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忆长安(小长安小四爷)

未解忆长安(小长安小四爷)

导读:小长安小四爷小说————未解忆长安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封九安所著,讲述了第二天早上,张一没有像往常一样出现送我出门,而是管家守在楼下,见我下楼,躬身对我行了礼。

小说介绍

小长安小四爷小说————未解忆长安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封九安所著,讲述了第二天早上,张一没有像往常一样出现送我出门,而是管家守在楼下,见我下楼,躬身对我行了礼。

小长安小四爷内容介绍

我叫小长安。
是长安城东常家班里的打杂。
阿爹是戏班子里的班主,唱青衣的,他们管他叫常大班,是我的养父。
东子比我大三岁,今年十七,他说我这样混不吝的脾气早晚会出事,他比我大,会保着我。
他没说错,因为我的混不吝,往阿爹的酒里下了巴豆粉,东城再没了我们常家戏班子的容身之地。

小长安小四爷全文阅读

低价把院子盘给了做下等人生意的土窑子,阿爹带着我们背井离乡,来到了西城的梨园子。
西城梨园子,那是上等人看戏的地儿,我们东城子的常家班不受待见,更不受那里戏霸的待见。
阿爹守了也受了那梨园子话事人褚大班的刁难。
寒冬腊月冻死人的天儿里,在我们住进的破落院子外搭起的戏台子上,不吃不喝不睡的就这么唱了两天。
褚大班的狗腿子们说,要在这西城子里唱戏,就得先唱满三天三夜。
我终究是忘了,拜祖师爷时,阿爹吐了血昏死过去。
就这样,阿爹拖着肺痨的病身子,死在了戏台子上。
我抱着阿爹尚还温软的身子,顺着他死不瞑目的双眼瞪着青白的苍天。
那一刻我是想冲出去撕吃了褚大班的。
可是东子小七和钟伯扣住了我。
“老少爷们儿还在,他们还等着听你的戏,小长安,常大班没做完的,你来做!”
东子钳着我不壮实的膀子,一巴掌把我扇醒了。
阿爹直到死,都在唱着他的戏。
东子扶着阿爹的尸体,让他坐在戏台子下,就这么死不瞑目的直直盯着我。
钟伯抹着眼睛抱着胡琴回了破落院子,小七打着板子,我清唱着。
一天一夜,
我唱了一天一夜的祭江。
我想,这辈子我都不会再唱祭江了。
褚大班什么话也没说,冷冷的看了我一眼,转身走了。

未解忆长安免费阅读

可是我憋屈,难受。
我躺在窗户漏风的屋子里,反复想着阿爹的话。
阿爹说,我的嗓子好,身段好,眼色太过冷漠不似个角儿,养缸子鱼,天天看鱼练眼色。
阿爹说戏班子不要女子,得瞒着身份,当个男人。
我把脸埋在枕头里,哭得更凶了。
钟伯一撩粗布门帘子,看着我背对着门躺在土炕上,叹了口气,坐在炕沿边上,捻了一撮烟塞进了大烟杆子里。
“小长安,干咱们这行,死在戏台子上,那是荣光。
你阿爹的死,跟你没关系。
他得的肺痨,活不过这个冬天。
常家班能留在西城梨园子,他死也名目了。
听钟伯一句,发了丧,咱就把台子支起来,继续过活。”
直到烟杆子里的烟抽尽了,钟伯才推门出去。
钟伯出去后,我坐了起来,窗户有些漏风,身上冷,心里也冷。
隔着窗户盯着院子里那口棺材,发起了呆。
东子蹲在门外,不敢出声,想敲门,又怕看我一脸泪,抬头看看日头,和日头下面那口棺材,他还是下了决心。
伸手握拳,对准了门。
落下拳头之时,门吱呀一声从里面开了。
我看了他一眼,推开他走向棺材,噗通一下跪在地上。

小编推荐理由

未解忆长安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