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掉下个云中君(秦弦)

天上掉下个云中君(秦弦)

导读:秦弦小说天上掉下个云中君,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天上掉下个云中君全文免费阅读。陆剑离看着这人,面容清雅,一身傲骨,惊为天人,可惜一双眼睛被白绸蒙着,似乎哑了,说不出话来。

小说介绍

秦弦小说天上掉下个云中君,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天上掉下个云中君全文免费阅读。陆剑离看着这人,面容清雅,一身傲骨,惊为天人,可惜一双眼睛被白绸蒙着,似乎哑了,说不出话来,一副无力抵抗的模样,说不出的勾人,陆贱人的心一下子开始呼通呼通地蹦,狗爪子也是痒的不行。这般绝色,这么招人,虽然是个男的,可这要是能……诶***嘿……

秦弦小说简介

天一剑宗的宝贝陆剑离一向潇洒惯了,一日和好友出去喝酒,结果碰见了一个美人被混混欺负,那还得了,顿时虎躯一震来了一个英雄救美。顺便手一哆嗦将人扛回了家。
天上掉下个天仙,陆剑离心里美滋滋的,人已经被自己强行抱回来了,绑也绑好了,扔床上,准备直接娶了算了,可一细看,这人怎么……是个男的?!

天上掉下个云中君全文阅读

陆剑离傻傻地看着床上的美人嗓子一阵阵发干,说不出话来。
此时倒在床上的人青丝散乱,雪白的长衫也凌乱不堪,眼睛上蒙着,嘴唇有些异样的红润,被咬破了一个角,全身都被绑成了个粽子,簌簌发抖,精致的脸上似乎还残留着一点水痕。
顿时,陆剑离自己都以为自己昨晚上醉酒干了什么禽兽不如的事,一时间,他看着这人,心里咚咚地跳,一边骂自己禽兽,一边又忍不住心痒难耐。
这也太招人了!自己怎么可能不禽兽!
陆剑离偷偷咽了咽口水,有些不知所措,也不太想知道下一步要怎么做。
他心里狠狠地骂着自己,一边却还想再看一会儿,就在这时,秦弦突然闷哼了一声,死死地咬住唇,脸上浮现出一丝痛楚。
“抱歉抱歉,我昨晚上喝多了,我负责!我愿意负责!我特别愿意负责!”
陆剑离十分不道德地又咽了一口口水,手忙脚乱地将人身上的绳带解开,他刚刚解开绳子,便看见秦弦全身一颤,慌乱地坐起来向后躲去。
只不过他眼睛看不见,一个转身,脑袋咚地一声撞在了墙上,顿时疼的脸上一白,额头也撞红了一块。
陆剑离知道自己绝不能笑,只不过他忍了忍,没忍住,还是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他一把将有些撞懵的秦弦捞了回来,本着这是他的老婆,他自己负责的想法,十分不厚道地伸出狗爪子揉了揉秦弦的额角。
“乱跑什么,我都说了,以后我养你。”
秦弦感受到自己被人强行拽进了一个怀抱里,一双手轻轻地揉着自己的额头,动作温柔,男子气息扑面而来,脸色更加难看了,几乎是一片铁青。
陆剑离一边厚着脸皮光明正大地吃着豆腐,一边想着,这姑娘真是绝色,只不过看着单薄,抱起来身量却并不纤细瘦小。
***,大号的仙女,他也喜欢。
只不过,她抖什么?
陆剑离有些疑惑,以为她是害怕,又将怀抱紧了紧,将人彻底搂进了怀里。
“昨晚上我喝多了,但是事情没忘。你一个人不容易,别去醉月楼了,容易被人欺负,先住我这吧,我照顾......”
陆剑离的话突然顿住了,身体微微僵硬,他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硌在自己的小腹上,都是男人,他不会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他梗着脖子低下头,这才仔细地看了看怀里的人,心里一跳。
直到此时他才发现,这人虽然生的清雅端正,一尘不染,然而眉宇之间却带着男儿特有的英气,刚刚并未注意,但是若认真地看,不难看出这其实是个男子。
“你是男的?”
陆剑离此时也知道自己闹了乌龙,可他看着怀中的人,仍然不想松手,他厚着脸皮继续抱着,虽然嗓子一阵阵发紧,但是却没有厌恶的感觉。
“唔啊。”
秦弦嘴唇动了动,仍然说不出话,伸手推了推他,却没推开,脸上立刻多了一丝急色。
这流氓都看出自己是男的了,怎么还死抱着不撒手?!
“我......你放心,就算你是个男的,我也不会食言,以后我照顾你!”
陆剑离此时内心有些崩溃,不为别的,只是自己都感觉自己脸皮厚的相当可以,只不过手上却不敢再胡作非为了。
秦弦一怔,又是一阵气闷,他被体内的躁动折磨了一夜,此时终于动了肝火,猛地一推。
却不想陆剑离此时不敢抱得太紧,他这一动作,不仅没有推开陆剑离,却让自己借着反力倒在了床上,两个人坐在床上,他这一倒,眼看着后脑又要撞在墙上。
陆剑离见他突然动作,心里一惊,这人这一下估计用了全部力气,若是由着他撞在墙上,恐怕真的要头破血流了。
他来不及细想,手臂一抄,直接挡在了秦弦脑后,将人又是往怀里一搂,结果***过猛,秦弦直接被他抱在怀里,两只手也被死死地压在床上。
陆剑离看着那近在咫尺的脸,面容白皙如玉,没有一点瑕疵,此时却泛着一抹隐隐的***,顿时屏住了呼吸,不敢乱动。
这......怎么还越来越招人了
秦弦被压在身下,有苦难言,只觉得体内一阵阵热潮翻涌,已是再无一丝力气,心里满是悲愤和苦涩,只不过脸上依然冷若冰霜,不发一言。
他死死地攥紧了拳头,将头歪在一边,不再挣扎了。
身负血海深仇,这点屈辱,他咽得下,他必须咽下。
陆剑离敏锐地察觉到这人突然冷寂下来的气息,心里一慌,他将人慢慢扶了起来,这期间秦弦再无一丝反抗,像个傀儡一样由他动作,那单薄的身形和苍白的面容让陆剑离心里有些发紧。“别怕,我不欺负你。你中了药,我帮你一次。事后你若真的生气,我让你捅一刀。”
陆剑离安抚性地拍了拍秦弦的后背,将他微微搂在怀里,秦弦全身一震,绸带下的眼睛微微泛红,却始终死死地紧闭着不肯睁开。
陆剑离手中一边动作,一边看着这人全身轻颤,鬼使神差地摘下了那人眼睛上的绸带,手中的动作不由得微微一顿,突然就明白了自己怎么就着了魔一般替一个大男人做这档子事。
露出了整张脸的秦弦简直让他惊艳到目眩神迷,虽然眼睛闭着,可那纤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浅淡的唇色,清俊雅致,淡漠如仙。
这般绝色此时因为他的动作脸上泛起了薄薄的***,嗓子似乎也有点问题,只能发出轻轻的呜咽声。
这是个男人看见了,不是禽兽也得变禽兽啊!
盯得久了,陆剑离自己的喉咙也越来越紧,呼吸悄悄重了起来,仗着秦弦看不见,说好了不欺负他的陆剑离仍然十分放肆地将这个人看了个过瘾,手中微微***,顿时秦弦闷哼了一声,发泄了出来。
陆剑离手一抖,自己体内也瞬间升起了一股邪火,却又被他自己死死地压制下去。
他走到一旁找了个水盆洗了洗手,又拧了一条干净的帕子,回到床边就看着秦弦歪在床上,身体团成一团,轻轻颤着,握着帕子的手不由得紧了紧,眼中划过一抹暗色。
好想把这人锁起来......就锁在自己身边,偷偷养起来
他替秦弦擦了擦脸,哑声道:“先喝点水吧,我一会儿再去给你请个大夫。”说完便再也没有放肆的行为了。
秦弦抿了抿唇,缓缓坐起身来,微凉的茶杯抵在了的唇边,他顿了一下,低着头安安静静地咽下了那温热的茶水,这才觉得喉咙中稍稍***了一点,不再火辣辣的疼。
陆剑离盯着他的脸,看着他安静地喝完水,长长地睫毛就像是蝶翼一般轻轻颤着,又重新将他的眼睛蒙上,眼中的暗色又深了几分。
“你体内情况似乎不太好,我去请个人帮你看看,你别乱跑,先安心住下来,好不好?”
秦弦抿着唇,不知道这流氓怎么突然就换了一副模样,但他现在这样子出去确实有点危险,于是不得不点了点头。
陆剑离见他点了头,突然心情好了不少,勾了勾唇,又暗搓搓地将人看个够,这才心满意足地走出房门。
他走了两步,本想要直接离开,却突然停下了脚步想了想,又一挥手设下了一道禁制,将房门死死地锁住,这才脚步轻快地向外走去。
锁死了,才不怕人跑了。
果然,在听到他脚步声消失后不久,秦弦悄悄地从床上爬了下来,凭借着听见刚刚陆剑离关门的声音踉踉跄跄地摸索到了门。
他听了听外面的动静,确定没有人之后才推了推门。
没推开。
秦弦一怔,气的一咬牙,心里暗骂:就知道那流氓没那么好心!
不过过了一柱香的功夫,陆剑离拽着一个人风风火火地赶了回来,那人被他一路拖着,几次差点摔倒,忍不住笑道。
“陆大少爷这慌慌张张地找我来,是为了哪家的姑娘啊?”
陆剑离脚步一顿,回头挑眉道:“你怎么知道是个姑娘?”
那人笑了,露出了嘴边一点小小的酒窝:“要是个男的,你也不在意啊!”
“我的沈乡沈大公子,你可别取笑我了,赶紧快点吧,不然万一那人跑了,你就把你自己赔给我吧!”
沈乡一窒,被堵得哑口无言,悻悻地收起了笑。
若是别人说这话他自然不会当真,可这天一剑宗的大宝贝向来胡闹,若真的脑子一抽,不定干出混帐事来,当下他也不敢再磨蹭,跟着陆剑离回到了金风玉露阁。
陆剑离推开房门,往床上一看,没有看见人,心里一跳,以为那人跑了,刚想要冲出去再给抓回来,却不想眼角瞥见一道白色的身影,正在窗户那里一点点地摸索着,差点笑出声来。
秦弦听见声音,身体一僵,还没来得及动作,就被人从身后搂着腰抱住,直接给放回到了床上。
“就知道你不会老老实实地呆在这里,你啊,自己体内什么情况心里没数么!大夫来了,你好好听话。”
陆剑离看着秦弦气闷地坐在床上不吭声,脸上冷冷淡淡的,没有一点被抓包的尴尬,于是忍不住狗爪子一伸,在他脑门上就轻轻弹了一下。
秦弦一震,深深地吸了口气,拳头握的死紧,一声不吭地忍了下来。
陆剑离不知道,就这他一个动作,秦弦记仇记了几十年。
很多年之后,无数次在床上,秦弦绑着陆剑离在他身下也是这么轻轻一弹,差点让他哭出骡子叫,无论怎么求饶都没用。
所以说,不作就不会死,今日陆剑离丝毫没意识到,欠下的债总是要还的。
“你看看吧,我觉得他体内不对劲,但是我看不出来什么问题。”
终于陆贱人将人欺负够了,转过头看着沈乡,眸子中多了一丝正色。
沈乡同情地看了看床上的秦弦,默默地想收回之前的话,对于陆剑离那种禽兽来讲,看来男人也很危险,尤其是这种相貌的绝色。
他伸手探上了秦弦苍白细瘦的手腕,片刻后,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他身体确实不太好,他中了血蚀。”
听到这话秦弦全身一震,嘴唇动了动,垂下了头,苍白清瘦的手背上骤然爆出了青色的筋络。

天上掉下个云中君免费阅读

陆剑离皱了皱眉,沉声问道:“什么是血蚀?”
此时沈乡还带有一点稚气的脸上也多了些凝重,他叹了一口气,在秦弦身上点了几下,将一瓶药递给了陆剑离。
“这是一种术,也是一种蛊毒,能够不断侵蚀人体,十九天之后受术人会虚弱而死,你这个......朋友,被人下了毒,我解不开,只能让暂时缓解一下他中的血蚀。”
“中毒?”
陆剑离诧异地回过头看着垂头不语的秦弦愣了一下,眸子中闪过一丝深色,却什么都没有多问。
“他说不了话,也是因为这个?”
陆剑离倒出了瓶子中的药,喂到了秦弦的嘴边,秦弦犹豫了一下还是咽了下去,立刻觉得周身经脉火辣辣的感觉消散了许多,就连喉咙也***了一些。
沈乡摇了摇头,神色突然有些复杂。
“他说不了话是因为之前被人同时下了血蚀和......那种药,药性相冲,服了我的药,他能说一点话,但是说不了太多,若是情绪激动,还是说不出声,只能等到血蚀解开才能彻底恢复。”
陆剑离听言一下子笑了,手指还停在秦弦的唇边,不由自主地在那片柔嫩的下唇上蹭了一下,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顿时秦弦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眼睛看不见,又哑了嗓子,这可真是煮熟的鸭子扑腾到我手里了。”
秦弦只感到唇上一阵麻痒,歪了歪头,躲开了陆剑离的手,低声喝道:“滚开。”
只不过,虽然他神色冷厉,可那声音却是轻轻柔柔的没有一点底气,顿时又逗得陆剑离一笑,合身一扑,直接将人压在身下死死抱住。
“就不滚,我都说了,我要对你负责,你就跟了我吧。”
这人真好看,越看越好看,都落在自己手心里了,绝不能让他再跑了。
秦弦气急,想要推开他,手却被他压在头顶无法动弹,陆剑离盯着他的脸,咽了咽口水,忍不住在他脸上又摸了摸,带着一点调戏的意味。
这下秦弦的脸色彻底化为一片铁青。
“流氓!唔......唔!”他刚刚低骂了一声,气急之下,结果发现自己又说不出话了,抿着唇不吭声了。
沈乡嫌弃地看着陆剑离毫无形象地欺负逗弄着床上的人,不由得对这男子有些同情,虽然陆剑离平日里也不是什么正经人,可这副臭不要脸的禽兽模样倒还真是第一次看见。
陆剑离自己也忘了自己刚刚说过不欺负秦弦的话,一直将人真的逗急了才悻悻罢手,罢手之前还意犹未尽地在秦弦脸上又摸了一把。
就这样,秦弦不得不暂时被陆剑离扣在了金风玉露阁之中,陆剑离虽然偶尔吃点豆腐耍耍流氓,却也不曾真的对他做过什么太过出格的事情,反而照顾地很仔细,几乎是将秦弦捧在了手心里养着。
“你叫什么呀?”陆剑离将一碗温热的八宝粥放在了秦弦手中,虽然他真的很想亲自喂他,但是却被秦弦冷着脸拒绝了。
听到他的话,秦弦并不理他,握着勺子慢慢悠悠地想要往自己嘴里送一口粥,手腕却被人握住了,他顿了一下,也不挣扎,就那么静静地坐在那里。
“烫,你也不知道吹吹。”陆剑离皱着眉将他勺子中的粥吹了吹,这才松开他的手腕。
秦弦抿了抿唇,缓缓咽下一口粥,随着温热的食物落入胃中,他这才觉得自己恢复了一丝力气,低声说道:“秦弦。”
陆剑离见他吃东西的模样温雅从容,颇有规矩礼仪,格外好看,不由得看得有些呆。
“是朱老四那帮混混给你下的药?”
秦弦点了点头慢慢吃着粥,想起了那天晚上的事,心里也窝火,若他但凡能留存一分实力,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种境地。
“我去查查那几个人,一定帮你把这蛊毒解开。”陆剑离见他吃完了,拿起一旁的帕子替他擦了擦嘴,动作小心而温柔。
秦弦皱了皱眉,拿不准陆剑离到底真的是真的流氓还是有什么企图,对此只当是这人脑子有病,却并不躲闪。
他现在也看出来了,就自己现在这副模样,越是抵抗,越是容易惹得这人发疯。
陆剑离见他难得的听话,心里有些欢喜,于是脑子又是一抽,伸出手又在他脸上捏了两下,秦弦握了握拳,不吭声,手背上爆起了几条青筋。
“一会儿我出门,你不要乱跑,听到没有?”
陆剑离呲着牙笑道,本来挺俊朗的模样此时却格外的吊儿郎当,让人看见了忍不住想抽他。
秦弦冷着脸面无表情地地点了点头,突然感觉身体一晃,又被人抱了起来,放回了床上。
“我不放心,要不然还是把你锁屋里吧。”
陆剑离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金屋藏娇这个词,心里有些发热,这想法就像是着了魔一样扎在他脑海里,让他忍不住地想要试一试。
秦弦咬了咬牙低声说道:“我不跑,你别绑着我。”
陆剑离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凉飕飕地问道:“你不跑,那你手里握着隐身符做什么?”
秦弦一怔,垂下头不吭声了,他的腰带暗藏乾坤,里面装着不少逃命的东西,若不是前一晚上他实在没有力气,也不会如此轻易的就被控制住。
“给我。”陆剑离冷笑道。
秦弦一阵气闷,拳头握了一下又松开,不甘心地伸出手将手心中的符箓交给了陆剑离。
陆剑离两根手指捏着隐身符,笑着对着那东西吹了口气。
“呵,还是高级符箓,看来你也有点存货,昨晚上没见你身上有这东西,想必你身上还有乾坤袋那类的宝物?”
这下秦弦彻底说不出话了,低着头不肯吭声,陆剑离眯着眼睛在他身上一遍遍扫视,最终还是发现了端倪,狗爪子一伸就拽住了秦弦的腰带。
“这东西没收了!”
秦弦心里一跳,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护住了自己的腰带,死活不肯放手。
“放开!”
陆剑离见他这副被逼急了的模样越发地喜欢,伸手一推,就将秦弦推倒在了柔软的床上。
“我不抢你东西,就是暂时帮你保管,以后就还给你。”陆剑离轻声哄着,只不过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个以后是什么时候。
秦弦被他气的头晕眼花,胸口都疼,说什么也不肯松手,突然他感觉拽着他腰带的手一松,他一个趔趄猛地向后一倒,头便撞在了床褥上,虽然不疼,但是脑袋却撞得更晕了。
随后一双温热的手在他胳膊上一点,秦弦双手一麻失了力道,腰带被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拽了下来。
“你!唔......啊!”秦弦又气又急,刚刚能说一点话的嗓子又是一阵发紧,发不出声来。
陆剑离挑了挑眉,看着秦弦倒在床上张着唇无声地骂着自己,而随着刚刚的动作,他的外衫没了腰带的束缚顿时散乱开来,露出白色的里衣和一截若隐若现的腰身。
露出来的皮肤有些苍白,似乎隐隐地还带着一点青蓝色的纹路,他看直了眼,不由得狠狠地咽了咽口水。
“再不听话,我就不客气了!”陆剑离十分不厚道地在那劲瘦的腰线上伸出狗爪子摸了摸,只觉得手下一片销魂的触感,恶狠狠地威胁着。
秦弦此时终于明白什么叫虎落平阳,腰上肆意的手让他全身一震,面容一下子冷淡了下去,又像之前那般将头偏向一侧,一动不动了。
陆贱人见他这样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自己又将人惹毛了,腆着脸开始陪笑哄着。
“欸呀呀,我都说了不抢你东西,就是暂时替你保管一下,你急什么,大不了,我把我自己的腰带给你!”
说完二话不说就解开了自己那条玄青色的腰带系在了秦弦身上,一身白衣的秦弦被系了一条乌青色的腰带,顿时现得更加单薄了。
他气急败坏地想要将这人的东西从自己身上拽下去,就听见那人幽幽说道:“小美人儿,你是这要在哥哥面前宽衣解带吗?”
秦弦动作一僵,咬着牙将双手又放了下来,一拳砸在了床板上。
贱人!这个贱人!等他修为恢复后一定要宰了他!
“乖,这才听话嘛。”陆剑离见他终于老实下来,满意地点了点头,将门窗全部设上禁制后这才走出房门。
他一出去就看见沈乡诡异地盯着自己,目光中满是鄙夷和讽刺。
“堂堂天一剑宗的大少爷,现在跟流氓一样,你也不嫌丢人?”
陆剑离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脸上毫无刚刚那副不正经的模样反而多了一些认真。
“这人我看上了,不管怎么过分下作,我也得将他套在身边锁死了,若是你敢偷偷放人,可别怪我不客气。”
沈乡歪着靠在墙上,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那可是个男人,你玩真的?”
陆剑离垂下眸子,隐藏好眸间的暗色。
秦弦,他从未听过这个名字,但是却有一种莫明的熟悉感,这个人身上的气息强烈地吸引着他,让他忍不住靠近,哪怕是最简单的碰触几乎都让他溃不成军,就像是来克他的一样。
“我没玩,我是认真的。”陆剑离撩起眼皮看着沈乡,没有半分戏谑之色。
“走吧,跟我一起去看看,是谁与他有这么大的仇怨,给他下了这么恶毒的蛊毒,我弄死那帮孙子。”
沈乡目光闪了闪,陆剑离这人平日里没个正形,但是为人仗义重情,性格洒脱不拘小节,结下不少朋友,虽然人贱了点,但是极少说出弄死对方这种狠话,看来他还真的挺在意那个人的。
陆剑离还记得,那晚上几个小混混中那个叫朱老四的人,看样子平时也没少祸害这片的人,不过向周围的人简单地打听了一下,很快就得到了朱老四的住址。
他与沈乡两个人直接赶了过去,果然远远地看见了一座小小的院落,有些老旧,应该是住了好多年了。
“不对,好重的尸气,里面出事了!”陆剑离鼻尖一动,突然皱着眉说道。
对于他的话沈乡毫不怀疑,目光瞬间一变。
沈乡年纪小,今年刚刚十六岁,但是却是神医世家“天净沙”中沈家的天才,沈家灭门,最后只剩下这个最小的儿子活了下来,虽然修为仍然尚浅,然而医术却尽得当年沈家的真传。
此后沈乡一直跟着佛心圣手叶无疾修行,叶无疾是天一剑宗的客卿长老,那几年一直待在天一剑宗之内,所以从小沈乡几乎是跟在陆剑离***后面长大的,靠着这人的狗鼻子,他找到了不少罕见的药材。
所以他从不怀疑陆剑离在嗅觉方面的能力。
陆剑离脸色一沉,砰地一脚踢开了院门,顿时一股浓烈的尸气迎面扑来,他朝着院内看了看,目光一下子沉了下来。

小说推荐

天上掉下个云中君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