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失宠世子后(沈谣顾宴)

嫁给失宠世子后(沈谣顾宴)

导读:主角是沈谣顾宴小说嫁给失宠世子后免费完整版全文强烈推荐,嫁给失宠世子后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沈谣是个小官家庶女,有天她梦见官家把她赐婚给失宠的平亲王世子,世子喜怒无常,阴鸷嗜血,她想也不想拒绝了。

小说介绍

主角是沈谣顾宴小说嫁给失宠世子后免费完整版全文强烈推荐,嫁给失宠世子后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沈谣是个小官家庶女,有天她梦见官家把她赐婚给失宠的平亲王世子,世子喜怒无常,阴鸷嗜血,她想也不想拒绝了。

沈谣顾宴小说简介

后来她嫁给了战功赫赫的威北王,谁想到威北王一朝谋逆被官家诛了九族,她嫁过去不到三天就丧了命。
醒过来后,赐婚的旨意如期而至,她毅然决然选择了世子顾宴。
嫁过去时,偌大的宅院就顾宴一个人,他撑着醉醺醺的身子,形容憔悴,冷冽的眼满是嫌恶,厉着声音喊她滚。

嫁给失宠世子后全文阅读

晚饭顾宴草草吃了两口,倒是沈谣,因为顾宴不生她气了,心情愉悦,满满一碗米饭吃了个精光。
吃完后顾宴回屋了,沈谣收拾碗筷,特地走到他门前,兴冲冲道:“世子,我买了新浴桶,待会儿我烧了热水,你好泡个澡。”
听到里边传来淡淡“嗯”声,沈谣眼眸顿时弯成两个小月亮,两个人一旦和睦相处起来,这日子一点也不难过,反而她觉得很顺心,很快乐。
这院子里大大小小的东西她都可以做主,院子里种什么菜,今天吃什么,可以买什么东西,这些都是她说了算的。
从前在沈府,她寄养在大娘子屋里,便是什么都说不得,要不得,看似锦衣玉食堆砌出来的日子,实则难捱的紧。
她要谨记规矩,讨好嫡母嫡姐儿,还要面对庶妹沈兰时不时的刁难。她那个爹也是极偏心的。满打满算,偌大的沈府没有一个人能照拂她,她便只能小心的伪装,满脸的赔笑才能艰难讨生活。
沈谣轻轻叹了口气,不想这些了,反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现在她过的还蛮开心的。
炉子上的水壶发出“呜呜”叫声,沈谣拿了块抹布垫着手拎起壶把儿朝屋里走,还未喊顾宴,沈谣便看见屋里那人光着上身坐在椅子上。
墨发散在锁骨边,肌肉线条遒劲布满力量,腹上块块肌肉整齐分明,宽肩窄腰,看着便是极为自律,保养的很好。
顾宴站起转过身掀开帘子时,沈谣呼吸一滞,她看见顾宴的后背青紫一片,中间似是被利器划伤,撕裂了一块长长的口子,周遭一片凝固的血痂混着破碎的衣料,可中间不怎的,颜色不同,是浓浓的乌紫色,还浸透着黑色的血珠。
她微张了唇,以手掩面。
这伤口怎么看着像中毒了一样,而且一看就是新添的,他到底干什么去了呀,和人打架了吗?
沈谣眼里恍惚,莫名的心里酸酸的,有些心疼。
她又站了一会儿,等他穿上新的亵衣后,才敲门。
“进。”
顾宴穿好了衣裳,没系扣,胸膛前大片裸露着,腹肌格子间那条线,绵延而下至腰间,无端引人遐想。
他随意瞥了眼,手指着空地,淡淡道:“放下,出去。”
沈谣有些担心他的伤,以他这样的状态肯定不能泡浴桶了,不好好处理是会感染的,她看着他,几次欲言又止。
顾宴见她杵着身子不肯走,眼里露出不悦:“愣着干什么,还不出去?”
沈谣支支吾吾,想了半天,还是不忍他自己强撑着,担忧道:“世子,你的伤不能沾水的,而且我看那颜色有些不正常。”
“滚!”顾宴骤然动气,眼里冷漠化为嫌恶,指着她的鼻子斥道。
沈谣被他骂的委屈,心一横,闭着眼睛勇敢道:“世子,可是你中毒了呀,那后背上明明就不对劲!”
“滚出去!”
顾宴大掌拍向桌子,震得桌上的小茶杯掉落摔得粉碎,他***过猛,喘着粗气,咳了两声,他伸手抹去唇边的血污,红着眼骂:“再不出去休怪我动手。”
沈谣央求道:“世子。”
顾宴袖子一扫,桌上剩下几个杯子顷刻间碎在沈谣鞋边,有细小的碎瓷片已经扎到脚面上了,不过好在布料够厚,没有扎到脚。
他眸色阴鸷,像淬着毒的刀子,狠狠剜在沈谣身上:“少管我的事儿,你以为你是谁?”
沈谣眼睫颤了颤,死死咬着唇瓣,最终还是哭着跑出去了。
她走后,顾宴拿过帕子,又吐了口黑血,他轻轻抹了去,随后褪亵衣裤子,拿了一块棉布沾着热水,一点点擦拭着。
每擦一小会儿,他便要歇一下,才擦了一条手臂,脸上就惨白的吓人,薄唇泛着淡淡的紫色。
他喘着粗气,目光向窗外看,沈谣拿了个小马扎坐在院子里发呆,娇小的背影毛茸茸一团,时不时拿抬一下手背,显然是哭了。
是他刚刚太凶了么?
顾宴眼里涌过一抹莫名的情绪,他不想让沈谣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就像她刚来王府的那天,他也不知道怎么了,看见笑容如棉花一样柔软的沈谣,他就下意识的想回避。
他记得那个卖货的女人,五十来岁,沈谣唤她刘娘,去街市一打听就能找到。那日沈谣情绪不大对,他便猜到出事了,果然,在他的逼问下,刘娘老实交代。
纵然他不喜欢这个官家硬给他塞的小妻子,可也不允许别人来欺负她。鞠成算是个什么***东西,也敢充当个人物出来造次。
夕阳渐渐落下去,灼热的余晖镀在沈谣的背影上,毛茸茸的一层。顾宴喘着粗气,静静看着她。
暮色一点点沉了下去,空气也变得凉爽,夹杂着槐花的香气。
院外,沈谣哭了一场后心里好受多了,她回头瞥了眼顾宴的屋子,眼神一黯,里边已经熄灯了。
徐风乍起,槐树枝子抖个不停,纷纷扬扬的花瓣落在沈谣脸上,肩上,迷茫间似大雪初降,一片白茫茫。
沈谣吸了吸鼻子,她想吃槐花蒸饭了。
翌日,天光乍亮,晨雾迷蒙,枝头上鸟儿悠扬啾鸣,沈谣早早起床洗漱,随后便去院子里摘槐花瓣。
摘完洗好后,她把槐花沥干水分放到碗里,和着面粉和盐,她又放了少许辣子,搅合在一起放到饭上随着蒸。
再调上酱油,蒜泥和糖,不一会儿,小厨房里便溢满了香气。
再弄一个鸡蛋酸柿汤,沈谣喜欢酸的,放了好几个柿子,酸溜溜的味道闻得她眉毛一颤。
顾宴醒来后便听见了敲门声,外头传来浅浅声音:“世子,吃饭啦。”
他后背疼的厉害,昨夜几乎一夜没睡,只能趴着才能稍加缓解,他眼皮恹恹的,没说话。
不一会儿,门便开了,露出个毛茸茸的小脑瓜,沈谣今日扎了丸子髻,上边插着一支桃花步摇,小脸俏生生的,眼眸弯弯。
米饭的醇香配上槐花甜腻的气味,一瞬就席卷了屋子,夹杂着酸柿汤的味道,沈谣咽了咽口水,给顾宴盛了一碗饭,一碗汤,又给自己盛了一份,然后端着碗筷走了。
顾宴抬眼,手不自然的紧了紧,喉咙的声音险些没崩住。
她这是在躲他。
沈谣坐在厅子里,哼着小调刚吃了两口便听见有人“哐哐”砸门。
她下意识看向了眼顾宴,可窗格上的花纹错落,刚好挡住了视线,她再想看去,门外砸门声越发紧凑,顾不得她再想,沈谣放下勺子,快步朝院里走去。
沈谣透过门缝瞧,拥窄的一寸缝隙里,她看见鞠成和四五个男人,她目光陡然一凛,怕不是来找事的。
她壮着胆子问:“外头何人,这是亲王府的门,你们也敢闹?”
鞠成见是沈谣,目光柔和了些,可想到她男人把他们打成那个样子,心里那股憋屈的火又燃了起来,他算准了顾宴现在中毒,身子抱恙才敢带人来的。
既然美人在此,那他就好好让美人看看,她男人到底有多窝囊。
鞠成想到那场景就忍不住搓手,放肆大笑:“沈谣,你男人打了我们,都是皇城根下的青天白民,这顿打总不能白挨吧?啊?哈哈哈。”
什么?挨打……沈谣眸里震撼,颤了颤身,原来他昨日下午出门是去找鞠成他们了?可是他为什么要打鞠成呢,难道他知道了,还去替她出了头?
沈谣还在想着,可门外可等不及,“砰砰砰”的砸门声接踵而来,“顾宴小儿,速速开门!”
鞠成仗着顾宴有伤,出口不逊,浑然不在意。
“住口。”一道少女娇喝隔墙而出,惊得鞠成一愣。
沈谣眼神清冷,声音抬高了几度:“世子爷也是你等可编排的,还不走等着我报官吗?”
鞠成被她唬了一下,也仅仅是一瞬他便反应过来了,他横笑:“美人,你还不知道呢吧,你家那位世子爷怕是要不久人世了。”
沈谣紧紧攥着手,瞪着外面:“你胡说什么?!”
“沈谣。”身后传来一道寡淡的声音。
顾宴站在门房前,披上墨色云纹的外衣,面色如常,只那双乌沉的眸子宛若呈着一碗浓墨,阴鸷骇人。
他道:“把门打开,然后过来,站我身后。”
沈谣想到他后背的伤,又联想到鞠成那句什么死不死的,心里担心,咬唇犹豫着。
顾宴:“听话。”
沈谣顺着他的意把门打开了,随后便瞧见鞠成一张可怖的脸,她慌忙小步跑到顾宴后边,手蹭过他衣袍时,轻不可察的蹭到他的手,温热,带着让人安心的感觉。
鞠成见顾宴好端端站在那儿,眉毛挑着,脊背挺的笔直,仿佛没受过伤一样,眼尾带着一丝匪气,鄙夷的盯着他,心里顿时怯了几分。
他壮着胆子往前迈两步:“看什么,就说你呢。顾宴,还以为自己是那高高在上,含金钥匙出生的世子爷呢?我呸,今儿你要么乖乖的跪在地上叫我一声爷爷,要么就别怪哥几个不客……”
话还没说完,鞠成便哀嚎一声,捂着眼睛跪在地上,左手缝隙里很快就淌满了血,他痛苦的嚎叫着:“眼睛,我的眼睛!啊,好疼啊眼睛!”

嫁给失宠世子后免费阅读

沈谣被眼前突如其来的情景晃花了眼,鞠成的眼睛怎么突然就受伤了?是顾宴打的吗,可是她分明都没见他抬手,难道周围还有别人?
意识到这点沈谣有些害怕,那人功夫想必十分了得,没出什么声就把鞠成弄瞎了。顾宴现在后背有伤,还不知道是不是中毒了,若是来的是仇人……沈谣咬唇,他失了势肯定不少眼红的来刁难。
想到这儿,沈谣挡到顾宴前面,小小的身子因恐惧微颤着,她轻声道:“世子,你快回屋吧,这里除了鞠成他们肯定还有人暗中埋伏,太不安全。我与他们无冤无仇,他们不会动我的。”
顾宴眉梢一动,用内力感知四周,并未危险气息,他反问:“你从哪看出危险的?”
沈谣目不转睛的盯着前边,手拦在顾宴腰身前,做出抵御***:“鞠成呀,他不知道被谁打伤了眼睛,那人在暗,是好是坏都不知。”
顾宴垂眼,看她娇小的身板明明已经害怕的不行了,竟还挡在自己前头,若真是有危险了,难道他堂堂八尺男儿要靠一个小姑娘保护吗?
可偏偏是这份小心翼翼的柔软让他心肠莫名触动,他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方才是我。”
沈谣讶异转头看着他,眸里迷惑。
顾宴补了一句:“用出来时捡地上的碎瓷片打的。”
沈谣这才恍然大悟,低头看着自己笨拙的***,突然有些尴尬,腮粉粉的,不知所措。
顾宴眼里难得挂着一抹笑,与素日清寒不同,那笑意直达眼底,像是春日里一汪清泉,漾着温柔,他抬手刮了刮沈谣白嫩的鼻尖:“傻姑娘。”
门外壮汉见鞠成眼睛被打瞎,面上都挂着惧意,可又不甘心被这么个失宠的货色吓跑,他们大喊:“顾宴,你青天白日的残害良民,我们这就去报官,你肯定会遭报应的!”
随后作鸟兽散去,地上滚着的鞠成见他们跑了,心有不甘,怨恨的看着顾宴,却也不敢在说什么,他牙齿打颤,露着口水:“你……你等着!”
众人散去,沈谣和顾宴之间的气氛有些怪怪的,她脸颊有些烫,也不知道怎么跟他说话了,微风缱绻的在她们间打着旋又忽的散去。半晌,她匆匆道:“我去关门。”
小跑着跑到铁门那儿,沈谣回想着方才那句傻姑娘,语气是十分温柔的。他怎么会突然这么叫她,她又哪里傻了嘛。
沈谣偷偷回头瞥了眼,见顾宴还站在儿,也在看向她,阳光落在他清隽俊朗的脸上,镀上了一层朦胧的光晕,笔挺修长,芝兰玉树般,她匆匆转回脸,催促道:“世子,你快回屋吃饭吧,不然就凉了。”
她伏在门上,小指头拨弄着锁栓,无意识的抽放着,就想等着顾宴先进屋。
又过了一会儿,顾宴回屋了,沈谣松了口气。
她不是个矫情的人,可心里若说没有一丝感动是假的。
在她的潜意识里,顾宴根本不会管这些事儿,更不会替他出头。可事实如今就摆在这儿,他不知道从哪打听到鞠成他们,出手教训了一顿,可这些他都没有说。
沈谣偷偷瞥了眼屋里,顾宴背对着她,正慢条斯理的吃饭,好像胃口很好的样子,汤也喝的干干净净,往日他都吃很少的。
看到他进的香,沈谣就放心了,把门锁好。
可方才鞠成那句不久于人世还是令她胆战心惊,联想到顾宴后背乌紫色的血,若顾宴拖着不治真有什么好歹,她会一辈子都不安的。
沈谣在院子里转了好几圈,时不时朝屋里瞄,好几次都被顾宴看见了,她就装作散步的样子。
一下午过去,沈谣都无心干活,更腾不出心思出门买东西。
她这副心不在焉的样子都看在顾宴眼里,他好笑的看着她四处转悠瞎忙活,小脑袋瓜几次欲言又止的,忍不住笑。
“沈谣,来一下。”
得到这句招呼,沈谣如获至宝,放下手里擦拭了不下十遍的白瓷杯,朝东厢走去。
顾宴手点点床对面的红木椅,眼神示意她坐下。
沈谣乖巧的坐在他对面,俏丽的小脸有些蔫,手交握着,白皙的指节无意识的动着。
顾宴半闭着眼睑,似是有些疲倦,脸色苍白,淡淡道:“问吧。”
沈谣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忙问:“你中毒了吗?”
顾宴点头。
担忧变成事实,沈谣干净的杏眸一下子染上雾气,声调也变了:“那你会死吗?”
顾宴见她害怕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鞠成那下了料的石头让他吐了两天血,却不会真让他丧命,不过是一些见不得台面的小把戏,比起他那个皇叔来说,简直小题大做。
可沈谣如此为他担心,还挤了几滴眼泪委实让他心里不是滋味,好多年了,他还会第一次看见有人为他哭。
一丝玩味的心思驱使着他逗弄沈谣,他抿了抿唇:“约莫是会的。”
沈谣眼泪一下就流下来,她抬手抹却怎么都抹不完,她慌乱的站起身,耳旁失聪了般,嗡鸣声震耳欲聋,起身就要走。
顾宴反手拽着她手腕,脸色微变:“去哪?”
沈谣鼻尖红彤彤的,她一哭就过敏,眼睛那儿红成一片,染在白皙的皮肤上触目惊心。她声音呜咽:“我去找大夫,你不能死呜呜呜,我去把汴京城最好的大夫找来。”
顾宴拽着她的胳膊,借着里拉到怀里,他小心的替她擦拭着眼角,叹了口气:“怎么老是哭呢。”
沈谣不让他擦眼泪,挣扎着要起身,娇娇软软的哭声一下一下,直达到顾宴的心里。
他捂着胸口,那儿有一丝疼。他想了一下午的事儿终于在此刻落了定,明白的说,是沈谣强烈的反应更坚定了他的心思。
趁着她对自己情根深种前,拔掉。
沈谣推搡道:“世子,你别拦我了,你都中毒这么久了,不能拖了,快松开我!”
怀里的小人儿不住的扑腾,顾宴掰着她的手腕,随后身子前倾,拥抱到了一起。他下颌抵着沈谣的颈窝,满鼻满眼都是她身上清甜的槐花香气,顾宴阖上眼睑,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意味:“沈谣,我不会死,这毒也不会死人。”
察觉到她想说话,顾宴捏了捏她腰间软肉,耐心道:“听我说。”
“沈谣,我是一个烂人,不值得你守在我身边。若不是你今日提醒,可能暗处还会有人,我都差点忘了这层。我仇家无数,如今落魄,麻烦会一个一个找上门,你是我的妻子,他们自然也不会放过你。”
顾宴松开她,目光沉静的看着她:“你今天挡在我前头我很感动,你为我哭我也感激,你是个好姑娘,不该陪我在这阴晦泥潭里挣扎。你走吧,回沈家去,我会写上和离书,你我从此任何关系都没有,你做你的沈家二姑娘,也就卷不到这些污秽里。”
沈谣一时间说不上什么心情,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眼神从担心变成惊讶再到失望。他好几天都没提撵她走的事儿了,如今是反悔了吗?
胸腔不断涌着委屈夹杂着伤心几乎要将她吞没,她眼眶通红,懵然的看着他。
良久,她费力翻卷舌头才艰难找到声音,轻轻问道:“世子,你要撵我走么?”
顾宴皱着眉,眸里不可遏制的划过一丝刺痛,却被他很快调整好。他定定的看着她:“嗯,你不适合我,你这样娇弱的小姑娘待在我身边只会是累赘。”
沈谣眼前一片模糊,紧接着有什么砸落到腮上,泪珠子断了线的流,她拿手背飞快抹掉,哽咽道:“世子原是喜欢年岁大的么?”
顾宴被她问住了,他何时喜欢年岁大的,他分明喜欢……
看着沈谣梨花带雨的样子,他狠下心别过脸,声音也冷了下来:“与你何干?你嫁过来本就是官家的意思,本世子自然看不上,这汴京城的女子里是谁都可以,唯独不能是你。明日一早,我不想在这院子里再看见你。”
夹枪带棒的话扑面而来,沈谣怔了良久。
顾宴他那么冷静,那么自持,就连说出来的话都平静的仿佛是家常话一样,他是真的不要她了,沈辞鼻尖一酸,随后起身哭着跑了。
月色如银,四周静谧的很,只有哗哗的风声伴随着树叶作响。小厨房里还点着灯,沈谣看了眼,案板上是她白天切好的食材,本打算晚上做饭用的。
她吸了口气,眼睛疼的厉害,不想再哭了,拎着裙子跑回西厢。
东厢的顾宴咳了好几声,愣怔的看着眼前红木小椅出神,干净的椅面上仿佛还留着她身上的香气。
夜幕一点点落下,窗外呼呼刮风,乌云遮住明月,仿佛暗示着明日要下雨。
顾宴仍然保持着沈谣走时的***,漆黑的凤眸隔着花厅望着西厢,瞧那里燃起灯,又灭掉,明天醒来小丫头应该便走了罢。
是他亲自撵走的,他又在问什么呢?
顾宴闭上眼,满是槐花树下那个穿着娇粉色罗裙的小姑娘,肌肤雪白,双眸盈盈,眉眼纤细又温婉,冲他小时,腮边还会有两个浅浅的小梨涡。
想到这儿,胸腔便传来阵阵痛意,顾宴猛烈咳了几声,牵动着背上伤口,顿时传来温热蠕湿的感觉,结好的痂又撕裂开来。
红烛兀自燃着,屋内一灯如豆,他静静的枯坐了一夜。

小说推荐

以上就是给大家带来的嫁给失宠世子后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喜欢的朋友,请推荐给您的朋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