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大佬别GAY我(岳晨星胡加)

病娇大佬别GAY我(岳晨星胡加)

导读:《病娇大佬别GAY我》是由作者自温所著,主角是岳晨星胡加,病娇大佬别GAY我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她摊开手掌,手心里是一瓶药膏,和胡加刚才为岳晨星上的药膏一模一样。呃……自己是不是抢了女配的戏份……

小说介绍

《病娇大佬别GAY我》是由作者自温所著,主角是岳晨星胡加,病娇大佬别GAY我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她摊开手掌,手心里是一瓶药膏,和胡加刚才为岳晨星上的药膏一模一样。呃……自己是不是抢了女配的戏份……

岳晨星胡加小说简介

“大丈夫能屈能伸。为了心爱的人,钻一回狗洞又如何。”
胡加说干就干,挽起袖子就趴了下去,手脚并用地从狗洞里钻了***。
狗洞周围生着许多杂草。
等胡加爬进了醉香居,他的头发和身上插满了草叶子,活像田间的稻草人。

病娇大佬别GAY我全文阅读

“你、你先别碰我。”
胡加挥开他的手,往后退了半步。
岳晨星的脸色顿时僵住,眸子里闪过一丝受伤的神情。
胡加看在眼里,急忙解释道:“不是,不是你的原因。”
但是他实在说不出口是因为自己昨晚做了关于他的春梦,才会这么***。
胡加叹了口气:“总之,我先帮你上药吧。”
他翻出药箱,拿了一瓶专治外伤的药膏。
“可能会有点痛,你忍一忍。”
他用手指剜出一些浅绿色的药膏,然后小心地涂抹在岳晨星的伤口处。
“唔……”
岳晨星咬着牙闷哼一声。
他的嘴唇毫无血色,豆大的汗珠浸满了额头。
“很痛吗?要不你握住我的手?我小的时候跟别人打架输了,妈妈给我上药就让我抓着她的手,她说这样可以把我的痛分一半给她。”2
说完,胡加拉住岳晨星的手掌。
他的手心都是冷汗,摸上去黏糊糊的。
岳晨星反手捉住他的手,与他十指紧扣。
虽然胡加觉得两个大男人十指紧扣有些别扭,但是岳晨星毕竟是个病人,又是自己主动牵的他的手,也不好意思松开。
胡加继续给他上药。
岳晨星牵着他的手,果然不再叫痛,神色平缓了许多。
“牵着哥哥,好像就不痛了。”岳晨星看着胡加勾起嘴角,“好神奇。”
这么灵?
胡加没想到自己瞎说的办法竟然真的管用。
上完了药,岳晨星许是累了,竟然抓着胡加的手睡着了。
胡加怕惊醒了他,只好一根一根掰开他的手指,才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好家伙,手都给我握出印子来了。”
胡加甩了甩手,手背上五个鲜明的指头印。
他见岳晨星睡得踏实,转身走出了厢房。
刚关上门,他就看到小倩在门口探头探脑地往屋里张望,脸上一片忧虑之色,手里还握着什么东西。
“小倩,你干嘛呢?做贼似的。”胡加道。
小倩看见胡加,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大少爷,我听说二少爷今天挨了夫人的惩鞭,特意给他送药来。”
她摊开手掌,手心里是一瓶药膏,和胡加刚才为岳晨星上的药膏一模一样。
呃……自己是不是抢了女配的戏份……
不过上都上了,现在说这些也没用。
胡加道:“我给他上过药了,他现在已经在睡着了。正好我要出去一趟,你就负责照顾他吧。”
小倩点了点头:“大少爷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二少爷的。”
嗯,放心,你对二少爷痴心一片,我当然放心。
胡加拍了拍她的肩膀:“那就辛苦你了。”
说完,大步往门口走去。
要问胡加去向哪里?
当然是他心心念念的醉香居。
昨晚他刚见到月色,就因为喝醉了酒,晕了过去。
连她的脸都没来得及看清。
现在他酒醒了,自然要去见他的白月光。
一想到月色正在醉香居等着自己,胡加恨不得生出八条腿,立刻去到她的身边。
但是他紧赶慢赶到了醉香居门口,却没想到吃了个闭门羹。
醉香居大门紧闭,白日里并不迎客。
胡加思人心切,等不了这许多时。
他围着醉香居转了一圈。
醉香居修得阔绰,围墙都比一般的府邸高出许多,并不容易翻***。
但是他绕到后面的时候,看到后面围墙的草丛边上有一个半人高的小洞,应该是供畜生进出的,很是隐蔽。
“大丈夫能屈能伸。为了心爱的人,钻一回狗洞又如何。”
胡加说干就干,挽起袖子就趴了下去,手脚并用地从狗洞里钻了***。
狗洞周围生着许多杂草。
等胡加爬进了醉香居,他的头发和身上插满了草叶子,活像田间的稻草人。
“呸呸呸。”
他把嘴里的草吐了出来。
一抬头,对上一双漆黑发亮的眼睛。
那眼睛离胡加的脸只有十厘米,胡加可以清楚地从里面看到自己脸上惊恐的表情。
“我去!好大一只狗!”
胡加惊声尖叫。

病娇大佬别GAY我免费阅读

他发誓,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大的狼狗,壮得像一头牛。
如果狗届有健美大赛,就凭这狗身上的腱子肉,就一定能拿世界冠军。
那只狗直直地盯着胡加。
眼里说不清是好奇还是敌意。
它不知道胡加到底是人还是狗。
如果是人,为什么要从狗洞里进来?
如果是狗,为什么又长着人的样子?
“乖狗狗,听话话,哥哥给你吃肉肉。”
胡加站起身子,面对着它,慢慢后退。
这狗开始还静静蹲在原地。
等到胡加退到三米开外,正要放松警惕的时候。
突然,狼狗神情一变,双眼发亮,直直地冲着胡加飞扑过去。
胡加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我死定了。
他闭上眼睛,静静等待着被一身腱子肉的狼狗撕成碎片。
但是,预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来临。
胡加只感觉到一阵风从他身边穿过,那狼狗兴奋地往他身后跑去。
得救了!
胡加如获大赦,转过身,看到月色站在自己身后。
那条狼狗乖乖站在她脚边,狂摇尾巴,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坐下。”月色对着狼狗说。
***老老实实地坐在地上,舌头伸出三寸长,还滴着哈喇子。
月色转过头看着胡加:“岳公子,你怎么会出现在醉香居的后院里?”
胡加刚逃过一劫,又看到自己的女神,有一种劫后重生的感动。
他双腿发软,扑通一声跪倒在月色的裙下,抱住她的小腿,鼻涕眼泪糊了一脸。
“月色姑娘,你救了我一命,我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
月色一听,忍住了一脚踹死他的冲动,勉强维持住自己温婉女神的人设,道:“岳公子言重了。***性格温顺,从不咬人。”
***似乎能听懂月色的话,还郑重其事地“汪”了一声,以示附和。
胡加闻言有些尴尬,只好放开月色的腿,站了起来。
他清了清嗓子,端得一副翩翩公子的姿态,可惜头上都是杂草。
“月色姑娘,其实我是特意来找你的。”
“找我?”月色道,“岳公子若是想让奴家伺候,晚上来翻奴家的牌子便是,何必要委屈自己从狗洞里爬进来?”
“……我找你有要事,等不得。”胡加回答。
“哦,什么要事?”月色玉指一翻,手腕上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
胡加深吸一口气,看着月色一脸认真地说:“我要娶你。”

小说推荐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病娇大佬别GAY我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