,你在府门那等我,我拿出来给你吃,然后我们一起去外面玩,听说京城新开的一家首饰铺子,花样做工都很新颖。”少年继续攻略明仪的心。
“你是要去买首饰戴吗?”明仪戏谑的打趣他。
“怎么会?我才不会戴首饰,我是买了送我娘的,顺便陪陪明仪你嘛,谁让顾雪澜最近忙呢?”少年急急否认,生怕自己的心上人真的让自己去戴首饰,到时自己又怎么舍得拒绝呢?
“好吧,到时我可以为伯母挑选。”明仪心情愉快的笑着,总算不逗他了。
“谢谢明仪,你的眼光我最相信了。”少年温柔的眸光中暗藏雀跃。
……
树荫下,乔彦宁嘲讽的笑了笑,终究,他在乎的人是会抛弃他的,而他如果想要,定是要用权力才能把人硬夺过来,一如以往。
……
皇宫的某处角落里,站了两个华服女子,此刻正在密切的交谈着什么。
“二皇妹,你都安排好了吗?”其中一个女子说话的语气很温和。
是长公主,也是皇后所出的嫡公主。
“大皇姐放心,护送公主的军队大多都是我外祖父的人,到时要把明仪抓出来还不是容易得很。”
回答的女子则是二公主,此时信心满满的说着道。
“抓到人后便直接杀了,千万不要给明仪留活路,不然谁知道她以后靠着那副勾引人的样貌会有什么造化?皇妹你可得记着当年明仪母妃流产就是你母妃干的,明仪可一直都知道的。”长公主有些不放心的提醒二公主。
“知道了她也报复不了我们啊,父皇也知道当年的事,那贱人怀孕的时候他还激动成那个样子,可最后还不是罚了我母妃半年的俸禄就完事了,明仪又能有什么本事?”二公主不屑的说道。
“那还不是你外祖父厉害吗?以后明仪的男人要是比你外祖父更厉害呢?南迁可是个绝佳时机,到时你只要装傻,就算演得再拙劣,父皇也不会拆穿的。”长公主一脸温婉的说着这些算计的话,模样依旧清淡优雅。
“知道了,我的大皇姐。”二公主不耐烦的摆手。
大皇姐想让自己直接杀了明仪,可她怎愿如此呢?她早已派人把京城的地牢准备好,里面的刑具还很齐全。
二公主打算着把明仪丢***,好好折磨,必定要让她痛不欲生,却想死不得才行。
二公主想到了明仪狼狈痛苦的模样,满心激动,但对着长公主的眼神,只能装得乖巧听话,但她却有些疑惑长公主为何想要明仪死。
于是,二公主直接问道:“明仪是不是在哪里得罪了大皇姐?”
长公主闻言,目光定定的看向二公主,有些凌厉,转而她又突然温柔的笑了:“让明仪和宁西王府联姻的提议是太子想的,本宫作为太子的胞姐,自然怕被明仪报复,再则,谁让明仪长得太美,而本宫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比自己美。”
话落,二公主轻轻笑了:“原来如此,我倒还要多谢皇姐提醒我要除了明仪,否则再让她在我面前嚣张,我会恶心坏的。”
两人商量妥当,心照不宣的笑了笑,便继续赏花玩乐了。
……
明仪还不知道一帮人对自己的算计,她依旧没心没肺的活着。
这皇宫对她来说,其实没有什么趣味,明仪更想出宫去。可她的母妃今天却把她叫了去,说是外面危险,而自己想念女儿,希望明仪去陪陪她。
待明仪走到她母妃的宫里,发现她的母妃正在弹琴,琴声哀怨凄婉。
明仪的母妃封号贤妃。
明仪上前给母妃行了个礼,贤妃却只专心的弹琴,等一曲罢了,才让她起来。
贤妃是个大美人,即使年纪不轻了,但那份成熟魅惑之感却让人心折,瓷白的肌肤细腻光滑,与明仪清澈的杏眼不同,她的眼中充满了脉脉的情意,身姿纤细窈窕,此刻看着明仪的目光却含着委屈与难过。
明仪对她母妃的样子没什么感触,毕竟母妃就是凭着柔弱的姿态,不凡的才情获得了父皇的宠爱,甚至被人指责为妖妃。
贤妃让人给明仪搬了座椅,又拿了甜点与茶水,才试探道:“明仪,你好一阵子没有来看母妃了,是不是你因上次联姻的事怪上母妃了?”
明仪吃着甜点,淡淡道:“没有,我只是这阵子忙了点才没来看您。”
“忙什么?是忙着吃喝玩乐吗?明仪,那些有前途的子弟是不会娶你的。你将来要是不和亲,不联姻,要么只能嫁给世家子弟中的纨绔,要么只能嫁给一个平凡的男子。所以,你父皇当时让你嫁给宁西王,也是为你好,你不要因此难受,放纵自己。”
明仪把手中的甜点放下,认真道:“我真的不在乎这些事,求母妃别提了。”
一提就让她想起那个不肯娶她的乔彦宁,连甜点都没胃口了。
“唉,也是母妃没能保住你的弟弟,否则我的明仪就有依靠了,也不会日子过得这般苦了。”贤妃悲伤的哭了起来。
明仪听着这些话,又不能像父皇一样把母妃抱在怀里安慰,只能干瞪着眼。
明仪很多时候都在想,父皇为什么宠爱她的母妃呢?除了母妃是宣朝的第一美人,很有才情外,是不是也因母妃总是这样示弱,让父皇的保护欲能够得到充分的满足呢?
等贤妃哭够了,见明仪依旧板着脸不说话,只能自己把眼泪抹干净,然后抽噎着说出了自己的目的:“陛下让本宫和你说,切莫一直消沉,其实他十分疼爱你,只是这国家危难之际,为了朝廷,少不得要你们做些牺牲。他以前一直纵着你玩乐,可现在不行了,陛下让你跟着本宫学些女工手艺,变得贤惠些,希望你将来能嫁个有本事的男人,为朝廷多做些贡献。”
闻言,明仪心中没有波澜,没有悲伤,毕竟早就难受过了。父皇想用女儿的婚姻去谋求宣朝生存下去的机会,可父皇不敢去动大皇姐与二皇姐,也只有她可用了。
曾经的宠爱在涉及到自身位置的时候,宣帝早已经不是那个会抱着她的温和父皇了,更不会考虑明仪的一生幸福。
明仪悲哀的想,可她又能怎么办呢?宣朝落到这个地步其实是咎由自取,百姓在好几年前就不断起义,想要推翻宣朝,只是被军队***了而已。
宣朝的腐败太严重了,百姓被压迫的过不下去日子,就算用自己一个公主去联姻也是很难挽救的。
在权力面前,美色很多时候只能做点缀的战利品而已。
明仪拿着母妃给她的绣样,回了自己的宫殿。
她一针一针的绣着,对于自己一片迷茫的未来,没有半分的期待,只是觉得不知所措却又无力抵抗。
……
草原的敛族已经快要打到京城了,宣朝的迁都大事已经拖不得了。
有权有势的人家会跟着朝廷一起走,而没有权势的宫人,平民则被朝廷抛弃在了此地。
敛族向来凶残,如果这回仁慈一些,被丢弃在京城的人或许能留下性命当个奴隶,如果狠一些,那就是屠城,连命都会没有。
一时间,曾经繁华的地方到处都是悲伤的哭声。
……
明仪带着自己的几个宫女上了其中一辆豪华的马车。
顾雪澜还在外跟敌人打着,没人陪着明仪。
一切准备好后,车队向南出发,马车边上是一排排的军队保护着车里的人。
宣帝是个没什么权力的皇帝,靠着几大臣子的相互制衡,他才能够继续坐着皇位,就连这些军队,都不是他的直系军队。
明仪正在车内打着瞌睡,突然,她感到有人上了马车,打晕了琴悦,按住了她的嘴,然后一把抱住她向外掠去。

公主为妾全文阅读

明仪昏迷了很久,等她醒来的时候,便发现自己正躺在地上。
地面上全是干涸的血,凌乱的刑具看上去格外森然,四周围着铁栏杆,这里光线微弱,气味十分难闻。
明仪咳了好几声,大概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她想从从地上站起,却发现自己没什么力气。缓了缓,她才费力的站起来朝着稍微干净些的干草垛走去。
明仪知道这里是地牢,有人抓了自己来,想对她干点什么。她细细思量,却觉得满京城能干出这种事的也只有她那个二皇姐了,毕竟她有前科。
闭上眼,却依旧不能阻止心中的恐慌蔓延,明仪开始不可避免的想起了些旧事。
父皇五十大寿时,各方势力来京城祝寿,乔彦宁就是代表宁西王府而来,那是他们的初遇。
那时他是个病弱的美男子,比她高许多,人很瘦削,皮肤冷白,一举一动皆是优雅迷人,漂亮的桃花眼看人的时候却总是分外冷漠空洞,他身体不太好,时不时还会咳上几声。
明仪难得看到不熟的美人,在宴席上还偷偷多看了他几眼,因着他周身冷漠的气场,并不敢去和他说话。
父皇也不知怎么想的,当晚竟然把乔彦宁安排在了宫里住,还让明仪去看望他。
明仪喜滋滋的就去了,到了宫殿门口,才发现里面竟然是一片漆黑,宫人都规矩的守在外头。
她没空去问那些宫人,就急急的跑了***。
借着月光,明仪看到了一双冷漠的眼,男人正拿着酒壶喝酒,看到她没有惊讶,依旧一片平静。
明仪有些胆怯,但想到自己是个高傲跋扈的公主,这还是在皇宫里面,不能怂,顿时快步走了***。
“我让人把灯火点亮吧。”明仪不客气的对乔彦宁说,她不习惯这种黑暗。
乔彦宁冷眼看着,继续喝酒,没说话,明仪便当他同意了,就去吩咐了宫人,宫人闻言,听话的点起了宫殿中的灯火。
灯火亮起,明仪看到了他的脸已经染上了微红。
明仪走过去,在他面前蹲下,笑吟吟道:“父皇担心乔公子因今日宴会过于劳累,让我来看看你。”
“在下不劳累,请公主回吧。”乔彦宁没有醉,眸光冷静。
他总算说话了。
明仪没有被他无情赶人的模样吓退,反而觉得男人的声音实在悦耳动听,她想多听会儿,于是更加兴致勃勃的逗弄他。
“我为了来看你,走了好久的路呢,要是现在就回去,岂不亏死了?而且我好累啊,要在你这坐会儿才能走得动路。”明仪强词夺理的撒了个娇,让宫人给她搬了个凳子。
乔彦宁的黑眸静静看着她,终于还是无情拆穿了她:“公主的宫殿与此处也就百来步的距离,您没有吃亏,也说不上多累。”
“啊,你要少喝些酒呢,父皇说你身体不好,不能多喝酒。”明仪被拆穿,也不羞愧,十分熟练的就把话题转移了。
大概是她的多话与自来熟让乔彦宁十分不爽,他继续逐客:“天黑了,公主早点回去休息吧。”
明仪指了指乔彦宁手中的酒壶,笑得狡黠而无赖:“乔公子都没休息,还在喝酒呢,凭什么管我休不休息?”
明仪清晰看到乔彦宁的眸色更冷,男人的手握紧了酒壶,修长好看,嘴抿着,看样子是想强行把她丢出去,但估计是又考虑到自己病弱公子的形象,才忍了下来。
乔彦宁把酒壶放下,站了起来,冷声道:“在下要去梳洗休息了,公主替在下向陛下谢过关心,公主请吧。”
说完还指了指门口。
看样子,这人是铁了心要赶她走,明仪只能悻悻的叹了口气,依依不舍的站起来,起身时还想着这位乔公子的脸看上去很嫩,以后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摸一摸。
走到门口时,明仪又转身,迟疑道:“你刚才殿里那么黑,走路摔了怎么办?可以留盏灯,明亮些才安全。”
说完,明仪便潇洒的走了。
两人自这初次接触后,又在暗地里见过很多次,乔彦宁也不像最初那般冷漠。
在某次明仪和他出宫玩的时候,身后暗卫被缠住,她被人追杀。那时候她想的是凭着自己一个不会武功的公主,再加上一个病弱的公子,说不定这次命都要没了。
可她以为的病弱男子却在那个危险时候把那些追杀他们的黑衣人一个个全部杀掉。
明仪被乔彦宁抱在怀里,鲜血在空中飞溅,男人手中的暗器干脆利落的就把那些人的性命全部收割,一个活口都没有。
那刻,明仪没有觉得害怕,只有安心和温暖,心跳得很快,她只觉得乔彦宁是最厉害的英雄。
那次之后,他们的关系更加近了,她喜欢上了乔彦宁,却又在想对他告白,希望他能娶自己的时候被他的冷漠吓得根本不敢把那份心意说出口。
而乔彦宁的拒婚,让明仪觉得那一切都是自己多想。虽然难过,但她也不是爱纠缠的人,决定快点把人彻底放下才好。
可在这样一个孤立无援,害怕的时候,明仪还是情不自禁的记起那个曾经出现在她生命中的英雄。
不知,这次还有谁可以来救自己?
……
很快,明仪身边的宫女就发现了公主不见了的事情,慌慌张张的就去禀报了皇帝。
此刻正是休息的时候,车队停了下来,要休整一番才会继续走。
宣帝的面色很差,而他身旁陪着的贤妃听说女儿不见了的事情时,更是急得晕了过去,此刻正宣了御医在看。
琴悦跪在下面,哭着道:“奴婢和公主是在一个马车里的,大概两个时辰前,马车中来了个陌生男人,一下子就把奴婢打晕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等奴婢醒来的时候,公主就不见了。公主定是被那陌生男子抓去了,请陛下派人去把公主救回来。”
宣帝听得更加皱眉,他挥挥手,示意边上的人先把琴悦拖出去,然后便叫了二公主和这次护送的禁军头领过来。
“明仪的马车边上都是你派人护着的,怎么可能有人劫走明仪却没有任何的动静被人察觉,竟然拖到现在才被发现?卢远,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宣帝质问着的正是大将军的亲信卢远。
“明仪公主被劫,确实是臣的疏忽,但臣反复问那几个饭桶,他们就是不知道明仪公主是被谁劫走的,臣觉得说不定那个劫走公主的贼人有什么避人耳目的术法也不一定。”卢远跪在地上,声音不卑不亢,说的话全是胡扯。
宣帝气得想打他,转而质问二公主:“你说,是不是你干的好事?卢远是你外祖父的人,是不是你指使卢远去劫了明仪?”
二公主丝毫不慌张,诧异的大叫:“父皇,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您竟然不相信我?”
说到最后,二公主的语气充满了委屈。
宣帝见她这种样子,也懒得和她多说,目光阴冷的看着卢远:“你赶紧给朕想办法找回公主,否则你也不要当这禁军首领了,还有那几个保护明仪的人,既然眼睛长了没用,害得明仪被奸人所抓,朕看不如都把眼睛挖了吧。”
卢远跪地求情:“臣认为陛下此举不妥,现在到处不安宁,挖了他们的眼睛怕是要让军中将士寒心,那么到时他们还能不能安全保护陛下到南方就不知道了。”
宣帝一听,就知道这个卢远在威胁他,面色发狠,手紧紧的握着拳,却只能无奈咽了这口恶气,谁让自己现在受制于人呢?
本来还想借题发挥,现在却还要被人气!
宣帝强行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也罢,朕也不是残忍的皇帝,现在这年头,要了他们的眼睛估计会要了他们的命,让他们赶紧找回明仪,这事朕就不多计较了。”
“臣多谢陛下仁慈。”卢远的语气中满满都是感激,非常给宣帝面子的模样,眼底却嘲讽而不屑。
“父皇,留多少人去找明仪呢?”二公主眼看宣帝妥协,赶忙追问道。
“二十人吧。”宣帝吐了口气。
二十人根本不多,但二公主却还不满足,得寸进尺的撒娇道:“女儿看只要留十个人找明仪就行了,其他人还要留着保护父皇的安全呢。”
宣帝深深的看着二公主。
这时卢远附和道:“臣觉得二公主考虑得甚好,陛下的安危才是头等大事。”
宣帝点了点头,道:“那好吧,就派十个人去把明仪找回来吧。”
卢远低眉顺眼:“是,陛下。”
二公主在离了宣帝的视线后,开怀的笑了,明仪再得宣帝的宠爱又怎样?现在还不是轻易就被父皇丢弃?可惜自己现在也要走,没有机会看到明仪被折磨得分外凄惨的样子。
二公主想象着明仪所有的高傲都将变成卑微,漂亮的皮囊变得又脏又破,身上流着脓血,嘴里吃着馊饭,衣不蔽体的样子就兴奋。
这些恶心的想象极大的满足了二公主。
而宣帝在人离开后,静静的坐在那里,想着明仪估计是凶多吉少了。
他倒是没有多难过,只是觉得可惜,明仪那么美的皮囊可以为自己谋得很多的利益,现在却没了,还要面对贤妃的又晕又哭,幸好贤妃是个懂事的人,应该不会晕太久,哭太久。
明仪被劫的的消息同样传到了乔彦宁的耳边。
“明仪被谁劫的?又被送到哪里了?有没有受伤?”乔彦宁焦急的问询让探子都惊住了。
王爷从来冷漠无情,没什么能触动他的心,可现在竟然也有这害怕急切的模样。
“属下的人发现明仪公主被送到了大将军在京城所留的地牢之中,那里早被废弃不用,因此属下们猜这是二公主所为,明仪公主暂时没有危险,对方人很多,属下们人少,不敢冒然去救人,已经通知了同样在找公主的人。”
“是谁在找明仪?”乔彦宁问。
“据我们的人给出的消息,应该是顾雪澜与陆将军留下来保护公主的人,他们正在积极的找人,因此属下们就偷偷把这件事告诉了他们,相信一定能救出明仪公主。”
听到陆将军这三个字,乔彦宁就很不痛快,但这事关明仪的安危,他只能忍。
暗卫观察着乔彦宁的神色,犹豫道:“需要属下让公主知道是您要救她吗?”
“不用,不许说。”自己已经狠狠拒绝明仪了,要是让明仪知道自己派人跟踪她,关注她,这个女子不知道又会怎样蹬鼻子上脸了?
暗卫应是,心里表示很理解。
王爷让人跟踪公主的事,说出去确实没面子。

明仪乔彦宁

以上就是本站分享的公主为妾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拥有较高人气,小说资源情节百转千回、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真心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