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侦笔记(陆俊迟苏回)

刑侦笔记(陆俊迟苏回)

导读:陆俊迟苏回小说————刑侦笔记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清韵小尸所著,讲述了一起残肢案的侦破陷入僵局,重案组组长陆俊迟去华警求教。陆队长原本以为会得到一位德高望重老教授的指点,

小说介绍

陆俊迟苏回小说————刑侦笔记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清韵小尸所著,讲述了一起残肢案的侦破陷入僵局,重案组组长陆俊迟去华警求教。陆队长原本以为会得到一位德高望重老教授的指点,

陆俊迟苏回小说简介

所有的生物都会杀戮,几乎毫无例外,但所有的生物中,只有人类为了快感而杀戮……
——马克·吐温
七月的华都,天气已经非常炎热,特别是中午的那段时间。
炽烈的阳光照射下,柏油路面上蒸腾着热气,临近的空气都有些扭曲。
正是午休时候,沙子厂旁边的空地上有些安静,只能听到树上偶尔的蝉鸣声,那些虫子似乎也已经倦了,间歇着发出不太明亮的声音。

刑侦笔记陆俊迟苏回全文阅读

五个精力旺盛的孩子拿来了一颗足球,占领了这片空地。
那几个孩子刚刚进行完了最后的期末考试,犹如在等待宣判的***,在成绩还没出来前,进行最后的狂欢。
他们才不管天气有多热,跑得汗湿了衣衫就索性脱下上衣,发泄着因考试带来的紧张和郁闷。
孩子中个子最高的那个把球传得猛了些,飞转的足球忽然击向了一旁停着的一辆废车,发出了嘭的一响,随后传来哗啦一声。
汽车的前挡玻璃早就有了裂痕,这样的一击让那钢化玻璃应声而碎,细碎的钢化玻璃渣落在了前排座位上。
孩子们一时愣住了。
“大轩……现在怎么办?”有个瘦子意识到闯了祸,有些害怕地回望那个闯祸的高个子男孩。
高个子是这几个人之中年岁最大的,名叫杨子轩,他也是这群孩子的头儿。
杨子轩往四周看了看,除了他们几个,四下里空无一人。
他正是半大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年纪,杨子轩淡定下来和其他的几位孩子说:“别怕,就是辆废车,车主早就不在了,我们把球拣出来,然后去别处玩。”想了想,他又补充了一句,“这件事你们谁也不准和别人说!你们爸妈都不行!”
孩子们很快达成了默契,走到了车的前面。这辆车的确非常废旧,灰尘一层又一层覆盖地覆盖着,上面都是风吹日晒雨淋的痕迹,让人看不出车身的本来颜色。车身上有的地方油漆已经脱落,一些缝隙的里甚至长出了嫩绿色的小草,给死灰般的老旧弃车增加了一点生机。
挡风玻璃破碎,让孩子们得以看到车的内部,里面虽然车饰陈旧,但是远没有外面看上去那么狼藉,几处座椅还是干净的,杨子轩指了孩子里较为瘦小的一个:“蚂蚱,我们把你抱上去,你去里面,把球拣出来。”
那叫做蚂蚱的瘦小孩子欣然接受了任务,郑重地点了点头。
孩子们趁着没有大人在,马上开始了行动,蚂蚱被其他几个大点的孩子抱着,上到汽车的前盖上,然后利索地爬入了车内。
“小心别被玻璃划了。”杨子轩叮嘱他,孩子们的心里有些忐忑,如果蚂蚱受了伤,那这事就可能兜不住了。
蚂蚱应了一声,他小心翼翼地矮下身,很快在后座的位置上,发现了那颗球。
然后车里传来蚂蚱惊讶的声音:“咦,这辆车的后座下,放了一个木头匣子。”
“什么匣子?”
“这么旧的车子,怎么还会有木匣子?”
“匣子是装什么的?”
孩子们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蚂蚱临近了那个匣子,鼻子动了动:“这个匣子有点大,味道……有点奇怪……”那味道他有些说不出来,似臭非臭,有一种说不上来的霉味,可是那奇怪的味道,又被一种让人闻起来不太***的香气掩盖,就像是衣柜里妈妈放置的樟脑丸。
蚂蚱想要打开匣子,晃动了几下没有打开:“这匣子上锁了……”
眼前的景象,大大激发了这些孩子们的好奇心,他们感觉自己好像发现了被主人遗留的宝藏。
杨子轩迅速决断:“你把箱子抱出来我们看看。”
一旁的瘦子有些犹豫:“这样……不太好吧?”
“反正是没主的废车,这车我记忆里都放这里好几年了,我们就算拿走什么,也根本不会有人知道。”杨子轩理直气壮,“再说了怕什么,我们就是看看,大不了等下再放回去。”
蚂蚱犹豫了一阵,先把足球扔了出来,然后又把箱子抱了出去。
杨子轩接过了那个匣子,瘦猴他们又把蚂蚱拉了出来。
蚂蚱人如其名,像是只灵活的虫子,从汽车前盖上轻轻一跃而下。
杨子轩低头看向手里的东西,那是一个沉甸甸的木头匣子,看起来比装高档红酒的木头盒子还要大一些,上面有一把小小的锁。
杨子轩也注意到了箱子那怪异的味道,他晃动了一下,从木头的缝隙里,漏出了一些白色的细末。
“这不会是……那啥吧?”有个孩子怯懦道。
“不像……”杨子轩摇摇头,他在电视上看到过,那种东西是细细的,眼前的白色粉末却有点粗糙,在阳光下折射着光,像是什么化学试剂。
“大轩,算了,把箱子放回去,我们走吧。”瘦子觉得这箱子有些说不出的古怪,小声嘀咕,“我有点怕。”
“真是胆小鬼!里面又不可能有鬼,还能吃了你不成?”杨子轩不愿意放弃,他从一旁捡了一块石头,对着锁砸了几下。
木匣子不堪重负,喀拉一声后,很快歪开了,然后他伸手打开了盒盖。
一股更浓郁的味道飘散了出来,杨子轩忍不住捂住了鼻子。
其他的几位少年凑过头来,随后露出了有些失望的神情。
那是一匣子满满的白色粉末状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化学品。
“我还以为是什么宝贝呢!”杨子轩觉得有些丢了面子,把箱子丢在了地上,随后踢了一脚。
箱子翻倒了,从白色的覆盖物中,露出了一点什么东西。
“里面,好像是有东西的……”蚂蚱皱眉说,他打大着胆子伸手去拉其中一个条状物,那东西细长长的,摸起来有点软,顶端还带着指甲……
杨子轩也蹲下身,把白色的东西扒拉开,这下子孩子们终于看清楚了。
白沫的覆盖下,那是一双手,准确地说,是一双交叠着的惨白色的人手,看上去像是万圣节的恐怖道具,但是绝对不会有道具做得如此逼真……
手臂的断口处虽然早已不再流血,但是还是看出皮肉的边缘,以及里面的森森白骨。
啊啊啊啊啊!!
我的妈呀!!!
几名孩子发出惊声尖叫,纷纷落荒而逃。
半分钟之后,脸色惨白的杨子轩大着胆子从路那边远远跑回来,伸出脚来勾了一下,捡走了那颗被遗忘在一旁的足球。
.
意外的发现打破了夏日午后的宁静。
少年的父母们很快拨打了报警电话,这样的一起案件,引起了分局的重视,他们由分局的刑警张队长带着勘查过现场后,很快评定,认为无力侦破,尽快申请了重案组援助。
分局的几名警察拦起了警戒线,等着总局重案组的人来现场交接,好把这个烫手山芋扔出去。
烈日下,太阳照得明晃晃的,把几辆废车晒得滚烫,连个避荫的地方都没有,多待一会就快中暑。
这现场实在是没什么好看着的,附近的人听说了这件事,都觉得可怕又晦气,躲得十万八千里远,方圆百米连个来看热闹的人都没有。
两名警察被留下来,负责看守现场,他们实在无聊,就蹲在不远处闲聊着。
这两个人一位是刚毕业不久分配过来的实习小警察,一位是做了十几年基层,头上已经开始秃顶的老刑警,闲话八卦之中有着明显的代沟。
老警察点了根烟,先开了口:“想不到最近这么不太平啊。”

刑侦笔记陆俊迟苏回免费阅读

小警察没见过什么世面:“不知道是什么人做的,看着那手,我心里泛着凉。咱们分局的法医来看了没?”
“看过了,都没敢动,说是女人的手。物鉴也来过,车里虽然是废车,却干净得很,有效指纹只有几个,后来比对出来是那些发现现场的孩子留下的。我估计,等下总局的人来了得从查一遍。”
小警察一愣:“又是女受害人啊?最近好像几个大案都是女受害人。”
老警察见怪不怪:“受害人女性多,犯罪人男性居多,这男女比例,越发失调了。”
小警察忧心忡忡:“那这案子听起来难度挺大啊,断手上也没写名字,连受害人的身份都确认不了,怪不得队长一看就马上叫了重案组来。”
老警察吸了一口手里的烟:“我看这个案子,重案组来了也不一定能行。”
小警察听到这里,忍不住辩驳几句:“那可不一定,我听我师兄说过重案组那个陆队长,年纪不大,是留洋回来的,脑子活络,一升上来就破了好几个大案,局里的几位老领导都很喜欢,重点培养呢。”小警察说到这里又补充着,“听说人还挺帅。”
“当警察关键是能破案,帅有屁用。”老警察有点听不得外国的月亮圆,“再说了,那些外国的技术?搬过来得水土不服吧。”
小警察觉得他的观念老了:“罪犯又不分国界,就算技术没到位,理念相通啊。有的东西,比如那什么,犯罪心理画像,还有一些侦查手段,国外的就是厉害。”
老警察呵呵道:“洋方法未必好使,看看我们总局,前几年好不容易折腾起来一个行为分析组,过了两年又散伙了。”
两个人正说着,从对面走过来一个年轻人,是个身材瘦高头发微卷的小少年,过来和他们打了个招呼。
两名警察急忙站起身来,老警察背后刚议论了人,这时候有点心虚,夹着烟头心想这不会是那个什么陆队吧?看起来也太小了点。
那少年自报了家门:“你们是分局的吧?我是重案组的乔泽。”
老警察刚松了一口气,乔泽就皱眉道,“把烟掐了,这是现场呢。”然后他的目光在现场扫了一圈,“你们领导呢?来了吗?”
两名警察听了这话,心想,果然是重案组的,小孩人不大,口气不小。
但是俗话说的好,官大一级压死人,分局的见到总局的就觉得矮了半头,更别说人家是重案组的,老警察赶快收了烟乖乖说:“我们领导查访呢,我马上发信息把他叫回来。”
.
华都,又被称为花都,这是一个拥有两千五百万人口的超大型城市。
华都之中一共有九大警区,上设总局,在总局刑警部外,另外设置了重案组,应对的就是这种线索甚少,十分恶劣的刑事案件。
此时,重案组的组长陆俊迟也赶到了现场,他把车停在了不远处的停车场,然后步行过来。
陆俊迟走了一段,已经远远看到了警方拦着的警戒线,他快步穿过了沙子厂旁边的空地。
空地是以前是沙子厂堆放沙土用的,为了和周围的空间隔开,在空地的尽头有一面围墙。
这里废旧的汽车不止一辆,少年们的足球就是击中了其中最老旧的那一部。
陆俊迟停下了脚步,远远看了一会,随后快步走近。
分局查验过的案子,接到这边以后还要按照流程从验一遍,保证没有错漏,总局的物鉴何伟已经到了,抬起头来和他打招呼,“陆队长。”
陆俊迟冲他一点头,撩开警戒线,走了过来。
在废车旁,一位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的白净少年手拿记录册,正在毫不留情地吐槽着分局的刑警队长,那人正是重案组内年龄最小的警员。
“……下次有这种情况,接到报警判断情况以后就等我们来,低调处理,你看你们这呼啦啦过来了好几个人,还四周走访,简直是把事情弄得人尽皆知,要不是被我们的网监发现,早就上热搜了……”乔泽的语速很快,说着话指了指自己的手机。
分局的老刑警队长年岁大了,手机都很少玩,被他说的有点懵,他凝神去看,少年手里的手机上打开的是一个他平时不曾见过的软件界面。
老队长略有歉意道:“我们以后一定加强网络监控……”
乔泽收起手机叹了一口气,感觉这老队长和他不在一个频道上:“关键点不在于这个!凶手把东西放在这里,还做了防腐处理,说不定是要回来查看的,本来我们查完了现场,可以做个监控布置守株待兔,您这一折腾,凶手肯定不会过来了。”
“乔泽!”话正说到这里,陆俊迟低声叫了一声少年的名字,提醒他给老队长留点情面。
那少年回头,马上会意,不再放马后炮,转头对老警察道:“张队长,如果下次看到情况不对,探查后,保护好现场,一定第一时间联系我们重案组……”
说完这句话,乔泽就连忙跑到了陆俊迟身边,换了一副表情,乖顺地叫着:“陆队。”
陆俊迟嗯了一声,他站在阳光下,身姿颀长,面容冷峻,只穿了一件简单的衬衣,领口并未扣紧。
陆俊迟人如其名,长得十分英俊,朗眉星目,鼻梁高挺,他的那种英俊看起来有些攻击性,可交流起来却又让人觉得他十分绅士,细致而又耐心。
陆俊迟今天穿了一件深色的衬衣,在这暑气渐消的夏日,深色十分吸热,可他身边的温度,却比一米开外低了几分。
自从汽车工业改变人类历史之后,每个城市里就开始出现一些废车。它们孤零零的停放在城市的某处,像是一座小小的汽车的孤墓。
那些废车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主人所遗弃:老旧,故障,车祸,车主发生意外……
一旦废车的处理超过它的价值,遗弃它就成为了一种选择。愿意把废车按照流程注销的实属少数,很多的废车就被停放在路边或者是无人注意的地方。
陆俊迟看了看那几辆废车,伸出手挽起了袖子直到手肘,带上手套问:“案情交接了吗?”
乔泽说:“这个匣子是被几个踢球的小孩发现的,当时他们惊慌失措,现场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事后警方已经找那几个孩子录了口供,这辆废车停在这里至少有五年了,匣子原本是放在车后座的下方的,他们好奇就拿了出来,没有想到打开以后,看到了一双手……”
陆俊迟转头看向了已经被法医收入不同袋子里的两只手,隔着一层塑料膜,可以看出手指纤长,指纹,掌纹都很清晰。
那是一双女人的手,这双手被砍下来显然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被做过一定的防腐处理,显露出一种苍白的灰败色。
手是无比安静而鲜活的,像是精美的艺术品。
分明是人人身上都有,随处都能够看到的东西,如今看来却是那么陌生,让人心生恐怖。
它被人用刀具从身体上生生分离开来,仅是看着就可以体会出里面的痛苦。
而且它出现在了一个它不该出现的地方。
这双手的主人谁呢?
害她至此的凶手又会是谁?
“其他的有什么发现吗?”陆俊迟掏出手套戴上看着现场,推断着情况。
乔泽摇了摇头:“车子里只找到了几枚孩子的指纹和脚印,盒子上没有留下什么有效痕迹,估计要等进一步的化验结果。”
陆俊迟微微皱了眉,听起来,这发现断手的现场太干净了。甚至没有反复查看的迹象,难道凶手就是为了把这双手储存在这里吗?
现在首要是要确定死者的身份,可是这双手能够提供的信息却很少。
城市里茫茫人海,流动人口众多,失踪人口也有不少,仅仅靠一双手的残肢,指纹,血型,DNA,伤痕分析,这些东西不足以让他们确认死者的身份。
乔泽继续汇报道:“对了,还有,我这里已经让人去查这辆废车的车主身份了。”
“这东西肯定不是车主留下的,没有凶手会把自己的战利品放在自己的车里。”陆俊迟说到了这里,忽然想起了什么,他转身对乔泽说,“打个申请,调动分局警力,查找本城区内所有相似的废车,寻找车里有没有类似的匣子。”
这个城市里,有数以千计的废车,陆俊迟有种预感,也许,其他的车里也会有类似的信息。
乔泽得了队长的令,忙道了一声:“是!”

小编推荐理由

刑侦笔记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