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情霸总的小哭包(余和戴文曜)

薄情霸总的小哭包(余和戴文曜)

导读: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薄情霸总的小哭包》是由当红网络作家简一啊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戴文曜的目光扫过他胸前领口处。

小说介绍

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薄情霸总的小哭包》是由当红网络作家简一啊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戴文曜的目光扫过他胸前领口处。那里的扣子被刚才青年粗暴地扯掉,男生精致的锁骨和雪白的皮肤都从破裂的布料中漏出来。小编为您带来薄情霸总的小哭包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戴文曜的目光扫过他胸前领口处。
那里的扣子被刚才青年粗暴地扯掉,男生精致的锁骨和雪白的皮肤都从破裂的布料中漏出来。
男生小脸泛红,身上披着的衣服也明显不是他自己的。
戴文曜的眼眸暗下来:“你怎么会在这里?”

薄情霸总的小哭包全文阅读精彩赏析

戴文曜的目光扫过他胸前领口处。
那里的扣子被刚才青年粗暴地扯掉,男生精致的锁骨和雪白的皮肤都从破裂的布料中漏出来。
男生小脸泛红,身上披着的衣服也明显不是他自己的。
戴文曜的眼眸暗下来:“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的消费水平不是余和能够承担起的。
“和,和朋友一起来的。”余和一看到男人,就不受控制地结巴起来。
戴文曜手指点点他肩膀上的衣服:“谁的?”
余和的眼睛又往砰砰作响的隔间里瞟了瞟:“朋友的。”
戴文曜没说话,往里面走。
余和忙跟在他后面。
戴池把那个青年按在马桶上,往他腹部狠狠捣了一拳:“色胆包天,谁的人你都敢动啊?”
青年的五官都痛的扭曲在一起,捂着肚子求饶道:“对,对不起,真的是弄错了。我以为他是这里的服务生,是场误会啊……”
“哦那我还以为你是看见人就发情的混账呢,也是一场误会?”戴池毫不留情地扒开他痛的无力的手,又给了他肚子一拳。
“戴,戴池。”余和看那人脸色都发青了,看起来被打的快干呕出来了,赶紧上前阻拦戴池接下来要落下的拳头,“别打了,够了。”
“就是给他点小教训……”戴池回头对余和说话,看到他身后的人蓦地瞪大眼,“小叔,你怎么在这?!”
戴文曜面无表情地抱着臂站在隔间的门外,冷漠地看着他的动作。
“小叔?”余和疑惑地重复,看看里面的戴池,又看看外面的戴文曜。
戴池松开按制住青年的手,把他往旁边一甩,不自然道:“小叔你不是还在出差吗,怎么提前回来了?”
“生意很顺利,谈好后就没什么可在那边停留的。”
戴池口是心非道:“哦,那真的太好了。”
戴文曜:“但我听严祝说,你实习的可不是太好。”
“额……”戴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时那个青年恢复一点,趁他不备***推了他一把。
戴池被他推攘到隔间门板上,青年便从他露出的空隙慌忙跑了出来。
戴池的肩膀撞上门板,忍不住骂了句操。
砰的一声,青年又狠狠摔趴到地上,背后多了个鞋印。
戴文曜收回腿,淡淡道:“不准说脏话。”
戴池揉着肩膀小声嘀咕着他都多大了还管这个。
戴文曜没理他,回头看旁边还处于呆滞状态的余和:“你才是受害者,你想怎么处理他?”
余和看着那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半天起不来的青年,怕这俩人真把他打残了,忙摇手道:“这样就行了。”
“那回去吧。”戴文曜说。
戴池的俊脸顿时丧了下来:“现在就走啊?”
他自小是跟着戴文曜长大的,戴文曜这个语气说回去,那就表示今天他的娱乐时间已经结束了。
他今天好不容易趁严祝忙着,戴文曜又不在,才得空出来见朋友,结果这才二十分钟不到就得离开了。
戴池委屈,戴池不敢说。
“你打车回公寓,”戴文曜无视他语气中的幽怨,“我送余和回家。”
“哦……”戴池有气无力地答道,认命地回包厢去和那群狐朋狗友告别。
戴文曜带着余和到大堂门口,让他在这等,自己去开车。
刚才重又回到前台的那个小姐见戴文曜带着余和出来时,眼都看直了。
戴文曜离开后,她将余和一身从上扫到下,尤为重点的在他揪着领口和身上的外套上停留了几秒,接着和自己捂着嘴窃窃私语起来。
余和在周围的注视和小声的议论中感到浑身不自在,见戴文曜过来时简直像见到救世主一样,朝他跑过去,坐上副驾驶。
戴文曜看见他跑的这么急,便问:“怎么了?”
余和喘着气摇头。
戴文曜道:“把衣服脱了吧。”
余和没料到戴文曜会出说这种话,脸瞬间像刷了层红漆似的,揪紧衣领惊讶道:“戴总?”
“换上这个。”戴文曜把自己的西服外套拿给他,语气平静道,“有问题吗?”
余和还以为他和刚才那个男人一样,意识道自己会错了意,原本就发热的脸好像更烫了,满心羞愧地接过衣服。
见戴文曜转回头开车,他才磨磨蹭蹭地脱了戴池的外套,披上戴文曜的西服遮盖住自己破烂的衬衣。
戴文曜余光看见他的动作,瞟了眼戴池那件衬衫,从鼻腔冷哼了一声。
余和正在叠戴池的衣服,听见后停下动作,小心翼翼问:“戴总,你是戴池小叔吗?”
戴文曜看着前方,冷淡地嗯了一声。
余和讪讪地哦了哦,看男人又冷下的脸,也不知道说不出其他什么话题,只得继续叠手里的衣服。
他三两下折好,放在自己膝盖上。
戴文曜又看了那衣服一眼,开口道:“你说的朋友就是戴池?”
余和点点头:“对,他在我们酒店工作,是严经理的实习助理。”
余和说出口,又想到刚才戴文曜和戴池的对话,何况戴文曜还是戴池小叔,他肯定都知道这些事,又白白讲了些废话。
戴文曜冷笑了一声:“你知道戴池是什么人吗,就和他做朋友?”
余和的脸色白了白,想是戴文曜身为那么大公司的总裁,肯定是不开心自己这种小员工竟然大胆称和他侄子是朋友。
余和皱了皱眉:“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戴文曜说:“那以后就不要和他走得太近。”
余和垂下头,难受道:“知道了。” 因为要转弯,戴文曜说话时一直看着前方,没有注意到旁边人的情绪变化。
戴池的父母在他刚上幼儿园时就离异分开了,小小的戴池被判给他的姐姐。
姐姐每天都为工作忙得脚步沾地,还是一团小包子的戴池就傻乎乎地咬着手指跟在他后面,吵着闹着要和他玩。
戴文曜是看着戴池长大的,当然知道这孩子什么德行。
小时候还乖些,***青春期后和他那群狐朋狗友混在一起,就只剩下那张讨人喜欢的脸,什么离经叛道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有次交往的四五个男女朋友同时找上门来,直接在小区门口就开始大打出手,戴池戴着墨镜喝着饮料在旁边鼓掌喝彩,说谁赢了就是他正式对象。
戴文曜都不知自己为他惹出的祸事善过多少次后了,想到就脑仁发疼。
他听到余和的回答,满意地嗯了一声。
这个小傻子看着就没什么心思,怎么可能玩得过戴池,估计被人骗着***了还傻乎乎地给人数钱。
余和听见这声后心里就更加难过了,不作声地掰自己的手指头。
虽然知道戴文曜这种身份的人肯定看不上自己,但真的听到后还是忍不住心里一阵阵发酸。
他又想起那个梦,梦里的男人一直很温柔地对他笑着。
而现实中他已经好久没见过戴文曜笑了。
余和捂着胸口,额前散下来的碎发遮住他紧皱的眉。
为什么心脏那里会那么难受呢,明明他们才见了几次面,现在得知他是这种想法,却难过得想哭出来。
戴文曜瞧见他的动作,把车在路边停下来。
“怎么了?”
戴文曜想要去握他的手,被余和条件反射地甩开。
余和的掌心打在戴文曜的手背上,发出清脆的“啪”的一声,戴文曜的手被他打到一边,撞在座椅冰凉的皮革套上,整个人怔住了。
余和也被自己的***给吓到了,他抬起头对上戴文曜诧异的目光。
他慌忙去拉戴文曜被他打到的手,那形状优美的手背直接被他给打红了,白皙的皮肤出现几道指印,泛红发热。
“对,对不起!”余和连忙道歉,“我不是有意的!”
“疼吗?我帮您吹吹。”余和***地往他手背上吹着气,边吹边抬眸看戴文曜的表情。
可惜戴文曜英朗俊逸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唇抿成一条直线,看着他,而后把手缓慢地从他手心中抽出来。
余和的心霎时就更慌了。
他也猜不出这位总裁在想什么,但看起来好像是又要生气的样子。
明明第一次见面时脸上全程带着温和的笑,说话也很温柔,现在却总是一张英俊冷漠的脸。
“没事。”戴文曜缓缓开口。
余和见他终于说话了,才暗中松下一口气。
“你在想什么?”戴文曜盯着他那张皱巴的小脸,“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吗?”
余和自己丝毫没有意识到,他在放松下来后拉跨下的嘴角和看向男人的眼神有多委屈。 戴文曜没等他回答,刚才被打到的手抚上余和白皙清秀的脸,略显粗粝的指腹一下一下地摩挲他细嫩的皮肤。
余和僵硬着身子,不敢再有什么动作。
“戴池如果不在那家酒店工作了,你会舍不得他吗?”戴文曜抬起余和下巴,盯着他润黑透亮的双眸,问道。
“会啊……”余和迟疑地回答。
虽然戴池平时总缠着他打搅他工作,但戴池人还是挺好的。有时候他想到妈妈的病心情低落,被戴池察觉到,就会说些有趣的事来逗他开心。
余和也在他有意营造的欢乐气氛中,暂时躲避一下那些压抑得他喘不过气的沉重情绪。
戴文曜捕捉到余和眼里的不舍和难过,狭长的双眸暗下来。
戴池才去那里几天,这小傻子就掏心掏肺地跟他交流出感情了,怎么那么好骗?
“戴池明天就会离开那,到本家公司上班。”戴文曜沉声道,放开捏住他下巴的手,转回头去开车。
一路上戴文曜都没再说什么话,车到余和的家门口停下来。
余和把叠好的衣服放在座位上,逃也似的从空气都快要凝固的车上下来,弯腰说了声谢谢。
戴文曜也没应答,关上车门后就踩油门离开了。
余和耸拉着小脑袋走到院子,才发现自己披着的戴文曜的西服外套忘了还。
他先蹑手蹑脚地回到自己房间,换了身衣服才去看妈妈,见还没睡的李青在灯光下粘外卖餐盒。
家里经济条件不好,李青的身体不允许她外出工作,只能接接这些便宜的手工活,能多挣一点是一点,
李青看到他,惊讶地哎呀了一声:“和和不是和同事出去玩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薄情霸总的小哭包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朱经理毕恭毕敬地跟在他身后,正准备送这位大佬出门,听到这话怔了一下。
“什么服务?”
他下意识问道,看到戴文曜冷若冰霜的面庞。
戴文曜内心越羞赧,周边的气场就愈发的冰冷。
他紧抿着唇,一双漆黑狭长的眸冷冷地盯着比他矮了有一个半头的朱经理。
朱经理感觉周围的温度飕飕急速下降,差点打了个寒颤。他内心哎呦一声,真恨不得打一巴掌自己这不争气的嘴。
下午时同余和一起端菜的服务员早就把这件事跟他说了,他这榆木脑袋的怎么还反应不过来。
偏偏这戴总,平时也不是那种人啊!
朱经理心里懊恼,面上赶紧点头哈腰:“戴总您放心,我一定会和小和好好说这件事的。被戴总您看上是他的荣幸,小和他……”
戴文曜举起一只手,示意他停止这无用的彩虹屁,凉凉地瞥了他一眼,迈着两条长腿离开了。
朱经理一直目送他男模似的背影消失在门外,才松下一口气。
他找到下午和余和一起工作的员工卫晖,问他:“余和呢,今天晚上不是有他班吗,我怎么没有看见他?”
卫晖和余和是同期被招入酒店的,两人年纪都不大,余和性子腼腆,平时也就和卫晖说几句话。
卫晖目睹了戴文曜把余和带走的全程。
下午余和从房间出来后,头发凌乱,樱唇红肿,白皙的脖颈未挡住的地方吻痕斑驳。
余和眼圈红红的,泪眼朦胧,说话时嗓音还带着一丝沙哑,小声地求他帮自己替个班,说他今天实在干不了活了。
卫晖也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看到他这副惹人欺凌的样子后脸不禁烧起来,没敢多看几眼,匆匆答应。
没想到晚上经理还真的找上余和,同事间替班严查起来是不符合规定的,卫晖支支吾吾道:
“小和下午才从那位总裁的房间出来,走路腿都打软,请假回家了。”
“哦。”幸好朱经理没多追究,只道,“明天他上班了,让他来找我一下。”
“嗯嗯,好的。”卫晖点头道。
朱经理又叹了一口气,想这都什么事啊,回自己办公室去了。
*
余和这阵子本身就睡眠不足,事后一直在床上昏睡到五点才醒来。2
……
……
懂则懂。5
眼泪啪嗒啪嗒地滴在洁白的床单上,余和默默地哭了一会儿,拿戴文曜留下的衬衫狠狠地擤了一把鼻涕。2
“坏人,坏蛋!”8
余和没骂过人,只会翻来覆去愤愤地念这几个词。2
他把戴文曜的衣服扔到一边,抖索着小细腿去穿自己的衣服。1
余和把扣子扣到了最上面一颗,也没能完全遮住男人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他走出门,刚好遇上平时爱和他说话的卫晖。
卫晖看他目光躲躲闪闪,更让余和感觉到羞耻。
他求助他帮自己代下晚上的班,对方答应后,余和就逃似地慌乱离开了酒店。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薄情霸总的小哭包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