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假千金后饲养反派(江言)

穿成假千金后饲养反派(江言)

导读:《穿成假千金后饲养反派》是作者咸心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江言 ,小说讲述了 江言一睁开眼,就发现自己穿越成尚书府被调包的假千金,而且真千金马上就要找上门了!

小说介绍

《穿成假千金后饲养反派》是作者咸心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江言 ,小说讲述了 江言一睁开眼,就发现自己穿越成尚书府被调包的假千金,而且真千金马上就要找上门了!在原书中,真千金可是智商卓群的女主,宫斗技能还满点!小编为你带来穿成假千金后饲养反派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江言一睁开眼,就发现自己穿越成尚书府被调包的假千金,而且真千金马上就要找上门了!
在原书中,真千金可是智商卓群的女主,宫斗技能还满点!
江言欲哭无泪:我玩不过她!
为了不变成真千金脚下的炮灰,江言毅然决然地收拾好包袱,踏上回村种田的道路。
刚出长安城,就捡到一个瘦骨嶙峋的小乞丐。

穿成假千金后饲养反派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卢管事带着车队去城外等候,江言则是搀着卓妹妹一起在街上走走。丫鬟带着轿夫远远地跟在她们的身后,给这对小姐妹说话的机会。
但气氛仿佛凝固住了,两人只沉默地埋头走路,一时之间谁都没有开口。
此时的江言脑中正在回忆平时原主和这位卓妹妹相处时的状态,越是回顾,心中越是尴尬。
原因无他,原主和这位卓语冰互相赤诚相待,她首次有一种自己在鸠占鹊巢的既视感。
江言思潮起伏,对这个满脸真诚的卓语冰,实在不忍心欺骗。
她开始思考,原主到底哪去了?但这个问题恐怕让她想三天三夜都想不明白。
缄默了一会后,反而是卓语冰首先打破沉默,声音虚弱地问道:“姐姐,你以后不回长安城了?”
江言听言手上一顿,犹豫片刻后才开口:“怎能不回长安城呢!你可别忘了我们小时候说过的,你成亲的时候我会来送你出嫁。”
卓语冰听了这话,面上难得染上几分薄红,语气中有着小女子的娇羞:“姐姐就知道打趣我!”
这么一打闹,气氛已经轻快不少,江言不再胡思乱想,只和卓语冰说说笑笑地继续往前走,谁也没有提离别的事情。
直到江言发现卓语冰身上的不正常,明明两人走了并没有几步路,卓语冰的额头上却已经开始冒起了汗珠。
身后的丫鬟几次想跟上前来,但又怕小姐发怒,惶恐不安地跟在后面直跺脚。
江言这才意识到,卓妹妹虽病弱,但性格很是要强。虽然身子累了,但还强撑着要同她说话。
江言站定,指了指已经能看见的城门,说道:“卓妹妹,你就送到这里吧。”
卓语冰的笑意顿时僵硬在脸上,语气中都是不舍:“姐姐,我送你出城。”
江言拉着卓语冰的手,摇了摇头:“你先回去,等我到了地方,便给你回信。听说那里有花茶,届时我托人给你送些过来。”
卓语冰有些不满地看着江言,江言直接视而不见,伸手把跟在后面的轿夫叫过来。亲自送她坐上轿子,不容拒绝道:“你今日定是偷偷跑出来的吧,送到这里便够了,回去先把身子养好,我们姐妹总有相逢的时候。”
卓语冰如今已经坐进轿中,手却紧紧攥着江言的手不放:“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
话虽未说完,江言却已经知晓她的意思,立即出言打断:“你就是想太多了,侯爷四处求医,你再坚持一下,生机或许就在前方。”
江言的口气坚定,歪打正着地稳住了惶惶不安的卓语冰。
卓语冰的心中似乎又有了勇气,安慰着自己:或许姐姐说得没有错,生机就在前方。
“好好保重身体,不要荒废大家的一片苦心。”江言的语气郑重,再次嘱咐道。
卓语冰乖巧地直点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一出声就已是哭腔:“姐姐,我在长安城等你回来。”
江言点头答应,干脆地关上帘子,轿子已经起轿,卓语冰还从轿子里探头和她挥手,江言站在原地目送原主的小姐妹远去。
江言回想剧情,又数了数日子,在原书中,这位卓妹妹应该就是在明年冬天没的。原主当时还在和女主斗法,之后被李尚书关在柴房思过,导致错过了卓妹妹的最后一面。
江言的情绪不由自主地低落下来,她已经知道了卓妹妹的死期,却只能骗她还有生机,心中可想而知有多么不好受。
沉重地垂着头往前面走,出了城门,城门外依旧熙熙攘攘的,还好自己坐的马车就停在很是显眼的地方,只看见车夫一人守在车旁,此时正大口吃着饼。
江言正准备过去问问其他人哪去了,就听见周婆婆响亮的大嗓门:“小姐,来这里!”
江言随着声音找到周婆婆,原来周婆婆此时正在小摊上买东西。卢管事他们也坐在不远的面摊上埋头吃面,江言收拾好心情,脚步一转,朝周婆婆走了过去。
长安城内摆摊是要收市金的,所以一些没什么本钱的小贩就在长安城外支个小摊子,赚得是过路人的银子。
大多数都是卖些吃食和耐放的粗面饼子,这里的东西价格低廉,有过路商人也有不少寻常百姓在这里买卖东西,渐渐地便成了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
江言到了周婆婆的身边,周婆婆手上捧着用荷叶包好的点心,扭头对江言解释:“小姐,咱们今天中午没有时间找酒家吃饭了。我怕你吃不惯干粮,所以赶紧趁着现在给你多备些吃食,你看看还有什么想吃的。”
江言对当地的小吃还是很好奇的,听言便打量着周围的小摊,发现最后面有一家卖包子的。她穿来前,最经常吃的早餐就是包子,如今倒觉得有几分想念。干脆地指了指最后面的包子摊,说道:“那再买些包子吧。”
周婆婆自然点头,付了买点心的钱后,便跟在江言的身后一起往包子摊去了。
那卖包子的小贩是个机灵的小伙,一见来了顾客,便热情地招呼着:“刚出炉热乎乎的包子嘞,小姐,来几个吗?”
周婆婆问道:“小姐,你想吃什么馅的?”
江言还真不知道古代的包子里面有什么馅,担心自己露怯,只含含糊糊地答道:“一样的来一个吧。”
周婆婆听了倒也不奇怪,小姐很少出府,也从来没在外面吃过包子,也就府里办寿宴时吃个寿包,现在估摸着是想每样都尝个鲜。
小贩听言,高声应道:“好嘞!”话音刚落,已经开始拿荷叶麻利地把包子给包起来。
江言百无聊赖,便四处瞧瞧,很快就隐约察觉到有视线落在她的身上。顺着第六感找了过去,才看见前方阴暗的墙角处正蹲着一个小孩,那里阳光照射不***,很是偏僻,一般人也很难注意到***。
小孩全身脏兮兮的,脸上都是黑泥,不声不响地蹲在那个角落里,眼神黑漆漆的,死死地盯着江言。
江言无意中和那小孩眼神对视了一眼,就被他的眼神骇到,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那小贩顺着江言的眼神看过去,一脸了然地说道:“姑娘也被那乞丐吓到了吧!也不知道究竟是从哪里来的,都在这里蹲了十来天了,也不出去乞讨,就每天守在这里。看着怪阴森的,不少人都被他吓到了。”
周婆婆护她心切,赶紧把江言拉到另一边,狠狠地瞪了回去,骂道:“这乞丐看着真是让人喜欢不起来,小姐你别理他!”
“也是个可怜的,又是个哑巴,现在乞丐也要会说几句好听话才能讨到钱呢。”小贩感叹了一句,正好包子已经包好了,便递给了周婆婆,“客官,你的包子好嘞!”
周婆婆连忙接过包子,给小贩付钱。
江言从一听到小贩口中的哑巴便全身僵硬,原本收回来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再次略过周婆婆,投注到那小乞丐的身上。
他是个哑巴吗?
小孩眼神依旧黑漆漆的,眼神中有着许多她看不懂的东西,但其中不含一丝善意。
周婆婆付好银子后,喊道:“小姐,我们走吧。”
江言早已失了魂,陷入自己的回忆里,对周婆婆的话置若未罔。
周婆婆连忙晃了晃江言的手,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江言这才回过神来,此时的她思绪万千,嘴上安慰着周婆婆她没事,目光却又忍不住频频看那小孩。
周婆婆看她有些不对劲,便着急地拉着她往马车那边走。
江言把周婆婆的手轻轻拂开,对卖包子的小贩说道:“再买两个包子,不用包了,周婆婆你帮我把银子给了。”话毕便顺便拿了两个包子,往墙角走去。
周婆婆自是知道小姐又在可怜别人了,忙喊道:“小姐,我过去帮你送。”
江言扭头和周婆婆回话:“没事,我自己去,你先把东西放回车上,我马上就回来。”话音刚落,脚步又加快了几分。
那小贩的包子确实是刚出炉的,江言的手指被热气烫得通红。
站在那小孩的面前,江言并没有太过靠近他,只慢慢地蹲了下来,声音放缓:“你饿了吗?这里有包子。”江言把手中的包子递在了小孩的面前。
小孩面黄肌瘦的,一看就知道是长期处于饥饿的状态,但却并没有伸手拿包子。还是那个眼神,死死地盯着她,眼里都是仇视。
江言举着包子的手僵在原地,有些心急地又往前近了一步,把包子往前面递得更近一些,露出一个自认为非常和善的笑容,柔声道:“你吃吧,这个很好吃的。”
小孩的表情终于出现波澜,五官扭曲,眼中饱含着浓重的恨意。伸出来的手皮包骨,但力气很大,一巴掌直接把江言手里的包子给打掉在地上。
江言被小孩突然的动作吓得一***坐在地上,全身狂冒冷汗。
小孩宛如一个困兽一般,从喉咙里发出瘆人的低吼声,仿佛随时就要对她发起攻击。
赶来的周婆婆正好看见了这一幕,脸上暴怒,随手捡起一个棍子跑了过来,大声斥责:“你干什么呢!”
江言听到周婆婆的声音,才从害怕的情绪中脱离出来,只是如今也不敢再看那小孩了。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拉住要过去教训小乞丐的周婆婆,说道:“周婆婆,我没事,我们快回去吧。”
周婆婆见那小孩实在阴森,拿着棍子把小姐挡在前面,亦步亦趋地护送小姐上车。
江言还能感觉到那小孩的视线还落在自己的身上,只是刚刚那一出确实把她吓得不轻,她到现在都还没完全缓过来,神情恍惚地上了马车。

穿成假千金后饲养反派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周婆婆坐上车后,依旧忿忿不平地说道:“这哑巴真不识好歹,小姐,你身上没受伤吧?”
江言摇了摇头当做回应,脑中仿若自虐一般,一直在回顾刚刚发生的事情。尤其是那双饱含恨意的眼神,让她不得不在意。
她自认为自己并不是面相凶恶之人,为何那小孩会如此仇视她?
心中猜测着,莫非是和原主有什么争端?但从原主的记忆里看,一直都安安分分地待在尚书府中,也没道理和一个孩子结仇。
这事情疑惑重重,但问题既然不出在原主的身上,那么只能归结于那个小孩自身了。
难道是因为从小不能开口说话,然后遭受到许多人的攻击,或许还有人经常嘲笑他,所以才养成了这个扭曲的性子?
江言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此时在给小乞丐开脱,但因为这个小孩,她不可避免地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
她穿书前就有一个亲弟弟,比她小5岁,叫做小羽。
小羽一出生就和别的孩子不一样,他天生不能说话。但这并不损她对弟弟的喜爱,去哪玩都愿意带着他。
小羽和江言长得很像,脸上也有两个小酒窝,尤其喜欢笑,每天乖乖地跟在她的身后。
直到小羽开始上幼儿园,一直被保护得很好的小羽终于接收到了来自外界的恶意。
幼儿园里总会有一些不知轻重的小朋友,他们天真又残忍,会大惊小怪地指着小羽说道:“快来看,他是个哑巴哎!”
然后其他不知情的小朋友便会一拥而上,好奇地看着这个异类,七嘴八舌地说道:“那我不要和他一起玩了!”
“我妈妈也不让我和小结巴一起玩,她说会传染的!”一个小女孩奶声奶气地说道,她暂时还分不清哑巴和结巴的区别。
其他的小朋友听了,便真的以为会传染,连忙一窝蜂地离小羽远远的,他们并不知道自己随口的一句话会对小羽造成多大的伤害。
小羽不会说话,自然也说不出心里的委屈,只越发抗拒起去幼儿园的日子。
好不容易到了可以上小学的年纪,江妈说要送小羽去特殊教育学校,江爸却觉得小羽很正常,完全可以像正常人一起生活。两人为此大吵一架,最后小羽自己做了选择,要和姐姐一起上学。
小羽上一年级的时候,江言正好在学校里读六年级。两人一起上下学,互相也有个照应。
到了新学校,班里依旧有一些不那么懂事的同学。他们从来不叫小羽的名字,只一口一个哑巴地喊他。
在那一年时间里,江言就像一只护崽的老母鸡似的,一下课就溜到弟弟的班上,随时监督有没有人欺负他。
就算是在上课的时间,她只要听到有谁欺负了自家弟弟,她便会不管不顾地过去给弟弟找场子。
凭借大了几岁的优势,江言一个女孩,在学校里和那些低年级的小朋友打架,偶尔也会碰上几个高年级的,抓头发开挠都是常事。
时间过得很快,江言要小学毕业了,这所学校并没有开设初中部,她必须换地方上学。
小羽的情况毕竟特殊,每天需要人接送,江言的学校离这里又很远,江家父母便协商好谁先下班谁就过来接送孩子。
江妈是个医生,偶尔医院也会有特殊情况,便只能赶紧给江爸来个电话,通知他过去接孩子。
那一天,江爸在公司开会,手机设置了静音,江妈连打两个都没人接。眼看自己就要上手术台了,便只能急忙给江爸去了一个短信。
结果好巧不巧,江爸那天忙得脚不着地,一直没看到那条短信。
学校里的小羽被人遗忘,他等了很久都没有看到爸妈的身影,学校里已经空荡荡的,小羽便打算自己坐车回去。
小羽虽然不会说话,但他和姐姐一起坐过很多次公交车,早已经记住回家的路线。
他乖乖地站在公交站台等车,对于独自尝试坐车,心中又是紧张又是雀跃。偶然间便看到马路对面有家花店,他想起姐姐昨日看电视时随口说了一句:这花好看!
突发奇想的小羽准备去给姐姐买电视上的那种花,他年龄虽小,但上课认真,过马路也规规矩矩地走斑马线。到了花店后,拿着纸笔和花店老板沟通,终于买下一束黄灿灿的向日葵,就像姐姐一样温暖。
小羽满心欢喜地捧着向日葵,然而,回去时却发生了意外。路上一辆小车司机因为疲劳驾驶,开车走神,导致没看到前面的学生。小羽被撞时,手上还紧紧地攥着那束向日葵。
江言上了初中,放学时间是要比小学晚一些的,回家时发现弟弟竟然还没回来,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先用家里的座机给父母去了电话,都没人接。
心情焦躁,便干脆坐车去小羽的学校看看。一下车,就看见前面围着许多人,大家议论着前面出了车祸。
江言的眼皮直跳,拼尽全力往人群里挤。她最先看到的是熟悉的书包,然后再是血泊之中一动不动的身体。
世界瞬时一片寂静。
医院里,江家父母姗姗来迟,小羽并没有救过来。
江言的目光尖锐,为了报复,冲着他们说出了此生最恶毒的话:“他是被你们害死的!”
江言眉头紧皱,仿若不堪重负般重新睁开眼睛,眼眶里都是泪水,直到现在她才发现马车已经重新出发。
太阳直直地照在马车上,整个车内都蒸腾着热气,周婆婆赶紧把车窗打开透气,尽管灌进来的都是热风,但好歹能***一些。
江言的心情压抑,也不敢让周婆婆发现自己突如其来的情绪,便作势扭头看窗外的风景,马车这时正好从那小乞丐蹲着的墙角对面路过。
原主的视力非常好,尽管只是快速地掠过,她还是看见那个小乞丐此时正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就像……就算当年的小羽一样。
江言的情绪再也绷不住了,大力拍车门,喊道:“停车!快停车!”
周婆婆被小姐的突然爆发吓了一大跳,外面的车夫也以为里面出什么事了,连忙拉住缰绳。
江言很快从马车上钻了出来,往小乞丐那处跑去。
周婆婆的年纪毕竟大了,动作不像江言那么轻盈,在后面急急地喊道:“小姐,你等等我!”
卢管事自然注意到了这边的异样,还以为这位假小姐是要逃跑呢,连忙骑着马追了上去。
江言气喘吁吁地到了那阴暗的墙角处,过去摇晃小孩的身体,小孩纹丝不动,就像是死了一般。
卢管事此时也下了马,看了眼那脏兮兮的小孩,嫌恶地说道:“估计是饿晕过去了。”
江言这才勉强放下心来,说道:“卢管事,我们带他一起走吧。”
卢管事只觉这假小姐做事好没道理,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想着救人呢,还没来得及出口拒绝,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周婆婆也到了。
“小姐,这个哑巴压根就是个白眼狼,你别管他了!”周婆婆语气中都是不满。
江言已经下定主意,眼神倔强,斩钉截铁地说道:“我已经决定好了。”
原主是个软糯的性子,从来没有用这种口气和周婆婆说过话。周婆婆楞在当场,口中的话似是被噎住了。
江言现在暂时顾忌不了其他,眼神落到卢管事的身上,卢管事倒是无所谓多带个人,他只负责把小姐送到下关村就好。
卢管事随意地指了个护卫,让他把小乞丐搬上马车,他可没有那么多的同情心对一个小乞丐,现在还是尽快赶路才是正事。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穿成假千金后饲养反派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整个小说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