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冲喜攻略(从夏方泽易)

豪门冲喜攻略(从夏方泽易)

导读:主角是从夏方泽易小说叫《豪门冲喜攻略》,豪门冲喜攻略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从家一朝落败,从夏穷得厉害,混迹娱乐圈借了两次方家的东风后,没想到方家找上门来了。她战战兢兢,却不想方家老太太递了张五百万的支票

小说介绍

主角是从夏方泽易小说叫《豪门冲喜攻略》,豪门冲喜攻略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从家一朝落败,从夏穷得厉害,混迹娱乐圈借了两次方家的东风后,没想到方家找上门来了。她战战兢兢,却不想方家老太太递了张五百万的支票,要她给昏迷不醒的方家大少爷冲喜。

从夏方泽易小说简介

她很快见到了那位名义上的老公,名字熟悉,眉眼也熟悉。很显然就是当年那个叱咤风云迷妹无数每天要在走廊上晃荡八百次的面瘫逼王方泽易。
一个月后,方泽易醒了,看了眼床头的支票歉然一笑:我们方家,快要倒了。
从夏:空头支票excuse me?!

豪门冲喜攻略全文阅读

“***大盗跟我来!”
“侍卫来这里!”
“面试秀娘的排这儿!”
遮阳伞下的几个工作人员手里拿着喇叭,扯着嗓子往外头喊。
从夏一手顶伞一手拿手机,看着前头乌泱泱几排人,脑袋直犯晕。
电话那头的宁晓还在问:“你准备好了没,快上了吗?”
从夏数了数前头站着的八个人,加上后头不知有多少,她叹气:“我估计悬,最少有十几个人面试秀娘。”
宁晓震惊:“秀娘都这么多?早知道我给你选丫鬟小莲了啊!”
“那个更多。”从夏往旁边瞥了一眼,“二十多个。”
“那怎么办……”
“那怎么办呢?”
电话那头的叹息和一道男声混在了一起,从夏微微侧目,见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队伍旁边的男人。
西装领带,脖子有汗,梳大背头,油光锃亮,肚子挺大,富贵之相!
宁晓在电话那头听见声响,匆匆说了句“好好表现”后就挂了电话。
从夏收了伞,确定男人在看自己后微笑:“您好。”
“小姑娘来面试……”
“秀娘。”
“秀娘啊。”男人笑了笑,再度打量她一眼,“这个角色你形象很合适的嘛,我是王经理。”
“谢谢王经理。”从夏露出职业假笑,灿烂至极。
“这回面试人数太多了,我过来选人,我看你蛮不错的,跟我来吧。”
王经理冲从夏招手,雷厉风行,往用来面试的休息棚里走得飞快。
他动作太快,以至于从夏愣了愣。
排在后头的女孩摘下厚重的假发髻,转身离开不忘瞪她一眼:“不去啊,你不去我去了,你问问那个王经理我行不行。”
她反应过来,抬脚往前跟上王经理。
休息棚里要凉快很多,王经理停在走廊处冲她笑:“小姑娘是不是还没有经纪人啊,签没签公司?”
从夏摇摇头,这个面试名额原本是宁晓的,她公司想让她往影视发展,但宁晓不愿意,索性把名额给了缺钱的她。
王经理掏出一根烟点上:“知道星娱吗?我看你不错的。”
从夏暗暗激动,王经理该不会就是是她演艺之路上的引路人吧?
王经理抬手搭上她的肩:“我是想签你的。”
从夏:……
他的手往下了一些:“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从夏:……
他搂住她的腰,脸慢慢凑近:“愿意的话,月娘这个角色也是你的。”
从夏忍不住了。
她拍下王经理的手,动作干脆,声响不轻。
王经理的脸色,在这一顺间变得有些难看。
“你干嘛,你晓得我是……”
“是秀娘。”
“什么?”
“我面试的那个角色是秀娘不是月娘。”
王经理愤怒的表情僵在脸上,他过了很久呼出一口气:“也行,你很有个性,所以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到底答不答应?”
如果说最开始的时候真以为自己是受到了赏识,那经过这一番毛手毛脚后,从夏也知道了他说的答应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还是去排队面试吧。”她转身要往外走,“谢谢抬爱,只不过我可能不太合适。”
宁晓之前和她说过,在这个圈里要小心得罪别人,她觉得她这话说的……还行吧。
只不过王经理走得比她更快,一路往面试室走去,狠狠甩下一句话。
“小姑娘还太年轻哈,不知道给脸不要脸的下场,还想着面试?信不信我能让你在这个圈里没法混下去?”
从夏脚步不顿,重新回到队伍中才呼出一口气。
太倒霉了……怎么就突然碰上这种事……
也不知道那个王经理是不是真有这么大的本事。
她简直紧张地能用脚趾在地下抠出个三室一厅。
偏偏秀娘的面试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少了大半的人。
所剩无几的那几个自从她回来后就一直盯着她。
从夏眼看着自己被围住,很不习惯:“怎么了吗?”
“他喊你过去干什么啊?”
“后门摆在那儿,你还回来面试?”
“那个王经理,是对你不满意吗?”
“还是你已经去过导演那儿了,内定了?”
“没有内定。”从夏揉了揉太阳***,“也没见过导演,继续面试吧。”
“那……王经理还来挑人吗?”有个女孩子问道。
从夏看她一眼,她又缩了回去。
太阳很晒,工作人员扯着喇叭继续喊人,旁边女孩眼巴巴盼着王经理过来重新选人。
从夏一阵烦躁,她掏出手机,看到几条消息。
宁晓说教她一个小技巧,在面对工作人员的时候,稍稍地透露出自己和赵、李、林、白或刘总关系不浅,那过面试的机会就会大上一些。
至于工作人员和导演,总是认识那么几个赵李林白刘总的。
从夏来来回回看了好几眼小技巧,觉得挺有用,就是在用这之前,已经有一个叫王总的说要让她在娱乐圈混不下去了。
她退出宁晓的聊天框,之后又看见她妈发的消息。
问她什么时候回家吃饭。
一看时间,五点多了。
前面两个女孩子已经打开伞准备往外走了,周围也陆陆续续有人离开。
面试经验老练的人说:“差不多时间到了,得明天再来。”
话音刚落,工作人员就捞起大喇叭通知面试结束,明天早上继续。
“我们小喽啰嘛,有什么办法,还不是得候着,万一真能上呢。”路过的大哥冲她笑了笑。
从夏微微颔首,正要离开,就又见到了王经理。
王经理在车里,见着她后降下车窗,他咧嘴一笑,喷出一口烟雾:“我看你资料了,从夏是吧,明天面试不用来了,来了也没用,别浪费时间。”
从夏看着飞速远去的车,转身回家。
她妈翁松月翁女士在厨房做菜,她爸文从远坐在轮椅上,看着厨房里忙碌的身影。
翁松月开口问她:“今天去哪儿了啊?一大早就出门,见都没见着。”
“宁晓喊我去面试一个角色,今天一天都在那儿。”
“演戏?夏夏你舞蹈专业的,能去吗?”
“可以试试,那个角色是舞娘。”
“那……面上了吗?”
“还没轮到。”从夏端起水果给从文远递过去,“人挺多的。”
从文远没接水果盘,翁松月炒菜的动作也顿了顿。
“等了一天?”翁松月声音顿了顿,最后叹了一声,“夏夏你不用因为家里的事,就一定要去演戏赚钱,爸妈总能还清的。”
“是爸爸没能力。”文从远移开视线,“要是去年小心一点,我们夏夏哪里需要去等这个面试。”
去年确实有一桩事,改变了他们一家的生活。
从家不算大富大贵,但从文远也是江城叫得上名的地产老板,十多年的生意顺风顺水,谁知道在去年融资的时候栽了跟头。房子都在建了,卖得也火热,偏偏还没建完,资金那头跟不上了,这年头房产多得很,接手烂尾楼这种事,江城上头也不爱做了。
买者的退款,工人的工资,烂了尾的房子,融不上的资金,全都堆在了一起,最后破产了事,还欠了几百万的债。没人不想东山再起,从文远自然也不甘,可是当他醉后遭受一场意外车祸导致双腿残疾后,东山再起的心思,也就消散了。
还剩五百万的债款,是用尽所有办法后剩下的,实在是还不起了。
“就是去试试嘛,眼下有个机会,我总不好放弃了去应聘广场领舞吧?”从夏眨眨眼笑道。
“广场领舞有什么不好的。”翁松月转移了注意,抓紧时间做菜,等到了时间,还得和姐妹一起去广场跳舞。
从夏回房,她沉下一口气,看了看准备好的资料,又看看宁晓发来的小技巧。
心想去他的王经理,她明天偏要再去试试。
……
夏季七点的早晨不算太热,今天也轮到了秀娘的面试,今天来的人比昨天下午更少,从夏排到了前头。
工作人员小张照旧按着大喇叭喊人,没过多久就喊:“从夏,从夏,来没啊?”
“来了。”她抬脚上前。
“跟我来吧。”小张领路往前走,她往身边打量几眼,见从夏从容不迫,有了些许猜测,“那个……你是不是……嗯?”
从夏秒懂,嘴边滚过几个字,赵李林白刘,到底说哪个?
过了很久,她张嘴,然而才对了个口型,就见小张猛地睁大眼。
“方总?”她捂住嘴,“你是方总的人啊,他们说方总那边会有推荐的演员,我还不信来着……”
从夏深吸两口气,垂下眼做默认状,两秒之内,已经给那位方总道了好几遍歉。
小张还是震惊,只不过态度转了十八弯,十分殷勤。
拐角处一个身影也仿佛定住了,唯有一张嘴张着,难掩震惊。
王经理没想到啊,昨天调戏完之后还说要雪藏的小姑娘居然是有背景的!
难怪她昨天对他的***不为所动,难怪她昨天敢出手打他,难怪她昨天没有把他的威胁放在眼里!
方总那边的……
王经理面如菜色,小跑着往前追。
从夏被人拦在了面试室前。
而且那人还是王经理。
王经理脖子上滴下一滴汗:“你过来一下。”
从夏:“我要面试了。”
“和导演说一下,我有事找从夏。”
王经理说完,不由分说地拉着人往走廊更深处走。
从夏低头看了眼藏在衣襟胸针上的针孔摄像头,顺道打开了手机录音。
她就知道,姓王的十有八九还能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但是没关系,她早做好了准备。
到时候证据在手,看他还能怎么扑腾。
王经理最终停下了脚步,他看着眼前的漂亮小姑娘,重重叹了口气:“昨天的事情,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知道吧?”
从夏:?
王经理:“你就忘了吧。”
从夏:?
王经理见人不为所动,实在是没办法了,咬咬牙:“女三号给你,行吧?”
从夏:这就……离谱。
“角色一切好说,只要方总那边,你不要乱讲就好。”王经理急出了一头汗。
“女三?”从夏歪了歪脑袋。
“这……女一都定了,女二号和三号差不多的!”
从夏最终,眨眨眼点了头。
就是有点慌,连搭了两次方总的东风,也不知道这人是谁。
从夏觉得,她以后得找个机会认识一下这位方总才行。
只是她没想到,认识的机会能来得这么快。

豪门冲喜攻略免费阅读

《江湖月》算一部用来捧新人的小成本网剧,说的是江湖纷乱之下,女主角花月容作为隐世已久的葬花宫少宫主被迫出山,携着秘籍《藏月谱》前去支援武林正道,然而魔教处处作乱,偷走了这本《藏月谱》,无奈之下,她只能和正派少侠程允,也就是男主角一道去找秘籍,一路历险,他们结交到不少同道好友,故事也就此展开。
而盗取秘籍且处处与他们作对的的魔教圣女苗依,就是这部剧的女三号。
从夏收到剧本的时候挺懵的,她没想到,王经理说把女三号给她还就真给她了。
她虽然在学校上过几节表演课,但到底不是这个专业的,看完剧本后就匆忙报了班,每天认认真真往老师那儿跑,至于方先生这号人物,也就暂时抛到了脑后。
直到开机仪式前,导演组了个饭局。
地址在寸土寸金的水云汀,弄了个大包间,演员导演齐聚一堂。
小张作为导演助理,见着谁都招呼,只是见着她之后,热情程度明显上了八个度。
从夏这时候又晃过神来了。
方总,他们还以为她和方总有关系来着。
她抿抿唇,冲小张道:“方总……”
小张眼睛一亮:“方总要来?”
“我不知道啊……”
“你都不知道那我们就更不知道啦,快***吧!”
包间里觥筹交错,气氛融洽,因为都是新人演员的缘故,从夏很快也和他们打成一片。
演女主的林静怡和她坐在一道,悄悄问:“你签的是哪家公司啊?”
从夏:“我还没。”
最近有两个公司找她,然而条款太过霸王,她一直没敢签。
林静怡闻言一拍手:“啊我知道了!”
“什么?”
“方总让你来的是不是?”
“……”
“原来是你,我说为什么只有你进来的时候,王经理压根不敢调戏你!”
“……”
林静怡很兴奋,她说:“我也是星娱的,他们都说方总是咱们上层领导里最帅的,完全不输潘淮,但我还没见过!”
话音刚落,饰演男主的潘淮也凑了过来:“比我帅,谁啊?”
都是自己造的孽,从夏双眼泛空,她摇头:“我也没见过啊。”
潘淮提前入戏,双手抱拳笑:“姑娘说笑了。”
林静怡也学他:“魔教圣女嘴里就是没实话。”
从夏低头掏手机,她得查查星娱方总到底是哪位。
然而手机还没掏出来,对面又喊她了。
王经理表情微绷冲她招手:“从夏,你过来一下。”
想了想,又飞快添上一句:“导演喊你,不是我。”
她不明所以,挪开椅子一路往导演走去。
导演笑问道:“从夏,准备得怎么样啦?”
“最近都在上课,希望到时候不会给剧组进度拖后腿。”
“没事儿,知道你学舞,好几回都拿的第一吧,我给你添了舞蹈的戏。”
“谢谢导演。”
“不用紧张。”导演见她表情不对,又安抚道,“你的实力我肯定放心的,你可是方总头一个推荐的!”
从夏垂下眼,说不出来什么感受。
导演看着眼前的小姑娘,长得确实精致,尤其一双眼,说不出来的清纯和妩媚,两者交织在一起竟然也不显突兀,她现在又这样害羞地垂着眼,和方总一定关系匪浅,他继续打探道:“不过好久没有方总的消息了,他最近忙什么啊?”
她哪儿知道啊,她根本就不认识什么方总。
不过是之前使了个小聪明,顺着小张的话往下走,一不留神,居然到了现在这个境地。
造孽啊……还是自己造出来的……
从夏看了眼眼前一大桌的人,心想豁出去了,这个角色没了就没了。
她提高了音量:“我其实不认识方总。”
话音落完,一室沉默。
十多双眼睛都直直望着她,眼中震惊难掩。
从夏却呼出一口气,这样也好,起码不用想着怎么去掩饰她并不认识方总的事实,也不用想着去抱他的大腿了。
“很抱歉。”她微微颔首,“导演,我先走了。”
她提起包离开,只是手还没搭上包间门把手,门倒是从外头推进来了。
一张年轻男人的脸映入眼帘,正好和她对上视线。
她往旁边挪了挪,让出道来。
男人却没抬脚。
他扬唇笑了笑,开口道:“从小姐?”
从夏抬眼:“你找我?”
“老夫人派我来接你。”他微笑不减,微微侧身让她先行,而后看向导演,“许导,我先接从小姐走了。”
“诶好好好,陈助理你们先去就是。”导演反应过来,笑得灿烂,而后又一声令下:“好了我们低调一点!不要因为从夏她认识方总就不停地找她打探消息,知道了没有,别到时候传出去,大伙都说我们《江湖月》剧组个个是大喇叭,丢不丢人呐!”
“嗯嗯嗯!”
“对对对!”
“是是是!”
一时间,应和声充满了整个包间。
从夏出了一身冷汗。
哪个陈助理,哪个老夫人啊,该不是方家的吧?
玩脱了,她完了……
她跟着陈助理停在锃亮的豪车前,不再上前:“请问,老夫人找我什么事啊?”可不可以不去啊她真的很害怕!
陈助理神色认真,不由分说地打开车门:“是很重要的事,老夫人说一定要见到从小姐你才行。”
看来逃是逃不过了,从夏上了车,一路酝酿要怎么道歉才行。
方家很快到了,整一个大的中式庭院,瑰丽豪华得不成样。
从夏一路往前走,只觉得自己脑子有泡,竟然得罪方家。
陈助理停在门前,向她指路:“老夫人就在里面。”
从夏深吸一口气,嘴里憋着对不起,慢慢吞吞往里去。
大厅里没人,她觉得有些怪,正要转身去找陈助理时,眼前又出现了两个人。
一个仪态端方气质不凡的老太太,还有一个身着白袍黄符黑珠的……法师?
这个组合就他妈离谱。
从夏到了嘴边的道歉愣是给吞了回去。
最后还是老夫人先开口:“你是从夏?”
法师接着开口:“我算的没错的话,你今年23岁,高中在江城三中念的,家里去年破产了是不是?”
人口调查吗?
从夏往后退了一步。
“别站着了,咱们坐着聊吧。”老夫人拉着从夏坐到沙发上,慈眉善目的。
从夏松了口气,好像也不是很可怕来着。
紧接着,老夫人喝了口茶,慢悠悠道:“我听说,是我大孙把你送到剧组的?”
被摸透了底细的从夏瞬间欲哭无泪,她摇了摇头:“不是,方先生和我并不认识。”
老夫人眼风一扫:“那他们怎么会这样说呢?我大孙可从来没传过绯闻的。”
从夏唰地起身认怂:“对不起,是我的错,当时误会了,我也一直没说清楚。”
“这样啊。”
“……嗯。”
花纹精美的陶瓷杯被放下,发出清脆的响声,老夫人笑了笑,抬手将她拉着坐下:“从夏啊,其实我今天喊你来,也不是只有这一件事要问问的,我有个忙,还想请你帮帮。”
理亏的从夏:“您说。”
“我大孙前段时间意外出了车祸,现如今身体没什么问题,只是醒不来,医生看了也没用,我这就请了个大师。”老夫人指了指站在旁边不断甩拂尘的法师,“他倒是有个办法。”
从夏心里咯噔一下,难怪导演说最近都没有方总的消息,原来是出事了,但……她瞄了两眼法师,医生治不好,请他就有用了吗?
老夫人继续道:“说是冲喜这个办法可行,合了生辰八字阴阳五行,你最合适,你说你和我大孙,是不是有缘分?”
现代社会了,还搞冲喜这一套?
从夏睁大了眼睛。
老夫人继续加力:“你家里的那些债,方家帮你还,以后在外头,也不会提冲喜这两个字,况且你那个剧组,不是都说你是方总的人?再者冲喜这一活儿,我只要你管到他醒了,他醒后,你们俩自己打算,如何?”
这话一出,从夏意识到,她这个时候答应给方先生冲喜似乎是最好的选择。
家里的债能还了,也不用去圆剧组那个谎。
“同意吗?”老夫人笑得慈眉善目,手上力道却不轻。
从夏怔了几分钟,仍旧纠结。
陈助理很快来了,拿出空白的支票。
从夏摆手,她不接那张支票,接了就真得去冲喜了。
老夫人却很快签上名:“这支票我先签了,你要答应,以后泽易真醒了,这数额你自己填上,我刚刚也是心急,你要是还没考虑好,不如先跟我上去看看他?”
她说完起身往楼梯口走去,没头没尾道了句:“方家人,眼光向来不错。”
从夏跟上,等人都到了楼梯口了才猛然反应过来。
泽易……方泽易吗?
是她之前认识的那个……方泽易吗?

小说推荐

泠泠不肯弹,蹁跹影惊鸿。豪门冲喜攻略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是小编千辛万苦找到的,友友们一定要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