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你马甲有点多(云苒萧湛)

夫人你马甲有点多(云苒萧湛)

导读:云苒萧湛小说夫人你马甲有点多免费完整版已上线;作家佚名所写;夫人你马甲有点多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萧湛,青洲大陆“第一公子”,文才武略,世人敬仰。 云苒,女扮男装“第一商人”,家财万贯,名满天下。

小说介绍

云苒萧湛小说夫人你马甲有点多免费完整版已上线;作家佚名所写;夫人你马甲有点多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萧湛,青洲大陆“第一公子”,文才武略,世人敬仰。 云苒,女扮男装“第一商人”,家财万贯,名满天下。

小说简介

 他来自现代文明,一直苦恼遇不上同类。 她也来自现代文明,一心一意只想回家。 为朋友,云苒化身冒牌新娘,代嫁只为了查案。 为国家,萧湛变身冒牌新郎,代娶只为了查访。 新婚夜,揭开头盖。 假娘子遇上假夫君。 她傻眼:卧槽,竟是被她调戏过的俏冤家。 他玩味:哈哈,竟是他找了半年的小妖精。

夫人你马甲有点多免费阅读

第3章洞房,冒名成夫妻
四年前,云苒就来到了这个神秘的异世——青洲大陆。
青洲大陆本是一个幅员辽阔的泱泱大国,但因天灾人祸,大国分裂为四国十六部,百余年间各据一方,各有政权,彼此各有侵扰。
简单来说就是:这是一个诸王争霸、英雄倍出的封建君王制世界。
四年前,云苒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身在一农妇家中。
她的记忆是残缺的,隐隐约约中她记得自己好像是被一块名叫“八卦盘”的东西送来了这里。
后来她敛起绝色容貌,女扮男装,游走四方,认得了不少江湖人氏,以及王侯贵族。
最后得知八卦盘乃是天下第一神尼世代相传之圣物。据说得之可以开启一个神秘世界,那个世界藏着一个惊世秘密。
云苒猜想这个惊世秘密,可能就是时空穿越——八卦盘是时空媒介物,它能把别的世界的人送到这里,反之,或许也能把这里的人送回原来那个世界。
为了离开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封建社会,她从东越来到南齐,但为了寻找形踪飘忽不定的无心神尼,想找回八卦盘,因缘际会之下结识了宛容。
宛容为家族所弃,却在机缘巧合下拜了神尼无心为师,学习医术。
这丫头很野,不像那些名门闺秀一个个受礼法拘束。
这脾性,倒是极合云苒胃口。
为了获得八卦盘的线索,云苒跟宛容私下做了约定。
只要云苒肯帮她调查出母亲的死因,她就帮云苒从师父那偷出八卦盘来给她。
查案对于云苒来说小事一桩,可她没有想到的是,宛容还未归家就被定下婚事,要她嫁给一个病秧子小侯爷。
考虑到宛家境复杂,吃人不吐骨头,云苒义字当头,决定替宛容走上一遭。
于是,大婚当日,她出现在了宛府。
*
宛容和澜山的新房设在听风楼。
一进门,梁姑姑就让人给六小姐沐浴更衣。
云苒很配合,沐浴、更衣、修面、描眉、点唇……盖上红盖头,最后赶鸭子上架一般,她被送出去成了大礼。
等拜完天地,她又被送回了洞房。
说真的,来异世已有四年,云苒参加过大大小小好几个婚宴了,却是第一次当“新娘子”,都要被人折腾坏了。
早知这么累,她说什么都不会玩这个“副本”。
此刻,洞房内静悄悄的,听说是澜山病得不轻,就连拜堂都是别人帮着拜的,所以,闹洞房这一环自然是免掉了,房内的奴婢也已退下。
“咳咳咳……”
新郎倌在咳,声音略显低沉,也不知什么时候会翘掉。
“娘子,为夫病弱,今日怠慢,还请娘子多多海涵……”
一个颇为虚弱的清亮嗓音钻进了耳朵。
云苒端坐着,凝神细辨:咦,不对啊,这声音太耳熟了——记性超强的她,只要见过面,说过话,她的记忆库就会有存档,一旦再次遇上那个人,听到那个声音,她就会记起来。
难道遇上熟人了?
她不觉眯了眯美眸,心脏处咯噔了一下。
“娘子,为夫这厢有礼了……”
那病殃子好像在冲自己鞠躬。
说真的,在南齐这个鬼地方,男子都文文弱弱的,软趴趴没半点阳刚之气——这种病殃子一听就是那种“妈宝男”。
这四年,她在东越、南齐、北燕混得风生水起,就没见过几个看得上眼的男人过,嗯,半年前被她调戏过那位还不错……
“娘子,为夫这就帮你掀了这盖头……”
病殃子欺近,带来一阵熟悉的暗香,好像是苍木香,紧跟着,头上的红头盖就被挑走了。
云苒但觉眼前陡然一亮,一抬头却看到了那张妖孽似的俊脸……
卧槽,竟然是他!
在她惊愕的瞪视中,一身大红喜袍的俊美男子先是一怔,而后一抹玩味的笑一层层在他灼灼如烈火一般的眼睛里荡了开来,紧跟着他扬眉,又惊又喜地低笑出声:
“啧啧啧,真是想不到啊,小妖精,我找了你大半年,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冤孽啊!
怎么就好巧不巧,竟又遇上了这个冤家?
云苒不觉头大如斗。
要不,直接溜之大吉得了?
半年前,云苒带队到南齐的东都做生意,赚了大票银子,回程时喝了酒,偶遇一位仙谪似的美男,一时酒精上脑,与其打赌赛马,输的人要做对方三年侍从。
结果,赛马不分上下,两人直接上手切磋,大战三百回合之后,少年突然旧疾发作,败下阵来。
云苒趁虚而入,把他吊到了树上,还取笑了他一顿。
最后,云苒拿了他的匕首,又夺了他的赤血宝马,扬场而去。
原以为世界这么大,他们哪有那么大的机缘再遇上,结果,半年之后,他居然成了她“新婚丈夫”。
我滴老天爷啊,你也太会玩了。
*
“你不是澜山。”
拉回思绪,云苒盯着面前这个新郎倌,很肯定地落下一句。
这人温温如玉,气质高贵,不是普通的富贵公子,应是当今朝堂上的名门之后。
重点,他有两个身手不凡的手下,当初他们发现她把这贵公子给欺负了,一怒之下曾围攻她,差点就把她给逮住,亏得她有同党,才脱了困。
她记得清楚,当时那两个手下叫他:三公子。而澜山是澜家第五子,人称澜五少。
此刻,溜是没法溜了,只能道破他的身份,扛到底。
与此同时,云苒心下浮现层层疑云:此人身份应该极为尊贵,半年前被她抢走的赤血宝马,乃是西梁赠于南齐的上等军马,总共百匹,被养在南齐第一马场,那边专为南齐培养优质军马,等闲富贵人家根本用不起。
哪怕是震西侯澜大将军的座驾也不见得敢用赤血宝马。
此人冒牌名澜山,入赘宛家,所为何来?
重点中重点,澜家知道吗?
这些问题,全在她脑子里闪现。
“你也不是宛容。”
一袭红罗,玉带束腰,冒牌新郎倌萧湛抱胸笑吟吟看着她,目光很放肆,滴溜溜道破她是冒牌新娘。
半年前遇上时,她一身墨色男儿装,坐在浑身雪白的白马上,英姿飒飒,今日她一身女红装,却若那名贵的红牡丹,雍容而富贵——不过,这绝对是一朵带刺的牡丹,扎手的厉害。
云苒呢,曾以为男人穿红衣裳,俗到不能再俗,偏偏这喜服穿到这个男人身上,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风华绝代。
特别是他笑起来时,简直能颠倒众生,可令天地黯然失色。
唉,作为一个男人,有必要长这么好看吗?
最最有意思的是:宛澜两家联姻,新娘子是冒充的,新郎倌也是冒充的,天下还有比这更有趣的事吗?

夫人你马甲有点多全文阅读

第4章洞房,调戏
云苒想着,不觉皮笑肉不笑了一下:“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不是宛容?”
“哦,原来你就是宛容啊!”
“没错。”
“行啊,那我就是如假包换的澜山。既然你我这么有缘,今日拜堂做了夫妻,那我们就不能辜负春宵。正所谓春宵一刻值千金啊,来来来,娘子,我们快点洞房吧!”
这个不知名的新郎倌一脸嘻皮笑脸,伸过了魔爪,想讨她便宜。
洞你个头。
滚蛋。
云苒冷哼一声,一掌想把那手打回去,可萧湛早有防备,半路改道想要扣她的手,速度之快,令人惊骇。
不过她云苒从来不是好惹的,哪能如他所愿。
就像变戏法似的,她变出了一把小巧的匕首,伴着一道耀眼的流光,新郎倌神色一收,立刻回防,退开,姿态甚是从容。
那匕首可是件好东西,削铁如泥,稍稍一划,必皮开肉绽。
“哟,为夫赠你的信物,你居然随身带着,看来你真的是喜欢我喜欢的紧,等不及我找上门下聘,就直接跑来嫁给我了!既然你我两情相悦,叙旧就先不叙了,我觉得我们还是早点睡吧……”
萧湛笑得没个正形,说话有点色眯眯的,一味在嘴上吃她豆腐——平常时候他可不这样的,但一遇上这个丫头,他就想调戏,谁让她半年前调戏他来了,他可是相当记仇的……
云苒看了一眼手上这亮铮铮的匕首,没错,这正是当年她从他身上抢来的,名唤:斩风。
这匕首,又小巧又锋利,甚是好用。故,她一直带在身上。有时还会想起它的主人。
此刻,被它的主人调戏,她也不生气,扯掉头上的红盖头,浅笑若花,娇滴滴道:“想睡我,那还得看我手上的匕首答不答应?怎么,半年前没打够,你还想再和我大战三百回合吗?”
萧湛吟吟而笑,清隽的眉目间,尽是耀眼的光芒,照亮了他那张俊美的脸孔,“我是想和你大战三百回合,不过,战场可不可以放到床上?我更喜欢你下我上的大战到天亮……”
可恶。
这该死的登徒子,又占她便宜。
云苒心里暗骂了一句,脸上却扬起笑靥,但见她右手执匕首突然发难。
早有防备的萧湛立马迎战。
谁料她竟突然煞住步子,左手往他脸面上一撒,一阵异香荡开时,他立马扶着床架子缓缓软了下去。
着道了。
萧湛暗暗叫了一声,却没有大变脸色,反而“扑哧”一声低低地笑出声,俊气的脸孔扬起比花还明艳的笑容:
“半步倒。我说娘子,你难道是无心神尼的关门弟子?如果你觉得为夫用这样的身份娶你委屈了你,你可以自报家门,回头我必三媒六聘正式去圣医馆下聘,择良辰吉日正正经经娶你过门……干嘛在我身上用药?多伤感情啊!久别重逢,应该亲亲我我才好。”
云苒也笑得***灿烂,这人果然厉害,只闻了一下,就知她用了“半步倒”,是个狠角色。
“说,你叫什么名字?假冒澜山意欲何为?”
她以匕首指着他的咽喉,不再废话。
“这应该由我问你才对吧!小妖精,你为什么要来冒充宛容?想干嘛?”
这厮很沉得住气,竟一点也不惊慌,无比从容地反问了一句。
云苒以匕首挑起男人的下巴,动作甚是轻佻,“哎,病殃子,现在是我问你,不是你问我,合作点行不行?要不然我会在你脸上划上一只乌龟,那就不好看了,对吧……”
“哎哟,我好怕怕哦!”
话是这么说,可他脸上哪有怕的味道,尽是邪邪的坏笑,笑罢竟吹了一记口哨。
不好,这是个暗号。
可等她意识到这个问题时,有人已破门而入,几乎同一时间,刀剑噌噌出鞘,有两个黑衣侍卫快步逼近,在看到地上的新郎倌后,脸色微变,齐声惊唤道:“公子,您没事吧!”
“没事,没事,把门关上,我家娘子,你们的夫人,正在和我闹着玩呢!”
萧湛笑得风清云淡。
两侍卫瞪大眼:“……”
这架势,怎么看都不像玩吧……明明是被挟持了好不好……
其中一个侍卫把门关上,另一个侍卫瞅了瞅新娘子,当即失声低叫:“怎么又是你?”
这时,前一个侍卫也认出来了,脸上顿时冒出豆大的汗珠子,心想,怪不得公子会失手,原来竟是半年前那个神秘抢马贼,如今竟变成了一个漂亮姑娘。
他忙跟着叫了一声:“夫……夫人,您别玩得太过了。我家公子不是您能随随便便想玩就能玩的,快放开我家公子……”
云苒听得直翻白眼:“……”
这侍卫到底会不会说话,她哪里在玩他家公子了?
萧湛也无语,“……”
他家这个笨侍卫话言表达能力实在有待加强,明明这是夫妻调情好不好。
算了,现在要解决的不是要怎么教侍卫说话,而是得搞定这个新娘子。
“我说,娘子,你要是划花了为夫的脸,回头你这冒充的身份就要穿帮了。身份一旦穿帮,娘子,你今天还能逃出去吗?”
萧湛不紧不慢笑着介绍起自家侍卫,“你眼前这两位呢,一个是江湖剑客,一把长剑无人可敌;一个呢曾经和上京御林军总教头打了个平手,还有就是,外头尚守着十来个百里挑一的侍卫,全是我的人。也就是说:一旦伤了我,你就插翅难飞……要不,你把解药给我。咱们合作一把,你冒充你的,我冒充我的,咱家夫妻齐心,其利断金。多好!”
“夫妻齐心、其利断金”这词能这么用吗?
云苒抽了抽嘴角,这家伙的语文水平也不太好,果然是有其主必有其仆呐!
不过,基于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个道理,眼下,她实在不能和冒牌新郎倌撕破脸。
毕竟她还要靠这个身份查案子。
“可以合作,但为了防你讹我,我这里有一枚毒丸……”
匕首归鞘,她再次变戏法似的变出了一颗药丸,直接塞进了新郎倌的嘴里,而后嫣然一笑,“合作期间,我要是出了事,你就得给我陪葬……所以,这位爷,往后头,你可得乖乖听我话哦,咱们现在可是一根线上的蚂蚱……”
这么狡诈的小丫头,萧湛可是第一回遇见,他回味了一下刚刚吞下去的毒丸,竟有点甜。
而他的脸色在微微一变之后,再次变得笑意融融,迭迭应声道:“是是是,娘子的话,为夫一定听……从今往后,娘子让我往东我就往东,娘子让我往西我就往西……一定以娘子之命是从……”
听着像是很恭敬,可一声一句“娘子”,实打实却是在调戏她。
两侍卫见自家公子被喂了药,心下急,脸上怒,却在听得公子的调侃后,双双再次愣住:
他们家公子向来以笑里藏刀著称,可何曾这般捉弄过女子?
而且,他们看出来了,公子调戏得很是欢喜啊!
嗯,应该说是浑身舒畅。
瞧啊,那表情,何曾这般愉悦过?

云苒萧湛

以上就是本站分享的夫人你马甲有点多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拥有较高人气,小说资源情节百转千回、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真心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